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雪莱生平、诗歌、剧作、杂著集 (2010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威廉·雪莱(1817)

                    
            1

海滩上的波浪围着它跳动,
 这只桅船并不很牢;
海是幽黑的,那锁紧它的云
 阴森森地卷来风暴。
跟我来吧,孩子,跟着我来,
尽管海上的浪涛在澎湃;
就要起风了,我们不能停留,
不然,法律底奴仆会把你劫走。

            2

他们夺去你的兄姊二人,
 使他们不能与你相合;
那眼泪,那微笑,对我如此可亲,
 从此将要干枯、萎缩。
正当少年,他们却被绑为奴,
交给害人的信仰,罪恶的渊薮;
他们将把你我不断地诅咒,
因为呵,我们是无畏是自由。

            3

来吧,亲爱的孩子,你将会
 给你的母亲带来欢乐,
因为靠在她那焦虑的心怀,
 还正睡着另外一个,
她将愿看到你以动人的笑
面向我们自己人,你的同胞,
在那遥远的异邦,这将是
你在游戏中最亲昵的伴侣。

            4

别害怕暴君的统治没有完,
 别害怕那邪说的教士;
他们正站在咆哮的河水边,
 以杀戮将河水染赤。
滚滚波涛起自千万个山谷,
正对着他们汹涌、澎湃、愤怒;
他们的剑和王笏将被冲走,
象破船漂浮在永恒底时流。

            5

歇下吧,可爱的孩子,别哭叫!
 你可是怕这船的摇颠,
这风暴的怒嚎,寒冷的波涛?
 这儿,坐在我们中间,——
我,和你的母亲——我们很知道
这使你如此颤抖的风暴,
尽管它张着黑口,要把人吞下,
却不及那些野蛮的奴仆可怕:
是他们呵,逼我们以波涛为家。

            6

这一刻将成为永久的梦魅
 在你的记忆里存留,
我们就要伴着蔚蓝的海水,
住在恬静的、金色的意大利,
或是希腊,自由底出生地。
 我将教你稚弱的舌头
以古代英雄自己的言语
和他们会谈,并在希腊穿梭的
火焰中,使你幼年的心成长,
于是你可以凭着他们的辉煌
说你是出生于爱国者之邦!


1817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1 | 显示全部楼层

悼范妮·戈德温(1817)

                   
我们分别时,她嗓音颤抖,
  但我没听出,那话出自于
她碎了的心;我离她而走,
  没有注意到当时的话语。
  苦难——啊,苦难
  对于你世界太地广天宽。

黄杲忻译


 ①范妮·戈德温是雪莱的妻子玛丽·戈德温的同母异父姐姐。她生于巴黎,生父为美国人。1816年 9月,在与雪莱见面后不久,因自悲其身世而自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那时光已永远死亡……)(1817)

  1

那时光已永远死亡,孩子!
 淹没、冻僵、永远死亡!
 我们回顾以往,不禁吃惊,
见到的是一群希望的亡灵,
我和你在阴暗的生命之河上
消磨到死的那些希望的亡灵:
 苍白、凄惨、哭得哀伤。

  2

我们曾注目凝视过的河川
 已滚滚流去,再不回还;
 而我们仍站在
荒凉的土地上,
象树立起两块墓碑,以纪念
在暗淡的生命的晨光里不断
 消逝着的恐惧和希望。


                  1817年
                    江 枫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咏尼罗河(1818)

                    
一月又一月,山中的雨水冲激着
 那幽秘的埃塞俄比亚的谷溪;
 冰雪覆盖的峰峦在沙漠中峭立,
那是阿特拉斯,其中严寒和酷热
奇异地拥抱,田野从而为雪滋润。
 暴风雨卷着气流和陨星凝聚
 在尼罗河上空的圆瓮中,不断地
督促河水向远大的途程涌进。
在埃及的记忆之邦,洪水泛滥,
 而这是你的水,尼罗河!你明白:
凡你流经的地方,既有种种灾难,
 也有爽神之气;有果实也有毒害。
人呵,记取吧!因为,知识对于你,
正象这广阔的河水之于埃及。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刻永远逝去了,孩子!(1817)

                    
      1

那时刻永远逝去了,孩子!
它已沉没,僵涸,永不回头!
  我们望着往昔,
  不禁感到惊悸:
希望底阴魂正凄苍、悲泣;
是你和我,把它哄骗致死,
  在生之幽暗的河流。

           2

我们望着的那川流已经
滚滚而去,从此不再折回;
  但我们却立于
  一片荒凉的境地,
象是墓碑在标志已死的
希望和恐惧:呵,生之黎明
  已使它们飞逝、隐退。

1817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奥西曼提斯(1817)

奥 西 曼 提 斯①


--------------------------------------------------------------------------------
                    
客自海外归,曾见沙漠古国
有石像半毁,唯余巨腿
蹲立沙砾间。像头旁落,
半遭沙埋,但人面依然可畏,
那冷笑,那发号施令的高傲,
足见雕匠看透了主人的内心,
才把那石头刻得神情维肖,
而刻像的手和像主的心
早成灰烬。像座上大字在目:
“吾乃万王之王是也,
盖世功业,敢叫天公折服!”
此外无一物,但见废墟周围,
  寂寞平沙空莽莽,
  伸向荒凉的四方。
         1817年
          王佐良译
 ①奥西曼提斯即公元前十三世纪的埃及王雷米西斯二
世。他的坟墓在底比斯地方,形如一庞大的狮身人面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往 昔(1818)

                    
            1

你可会忘记那快乐的时刻,
被我们在爱之亭榭下埋没?
对着那冰冷的尸体,我们铺了
不是青苔,而是叶子和鲜花。
 呵,鲜花是失去的快乐,
 叶子是希望,还依然留贮。

            2

你可忘了那逝去的?它可有
一些幽灵,会出来替它复仇!
它有记忆,会把心变为坟墓,
还有悔恨,溜进精神底浓雾
 会对你阴沉地低声说:
 快乐一旦消失,就是痛苦。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招苦难(1818)

                    
           1

来,快活些!坐在我身边,
你以阴影裹身的“苦难”:
羞怯而闪避的新娘呵,
你矜持,沉默,哀伤,
真是神化了的“凄凉”!

           2

来,快活些!坐在我身边:
尽管你看我好似不欢,
我却比你快活得多;
因为呵,小姐,你的额前,
正戴着忧伤底冠冕。

           3

我们彼此早已熟悉,
象兄妹一样亲密;
多少年了,我们同住在
这寂寞的家中,而且
还要挨过多少岁月。

           4

这运气够坏的,自然,
但我们且勉为其难;
要是相爱不必凭欢乐,
我们就爱吧,直爱到一天
心灵的地狱竟好似乐园。

           5

来,快活些!一片嫩草
正好供你在这儿睡倒,
蝈蝈会在这儿愉快地
歌唱——唯一的喜悦
在我们忧伤的世界!

           6

让垂柳作我们的帐篷,
你可以卧在我的臂中;
声音和香味,一度甜蜜,
已经暗淡了,也正好
使我们沉闷地睡觉。

           7

哈!你冰冷的血里跳着
一种爱情,你却不敢说。
你在低语——你在哭泣——
看我火热的心死了,
你的冰心可是在哀悼?

           8

吻我吧,你的唇多冷!
你的臂膀搂着我的颈——
它虽柔软,但也似冰;
你的泪滴落在我脸上,
象凝结的铅那样灼伤。

           9

快来到新婚的卧榻——
它就铺在坟头底下:
把我们的爱情藏在
黑暗里,再用“寂灭”盖起;
歇下吧,没人会来干预。

          10

搂紧我,让我们的心
象两个合并的暗影,
直到这阴森的欢乐
象雾气一样飞腾,
没入那永恒的梦中。

         11

在那长眠中,我们可以
梦见我们并没有哭泣?;
弃绝生命的“苦难”呵,
正如“欢乐”常梦见你,
你会梦见我和她一起?。

         12

让我们笑吧,且望着
大地上的阴影取乐,
象狗吠对月夜的云——
那多象是在夜深
团团掠过的阴魂。

         13

这一切身外的世相,
象无数傀儡在舞台上
匆匆走过;在你我来看,
这一切都有什么意义?
岂不全是逢场作戏?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咏一朵枯萎的紫罗兰

                    
        1

这一朵花失去了香味,
它象你的吻,曾对我呼吸;
那鲜艳的颜色也已消褪,
不再闪耀着你,唯一的你!

        2

一个枯萎而僵死的形体,
茫然留在我凄凉的前胸,
它以冰冷而沉默的安息
折磨着这仍旧火热的心。

        3

我哭了,眼泪不使它复生!
我叹息,没有香气扑向我!
唉,这沉默而无怨的宿命
虽是它的,可对我最适合。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那不勒斯附近沮丧而作(1818)

                    
            1

 暖和的日光,天空正明媚,
  海波在急速而灼烁地舞蹈,
 日午把紫色的、晶莹的光辉
  洒在积雪的山峰,碧蓝的岛;
  潮湿大地的呼吸轻轻缭绕,
 缭绕着那含苞未放的花朵;
  象是一种欢乐底不同音调——
 听!那轻风,那洋流,那鸟的歌——
城市的喧哗也象发自世外那样温和。

            2

 我看到海底幽寂的岩床上
  浮着海草,青绿与紫红交织;
 我看到那打在岸沿的波浪,
  有如星雨,光芒飞溅而消失;
  我独自坐在沙滩上憩息;
 日午的浪潮闪耀着电光
  在我周身明灭,一种旋律
 在海波起伏的运动中浮荡——
呵,多优美!但愿我这感情能有人分享!

            3

 唉!但我没有希望,没有健康,
  既没有内在和外在的安谧,
 也不似哲人,能够从瞑想
  获得远贵于财富的“满意”,
  让自己活在心灵底荣光里;
 我没有声誉、爱情、悠闲、煊赫,
  见别人为这些所围起——
 他们微笑着,管生活叫欢乐,
然而对于我,呵,这一杯却够苦涩。

            4

 但现在,绝望却归于平静,
  有如这风、这海水一样温和,
 我可以躺下,象疲倦的儿童,
  哀哭一下这忧患的生活:
  我虽已被它折磨够,却还得
 继续忍受,直到死亡,象睡眠,
  临到了我,即或是日暖风和,
 而我将两颊变冷,只是听见
海水在我垂死的头上单调地泼溅。

            5

 等我死了,也许会有人哀悼,
  正象我,这美丽的一天才消隐,
 我欢快的心情立刻就变得
  苍老了,发出这违时的呻吟;
  尽管他们也哀悼——因为我这人
 本为人所不喜——他们绝不致
  象对这灿烂的日子那样情深:
 因为这一天呵,虽然日已归西,
还会久久留贮的,象回忆中的欣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23 23:5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