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606|回复: 1

【译】二十首情诗及绝望之歌

[复制链接]

0

精华

39

帖子

11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9-11-15 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
  
  女人的胴体,如雪的丘陵,双腿白皙,
  你和世界一样着意于给予。
  我农夫般的野蛮身躯挖掘着你,
  像从地底下刨出子孙后代。
  
  我孤独如一条隧道。鸟群在这里遁去,
  夜晚从我的身体开始强势入侵。
  为了生存,我撞击着你,像一把武器,
  像弯弦上的箭支,像弹弓上的石子。
  
  报复的时刻还是降临了,可我爱你。
  你的肌肤,你的密林,贪婪而稳健的奶水。
  啊,如杯的双乳!啊,两眼心不在焉!
  啊,阴部的玫瑰花纹!啊,你慢悠悠的伤感嗓音!
  
  这是我女人的身体,对我保有永恒魅力。
  我的渴望,我止不住的忧愁,我决定不了的路!
  幽暗的深沟里永恒的饥渴流淌着,
  劳累还在继续,痛苦没有尽头。
  
  2
  
  光用将熄的火焰把你包围。
  入神的,淡然的痛楚,就这样
  置身于夕阳古旧的回旋中
  轮流向你打转。
  
  默默的,我的女友,
  你独自在这死亡的孤单时刻
  被如烟的生命填满,
  完好地继承着毁去的日子。
  
  一连串阳光落到你深色的外衣上。
  夜晚时分,庞大的根系
  出其不意地伸进你的灵魂,
  你藏匿在内的就重归于外界,
  如同一个黯淡、蔚蓝的小镇
  刚刚从你化生、苏醒。
  
  噢,美艳,丰饶,诱人的女奴,
  在黝黑和金黄交替的轮廓里
  昂然而立,努力获得这样鲜活的创作,
  花朵都要为之拜服,因它充满的全是伤悲。
  
  3
  
  啊,广阔的松林,海浪撞击的回音,
  光线慢吞吞地游戏,孤单的钟声,
  夕阳落入你的双眼,女娃娃,
  你是陆上的海螺,大地靠你欢歌!
  
  河流跟着你轻唱,我的灵魂随之遁去,
  仿佛是你的授意,一直到你默许之地。
  给你的希望之弓标出我的去路吧,
  我将在不自觉中放开乌合的箭支。
  
  我看着你雾做的腰身缭绕在四周,
  你的沉默紧跟着我的时辰,
  是你的双臂像透明的岩石,
  让我的吻抛锚,引潮湿的欲望进窝。
  
  啊,你的轻唤让爱变得更浓
  在这和死亡共振的黄昏里加倍!
  夜更深时,我看见原野上
  麦穗在风的大嘴里折腰。
  
  4
  
  充满风暴雨的清晨
  有着一颗夏天的心。
  
  白云飘飘,像告别的白手绢,
  风游动着双手把它们挥舞。
  
  风有着数不完的心脏
  在我们挚爱的沉默里搏动。
  
  树叶间淅淅飒飒,像神圣的交响,
  像缠斗不停的舌头唱起战歌。
  
  风迅疾地掳走了枯叶,
  鸟群像抖动的箭支被吹歪。
  
  她在风中随波倒下,溅不起一丝浪花,
  仿佛没有重量,向着欲火投降。
  
  她在热吻里爆发,沉入无限,
  战斗在夏季风的门前。
  
  5
  
  为了让你倾听
  我的话语,
  它们放轻份量,
  像海鸥在沙滩留痕。
  
  饰链上挂着醉醺醺的小铃铛
  献给你如葡萄般轻柔的双手。
  
  我远远望着自己的话语,
  它们相比于我的更是你的。
  像常春藤缠绕着我陈年的痛。
  
  它们就这样攀上湿润的高墙。
  是你该为这血腥的游戏承担过错。
  
  它们从我暗藏的庇护所逃逸。
  只因那里塞满了你,全都是你。
  
  在为了你的孤独搬走前,
  它们比你更习惯于我的悲伤。
  
  现在我希望它们说出我想告诉你的
  为了你能听它们说我想让你知道的。
  
  哪怕痛彻的心风习惯把它们拽出。
  哪怕飓风般的梦时常让它们吓倒。
  你还是在我痛苦的声音里听出其他。
  
  古老嘴巴的哭泣,血液的常年哀求。
  爱我吧,我的女伴。不要把我丢弃。跟我一起。
  跟我一起,我的女伴,在这撕心裂肺的浪涛上。
  
  我的话皆因有你的爱才色彩斑斓。
  你拥有一切,一切都归你。
  
  我要把一切做成无尽的饰链,
  献给你洁白的双手,轻柔如葡萄。
  
  6
  
  我记得你,在去年秋天。
  你是灰色的贝雷帽和平静的心。
  落日的火焰窜入你的双眼。
  碎叶飘落到你灵魂的深涧。
  
  像藤蔓一样和我的双臂亲昵着,
  叶片拾起了你缓慢沉静的声音。
  欲火痴痴地燃起,灼烧着我的渴望。
  甜美的蓝色风信子在我灵魂前弯腰。
  
  秋天远去了,我觉察到你双眼的旅行:
  灰色的贝雷帽,鸟鸣声和家的心,
  我的夙愿已经迁徙到它们之中,
  欢愉的热吻像炭火般落下。
  
  从甲板直入蓝天。从小丘开始延伸的田园。
  你的回忆由光,由烟,由沉寂的池水组成!
  落日在你眼睛最深处燃烧,
  秋天的枯叶在你灵魂面前招摇。
  
  7
  
  我斜靠在慵懒的午后,把忧伤的网
  撒进你如大海般宽广的眼睛里。
  
  在那最高的火焰里燃烧、加剧,
  我的孤独蜷曲着双臂遇难。
  
  我在你心不在焉的眼神里留下血丝
  就像大海轻拍着灯塔下的堤岸。
  
  你总是茫然不觉,我远方的情人,
  可你目光里时不时露出惊惶的海滩。
  
  我斜靠在慵懒的午后,把忧伤的网
  掷入你如海洋般荡漾着的双眼。
  
  夜晚的鸟儿轻啄初升的星星
  爱你的时候闪烁着我的灵魂。
  
  夜晚像马匹飞驰的影子
  蓝色的穗粒在原野间散开。
  
  8
  
  像白蜜蜂嗡嗡地在蜜里陶醉,你在我灵魂里
  沿着如烟的螺旋悠悠打转。
  
  我就是那个绝望的人,说着没有回音的话,
  他丢掉了一切,他有过的一切。
  
  最后一次停泊,是你化去了我最后一丝不安。
  在我贫瘠的沙漠里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啊,恬静的姑娘!
  
  闭上你深邃的眼睛吧。夜晚在那儿招手呢。
  啊,你赤裸的身躯像受惊的雕像。
  
  黑夜在你深邃的目光里挥手。
  花朵清新的手臂和玫瑰的怀抱。
  
  你的乳房像两个洁白的蜗牛。
  蝴蝶的黑影在你的小腹间沉睡。
  
  啊,恬静的姑娘!
  
  你缺席之处都是我的孤独。
  下雨了,海风猎捕着流浪的沙鸥。
  
  水滴在湿漉漉的大街上赤脚前行。
  那棵树的叶子哀泣着,像生了病。
  
  白蜜蜂,你走了,却仍然在我灵魂里嗡嗡叫。
  你在时光里重现,苗条,恬静。
  
  啊,恬静的姑娘!
  
  9
  
  长长的吻在松节油的味道里沉醉,
  我引领着玫瑰风帆,像夏天的快船,
  在瘦长的一天死亡前转弯,
  执迷不悟的大海掀起狂澜。
  
  我黯然泊入侵吞着的水域,
  我穿过气候暴露出的酸味,
  甚至身着灰衣,发出苦闷的声响,
  像被遗弃的水花伤心的浪尖。
  
  我因激情而坚硬,跨上唯一的浪心,
  月亮,太阳,燃烧又冷却,
  突然提着嗓子眼入眠,在幸运的
  白色小岛上,美得像两腿间,清爽无限。
  
  你的吻做成我的衣衫,在湿润的夜晚轻颤,
  如痴如狂,像被电流震撼,
  如史诗般在梦中分散,
  如沉醉的玫瑰为我表演。
  
  最上方的水花,在外围的波浪间,
  你的身躯和我的双臂紧紧相扣
  像一条小鱼无休止的冲击我的灵魂,
  时快时慢,那能量来自上苍。
  
    10
  
  我们甚至错过了这个黄昏。
  没有人看见我们的手牵在一起,
  当蓝色的夜晚跌落到世界上时。
  
  我从窗口眺望
  西边远山上的庆典。
  
  有时候就像一个钱币,
  像我手中燃烧着的小太阳。
  
  我压抑的灵魂还记得你
  它的悲伤使你认出我来。
  
  那么,你去了哪里?
  和谁一起?
  说着什么话?
  为什么你用打击背离了我所有的爱,
  在我伤痛的时候,你却渐行渐远?
  
  那本你总在傍晚时读着的书跌落,
  我的斗篷像受伤的小狗在脚边扭动。
  
  总是这样,你总是在那些下午离去,
  到那个夕阳模糊了雕塑的地方去。
  
  11
  
  几乎要飞到天外,停泊在两山间,
  月亮露出半边。
  游荡的夜晚转着圈,像眼睛的掘墓人。
  来看看有多少星星打碎在池水间。
  
  我的眉心扭成哭丧的十字,逃匿。
  蓝色的金属锻炉,无声地斗争着的夜晚,
  我的心像个游荡的疯子四处徘徊。
  小姑娘从那么远的地方来到,被从如此遥远处带来,
  天空下时常闪烁着她晶莹透亮的目光。
  你的长吁短叹,喷发的情感,暴怒的漩涡,
  在我心上纠缠着,不会停息。
  坟墓间刮着阴风,打碎并击散你沉睡的根。
  她身旁的大树就这样被连根掀起。
  可你,伶俐的小姑娘,却询问起轻烟和麦秆,
  和发亮的树叶在风中将要形成的模样。
  就像夜晚群山背后燃烧的百合花,
  啊,我什么也说不出来!她就是一切的终结。
  
  焦虑像你留在我胸口的刀伤,
  是走上另一条路的时候了,那里没有她的微笑。
  像暴风雨提前埋下的大钟,在风暴回程的路上,
  为什么要去把它敲响,为什么要让它忧伤。
  唉,继续这条远离一切的路吧,
  那里不会再捆绑着煎熬、死亡和冬天,
  她睁大双眼,在露水间。
  
  12
  
  你的胸脯足以抚慰我心,
  我的臂膀也足以卸去你的拘束。
  你过去沉睡的灵魂,
  将从我的嘴里一直飞往天际。
  
  你就是我每天的幻想。
  你来到,像花冠期待已久的露珠。
  你不至,地平线就被你挖开缺口。
  你永恒的曲调像海浪一样哗哗飘。
  
  我曾说过你在风中歌唱时
  像松树,像桅杆。
  你像它们一样高傲,沉默寡言。
  你突如其来的忧伤,像一次旅行。
  
  你像一条广为容纳的老路,
  收留着思乡的话语和回音。
  有时候我醒来,它们都迁徙而去,
  像沉睡在你灵魂里的鸟群。
  
  13
  
  我纠缠的欲火标记出
  你胴体雪白的地图。
  我的嘴巴像一只蜘蛛四处结网,
  在你身上,在你背后,隐藏着惊人的渴望。
  
  我在那个夕阳的海岸上对你讲过的故事,
  伤心甜蜜的小姑娘,是为了让你不再忧伤。
  一只天鹅,一棵树,遥远而又欢乐。
  属于葡萄的时间,是成熟和丰收的时间。
  
  我住在一个港口,我从那里开始了爱你的远航。
  孤独穿越了梦境和静谧,
  被海洋和悲伤团团围住。
  我一时沉默,一时胡言乱语,在两个坚定的船夫中。
  
  在嘴唇和声音之间,有些东西正在死亡。
  它们带着鸟的翅膀,来自忧愁和遗忘,
  像是捞不起水的大网,
  我的小姑娘,颤动的水滴从来没有保留过。
  况且,在这转瞬即逝的话语里有什么在歌唱。
  它唱着,有些不可名状的感觉升入我贪婪的嘴里。
  噢,我能够用所有欢乐的词语向你庆贺。
  歌唱,燃烧,躲藏,就像一个钟楼在疯子的手下狂响。
  我稚嫩的伤痛啊,你刚才都做了些什么?
  当到达了那最放肆最寒冷的顶峰,
  我的心就像晚间的花朵一样合拢。
  
  14
  
  你每天和来自宇宙的光芒玩耍。
  机灵的小客人啊,你和花朵、流水一起抵达。
  你不仅仅是这白嫩的小脑袋,
  它好像我手中每天捧着的一束鲜花。
  
  自从我爱上你,你就与众不同。
  让我把你在黄色的花环上摊开。
  是谁在南方的星星间用烟写下了你的名字?
  啊,让我好好想想你,好像你不曾存在过。
  
  突如其来的疾风怒吼着撞向我的窗户。
  天空像一张大网,用阴暗的松脂凝成。
  这里刮起一切狂风,一切。
  
  雨水解下衣衫,
  鸟群逃遁而过,
  是风,是风!
  我仅仅能够和人类的力量相争。
  暴风雨旋起黑暗的叶片,
  昨夜停泊在天边的小船都被吹散。
  
  你在这里。啊,你不要离去。
  你要答应着我,直到最后一声。
  如果你害怕,就在身边紧紧搂着我。
  可你眼中仍时不时传出一道奇异的影子。
  
  现在,就是现在,小姑娘,你给我带来忍冬,
  你抱着它们,直到胸前也染上芳香。
  当悲风疾驰而过吹灭了蝴蝶时,
  我爱上了你,我的欢乐啃咬着你洋李子般的嘴唇。
  
  当你经历过痛苦之后就会对我感到习惯了,
  对我孤单野蛮的灵魂,对所有人都想驱赶的我的名字。
  当我们的眼神相吻时,看见过太多次燃起的星光。
  在我们头脑里夕阳像摇晃的扇子一次次扳正。
  
  我的话语像雨水落在你身上抚摸着你。
  当你亮出珍珠般晶莹的胴体时我爱上了你,
  直到我相信你是整个宇宙的女主人。
  我要从山间给你带来欢乐的花朵和风铃草,
  深色的榛子,和一整框狂野的吻。
  
  我想和你一起
  做那春天对樱桃树所做的。
  
  15
  
  我喜欢你沉默的时候,因那时你仿佛不在身旁,
  而是从远处倾听,我的声音永远触不到你。
  好像你的双眼引领着你飞翔,
  仿佛一个吻合上了你的嘴唇。
  
  我的灵魂所填满的一切里,
  你脱颖而出,收起了我整个灵魂。
  梦中的蝴蝶,你就像我的灵魂,
  你就像忧郁的话语。
  
  我喜欢你沉默的时候,那些时候你好像离我很远。
  你的哀叹像蝴蝶翅膀轻拍的声音。
  你在远处聆听,我的声音却触不到你:
  让我用你的沉默堵住自己的嘴巴。
  
  让我也用你的沉默和你说话,
  安静得如灯盏般剔透,像指环般简洁。
  你和夜晚一样沉寂,闪烁着群星。
  你的安静源自遥远的小星星。
  
  我喜欢你沉默的时候,因那时你仿佛不在身旁。
  遥远的,痛苦着,好像快要死去。
  一句话,是的,一个微笑就已足够。
  我很快乐,因为我还无法肯定,所以快乐。
  
  16
  
  在我走向夕阳的天空里你像是一朵云,
  你的颜色和形状就是我爱它们的原因。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一个有着甜蜜双唇的女子,
  我无限的梦想都活在你的生命之中。
  
  我灵魂的灯盏把你的双足映成玫瑰色,
  我苦涩的酒在你的嘴唇上也会变得最甜:
  噢,我黄昏的歌谣的采集者,
  你觉得我孤单的梦怎么样!
  
  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我要喊叫着,在下午的
  柔风中,让风拉长我寡妇一般的声音。
  你是我眼睛深处的猎人,你的追捕
  密不透风,你夜间的眼神纯洁如水。
  
  在我音乐网中,你成了囚徒,我的爱人,
  我音乐的大网和天空一样宽广。
  我的灵魂在你悲痛的眼神旁降生。
  在你哭丧的眼睛里开始了梦的国度。
  
  17
  
  我思索着,在深处的孤独里追捕着影子。
  你仍然远离,啊,比谁都要远。
  我思索着,像放飞的小鸟渐渐模糊,
  像灯盏正被一点点掩埋。
  云雾里的灯塔,多么遥远,多么高耸!
  令人窒息的悲叹,磨碎了希望的影子,
  抑郁不语的磨坊主,
  夜晚贴着地面来到你跟前,离城市仍然很远。
  
  你一出现就与众不同,像某种东西让我惊异至斯。
  我思考着,在遇到你之前,生命的漫漫旅程,
  那时候我不属于任何人,那鄙陋的生命,
  像在乱石间面对大海扯着嗓子喊叫,
  像自由的波浪在海面的雾气里撒着欢。
  那迅捷的伤悲,吼着,是大海的孤独。
  那声音带着巨大的穿透力,刚强地拉伸到天际。
  
  你,我的爱人,在没有边界的扇叶上,你像什么?
  是怎么样的曲线,怎么样的扇骨?
  你过去和现在离我同样的遥远。
  森林里燃起了火焰!蓝色十字形的火焰。
  烧呀,烧呀,冒着火苗,在树林间点起火花。
  大火,大火。噼里啪啦的,都毁去了。
  我的灵魂带着伤痕舞蹈,在大火的残迹里。
  是谁在呼喊?怎样的静谧在回音里蔓延?
  是思乡的时候,快乐的时候,孤独的时候,
  一切属于我的时候!
  
  风高声歌唱,穿过喇叭。
  热泪盈眶的激情缠绕着我的身体。
  在所有的根须上摇晃,
  被所有的海浪袭击!
  翻滚着,欢快的,悲伤的,停不住的,我的灵魂。
  
  我思索着,把灯光埋在幽深的孤独里。
  你是谁,是谁?
  
  18
  
  我在这里爱上了你。
  风从黝黑的松树林中脱身,
  月光在水面上游荡,
  相同的日子一天天进行。
  
  迷雾在漂亮的舞姿里散去,
  一只银色的海鸥从落日中滑下,
  有时候是一支蜡烛。高高的,高高的星星。
  
  噢,船上黑色的十字架,
  孤零零。
  有时我起个大早,等待灵魂被露珠沾湿。
  响着,不断响着,那遥远的海洋。
  这是一个港口,
  我在这里爱上了你。
  
  我在这里爱上了你,没必要用地平线把你遮掩。
  我依然爱着你,即便是在如此冷酷的东西之中。
  有时候我的吻就走入了这些沉重的船舰里。
  它们在海面上飞驰,去往到不了的地方。
  
  我眼看着被遗忘,就像那些陈旧的锚。
  那些在下午停靠、补充给养的小港更令人悲痛。
  我无用的饥饿的生命自讨苦吃。
  我爱那些我所没有的。而你恰好就那么远。
  
  我内心的厌倦抵抗着缓慢落下的夕阳。
  然而夜晚还是来到,并开始对我歌唱。
  月亮也转动起梦的巨轮。
  
  你用双眼注视着我,像最大的两颗星星。
  像我爱你一样,风中的松林,也想用它们的针叶唱出你的芳名。
  
  19
  
  黝黑、灵巧的小姑娘,是太阳的果实,
  麦粒凝结起来,海藻纠缠着,
  做成你快乐的躯体,你明亮的眼睛,
  还有你流淌着微笑的小嘴。
  
  漆黑的、充满焦虑的太阳把你卷入脸上
  披散的黑丝里,当你想要挣扎双臂的时候。
  你和太阳玩耍,就像弄潮,
  它给你眼睛里留下两个深色的漩涡。
  
  黝黑、灵巧的小姑娘,和你相熟的从不向我靠近。
  你的一切都把我排斥,像远去的正午。
  你是童言无忌的幼蜂,
  是醉人的海潮,是充满生机的穗粒。
  
  我阴暗的心找寻着你,
  我爱你欢愉的身躯,你松软纤细的嗓音。
  你像一只甜美的褐色蝴蝶,
  像麦田里的太阳,像虞美人,像流水。
  
  20
  
  今晚我可以写下最伤感的诗句。
  
  写着,比如说:“夜晚被碾碎,
  蓝色的星星,在远处,颤抖着。”
  
  晚间的风在空中回旋,歌唱。
  
  今晚我可以写下最伤感的诗句。
  我想要她,有时候她也想要我。
  
  在那些像今天一样的夜晚,她正被我拥入怀中。
  我在茫茫的夜空下亲吻她无数次。
  
  她需要我,有时候我也需要她。
  为什么不爱上她瞪得大大的双眼呢。
  
  今晚我可以写下最伤感的诗句。
  只因我现在已不再拥有她。我为失去她而感到伤痛。
  
  我聆听着广阔的夜,没有了她,夜晚变得更加无边无际。
  悲伤的诗句落到灵魂上就像露水洒落在牧草间。
  
  这是多么要命啊,我不能够保有我心爱的她。
  夜晚被碾碎,可她却没有和我在一起。
  
  这就是一切。有人在远方歌唱。唱向远方。
  我的灵魂不会满意,只因把她弄丢。
  
  我的目光四处寻找,好像就要靠近她。
  是我的心在找寻她,可她却没有和我在一起。
  
  同样的夜晚漂白了同样的树木,
  我们,却再也不是那时的我们了。
  
  现在我不再爱她了,这是肯定的,可是过去我多么爱。
  我的声音在风中搜寻,想要找到她的耳朵。
  
  是另一个。一定是另外一个。就像在我的吻之前。
  她的声音,她清晰的身躯。她无底的眼神。
  
  现在我不再爱她了,这是肯定的,可是万一我还爱她呢。
  爱是多么短暂,遗忘又是多么长啊。
  
  因为在像今天一样的夜晚,她正被我拥入怀中。
  我的灵魂不会满意,只因把她弄丢。
  
  即使这是她给我带来的最后一次疼痛,
  而这些也是我为她写下的最后的诗句。
  
  
  绝望之歌
  
  夜晚的你在我的记忆里涌现,
  河流缠着大海顽固地致歉。
  
  我被抛弃了,就像黎明的码头,
  到了分别的时候,噢,我被抛弃了!
  
  我的心淋着湿冷的花雨。
  噢,像瓦砾间的阴沟,残忍的遇难所!
  
  在你身上积累着奋斗和翱翔。
  歌谣像一只小鸟从你身上张开双翅。
  
  你吞咽了一切,就像无尽的远方。
  像大海,像时间。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那是侵入和吻的欢愉时刻。
  迷醉的时分燃烧着,像一座灯塔。
  
  有如飞行员的焦虑,潜水员目不视物的狂怒,
  爱的陶醉和骚乱,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我的灵魂在童年的雾里飞翔、受伤。
  探索者早已走失,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你被痛苦死死缠绕着,你紧紧攥住希望。
  悲伤把你打倒,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我让垒成高墙的黑影退散,
  我在欲望和行动里走得更深。
  
  噢,心肝,我的心肝,我爱过又丢失了的女人。
  在这湿黏的时刻,我祈祷唱经。
  
  你像一个茶杯盛着无数甜蜜,
  而无尽的遗忘把你像茶杯般砸碎。
  
  我是那黑色的,岛上黑色的孤独,
  那里,我的爱人,你的双臂把我接过。
  
  我是口渴和饥饿,而你是水果。
  我是悲戚和废墟,而你是奇迹。
  
  啊,我的爱人,我不明白你如何能够把我包容
  用你灵魂的广阔土壤,用你双臂画成的十字!
  
  我对你的欲求是最惊人而又最怯懦的,
  是最反常和迷醉的,是最紧张和贪婪的。
  
  这是吻的墓园,你的坟上还留有余焰,
  燃烧着的枝条上还有鸟啄过的痕迹。
  
  噢,啃过的小嘴,噢,紧贴的肢体,
  噢,好狠的牙齿,噢,缠在一起的身躯。
  
  噢,充满希望和勇气的疯狂性爱,
  我们靠你连结又因你而失落、绝望。
  
  那柔情像水和面粉一样轻。
  吐出的话音都不由嘴唇发声。
  
  这就是我的命运,我的夙愿在其中旅行。
  它已经堕入其中,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噢,像瓦砾间的阴沟,一切都掉了进去,
  什么痛苦你没有尝过,什么风浪不曾把你历练!
  
  你还在坟墓间燃烧、歌唱,
  像一个水手昂首站在船头。
  
  你的歌谣像开出的鲜花,散落入水中,随流而逝。
  噢,像瓦砾间的阴沟,开着大口的苦井。
  
  苍白的潜水员目不见物,不幸的投石兵,
  探索者早已走丢,你的一切都是场灾难!
  
  到了分别的时候,艰难冷涩,
  夜晚牢牢霸占了所有的时刻。
  
  大海喧嚣的腰带缠上沙滩。
  冰冷的星星升起来,乌黑的鸟群也迁走了。
  
  我被抛弃了,就像黎明的码头。
  只剩颤抖的影子在两手间打转。
  
  啊,一切还要更深。啊,一切还要更深。
  
  到了分别的时候。噢,我被抛弃了!

8

精华

419

帖子

1302

积分

Honorary Poets

Rank: 9

牧场诗人荣誉勋章

发表于 2010-6-7 02:07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Alvaro老师

深深感谢Alvaro老师这心血之树开出的美丽的艺术之美花朵,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二十首情诗,看样子,我最喜欢[绝望之歌 ]

因为绝望的雷,正在永恒地轰击着我的夜的高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5-24 22:1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