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雪莱生平、诗歌、剧作、杂著集 (2010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的哲学(1819)

                   
泉水总是向河水汇流,
河水又汇入海中,
天宇的轻风永远融有
一种甜蜜的感情;
世上哪有什么孤零零?
万物由于自然律
都必融汇于一种精神。
何以你我却独异?

你看高山在吻着碧空,
波浪也相互拥抱;
你曾见花儿彼此不容:
姊妹把弟兄轻蔑?
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
月光在吻着海波:
但这些接吻又有何益,
要是你不肯吻我?



              1819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拜伦(残稿)(1818)

                   
哦,伟大的心灵,在这心灵深沉的激流中,
整个时代战栗了,似芦苇面临无情的暴风,
究竟是为了什么,抑制不住你神圣的激愤?


                      1818年
                       江 枫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别揭开这画帷(1818)

别揭开这画帷:呵,人们就管这
 叫作生活,虽然它画的没有真象;
它只是以随便涂抹的彩色
 仿制我们意愿的事物——而希望
和恐惧,双生的宿命,在后面藏躲,
 给幽深的穴中不断编织着幻相。
曾有一个人,我知道,把它揭开过——
 他想找到什么寄托他的爱情,
但却找不到。而世间也没有任何
 真实的物象,能略略使他心动。
于是他飘泊在冷漠的人群中,
 成为暗影中的光,是一点明斑
落上阴郁的景色,也是个精灵
 追求真理,却象“传道者”一样兴叹。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英国人的歌(1819)

                   
英国人,贵人把你们压迫,
为什么还要为他们耕作?
为什么赔着小心和辛苦
为暴君织着华美的衣服?

为什么,忘恩负义的雄蜂
迟至进坟墓,早到刚出生,
吃穿和活命靠你们,而且,
喝你们汗,不,吸干你们血。

英国的工蜂,为什么制造
刀枪和皮鞭、锁链和镣铐,
让没刺的雄蜂用以掠夺
你们被迫劳动中的收获?

你们有没有闲适和安宁、
爱情的慰藉和住处、食品?
你们付出了痛苦和恐惧,
这代价换来了什么东西?

你们播了种,别人来收割;
你们找财富,别人去获得;
你们做衣裳,别人穿身上;
你们造刀枪,别人挂腰旁。

播种子,但不让暴君收获;
找财富,决不容骗子掠夺;
织衣裳,绝不给懒汉穿上;
造刀枪,成为自卫的武装。

缩进你们的洞窖和小屋,
造好的大厦给别人居住。
何必挣脱你们锻的锁链?
瞧你们淬的钢正在瞪眼。

用耕犁、铁铲、锄头、织机
划定墓地,织你们的尸衣,
造好坟墓,待美好的英国
有朝一日做你们的棺椁。

           黄杲忻译

  本诗写于1819年秋。这年 8月16日,英国曼彻斯特几万名市民集会,要求改革和普选权,但遭到当局镇压,死伤数百人。远在意大利的雪莱闻讯后义愤填膺,写下了包括本诗在内的一些作品。由于本诗言词慷慨,语气激烈,有着极强的战斗性,特别是最后两节有着很大的鼓动性,因此在很长时间内,出版商未敢承印。待到后来发表时,雪莱已去世十多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西风颂(1819)

                    
       1

狂野的秋风啊,你这秋的精气!
没看见你出现,枯叶已被扫空,
像群群鬼魂没见法师就逃避——

它们或枯黄焦黑,或苍白潮红,
真是遭了瘟灾的一大片;你呀,
你把迅飞的种子载送去过冬,

让它们僵睡在黑黢黢的地下,
就像尸体在各自的墓里安躺,
直到你那蔚蓝的春天妹妹呀

对梦乡中的大地把号角吹响,
叫羊群般的花苞把大气吸饮,
又让山野充满了色彩和芳香。

狂野的精灵,你正在四处巡行,
既拉朽摧枯又保护。哦,你听!

       2

你呀,乱云是雨和闪电的使者,
正是在你震荡长空的激流上
闪电被冲得像树上枯叶飘落,

也从天和海错综的枝头骤降:
宛若有个暴烈的酒神女祭司
把她银发从幽暗的地平线上

直竖向中天,只见相像的发丝
在你汹涌的蓝莹莹表面四起,
宣告暴风雨的逼近。残年濒死,

你是它挽歌,而正在合拢的夜
便是它上接天穹的崇墓巨陵——
笼着你聚起的全部水汽之力,

而黑雨、电火和冰雹也都将从
这浓云中迸发而下。哦,你听!

       3

你呀,在巴亚湾的浮石小岛旁②
地中海躺着听它碧波的喧哗,
渐渐被催入它夏日里的梦乡,

睡眼只见在那强烈的波光下,
微微颤动着古老的宫殿城堡——
那墙上满是青春苔藓和野花,

单想想那芬芳,心儿就会醉掉!
你却又把它唤醒。为给你开路,
平坦的大西洋豁开深沟条条,

而在其深处,那些水底的花树、
枝叶中没有树汁的泥泞密林
也都能立刻就辨出你的号呼,

顿时因受惊而开始瑟缩凋零,③
连颜色也变得灰暗。哦,你听!

       4

我若是被你托起的一片枯叶;
我若是随你飞驰的一团云朵;
我若是浪涛在你威力下喘息,

分享你有力的冲动,那自由,哦!
仅次于不羁的你;我若是仍然
在我的童年时代,仍然能够做

你在天空邀游时的忠实伙伴——
因为那时,奔得比你快也未必
是梦想;那我就不会如此艰难,

无须这样哀求你。请把我掀起,
哦,就当我是枯叶、云朵或浪涛!
我,跌倒在人生荆棘上,滴着血!

我,太像你:倔强、敏捷又高傲,
但岁月的重负把我拴牢、压倒。

       5

让我像森林一样做你的诗琴,
哪伯我的叶像森林的叶凋落!
这两者又美又悲的深沉秋音

你那呼啸的浩荡交响会囊括。
但愿你这刚烈的精神我也有!
但愿一往无前的你也就是我!

请把我已死的思想扫出宇宙,
就像你为催新生把落叶扫除!
而且凭着我这一诗歌的经咒

把我的话语传遍这人间各处,
像由未灭的炉中吹送出火花!
愿你通过我的嘴响亮地吹出

唤醒这人世的预言号声!风啊,
冬天既快来,春天难道还远吗?
           黄杲忻译


 ①本诗构思于佛罗伦萨附近阿尔诺河畔的一处树林中,并基本上在那里写成。那一天狂风骤起,它温暖又爽人,收尽了将倾泻为秋雨的氤氲水汽。不出我所料,到了日落时分,暴风雨开始了,起先夹有冰雹,还伴有阿尔卑斯山以南地区所特有的声势浩大的雷鸣电闪。——作者原注
 又:本诗以五首十四行诗组成,但这些十四行诗的分节与韵式都受一种叫做tercarima的意大利诗体影响。
 ②巴亚湾因古罗马时的温泉疗养胜地巴亚城而得名,即现在的波佐利湾(在那不勒斯湾西北部)。浮石是火山岩的一种,因为那不勒斯一带都是火山区。
 ③据雪莱原注,“这种现象,是博物学家们熟知的。同陆上的植物一样,江河海洋底下的植物的季节变化有着同样的反应,因此宣告这种变化的风对之也有影响。


西风颂(查良铮译)
                   
       1

哦,狂暴的西风,秋之生命的呼吸!
 你无形,但枯死的落叶被你横扫,
有如鬼魅碰到了巫师,纷纷逃避:

黄的,黑的,灰的,红得像患肺痨,
 呵,重染疫疠的一群:西风呵,是你
  以车驾把有翼的种子催送到

黑暗的冬床上,它们就躺在那里,
 像是墓中的死穴,冰冷,深藏,低贱,
直等到春天,你碧空的姊妹吹起

她的喇叭,在沉睡的大地上响遍,
 (唤出嫩芽,象羊群一样,觅食空中)
将色和香充满了山峰和平原。  

不羁的精灵呵,你无处不远行;
破坏者兼保护者:听吧,你且聆听!

       2

没入你的急流,当高空一片混乱,
  流云象大地的枯叶一样被撕扯
脱离天空和海洋的纠缠的枝干。  

成为雨和电的使者:它们飘落
 在你的磅礴之气的蔚蓝的波面,
有如狂女的飘扬的头发在闪烁,

从天穹的最遥远而模糊的边沿
 直抵九霄的中天,到处都在摇曳
欲来雷雨的卷发,对濒死的一年  

你唱出了葬歌,而这密集的黑夜
  将成为它广大墓陵的一座圆顶,
里面正有你的万钧之力的凝结;  

那是你的浑然之气,从它会迸涌
黑色的雨,冰雹和火焰:哦,你听!

       3

是你,你将蓝色的地中海唤醒,
 而它曾经昏睡了一整个夏天,
被澄澈水流的回旋催眠入梦,  

就在巴亚海湾的一个浮石岛边,
 它梦见了古老的宫殿和楼阁
在水天辉映的波影里抖颤,  

而且都生满青苔、开满花朵,
 那芬芳真迷人欲醉!呵,为了给你
让一条路,大西洋的汹涌的浪波  

把自己向两边劈开,而深在渊底
 那海洋中的花草和泥污的森林
虽然枝叶扶疏,却没有精力;  

听到你的声音,它们已吓得发青:
 一边颤栗,一边自动萎缩:哦,你听!

       4

哎,假如我是一片枯叶被你浮起,
 假如我是能和你飞跑的云雾,
是一个波浪,和你的威力同喘息,  

假如我分有你的脉搏,仅仅不如
 你那么自由,哦,无法约束的生命!
假如我能像在少年时,凌风而舞  

便成了你的伴侣,悠游天空
 (因为呵,那时候,要想追你上云霄,
似乎并非梦幻),我就不致像如今  

这样焦躁地要和你争相祈祷。
 哦,举起我吧,当我是水波、树叶、浮云!
我跌在生活底荆棘上,我流血了!  

这被岁月的重轭所制服的生命
原是和你一样:骄傲、轻捷而不驯。

       5

把我当作你的竖琴吧,有如树林:
 尽管我的叶落了,那有什么关系!
你巨大的合奏所振起的音乐  

将染有树林和我的深邃的秋意:
 虽忧伤而甜蜜。呵,但愿你给予我
狂暴的精神!奋勇者呵,让我们合一!  

请把我枯死的思想向世界吹落,
 让它像枯叶一样促成新的生命!
哦,请听从这一篇符咒似的诗歌,  

就把我的话语,像是灰烬和火星
 从还未熄灭的炉火向人间播散!
让预言的喇叭通过我的嘴唇  

把昏睡的大地唤醒吧!要是冬天
已经来了,西风呵,春日怎能遥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印度小夜曲(1819)

                    
午夜初眠梦见了你,
我从这美梦里醒来,
风儿正悄悄地呼吸,
星星放射着光彩;
午夜初眠梦见了你,
呵,我起来,任凭脚步
(是什么精灵在作祟?)
把我带到你的门户。

漂游的乐曲昏迷在
幽暗而寂静的水上,
金香木的芬芳溶化了,
象梦中甜蜜的想象;
那夜莺已不再怨诉,
怨声死在她的心怀;
让我死在你的怀中吧,
因为你是这么可爱!

哦,把我从草上举起!
我完了!我昏迷,倒下!
让你的爱情化为吻
朝我的眼和嘴唇倾洒。
我的脸苍白而冰冷,
我的心跳得多急切;
哦,快把它压在你心上,
它终将在那儿碎裂。


              1818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3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索菲亚(斯泰西小姐)

                    
            1

你多美,陆地和海洋的女仙
 也很少象你这般美丽;
有如适合的衣着,随身联翩,
 这是你那轻柔的肢体:
随着生命在里面的跳跃,
你的肢体总在移动和闪耀。

            2

你那深邃的眼睛是一对星
 闪着火焰,柔情而晶莹,
会把最智慧的都看得发疯;
 那煽动火的风是由欢欣
而生的思想,象海上的气流,
它以你荡漾的心作为枕头。

            3

要是被你的眼所描绘的脸
 由于狂喜而能变为苍青,
要是昏迷的灵魂最为昏眩,
  只要听到你急遽的琴声;
那么,别奇怪吧:每当你讲到
痴心人的时候,我最为心跳。

            4

象是由旋风所唤醒的海涛,
 象是晨风吹拂下的露珠,
象是小鸟听到雷声的警告,
 象是被震撼而无言的生物
感到了不见的精灵,我的心呵
正似这一切,当你的心临近。



                1819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云(1820)

我为焦渴的鲜花,从河川,从海洋,
  带来清新的甘霖;
我为绿叶披上淡淡的凉荫,当他们
  歇息在午睡的梦境。
从我的翅膀上摇落下露珠,去唤醒
  每一朵香甜的蓓蕾,
当她们的母亲绕太阳旋舞时摇晃着①
  使她们在怀里入睡。
我挥动冰雹的连枷,把绿色的原野
  捶打得有如银装素裹;
再用雨水把冰雪消溶,我轰然大笑,
  当我在雷声中走过。

我筛落雪花,洒遍下界的峰岭山峦,
  巨松因惊恐而呻吟呼唤;
皑皑的积雪成为我通宵达旦的枕垫,
  当我在烈风抚抱下酣眠。
在我那空中楼阁的塔堡上,端坐着
  庄严的闪电——我的驭手,
下面有个洞穴,雷霆在其中幽囚,
  发出一阵阵挣扎怒吼;
越过大地,越过海洋,我的驭手
  轻柔地指引着我,
紫色波涛深处的仙女,以她们的爱
  在把他的心诱惑;
越过湖泊、河川、平原,越过馋崖
  和连绵起伏的山岭,
无论他向往何处,他所眷恋的精灵
  永远在山底、在水中;
虽然他会在雨水中消溶,我却始终
  沐浴着天廷蓝色的笑容。②

血红的朝阳,睁开他火球似的眼睛,
  当启明熄灭了光辉,
再抖开他烈火熊熊的翎羽,跳上我
  扬帆疾驰的飞霞脊背;
象一只飞落的雄鹰,凭借金色的翅膀,
  在一座遭遇到地震
摇摆、颤动的陡峭山峰巅顶
  停留短暂的一瞬。
当落日从波光粼粼的海面吐露出
  渴望爱和休息的热情,
而在上方,黄昏的绯红帷幕也从
  天宇的深处降临;
我敛翅安息在空灵的巢内,象白鸽
  孵卵时一样安静。

焕发着白色火焰的圆脸盘姑娘,
  凡人称她为月亮,
朦胧发光,滑行在夜风铺展开的
  我的羊毛般的地毯上;
不论她无形的双足在何处轻踏,
  轻得只有天使才能听见,
若是把我帐篷顶部的轻罗踏破,
  群星便从她身后窥探;
我不禁发笑,看到他们穷奔乱窜,
  象拥挤的金蜂一样,
当我撑大我那风造帐篷上的裂缝,
  直到宁静的江湖海洋
仿佛是穿过我落下去的一片片天空,
  都嵌上这些星星和月亮。

我用燃烧的缎带缠裹太阳的宝座,
  用珠光束腰环抱月亮;
火山黯然失色,群星摇晃、颠簸——
  当旋风把我的大旗张扬。
从地角到地角,仿佛巨大的长桥,
  跨越海洋的汹涌波涛;
我高悬空中,似不透阳光的屋顶,
  柱石是崇山峻岭。
我挟带着冰雪、飓风、炽烈的焰火,
  穿越过凯旋门拱,
这时,大气的威力挽曳着我的车座,
  门拱是气象万千的彩虹;
火的球体在上空编织柔媚的颜色,
  湿润的大地绽露笑容。

我是大地和水的女儿,
  也是天空的养子,
我往来于海洋、陆地的一切孔隙——
  我变化,但是不死。
因为雨后洗净的天宇虽然一丝不挂,
  而且,一尘不染,
风和阳光用它们那凸圆的光线
  把蓝天的穹庐修建,
我却默默地嘲笑我自己虚空的坟冢,
  钻出雨水的洞穴,
象婴儿娩出母体,象鬼魂飞离墓地,
  我腾空,再次把它拆毁。


             江 枫译

 ①指地球围绕太阳旋转。
 ②以上十行,注家 W.亚历山大注释如下:“这几行用诗的语言所描绘的究竟是怎样一种自然现象,是不清楚的。但是,既然闪电是云的驭手,雪莱也许有可能认为,影响云的运动的,是地上的异性电,这种异性电在这里被说成是仙女。而驭手把云驱送到地球上的那一部分,就是他梦想着仙女或精灵(即异性电)所在的地方。又由于这种电的影响,云的下层化为雨水降落,而上层则仍沐浴着蓝天的笑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云雀(1820)

                    
 祝你长生,欢快的精灵!
  谁说你是只飞禽?
 你从天庭,或它的近处,
  倾泻你整个的心,
无须琢磨,便发出丰盛的乐音。

 你从大地一跃而起,
  往上飞翔又飞翔,
 有如一团火云,在蓝天
  平展着你的翅膀,
你不歇地边唱边飞,边飞边唱。

 下沉的夕阳放出了
  金色电闪的光明,
 就在那明亮的云间
  你浮游而又飞行,
象不具形的欢乐,刚刚开始途程。

 那淡紫色的黄昏
  与你的翱翔溶合,
 好似在白日的天空中,
  一颗明星沉没,
你虽不见,我却能听到你的欢乐:

 清晰,锐利,有如那晨星
  射出了银辉千条,
 虽然在清彻的晨曦中
  它那明光逐渐缩小,
直缩到看不见,却还能依稀感到。

 整个大地和天空
  都和你的歌共鸣,
 有如在皎洁的夜晚,
  从一片孤独的云,
月亮流出光华,光华溢满了天空。

 我们不知道你是什么;
  什么和你最相象?
 从彩虹的云间滴雨,
  那雨滴固然明亮,
但怎及得由你遗下的一片音响?

 好象是一个诗人居于
  思想底明光中,
 他昂首而歌,使人世
  由冷漠而至感动,
感于他所唱的希望、忧惧和赞颂;

 好象是名门的少女
  在高楼中独坐,
 为了舒发缠绵的心情,
  便在幽寂的一刻
以甜蜜的乐音充满她的绣阁;

 好象是金色的萤火虫,
  在凝露的山谷里,
 到处流散它轻盈的光
  在花丛,在草地,
而花草却把它掩遮,毫不感激;

 好象一朵玫瑰幽蔽在
  它自己的绿叶里,
 阵阵的暖风前来凌犯,
  而终于,它的香气
以过多的甜味使偷香者昏迷:

 无论是春日的急雨
  向闪亮的草洒落,
 或是雨敲得花儿苏醒,
  凡是可以称得
鲜明而欢愉的乐音,怎及得你的歌?

 鸟也好,精灵也好,说吧:
  什么是你的思绪?
 我不曾听过对爱情
  或对酒的赞誉,
迸出象你这样神圣的一串狂喜。

 无论是凯旋的歌声
  还是婚礼的合唱,
 要是比起你的歌,就如
  一切空洞的夸张,
呵,那里总感到有什么不如所望。

 是什么事物构成你的
  快乐之歌的源泉?
 什么田野、波浪或山峰?
  什么天空或平原?
是对同辈的爱?还是对痛苦无感?

 有你这种清新的欢快
  谁还会感到怠倦?
 苦闷的阴影从不曾
  挨近你的跟前;
你在爱,但不知爱情能毁于饱满。

 无论是安睡,或是清醒,
  对死亡这件事情
 你定然比人想象得
  更为真实而深沉,
不然,你的歌怎能流得如此晶莹?

 我们总是前瞻和后顾,
  对不在的事物憧憬;
 我们最真心的笑也洋溢着
  某种痛苦,对于我们
最能倾诉衷情的才是最甜的歌声。

 可是,假若我们摆脱了
  憎恨、骄傲和恐惧;
 假若我们生来原不会
  流泪或者哭泣,
那我们又怎能感于你的欣喜?

 呵,对于诗人,你的歌艺
  胜过一切的谐音
 所形成的格律,也胜过
  书本所给的教训,
你是那么富有,你藐视大地的生灵!

 只要把你熟知的欢欣
  教一半与我歌唱,
 从我的唇边就会流出
  一种和谐的热狂,
那世人就将听我,象我听你一样。


        1820年      
                    查良铮译

云雀,黄褐色小鸟,构巢于地面,清晨升入高空,入夜而还,有边飞边鸣的习性。《致云雀》是雪莱抒情诗中的珍品。云雀,曾经是十九世纪英国诗人经常吟咏的题材。
比雪莱年长二十二岁已经名噪于时的前辈诗人华兹华斯也有过类似的作品,读到雪莱的这首诗而自叹弗如。雪莱在这首诗里以他特有的艺术构思,生动地描绘云雀的同时,也以饱满的激情写出了他自己的精神境界、美学理想和艺术抱负。语言也简洁、明快、准确而富于音乐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温柔的少女,我怕你的吻)(1820)

                    
      1

温柔的少女,我怕你的吻,
 你却无须害怕我的;
我的心已负载得够阴沉,
 不致再给你以忧郁。

      2

我怕你的风度、举止、声音,
 你却无须害怕我的;
这颗心以真诚对你的心,
 它只纯洁地膜拜你。


         1820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23 23:5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