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379|回复: 7

深沉的俄罗斯之恋——读《死魂灵》

[复制链接]

1

精华

15

帖子

60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8-8-19 16: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读果戈里的《死魂灵》,起先并不是因为特别喜欢果戈里,也不是因为听说这部小说特别有意思,而仅仅是出于一个中文专业学生的学习义务。但这部小说给了我惊喜,很快我就被故事迷住了。小说显然缺少了结尾,中间也有很多的遗漏,可是正如那个有趣的比喻所说,吃一个苹果,为什么一定要把它吃完才知道味道呢?《死魂灵》就像一个有缺损的苹果,仍然散发着浓郁的芬芳。果戈里显然是一个叙事天才,用一种调侃的姿态逗着你,于是你就完全被人物的一言一行吸进去了。但最重要的不在这里。这个幽默犀利的天才并不掩饰内心深沉的感情,他把他对人、对俄罗斯大地的关注、反思和追问写得那么真实,那么自然,没有一点矫饰。这正是这部作品的动人之处。

  小说的主人公乞乞科夫是一个深谙处世之道、自私自利却风度迷人的落魄官员。他出身贫困的家庭,早在童年时期就自己摸索出了一套讨好、逢迎别人的诀窍。步入仕途之后,虽然他往上爬的决心之坚定、手段之机智高明可算出类拔萃,但由于命运捉弄仍然两度浮沉,最终又落到窘迫的境地中。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通过抵押已经死去但在人口普查册上仍然“活着”的农奴可以赚钱,于是周游各地,尤其是一些遭遇自然灾害的地区,向地主们大量“购买”这种死魂灵(“魂灵”一词在俄语中也指农奴)。

  小说的故事就是从乞乞科夫所造访NN市开始的。乞乞科夫杰出的交际才能使他立即成为一个人见人爱的家伙,而跟他打交道的一系列人物则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上层社会愚蠢、卑鄙却似乎不惹人讨厌的风气:马尼洛夫甜腻得不自然,诺兹德廖夫偏执冲动、漫天吹牛,索巴凯维奇饕餮而刻薄(死魂灵也能当成活的卖),普柳什金守财到令人恶心的地步,警察局长阿历克赛•伊凡诺维奇以权谋私而显得神通广大、八面玲珑……从大部分地主那里,乞乞科夫都收获了数量不同的死魂灵,当然,交易都是私底下进行的。谁知一个愚蠢、神经质的女地主将事情透露了出去,传得满城风雨,乞乞科夫只得仓皇逃走。

  乞乞科夫来到乡间,这时一些面貌不同的人开始登场。康斯坦丁•菲约陀罗维奇吸引了乞乞科夫的注意力。这个地主善于经营家业,精明能干,他的一切产业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而他致富的诀窍,就是热爱工作,享受劳作的乐趣,从中收获幸福。在他那里,乞乞科夫似乎感觉到了心灵的复苏。他决心买下破产地主赫罗布耶夫的产业,从零开始经营发家。可是邪恶的念头又攫住了他,他突然间又打算将到手的土地和死魂灵抵押出去,然后赖账逃跑……后来不知为何(原稿有遗漏),他给牵扯进一桩伪造寡妇遗嘱的案子里去,被投入监狱,几乎就要判刑,经当地最富有而且德高望重的专卖商摩拉佐夫老人为他向公爵求情,乞乞科夫才被释放。但从他离开当地之前又重做了一套精美的燕尾服这一点来看,似乎暗示着他并没有真正胜过虚荣的诱惑。小说的最后,正直的公爵来到全体官员面前,恳求他们放下彼此间的宿怨,抛却私心,为俄罗斯的未来着想。

  故国恋歌
  俄罗斯,在众多俄罗斯的作家作品中,都是一个带有魔力的字眼。当眺望这片无比广阔的土地的时候,当看见土地上劳作的人民的时候,作家们内心总是激荡着无限依恋又无比复杂的心情。俄罗斯的风俗,俄罗斯的性格,俄罗斯的信念,俄罗斯的弱点,这一切仿佛都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紧紧揪住每一位俄罗斯作家的心。果戈里就是这样一个敏感的作家,尽管他能用一种看似满不在乎的口吻叙述交际场上客套的礼节、做作的举动,但当他将目光转移到俄罗斯大地上的时候,内心的感情却再也抑制不住了:

  “俄罗斯!俄罗斯!我看见你了,……你的一切是开阔、空旷和平坦的;在大片平原中间,像一些黑点,像一些符号,稀稀落落毫不醒目地散置着你的矮小的城镇;没有一点东西能够引诱和迷惑人的眼睛。可是,究竟是什么不可捉摸的、神秘的力量把我往你的身边吸引?为什么飘荡在你山川平原上的忧郁的歌声总是在我的耳边回响萦绕?这里面,这歌声里面,蕴含着一股什么力量?是什么在呼唤,在呜咽,在紧紧地揪着我的心?是什么音律在灼热地吻我,闯入我的灵魂,萦回在我的心头不愿离去?俄罗斯!你究竟要我怎么样?究竟有什么不可捉摸的联系深藏在你我之间?你为什么这样凝望着我,你的一切为什么都向我投来满含期待的目光?……当我还充满困惑,木然不动地站着的时候,一片阴森可畏的、预示着风雨将至的浓云已经罩在我的头上,我的思想变得哑然无语,默默地对着你的广漠的土地。这一片一望无垠的土地将给我什么启示?是不是只有在这里,在你的身边,才能够产生无限广阔的思想,因为你本身是无边无际的?是不是只有在你的身边才能够成为一个勇士,因为你有让勇士尽情驰骋的地方?也就在这个时候,壮阔的土地气势凛然地把我搂入胸怀,以令人战栗的热力将自己的姿影刻入我的心灵;我的眼睛被一种超乎自然的魔力照亮了:哦!俄罗斯!你是一片多么光辉灿烂、神奇美妙、至今未被世间认识的异乡的远土哟!……”

  人性拷问
  作者如此爱这片土地,既是因为他与祖国有这天然的联系和依恋,也是因为他对“人”有着深深的关注。极端的对民族利益的维护可能会引向仇恨外族并带来冲突,但真正关注人类命运的情感却在对国家、对民族同胞的爱中得以实现和升华。因为他们就是你身边活生生的人,他们和你一起呼吸,和你命运相连,你能看见他们的困境,他们的命运,他们的丑陋阴暗面。在他们身上,你甚至可以看到你自己。爱他们,并不是单纯的维护利益,而是透过他们认识自己,透过自己认识他人,坦诚地去面对弱点,寻求出路。

  果戈里就是这样无情地揭开人性卑鄙自私的一面——乞乞科夫初涉仕途时为了往上爬,努力巴结性情古怪的科长和他“嫁不出去”的女儿,一旦自己升迁,也当上了科长,就把他们抛到一边;他在海关任职初期执法严明不徇私情,是为了博得上级的信任,一旦坐稳了位置,便立马参与了一起重大的走私案,狠狠捞了一笔;他贪赃枉法导致了仕途的挫折,却口口声声对别人宣称自己是为“维护真理”才遭遇不幸的,内心也毫无悔意,反倒认为大家都做一样的事却只有他倒霉,这是极大的不公平……上层社会的飞短流长,也是人性赤裸裸的展露。交际圈中的女士们被乞乞科夫优雅的风度和巨额的财产(传说中的)迷住了,争先恐后要博得他的注意,而当发现乞乞科夫有意于省长的女儿的时候,女士们便开始对省长女儿进行无情的中伤;在乞乞科夫购买死魂灵的事情败露之后,那些一度被他迷住的夫人们更是在私下谈话中对他进行狠狠的报复。事实上,不仅是上层贵族,下层的庄稼汉又何尝不自私呢?地主坚捷特尼科夫回到他的庄园上,一度雄心勃勃想要在乡间的产业上实践自己的理想。他亲力亲为,与庄稼汉们一起劳作,并尽量体恤他们生活、休息的需要。但当庄稼汉们发现东家对农活并不真正在行时,给东家干活便开始打折扣;减轻了农妇的劳务,她们之间的是非反而不断滋生。——这就是人!
果戈里写人性中卑劣的东西,并不是为了批判某一部分人——不,他要我们看见,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有这些东西的影子。“人的情欲有如大海中的泥沙一样多不胜数,彼此又是不尽相同,并且,不论是卑劣的情欲,还是美好的情欲,它们起初都服从于人的意志,可是后来却往往变成人的可怕的主宰。” “可是,你们中间有谁会怀着基督教徒的谦恭,不是在大庭广众,而是在静悄悄反躬自问的时刻里,向自己心灵深处发出这样一个沉重的问题:‘在我的身上是不是也有一点乞乞科夫的影子呢?’是呀,怎么没有呢?……”

  作者为什么那么执着于指出人性的卑劣呢?他曾在小说中穿插了一个父与子的比喻。这个小故事里的父亲成天醉心于研究各种“没法理解”的哲学问题,儿子一天天长大,本来心眼儿不坏,却因为缺乏父亲教养,只能将过剩的精力发泄在淘气、搞破坏的事情上。尽管仆人和邻居多番劝告,父亲却推推脱脱,一方面表示儿子“在我的心坎里”,另一方面却仍沉浸在自己古怪的哲学研究中而不去教养儿子。他所关心的,只是家丑不可外扬,而不是儿子怎样才能走上正路。作者正是用儿子比喻成长中的俄罗斯,用父亲讽刺那些嘴上说爱国,却不肯真正去面对俄罗斯人的弱点,只顾包藏自己劣迹的“爱国志士”。——如果不去面对人性中卑劣的东西,就不可能为同胞,为他所爱的俄罗斯找到出路。

  出路探求
  那么,俄罗斯的出路到底在哪里?这是作者反复在问的一个问题。而作者正是通过康斯坦丁•菲约陀罗维奇和摩拉佐夫老人这两个理想的形象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康斯坦丁•菲约陀罗维奇在文中的出现可算是小说的一个重大转折,在他那里,乞乞科夫的观念开始扭转。他似乎是第一次听到巨额的财富也可以是“通过最无可争议的途径和最光明正大的方式得来”。康斯坦丁•菲约陀罗维奇以劳动创造为最高的天职和最大的乐趣:“如果您想迅速致富,那么您是永远也不会致富的;如果您想致富,而不问时间快慢,您倒能够迅速致富。必须对劳动怀有热爱。没有这一点,什么事情都是办不成的。是的,必须热爱农务……这倒不是因为钱在增多。钱只不过是钱罢了。而是因为所有这一切都是你的双手创造的;因为你看见一切都起源于你,你是这一切的创造者,是从你的手里,就像从一个魔法师的手里一样,向四面八方洒下富裕和幸福之花。您在哪儿能够替我找到和这相等的乐趣来呢?您走遍世界也找不到这样的乐趣呵。只有在这里人才算得上在效法上帝。上帝以创造为己任,把这看成高于一切的乐趣,并且要求人也成为这样的创造者,为周围的世界造福。”

  但这或许还不是作者全部的理想,他的最高理想寄托在摩拉佐夫老人身上。康斯坦丁出于自己坚强的信念,对地主赫罗布耶夫不屑一顾,因为他是一个因挥霍成型一贫如洗的人。摩拉佐夫老人在这一点上则表现出别人难以企及的爱与宽容。在他对赫罗布耶夫的劝告中,流露出了作者对人生更进一步的看法:“您就为那位如此仁爱宽大的神明服务吧。劳动也和祈祷一样,能够博得他的喜欢。您可以随便挑选一件什么事情去做,只是您好像是为他做,而不是为世人做就行了。” “要知道,没有什么是咱们力所能及的。一切都超越咱们的能力。没有上天的帮助,什么事儿都干不成啊。可是,祈祷会聚集力量……”

  劳作可以防止游手好闲引发的一切罪恶,然而人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需要更高的力量来支持。请不要以一个当代中国人的眼光来看待这些话!对上帝的信仰正同对祖国的深深依恋一样,在作者那里都是真诚、执着的。不,它不愚蠢,它是诚实的,因为一个国家的出路,人的出路,并不是一道简单的公式就能解决的,它需要一股强大的心灵力量,来自真理的力量。为什么断言它是虚妄的呢?“一切都超越咱们的能力”,为俄罗斯找到出路,并不在于消灭哪些人,而在于面对内心卑劣的一面,自私的一面,丑陋的一面,我们到底能做些什么。这难道不是超越我们能力的事情么?当作者无法在自身找到答案的时候,自然要转向那超越自身而且超越一切的存在。这在作者而言不是幼稚,而是诚实。

  文学之所以动人,正是因为文学饱含着人的真实情感。《死魂灵》就是如此。作者愿意诚实地面对人性中、面对社会上种种虚伪自私的丑态之后,却仍然对人,对自己的祖国怀着那么深沉的感情,充满渴望地期待着祖国的未来。如果说,爱国有很多种表达方式,那么我,愿意选择果戈里的方式。

[ 本帖最后由 拣尽寒枝 于 2008-8-19 16:08 编辑 ]
因祂所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所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0

精华

283

帖子

849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8-8-24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其实也不了解果戈里,但是我喜欢你这篇笔记还有读书的态度
http://blog.sina.com.cn/lydia8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5

帖子

60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08-8-25 1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 御长更 的帖子

呵呵,谢谢……
因祂所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所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633

帖子

2046

积分

viscount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8-9-8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比起我的文章好多了,我很高兴有人那么喜欢果戈理!
谦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43

帖子

134

积分

habitant

杜小溪

Rank: 3

发表于 2008-12-1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他的三套车始终是为他所钟爱的俄罗斯。匆匆读过《死魂灵》,不过还是被吸引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1

帖子

33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8 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是不是不如第一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18

帖子

74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9-1-25 15:40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收藏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5

帖子

60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楼主| 发表于 2009-2-1 13:2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卷是不是不如第一卷?
木落雁南渡 发表于 2009-1-8 12:54

当初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对果戈里和《死魂灵》的了解还很少,后来为了完成西方文学史的作业翻了很多资料,也看了他的其它作品,发现《死魂灵》第二部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第二部只有残缺的草稿,一般谈到《死魂灵》的成就指的都是第一部的成就,但我个人认为第一部展现了果戈里的天才,第二部才显示出他心灵的伟大,尽管不很成功。我在那篇作业中谈了《死魂灵》第二部的问题,可供参考,不过有点拖沓~http://blog.sina.com.cn/s/blog_51300da10100c0k2.html
因祂所受的刑罚,我们得平安;因祂所受的鞭伤,我们得医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4-7-23 12:4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