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32|回复: 1

《青年艺术家的画像》第一章节译

[复制链接]

0

精华

5

帖子

15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发表于 2009-9-18 19: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沙丘行者 于 2009-9-18 19:58 编辑

节选:青年艺术家的肖像(A PORTRAIT OF A ARTIST AS A YOUNG MAN)

詹姆斯•乔伊斯

在他看来,所有的男孩子都很奇怪。他们有爸爸,有妈妈,有着各种不同的衣着和声音。他渴望回到家中,让脑袋枕着妈妈的膝盖。可他不能。因而他渴望游戏渴望学习渴望祷告渴望这一切统统过去然后躺倒在自己的床上。

他饮下另一杯热茶,弗莱明说道: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的?
——我不知道,斯蒂芬说。
——肯定是胃疼,弗莱明说,因为你脸色好苍白。会好的,没事。
——恩是的,斯蒂芬说。

但他没有胃痛。他寻思着是他的心在痛,如果心也会痛的话。弗莱明这么关心他是很好的。他想哭。他用双肘顶着桌子,手掌靠着两耳一闭一张。当他松开手他能听到饭厅里传来的喧闹。那声音就像行驶在夜间的火车嘶鸣。当他遮住耳朵那声响戛然而止,仿佛火车开着开着驶进了山洞。那一晚在道奇,火车不断地响彻然后静止,进了山洞又出来。他闭上眼睛火车继续行驶,响彻又静止;又响彻,又静止。这真好,听着它响了然后静,响了然后进了山洞便静了。
接着高年级的同学开始顺着饭厅中间的地毯鱼贯而出,帕蒂拉斯和吉米玛姬还有那被许可抽雪茄烟的西班牙人以及头戴羊毛线帽的小葡萄牙。接着站起来次低年级的座位和最低年级的座位。每个人都有自己行走的方式。

他坐在休息室的角落装作对一盘多米诺牌戏感兴趣,耳边时不时传来煤油灯喃喃的轻响。级长与一些男孩站在门边,西蒙穆娜给正给他的假袖子打结。级长正同他们讲起有关图拉贝格的事情。

他打算从门里头出去,然后威尔斯走到了跟前对他说:
——告诉我们,迭达拉斯,你上床之前是不是都要亲亲老妈呀?

斯蒂芬回答:
——是。

威尔斯转向其他人:
——嘿,我说,这有个家伙说他每晚上床前都要亲他的妈妈。

全部人都停下手上的活计,朝他大笑。斯蒂芬众目睽睽之下闹了个大红脸,说:
——我没有。

威尔斯:
——哦,听着,这有个家伙说他睡觉前从不亲他的老妈。

人们还是笑。斯蒂芬想要和他们一起笑。他感到全身发热,他困惑。这个问题要怎样回答才是对的呢?他两种都回答了可威尔斯仍是笑。但威尔斯肯定知道答案因为他语法得了第三名(But Wells must know the right answer for he was in third of grammar. 译者:此处严重存疑)。他试着去想威尔斯的母亲可他没胆子把目光正对威尔斯的脸。他讨厌那张脸。正是威尔斯昨天把他撞进了水塘因为他不肯用他的小鼻烟盒同他交换那身经百战的栗子骑士。这不公平;所有人都这么说。那池塘里的水多么冷多么的粘滑!有人还曾经看见一只老鼠扑通一声掉进了浮渣与泡沫里。

一池子冰冷粘滑浸透了他全身。接着便响起了晚课铃声,休息室里的众人鱼贯而出。他感到走廊与楼梯间的冷风在他衣服里上串下跳。仍旧想着那个问题的答案。亲吻自己的妈妈究竟是对是错?亲这个字是什么意思?你把自己的脸朝上准备说晚安然后妈妈过来低下她的脸。这就是亲。妈妈把她的唇贴着他的脸颊;她的嘴唇软软地湿湿地碰着他的脸颊;然后发出一个小小的声响:“kiss”。人们为什么要拿自己的脸颊做这样的事呢?

在教室里坐定之后,他掀起课桌的盖子,把粘在上头的数字从七十七改成七十六。离圣诞节还有很长的时间:不过它总有一天会来因为地球永远在自转。
地理书第一页上画着地球:大大的圆球周围云雾缭绕。弗莱明有一盒蜡笔,某个晚上自由学习时他把地球涂成了绿色,又用紫色涂满云雾。
他翻开地理课本开始学习,可他记不住美洲的那些地名。它们仍旧是有着陌生名字的陌生地方,分布在不同的国家而国家都在这个地球上而地球又在宇宙中。
他翻到书的扉页,读着曾经写下的:他本人,他的名字和他所处的位置。

斯蒂芬•迭达拉斯
初级班
科隆格伍学院
萨林斯
基尔戴尔郡
爱尔兰
欧洲
世界
宇宙

这是他曾经写下的。弗莱明某天玩笑般地在页的反面写道:

迭达拉斯是我名
爱尔兰是我故乡
我身位于科隆格伍
天堂是我心之梦乡

他反过来读了一遍,发现诗不再是诗了。他又翻回去看扉页那些字,从下往上,直到他自己的名字:那是他自己。他又从上往下读了一遍。宇宙。宇宙之后呢?是虚无。但是有没有什么东西围绕着宇宙以显示虚无的开始和宇宙的尽头?那东西不大可能是一堵墙但是很有可能是一圈细细的线环绕着万事万物。思考万事万物实在是太庞大了。只有上帝才做得到。他费尽心思地想到底有多么庞大想来想去便只有上帝。上帝的名字是上帝一如他的名字是斯蒂芬。Dieu是法语里上帝的意思因此它也是上帝的名字。当一个人向上帝祷告的时候说Dieu那么上帝马上便知道向他祷告的是个法国人。因此尽管全世界有不同的语言而上帝有着各种不同的名字但操着不同语言的人向上帝的祷告上帝全然知晓而且上帝永远是那个上帝不过上帝的真名乃是上帝。

(此处空缺一段)

他弄不明白政治学,他也无从得知宇宙在哪里才算结束,这让他很苦恼。他感到非常渺小。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书本和诗歌里的人物呢?他们说话大嗓门,穿着硕大的靴子,研究三角函数。那真是非常遥远。先是假期然后下一个学期接着又是假期然后下一个学期又假期。这就好像那辆在山洞里进进出出的火车,好像手掌靠着两耳一张一闭那饭厅里的喧闹一样。开学,放假;山洞,出洞;喧闹,安静。这该是多么遥远啊!还是去睡觉吧。只有在礼拜间做完祷告才能睡觉。他哆嗦了一下又打了个哈欠。躺在床上等着被窝慢慢热乎起来是多么惬意啊。刚进被子的时候总是冷得难受。他想着那寒冷的滋味,不觉又打哆嗦。不过慢慢地热乎了于是可以睡去。犯困真好。他又打了个哈欠。晚祷后睡觉:他哆嗦了一下又打了个哈欠。只消几分钟便很惬意了。他感到一股暖意顺着颤抖的被单爬上来,渐渐地一点点地变暖直到那温暖传遍全身,多么暖和;多么暖和但他还是哆嗦了一下想要打个哈欠。
晚祷的钟声响起,他与众人一道走出教室,走下楼梯穿过走廊到祈祷间去。走廊和祈祷间里昏暗的灯光。很快便是黑暗和沉睡了。祈祷间里阴冷的夜风,大理石地板有着深夜里大海的颜色。海水不论白天黑夜都是冷的,到了晚上越发地冷。又黑又冷,父亲住所边上的海堤下。不过锅子,会架在炉灶上煮甜酒。
祈祷间里,级长的声音从他头顶飘过。他依稀记得那些祷文:

主啊,打开我们唇齿
让我们张口把你赞颂
降临到我们的难处啊,上帝!
主啊,快快给予我们帮助!

夜晚寒冷的气息弥漫着祈祷间。这可是一种神圣的气息。但又不像礼拜日跪在教堂后边做弥撒的老农的气味儿。那是一种混合了空气和雨水以及灰炭还有灯芯绒的气味儿。他们都是些非常圣洁的农人。他们在后边祷告,声声叹息,呼出的气息喷在他脖颈上。他们住在克兰。一个家伙告诉他:那儿村舍稀少,坐在从萨林斯开来的汽车上,他看到一个女人抱着孩子站在房门口。要是能在这样的村舍里睡一宿该有多么幸福啊!靠着轻烟缭绕的炭火,炭火在一片漆黑中闪烁,闪烁在温暖的黑暗中,黑暗里呼吸着农人的气息,空气和雨水以及灰炭还有灯芯绒的气味儿。可是,哦,树丛中的道路是多么暗!你可能会迷路,在那黑暗中。那情形让他不敢再想下去。

他听到级长说了最后一段祷词。他也说了一遍,以抵挡外头树影下的黑暗。
天主,我们恳求您,降临这处居所,扫除恶意的诱惑。愿你圣洁的天使降临,保护我们的安宁;愿你的祝福藉由圣子之手永远与我们同在。阿门。
更衣时他的手指头止不住地颤抖在宿舍。他催促他的手指头动作快一点。他必须在煤油灯燃尽之前换好衣服跪下说完自己的祷告然后床上躺下这样他死后才能免于坠入地狱。他迅速地脱下长袜换上睡服,颤抖着跪在床头很快地重复着祷告词,很快,生怕煤油就要燃尽。他的双肩似乎在颤抖,他喃喃道:

上帝保佑我父亲和母亲并赦免他们的罪过!
上帝保佑我的弟弟和妹妹们并赦免他们的罪过!
上帝保佑丹特和查尔斯叔叔并赦免他们的罪过!

他为自己祷告了之后快快地爬上床,把脚丫子紧紧地裹在睡袍里,蜷缩在白色的被盖下,颤抖着哆嗦着。不过他死后不会下地狱的。颤抖和哆嗦也会渐渐平息。晚安,一个声音对宿舍的男孩子们说道。他的眼光越过被盖窥视了一小会儿,看到黄色床帘隔离了他的四面八方。灯光缓缓地暗了下去。
上来级长的脚步渐行渐远。到哪儿了?下了楼梯行在过道抑或是走廊尽头他的房间?他眼前一片漆黑。长着车灯般大小的双眼行走与夜色中的黑狗真的存在么?他们都说那是谋杀者的鬼魂。一阵恐慌夹带颤抖流遍他全身。他看到城堡里头昏暗的大厅。老迈的仆从穿着老迈的衣服在楼梯上头的熨衣间。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了。老迈的仆从们安安静静。燃着灯火的大厅昏暗无光。一个身影从大厅的楼梯。他穿着白色的戎装,脸色苍白且怪异,手按着身体的一侧。他用怪异的眼神看着老迈的仆众。老迈的仆众看着他看到了主人的面孔和大衣知道他受了致命伤。可他们看到的不过是黑暗,黑暗且寂静的空气。他们的主人在大洋阻隔的布拉格受了致命伤。他立在原野上,手按着身体的一侧。他的脸孔苍白而陌生他穿着一身白色的戎装。

脑子里想这些东西是多么冰冷多么怪异!一切黑暗都是冰冷而怪异:苍白而怪异的面孔,车灯般巨大的眼睛。那是些谋杀者的鬼魂,受了致命伤立在大洋阻隔的战场上。他们的面孔那么怪异他们想说些什么?
天主,我们恳求您,降临这处居所,扫除恶意的诱惑
……

0

精华

5

帖子

15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09-9-20 22:4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看守的评分~
再伟大的人也要尿尿

http://dukedune7.blog.163.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9-9-23 06:3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