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以羔羊为灯

古罗马诗选

[复制链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 20:56 | 显示全部楼层

空缺中,待添加

奥索纽斯
克劳狄安
(关于这两位诗人的介绍及作品,网上暂时找不到本书的内容。待我有时间,再手打上来。)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1

精华

2423

帖子

7724

积分

超级版主

阿卡迪亚牧人

发表于 2007-10-1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当年很喜欢的一本诗集
Sweet Thames, run softly, till I end my son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 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买这本书的时候,翻进去的第一页就读到卡图卢斯一句诗:
“人们只要稍闻你的芬芳,就甘心把整个儿变成一个鼻子。”
心中暗暗称叹,这竟就是西方抒情诗的开始。。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2 1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奥索纽斯

奥索纽斯
(约310—393/394)


             德其姆斯·玛格努斯·奥索纽斯(Decimus Magnus Ausonius)生于现属法国、古属高卢的波尔多地方,是医生之子,自小从名师学习希腊、拉丁语文,约334年在波尔多任教师,教授语法修辞,同年结婚,妻子于九年后去世。
             奥索纽斯任教三十年,名声卓著。当时,皇帝瓦伦提尼安一世击退今德国境内的日耳曼蛮族阿勒曼人,正驻跸于特里尔,沿莱茵河修筑工事。问奥索纽斯大名,于364年召他到特里尔去做皇子格拉提安的太傅,加封伯爵;其间的368—369年奥索纽斯曾随皇帝征讨日耳曼部族。皇储格拉提安于375年即位后,任命奥索纽斯为地位极高的高卢执政官,但他不久便自动引退。383年马克西姆斯率不列颠军团叛,格拉提安被杀,奥索纽斯遂回到他波尔多的老家,晚年继续从事写作和农耕,并与当代名人以诗体互通信札。
             4世纪是基督教在罗马帝国逐渐变为国教的时期,瓦伦提尼安一世皇帝已经信奉了基督教,据信奥索纽斯也应该是基督教徒,可是他诗中表现的仍是异教传统。奥索纽斯擅写纪游诗,而以描写高卢景色最为著称,其代表作《摩泽尔河》估计作于368—371年,诗中体现了对自然美的爱和华兹华斯式的自然情结,把摩泽尔河的沿途美景描写栩栩如生。同期的《比素拉》是为日耳曼蛮族少女比素拉写的赞歌集,比素拉是368年征讨中的女俘,是作为战利品分给奥索纽斯的(可见荷马史诗描写的分配女俘的习俗延续达千余年,这也是古代社会开展族外婚初期盛行抢婚的一个遗迹)。而奥索纽斯在这本诗集中表现了某种平等倾向,把对女俘的关系变成了爱情关系。可惜诗集仅残存开头六首。奥索纽斯的其他作品包括自传性的《序曲》、《名城记》、《悼念集》、《波尔多的教师们》等,还有大量铭文和书札。他偏爱的诗体是史诗律和哀歌律。
             由于当时的罗马帝国已经失去了朝气和创造精神,也由于奥索纽斯的长期教师生涯,他的诗风侧重音韵、修辞和铺陈,有学院派味道。虽然在当时评价很高,现在看来,除了他对自然美的描写最具特色以外,多数作品留下的已主要是历史价值和社会认识价值了。



                                    摩泽尔河(节选)
            
     
              摩泽尔河发源于今法国靠近瑞士处,流经法国东北部,在卢森堡边境进入今日的德国西南部,汇入莱茵河,特里尔城就位于摩泽尔河的右岸旁。《摩泽尔河》全诗长483行,这里选择长诗的开头部分,以见其一斑。

              [1—44行]

我渡过了那瓦河云遮雾障的急流,
我瞻仰了古老的温库姆新筑的城墙,
遥想高卢当年与罗马的卡奈军团争雄,
这就是尸横遍野无人收殓的古战场。
从该地我开始了独自的旅程,穿过
重重密林,那里既无道路也无人迹;
我到过苦旱焦渴的杜姆尼苏斯原野,
也到过有不竭之泉灌溉的塔伯尔奈,
以及新划给萨尔马提亚人的定居之地。
如今我终于来到比利时边界,看见了
诺约马谷斯——君士坦丁的著名营垒。
在这里,晴朗的空气笼罩四野,晴空中
日神以澄明揭示绚烂的奥林帕斯天庭。
在这里,再不必在寂静的树枝编织的
网络间去寻找那被绿荫遮蔽的天穹:
透明的白昼的自由呼吸毫不吝惜地
倾泻着澄澈的阳光、辉煌耀目的以太!
这一切诱人的美景是如何地触动了,
我仿佛看见了家乡波尔多的锦绣山河!
高悬的海岸之上栖居着村舍的屋瓦,
葡萄藤以青葱染遍了山坡,而摩泽尔河
宜人的水流悄悄絮语着在下方流过。

河啊,你好!田野祝福你,农人祝福你,
比利时的城墙因你而获得皇家的荣耀;
你的山坡上种满了芳香的葡萄藤蔓,
你是最翠绿的河,两岸上覆盖着芳草;
你像大海一样能承载船舶,而你的水波
却倾斜如江河,你的深处晶莹透澈
有如湖泊,你如同山溪一样奔流潺潺,
不论是泉水、溪流、江河、湖泊、或是
潮起潮落的海洋的特质,你都兼备并蓄。
你的流水滑行得多么平稳,没遭到
风浪的干扰,没遭到暗礁的拦阻;
没有险滩把你逼成滚滚急流和旋涡,
也没有江心的岛屿把你迎头挡住,
试想:假如有个江心岛把你的河水
分割为二,那岂不有损于你的光荣?
在你的水上,有两种航行的途径:
一是顺流而下时,以桨击水,船行
如飞;二是逆水行舟时,沿岸背纤,
水手肩上的纤绳绷成了弦,永不放松。
啊,你自己可会惊讶于你的蜿蜒曲折?
啊,你自己可会嫌你的水流还太从容?


                     比素拉

              1.序诗(致保罗)

遵嘱呈上拙作全本比素拉诗札,保罗,
这是我献给斯瓦比亚少女的游戏之作,
纯粹是闲情自慰,非图为诗名增色。
君为解闷索诗,我恐拙作将愈增君闷,
这真所谓自讨苦吃,或如古谚所说:
铁匠戴镣铐——你套上自己打的枷锁。


              2.致读者

假如你打算读我这本粗糙的诗札,
      请舒开眉头皱纹!
读严峻的诗,才须皱起眉头来掂量,
      我却追随提梅伦。
在翻开我歌唱比素拉的速写稿前,
      我劝你斟酒自饮,
我不是为斋戒者而写作!饮上两杯,
      才能把诗味来品;
若你恬然入睡,梦到我赠给你的梦,
      你更是我的知音。


            5.致画家,谈为比素拉的画像

任何蜡、任何颜料都模仿不了比素拉,
她自然的美色不容艺术的赝品模访,
胭脂和铅白,只配去描绘别的女郎,
靠人工调不出她面容的颜色。怎么办?
去吧,画家,调合玫瑰和百合,从中
产生的那种神韵,才适合画她的容颜。


             6.致画家,再谈为比素拉画像

画家!假如你想描画我爱人的面容,
得让你的艺术学习阿提卡的蜜蜂。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5 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克劳狄安

克劳狄安
(约370—404/405)


           克劳狄安是古罗马最后一个重要诗人,全名是克劳第乌斯·克劳狄安(Claudius Claudianus)。他生于埃及的亚历山大城,早年用该地通用的希腊文写作,来到罗马后,从395年起才用拉丁文写作。
           克劳狄安生活在风雨飘摇的罗马帝国晚期。帝国统治的腐败使得民不聊生,日耳曼蛮族的侵扰和叛乱连年不断,罗马帝国也分裂成了东西两部分。而且,恰巧在克劳狄安诞生之年,又有来自亚洲匈奴人侵入欧洲平原,触发了日耳曼各族大迁徙,从此罗马帝国更加动荡不安。西罗马帝国依靠大将和执政官斯梯里科(他本人也是蛮族出身)的能征善战,才得以多次挫败西哥特人和东歌特人的进攻。可是皇帝却因猜忌把斯梯里科问斩,随之西哥特人便长驱直入,于410年洗劫了罗马城。但这时,克劳狄安已经去世了。他死得比较年轻,据信是在度蜜月时而死的。
           克劳狄安的诗作中,大部分是赞扬斯梯里科和讽刺斯梯里科之政敌的,因多涉时政且篇幅巨大,读起来颇感繁冗。据推测,诗人当时很可能是斯梯里科的幕僚。
           但克劳狄安流传后世的代表作却是神话题材长诗《普罗色嫔被劫记》。尽管克劳狄安跟着他的庇护人斯梯里科皈依了基督教,但诗人仍保留着他“异教”的情怀:在普罗色嫔被劫的意象里,不就含有对随风飘逝的神话世界的无限眷恋吗?
           克劳狄安的生平资料很少,但那不勒斯博物馆所藏的一座克劳狄安雕像是重要文物,这座雕像是罗马帝国元老院提议为他建立的,底座上的铭文称克劳狄安为“最著名的诗人”和“把荷马的音韵与维吉尔的心灵结合为一的人”。
           《普罗色嫔被劫记》写的是希腊-罗马神话题材。普罗色嫔(她的希腊名叫佩尔塞福涅)被冥王所劫,是古代社会抢婚习俗在神话中的反映。普罗色嫔被劫后,其母谷物女神刻蕾斯悲愤哀泣,造成大地谷物无收。经尤庇特仲裁,普罗色嫔每年在阳世阴世各住半年,结果形成了世间四季的交替。这是古人用神话对四季成因作的解释。
            以下选择的是《普罗色嫔被劫记》全诗中的高潮部分。


                                           普罗色嫔被劫记

             冥王普鲁托因独居无妻,十分不满,忍无可忍,向尤庇特发出信息要求妻室,如不予满足,则将打开地狱之门,放出妖魔鬼怪,颠覆天庭。尤庇特经过一番长考,终于许诺将美貌的普罗色嫔给普鲁托为妻。
             普罗色嫔是尤庇特和谷物女神刻蕾丝所生,是刻蕾丝的独女。因普罗色嫔天生丽质,而且有过对她不吉的预言,刻蕾丝警惕保护,将普罗色嫔藏在西西里岛。但尤庇特趁刻蕾斯离开女儿之际,特派维纳斯去把普罗色嫔诱到野外,以便普鲁托下手。维纳斯觉得这件差事象征着她的权力扩张到了地下王国,遂欣然从命,诱骗着普罗色嫔外出游玩。同去的帕拉斯(即雅典娜)和狄安娜并不知其中有诈。
              此时,得到尤庇特通报的普鲁托不失时机地出动了……

              [137—175行]

                 她,丰收女神的掌上明珠,比她的女伴
              更热心于采花:时而用田野的战利品
              和欢笑一同装满柳条编的花篮,时而又
              编个花冠给自己戴,没想到这竟预兆着
              她面临的婚姻之劫!职掌军号和武器的
              帕拉斯呢,她的右手平素擅长横扫千军,
              攻城拔寨,摧毁固若金汤的城门城墙,
              今天也放下了长枪,伸向了温柔的爱好,
              以不寻常的花环柔化了她的钢盔,让
              欢乐取代了威武,在钢铁尖顶上闪耀,
              盔顶喷吐着雷电的羽毛开出了和平的春花,
              平素带着猎犬搜集帕特纽斯山的狄安娜
              今天也不蔑视女伴们的嬉戏,也乐意
              用花冠把自己自由飘散的秀发束起。

                 正当处女们像这样四处闲逛嬉戏,
              忽然听到隆隆巨响,使得塔楼相撞,
              城镇的根基被动摇,——崩塌倾倒,
              而原因不明,只有帕浦斯女神懂得
              这可疑的喧声,心中是又惊恐又高兴:
              这是那亡灵之王觅路冲出昏暗曲折的
              地下迷宫,他沉重的驷马践踏着呻吟的
              巨人恩刻德拉斯,车轮碾割到巨人的
              四肢,巨人颈背上已经压着整个西西里,
              还外加一个冥王;他试图挣扎动弹,
              并用他瘦弱无力的蛇来把车轮缠住;
              冒烟的马车从他燃着硫磺的背上驰过。
              这好有一比:为了出敌不意发动奇袭,
              仿佛是地下冒出的神兵:正像这样,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16 13:58 | 显示全部楼层
萨图尔努斯的第三子探着迂回的
歧路,急欲闯到他兄长的苍空之下。
他面前无门可通,四面是岩石封锁,
把冥王拘禁在坚硬禁闭的囚笼中;
他无法容忍迟钝,用如橼的王杖
猛击岩石,西西里的岩洞一齐雷鸣;
里帕雷岛一片慌乱;武尔坎愕然
离开熔炉,独眼巨人吓得扔下闪电。


[186—272行]

   被冥王制服,西西里终于松开了
坚硬的石锁,裂开一个巨大的豁口,
突然的惊恐笼罩了天空;星斗脱离了
正常的轨道;大熊星座沐浴于禁入的
水域;怠惰的牧夫星座吓得急急逃走,
猎户星座在发抖,驷马嘶鸣使阿特拉斯
脸色发白;马呼出的烟气迷蒙了蓝天;
长期以来在黑暗中喂养惯了的冥府骏马
被太阳吓着了,惊愕于明亮的天空,
收住步子,咬着马勒,努力扭转车辕,
企图返回它们那可怕的地府深渊。
可是背上挨了火辣辣的几鞭,并习惯了
太阳刺目的光芒,它们又开始飞奔,
赛过冰水奔流的河,赛过疾飞的矛,
赛过安息人的飞镖,赛过南来的劲风,
也赛过激动的心思的敏捷的尖端。
它们的马勒沾了热血,它们死亡的呼吸
污染了空气,吐出的泡沫毒害了沙地。

   仙女们四散奔逃,普罗色嫔被劫持上车,
向女神们呼救。帕拉斯揭示她盾牌上的
戈尔贡的头,狄安娜疾忙举起了弓箭。
她俩都不向叔父屈服:同为处女的情感
促使她们战斗,强暴的罪行激起她们愤慨。
普鲁托正如雄狮抓住了一头美丽的小牛犊——
牛栏的荣光、牛群的骄傲,并用利爪抠入
她无助的肉体,将狂暴发泄在她肩头上;
然后浑身血污地站起,抖着蓬松的鬃毛,
轻蔑地面对牧人们微不足道的愤怒。

“喂!”帕拉斯喊,“无为国之王,三兄弟中
最恶的一位!是哪些复仇女神用刺棒
和火炬驱使你来?你怎么擅离职守?
你怎敢用地狱的四驾马车来玷污上界?
你不是有丑陋的诅咒女神吗?地狱里也
有女的,有复仇三女神,都和你相配。
离开你哥哥的领地!别越出你的权限。
满足于你的黑夜吧!为什么要把生者
混进死者?外来人为何践踏我们的世界?”

   这样喊着,帕拉斯擎着她吓人的圆盾牌,
猛击并阻挡试图夺路向前的铁蹄驷马,
戈尔贡头颅上嘶嘶叫的蛇发逼它们倒退,
盔上的羽毛遮它们的眼;她举起榉木的
标枪,枪尖闪光,直指面前的黑色马车,
但正当她要投枪,尤庇特从高高天庭
掷下一道调解争端的红色闪电,宣告了
他承认“岳父”身份。云头开处,祝婚歌
响彻云霄,证婚之火确认了这一联姻。

   二女神不情不愿地服从。拉托呐之女
狄安娜放下弓箭,带着一声长叹说:
“长别了,别忘了我们!尊重天父的旨意,
他不让我们相助,我们岂能违抗他
保护你?我们被更高的权威所战胜。
是天父策划,把你交付给沉寂之国,
唉!你将再也见不到思念你的姐妹
和同伴们!是什么厄运把你和上界
分开?是什么厄运叫星辰为你哀痛?
我们再也不能快活地在帕特牛斯山林
设置网罟、携带箭筒,只好让野猪
任意闲逛喷沫,让狮群任意吼叫撒野。

泰格图斯山、迈那卢斯山将为你哀泣
而忘却狩猎,群图斯山也将久久悲伤。
就连我兄弟在德尔斐的神庙也将沉默。”

   此时车驾着普罗色嫔飞驰而去,
她秀发在风中飞扬,她痛苦地捶打着
自己的臂膀,徒劳地向高天云端怨诉:
“天父啊!为什么不把独眼巨人锻造的
雷电轰击在我的身上?是你的旨意把我
永远逐出世界,打入阴暗冷酷的冥府?
难道你就不为仁爱所动,难道你全无
为父之情?我犯了什么罪使你如此动怒?
当弗雷格拉骤起暴乱时,我哪里有
反抗天神的表现?也不是我的力量,
使冰封的奥萨山驮起积雪的奥林匹斯。
为了什么犯罪图谋、为了什么参与株连,
我被判罚投入残酷地狱的深渊之口?
啊,被别的强暴者抢去的姑娘多么
有福气!她们至少享有那公共的太阳。
而我却要与失去贞洁一同失去天空!
被剥夺了光明,作一名女俘告别世界,
被带进地府去,成为黄泉暴君的奴婢。
唉,不幸的是我采的花,不幸的是我忘了
我母亲的告诫!唉,维纳斯的阴谋奸计!
母亲啊,不论你今天是在弗里几亚的
伊达山谷,在粗野的黄杨木笛声缭绕之中,
还是在丁第姆斯山间听见血淋淋的高卢人
嚎叫之声,看见克里特人出鞘的剑锋,——
快来救救我吧!制止这种疯狂的强暴!
快勒住这野蛮劫夺者的死亡的缰绳!”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精华

70

帖子

275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07-10-16 16:4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书!然而我个人还是更喜欢古希腊的抒情方式,Anacreon,当然还有sappho
http://blog.poemlife.com/user1/Bethesda/index.html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07-10-19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比感谢~~正巧需要这本书~~
《维纳斯的夜祷》真是精彩啊~~想象不到是古罗马时代的作品~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

帖子

35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0-25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了

楼主辛苦了,希望多多努力把资料补全啊,太感谢了。呵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67

帖子

292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07-10-30 05:0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9# 的帖子

前面已经是完整的资料了。
人们不用灯光、日光。他们以羔羊为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18 07:5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