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5282|回复: 29

黑暗中的光

[复制链接]

2

精华

1545

帖子

4696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09-7-21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ak1789 于 2009-7-21 17:32 编辑

我曾是个真正的不幸的人。这首先是因为我曾经是幸福的。要知道,只有品尝过幸福的人才能真正知道不幸的滋味。那些屡屡遭遇麻烦事的倒霉蛋早就已经对不幸感到麻木了。其次,我的不幸是全方面的,从家庭、肉体,直到精神与灵魂,我没有一处不是遭受着苦难的。
过去,我是个虔诚的基督徒。我有一个爱我的妻子,一个可爱的女儿,一个信任我的老板,一对在别的城市工作但每天都给我打电话的父母。我每天早上醒后、吃饭前以及睡前都虔敬的向上帝祈祷。我身体健康,灵魂安详,精神饱满,生活环境怡人。每天我都有一张躺着很舒服的床可以睡觉,起床后有可口的面包去品尝,有鲜红的嘴唇可以亲吻,我的车坐着很舒服,速度不是特别快,但足以保证我准时上班。当我回家的时候,我可以立刻泡个热水澡,可以吃上热腾腾的饭菜,我们一家三口聊着一天的事情,其乐融融。在上帝的保佑下,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很多年,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充实。我对上帝一直心怀感恩。
直到一个夜晚改变了这一切。那天晚上我像往日一样照常入睡,但随着一个充满杀戮的血腥的梦我醒了过来。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感到心里有一股陌生的怀疑。我以为我会害怕,但我清醒的发现自己心里很平静,对怀疑十分坦然。我清醒的躺到起床。当清晨我妻子醒来的时候,她向我笑了笑。但立刻她察觉到了我的怪异——我像具没有感情的机器。她惊恐地问我怎么回事。我对她说:“没什么,今天我不想上班。你别管我。”然后我又转过身去,在心里叫着:我怀疑上帝,这能说吗?从那天起,我的不幸开始了。我每天晚上都失眠,我的身体垮了。我的工作丢掉了,妻子和女儿与我分居了。我的父母疑惧地赶来,又很快害怕地离开了。但最可怕的是我的怀疑上帝的心,这颗心不停地折磨着我,是我一切痛苦的来源,也是我不幸的核心(我坚信一个饥饿的非洲人的痛苦与一个现代都市里的人的痛苦在程度与深度上绝不可同日而语)。一年多了,我几乎与世隔绝,除了妻子派来的一个每天为我烧饭、打扫的女仆,但从不和我交流。
不过,在一年后的一天,我突然恢复了,上帝回来了,我的心灵又变得和谐而平衡了。我满怀感情地与整个世界和解。我的妻女、工作、父母、幸福都回来了。可这是为什么呢?我说不清楚,也许是上帝不愿再折磨我,也许是我厌倦了怀疑,也许是一首美妙的诗被我回忆起来,也许是窗外一棵长的十分茂盛的树,也许是偶然看到的一个小孩的笑,也许是一个梦,这个梦里我来到了一个充满光明的海岸,我仿佛觉得这里是意大利。总之,我恢复了。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09-7-21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harribullet 于 2009-7-21 16:12 编辑

我对自己说:1000个字大概也只能这么写了。我喜欢你的第三段。但是看到“但最可怕的是我的怀疑上帝的心”和“我坚信一个饥饿的非洲人的痛苦与一个现代都市里的人的痛苦在程度与深度上绝不可同日而语”……OMG。另,我曾经是个基督徒,现在就不是了咯,一开始提到上帝的保佑,怎么到后面上帝就不见了。
其他段落没有什么感觉,问题在于这五段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又不相连,又不疏离,你倒是多点散布,我看得一头雾水,这叫料放得太多,反烧了夹生饭,呵呵。个人意见,ak我不是说你不好哦。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1545

帖子

4696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6:1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k1789 于 2009-7-21 16:14 编辑

上帝不是一直在的吗。1000字让我不能写约伯,本来我打算说正是上帝为了炫耀也为了让“我”真的找到他才折磨“我”的,所以让“我”怀疑的正是上帝。而最后上帝回来了
你说的对,本来我最后一段是想要阐述对幸福的感受的。不过发现现在删了好像1000字也不到了,线索也集中了。而且第一段的首先也已经交代过了。
太散了吗?我不觉得呀,我基本上就按着约伯记得模式来发展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1545

帖子

4696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6:15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有机会的话,写个完整版吧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09-7-21 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harribullet 于 2009-7-21 16:19 编辑

哦就这篇我看不到上帝的苦心用意,而且光呢?我期待你的完整版,只要不要写得和罪与罚一样长就行了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1545

帖子

4696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6: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光就是上帝呀,而且光不是出现在“我”的梦中了吗。我一向是把光、美、幸福等归到上帝上去的。那时候说离开家园等于寻找上帝也有这个意义在内。
肯定不会,就中间几段会多许多吧。
我是这样觉得的,没有经历过痛苦的单纯的幸福是不充分的、不完全的,为了让人能达到完全的幸福,上帝给人创造磨难, 以让人能够更切肤的感受幸福,接受上帝。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09-7-21 16: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harribullet 于 2009-7-21 17:03 编辑

你的文章里都没说!文本才是一切啊ak!看来你的确建构了一个神话体系,但是根本没有在作品中表现出来。
要命的问题是你的小说只是记流水帐,我是一个不幸的人:原本我很幸运-后来我变得不幸-后来又变得幸运了。这样一个平铺直述当然会让人感到乏味咯,说句实话这就是写过n遍了的信仰危机的cliche。你写的是小说啊!亮点呢?况且你写的是不幸的人怎么最后又变幸运了呢?到底是不幸还是幸运?上帝怎么保佑你了?你失眠、妻子离我而去,着墨那么少,你怎么让人想到上帝离我而去了?这些部分就给出了个模模糊糊的影子,没有充分发展,我说夹生就是这个意思。
我说第三段写得挺好,因为这个转变很有说服力,而且放在这么一个具体的环境内很有张力。但是上帝回来了,这里写得一团雾水。实在遗憾。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09-7-21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Bsharribullet 于 2009-7-21 17:04 编辑

那天晚上我像往日一样照常入睡,但随着一个充满杀戮的血腥的梦我醒了过来。那一刻,我感到自己前所未有的清醒,感到心里有一股陌生的怀疑。我以为我会害怕,但我清醒的发现自己心里很平静,对怀疑十分坦然。我清醒的躺到起床。当清晨我妻子醒来的时候,她向我笑了笑。但立刻她察觉到了我的怪异——我像具没有感情的机器。她惊恐地问我怎么回事。我对她说:“没什么,今天我不想上班。你别管我。”然后我又转过身去,在心里叫着:我怀疑上帝,这能说吗?从那天起,我的不幸开始了。

叫我说还是这一段最出彩,其他地方可以做一个sketch,在你后面的完整版里再去fulfill。这个骨架是好的,关键看你怎么丰满。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1545

帖子

4696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9-7-21 17: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ak1789 于 2009-7-21 17:31 编辑

上帝怎么被“我”重新找回的我并没有写的特别模糊吧。“我”看到孩子的笑,看到高大的树,想起美妙的诗,表示我注意到了快乐、生命、美,这些都组成了上帝的一部分,于是“我”才可能重新感觉到上帝的归来了。
其实第二段我自己也是挺满意的,从“我身体健康”一直到“其乐融融”基本描述了我自己理想中的生活的轮廓。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09-7-21 17:18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不知道,也许是上帝不愿再折磨我,也许是我厌倦了怀疑,也许是一首美妙的诗被我回忆起来,也许是窗外一棵长的十分茂盛的树,也许是偶然看到的一个小孩的笑,也许是一个梦,这个梦里我来到了一个充满光明的海岸,我似乎觉得这里是意大利。总之,我恢复了。

你都说不知道了,你都用了那么多也许了,还不模糊?
而且就这些东西,这些怎么让人回复的,没有看到。“看到高大的树,想起美妙的诗,表示我注意到了快乐、生命、美,这些都组成了上帝的一部分,于是我便重新感觉到上帝的归来了。”对不起,我没有悟性。你为什么不写进去你为什么不写进去?你为什么不展开?啊我明白了,ak的写作过程大概包括回帖,光一篇文章还不算,于是这就变成行为艺术了……(开个玩笑)。我觉得你的结尾简直就是考场作文最后4分钟以写断手的速度赶出来的。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5-26 21:3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