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692|回复: 2

帕斯卡尔《思想录》节选

[复制链接]

0

精华

118

帖子

354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09-12-10 1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人看到他的思想录后,颇受震动,推荐大家有时间读读
一下是一个节选,以供一瞥

…… ……
然而对于那些并不思想人生这一最终目的而度过自己一生的人们来说,他们仅仅由于不能在他们自己身上发见那种可以顺服他们的光明,便不肯再到别的地方去寻求;他们不肯从根本上去考察这种意见是不是人们出于单纯的轻信而加以接受的一种意见,抑或是尽管它们本身幽晦难明,然而却具有非常之坚固的、不可动摇的基础的一种意见;对于他们我是以完全不同的另一种态度来考虑的。
对于涉及他们的本身、他们的永生、他们的一切的一件事,采取这种粗疏无知的态度,这使我恼怒更甚于使我怜悯;它使我惊异,使我震讶,在我看来它就是恶魔。我这样说,并不是出于一种精神信仰上的虔敬和热诚。反之,我是说我们应该出于一种人世利益的原则与一种自爱的利益而具有这种感情:关于这一点我们只消看一看最糊涂的人都能看得到的东西。
并不需要有特别高明的灵魂就可以理解:这里根本就不会有什么真正而牢靠的心满意足,我们全部的欢乐都不过是虚幻,我们的苦难是无穷无尽的,而且最后还有那无时无刻不在威胁着我们的死亡,它会确切无误地在短短若干年内就将我们置诸于不是永远消灾就是永远不幸的那种可怕的必然之中。
没有什么比这更真实又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纵使我们能做到像我们所愿望的那样英勇;然而在等待着世上最美妙的生命的归宿便是如此。让我们在这上面思索一下吧,然后让我们说:在这个生命中除了希望着另一个生命而外就没有别的任何美好,我们只是随着我们之接近于幸福才幸福,而且正如对于那些对永生有着完全保证的人就不会再有不幸一样,对于那些对永生没有任何知识的人也就绝不会有幸福可言;这些不都是无容置疑的吗?
因此,对于这种怀疑状态确实就是一件大恶;可是当我们出于这种怀疑状态的时候,至少进行寻求却是一桩不可缺少的义务;所以那种既有怀疑而又不去寻求的人,就十足地即使非常不幸而又是非常不义的了。假如他对这一点安然自得,公然以此自命,并且甚至引以为荣,假如成为他的快乐和他的虚荣的主题的就是这种状态本身;那麽我就没有什么话好形容这样一个肆无忌惮的生物了。
我们怎么可能怀有这种感情呢?除了无从解脱的悲惨而外就不能期待别的,这里面有什么快乐可言呢?眼看自己处于无法钻透的蒙昧之中,又有什么虚荣可言呢?如下的这种推理是怎么可能发生在一个有理智的人的身上的呢?
“我不知道是谁把我安置到世界上来的,也不知道世界是什么,我自己又是什么?我对于一切事物都处于一种可怕的愚昧无知之中。我不知道我的身体是什么,我的器官是什么,我的灵魂是什么,以及甚至我自己的那一部分是什么——那一部分在思想着我所说的话,他对一切、也对他自身进行思考,而他对自身之不解一点也不亚于对其他事物。我看到整个宇宙的可怖的空间包围了我,我发见自己被附着在那个广漠无垠的领域的一角,而我又不知道我何以被安置在这个地点而不是在另一点,也不知道何以使我得以生存的这一小点时间要把我固定在这一点上,而不是在先我而往的全部永恒与继我而来的全部永恒中的另一点上。我看见的只是各个方面的无穷,它把我包围得像个原子,又像是个仅仅昙花一现就一去不复返的影子。我所明了的全部,就是我很快的就会死亡,然而我所为最无知的又正是这种我所无法逃避的死亡本身。
“正像我不知道我从何而来,我同样也不知道我往何处去;我仅仅知道在离开这个世界时,我就要永远的或是归于乌有,或则是落到一位愤怒的上帝的手里,而并不知道这两种情况哪一种应该是我永恒的应分。这就是我的情形,他充满了脆弱和不确定。由这一切,我结论就说,我因此就应该不再梦想去探求将会向我临头的事情而度过我一生全部的日子。也许我会在我的怀疑中去找到某些启明;但我不肯费那种力气,也不肯迈出一步去寻求它;然后,我在满怀鄙视地看待那些究心于此的人们的同时,我自己在对自己未来情况的永恒性无从确定的情形之下,恹恹地被引向死亡。”
谁会希望跟一个以这种方式讲话的人做朋友呢?谁会从人群中挑出他来,好向他倾谈自己的事情呢?谁会在自己的苦痛之中求助于他呢?而且最后,我们又能派定他的一生有什么用处呢?
对于人,没有什么比他自己的状态更为重要的了,没有什么比永恒更能使他惊心动魄的了;因而,如若有人对丧失自己的生存、对沦于永恒悲惨的危险竟然漠不关心,那就根本不是自然的了。他们之为物和其他一切事物都炯不相同;他们甚至耽心着最细微的小事,他们预料着这些小事,他们感觉着这些小事;就是这个人,日日夜夜都在愤怒和绝望之中度过,惟恐丧失一个职位或在想象着对他的荣誉有什么损害,而正是这同一个人明知自己临死就会丧失一切,却毫无不安、毫不动情。看到在同一颗心里而且就在同一个时间内,既对最细小的事情这样敏感,而对最重大的事情又那麽麻木的出奇;这真是一件邪怪的事,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玄妙,是一种超自然的迟钝,它标志着,是一种全能的力量造成了这种情况。
。。。。。。。。
倘若人不是诗人,猜谜者,偶然的拯救者,我如何能忍受做人!”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发表于 2010-12-19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贴留名,说说这些话在那本书哪一些可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

帖子

3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0-12-20 23:53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很好玩,俺也找来看看吧。其实,可以找道家、佛家(注意非道教、佛教)的东西看一看,答案都在里面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0-10-26 16:02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