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雪莱生平、诗歌、剧作、杂著集 (2010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48 | 显示全部楼层

普洛斯嫔之歌(1820)

                   
    ——当她在恩纳草原摘花的时候


      1

庄严的女神呵,大地母亲,
 是从你那不朽的胸脯,
上帝、人和禽兽得到生命,
 花和叶也都从那儿绽出;
请把你最神圣的生命
传与你的孩子,普洛斯嫔。

          2

假如这些年轻的花朵
 是从你的夜露得到哺育,
因而滋生芳郁和彩色,
 成了这美好季节的骄子;
请把你最神圣的生命
传与你的孩子,普洛斯嫔。



1820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1: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波罗礼赞(1820)

阿 波 罗 礼 赞


--------------------------------------------------------------------------------
                    
      1

不眠的时刻,当我在睡眠,
从我眼前搧开了匆忙的梦;
又让镶星星的帷幕作帐帘,
好使月光别打扰我的眼睛,——
当晨曦,时刻底母亲,宣告夜梦
和月亮去了,时刻就把我摇醒。

      2

于是我起来,登上碧蓝的天穹,
沿着山峦和海波开始漫行,
我的衣袍就抛在海的泡沫上;
我的步履给云彩铺上火,山洞
充满了我光辉的存在,而雾气
让开路,任我拥抱青绿的大地。

      3

光线是我的箭,我用它射杀
那喜爱黑夜、害怕白日的“欺骗”,
凡是作恶或蓄意为恶的人
都逃避我;有了我辉煌的光线
善意和正直的行为就生气勃勃,
直到黑夜来统治,又把它们消弱。

      4

我用大气的彩色喂养花朵、
彩虹和云雾;在那永恒的园亭,
月球和纯洁的星星都裹以
我的精气,仿佛是裹着衣裙;
天地间,无论是什么灯盏放明,
那光亮归于一,必是我的一部分。

      5

每到正午,我站在天穹当中,
以后我就迈着不情愿的步履
往下走进大西洋的晚云中;
看我离开,云彩会皱眉和哭泣:
我要自西方的海岛给它安慰,
那时呵,谁能比我笑得更妩媚?

      6

我是宇宙的眼睛,它凭着我
看到它自己,认出自己的神圣;
一切乐器或诗歌所发的和谐,
一切预言、一切医药、一切光明
(无论自然或艺术的)都属于我,
胜利和赞美,都该给予我的歌。
          1820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精华

463

帖子

1539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1 12: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艾米莉亚.维维亚尼



小姐,为什么送我这些
甜罗勒和草木樨?
它们所象征的爱情和健康
从不存在于同一个花环上。
啊,它们湿润,
由于你的泪还是你的吻?
因为雨水和露珠
从花草吸引不出
这样的芳香;这猜想使我怜惜
我的常新的忧郁,
我的叹息,和我为你流的泪。



把光送给星星,不要送给我爱情,
爱常使我的健康
化为炉中即将熄灭的余烬——


(江枫 译)
[color=red]Whence are we, and why are we? of what scene The actors or spectators? [/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精华

463

帖子

1539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1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给珍妮

给珍妮




明亮的星星闪烁晶莹,
皎洁的月亮升上中天,
珍妮,亲爱的!
吉他弹奏出铮铮琴音,
那乐曲,直到你再唱一遍
才优美而甜蜜!



象月亮把温柔的银光
投给清冷朦胧的星辉,
你的歌喉婉转,
那温柔无比的声响
把它自己的灵魂投给
无灵魂的琴弦。



星星还会按时醒来,
虽然今夜的月亮多睡了
一整个时辰,
不会有一片树叶摇摆,
当你歌声的甘露散发着
喜悦和欢欣



歌声虽过分有力,仍请你,
再唱一遍,以你美妙的嗓音
向我们宣示
一个遥远星球的乐曲,
那里的音乐、月光和感情
是三位一体。


(江枫 译)

TO JANE

        The keen stars were twinkling,
    And the fair moon was rising among them,
            Dear Jane.
   The guitar was tinkling,
         But the notes were not sweet till you sung them
           Again.
     As the moon's soft splendour
     O'er the faint cold starlight of Heaven
             Is thrown,
      So your voice most tender
   To the strings without soul had then given
           Its own.

       The stars will awaken,
   Though the moon sleep a full hour later
           To-night;
       No leaf will be shaken
   Whilst the dews of your melody scatter
           Delight.

       Though the sound overpowers,
   Sing again, with your dear voice revealing
           A tone
      Of some world far from ours,
   Where music and moonlight and feeling
           Are one.
[color=red]Whence are we, and why are we? of what scene The actors or spectators? [/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精华

463

帖子

1539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1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时间(1821)

深不可测的海啊!岁月是你的波浪,
时间的大洋,充满深沉的辛酸,
人类眼泪的盐分已使得你咸涩难尝!
你浩淼苍茫的海水啊无边无沿,
起伏涨落的潮汐把握着人生的极限,
虽已腻于捕猎,却仍呼号求索无餍。
不断把沉船的残骸喷吐在它荒凉的岸上,
平静时胸怀叵测,风暴中恐怖猖狂。
啊,深不可测的海洋,
谁该在你的水面出航?


(江枫 译)


时间(1821)

时  间

幽深的海呵!年代是你的浪波;
时间底海呵,充满深沉的悲伤,
你被眼泪的盐水弄得多咸涩!
你的波流浩荡无边,在你的水上
潮汐交替,那就是人生的界限!
你已倦于扑食,但仍在咆哮无餍,
把破碎的船吐在无情的岸沿;
你在平静时险诈,风涛起时可怕,
  呵,谁敢航行一只小船,
  在你幽深难测的洋面。
          1821年
                    查良铮译
TIME

   Unfathomable Sea! whose waves are years,
       Ocean of Time, whose waters of deep woe
   Are brackish with the salt of human tears!
      Thou shoreless flood, which in thy ebb and flow
   Claspest the limits of mortality!

    And sick of prey, yet howling on for more,
   Vomitest thy wrecks on its inhospitable shore;
       Treacherous in calm, and terrible in storm,
        Who shall put forth on thee,
         Unfathomable Sea?
[color=red]Whence are we, and why are we? of what scene The actors or spectators? [/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5

精华

463

帖子

1539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1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两个精灵,一个寓言

两个精灵,一个寓言


第一个精灵

哦,你抖擞着强烈愿望的翅膀,
想要飞上清虚的太空,小心:
一幢黑影正跟着你的火焰似的飞航——
黑夜即将来临!
眼前的天色固然开朗晴明,
在风和光的世界里悠游翱翔
固然欢快轻松,逍遥动人——
黑夜即将来临!

第二个精灵

那不死的星星,照耀在我的头顶,
如果我立志定要穿越夜的黑暗,
爱的明灯将炽热燃在我的内心,
这就是我的白天!
月亮会用温柔的银辉发出微笑,
照拂我的翎羽,无论我在何处蹁跹,
流星的火球将舞绕在我的周遭,
使黑夜变为白天!

第一个精灵

可是,如果黑暗的旋风唤醒冰雹,
唤醒狂风暴雨和电火雷霆;
瞧,大气的茫茫四垠已经被动摇——
黑夜即将来临!
迅疾的飓风挟带着火红的云冕,
已经袭击那边正在沉没的日轮,
冰雹落地时的铿锵声响彻原野——
黑夜即将来临!

第二个精灵

我见到那种景象,也听到那种音响,
我仍愿在黑暗的暴风雨里遨游,
安详,在我心头,光明,在我四方,
会使黑夜变为白昼!
而你,当黑暗变得深沉而且僵硬,
请从昏昏酣睡的地面举目向上,
那时,你我会看到我月亮似地航行,
在高空,在远方。

——————————

有人说,在阿尔卑斯崇山峻岭之中,
有一座陡峭的悬崖,积雪上,
冰谷间,屹立着一株巨大的苍松,
眼看就要冻僵!
而疲惫的暴风,不断追逐着
那个枝叶如翼的形体,绕着苍老的树干,
不断地飞旋,也就不断更新了,
它那气流的源泉。

有人说,在晴朗、干燥的黑夜里,
死亡之露在沼泽地里入眠,
旅行人可以听到甜蜜的低声絮语,
这会使黑夜变为白天;
一个银色的形影,象他早年的爱,
被她蓬松发光的秀发簇拥着飘浮向前,
当他从芬芳的草茵上醒来,
会发现黑夜竟是白天。


(江枫 译)

THE TWO SPIRITS: AN ALLEGORY

FIRST SPIRIT

     O thou, who plum'd with strong desire
         Wouldst float above the earth, beware!
    A Shadow tracks thy flight of fire--
            Night is coming!
    Bright are the regions of the air,
         And among the winds and beams
     It were delight to wander there--
            Night is coming!

SECOND SPIRIT

     The deathless stars are bright above;
       If I would cross the shade of night,
   Within my heart is the lamp of love,
           And that is day!
   And the moon will smile with gentle light
       On my golden plumes where'er they move;
   The meteors will linger round my flight,
           And make night day.

FIRST SPIRIT

   But if the whirlwinds of darkness waken
       Hail, and lightning, and stormy rain;
   See, the bounds of the air are shaken--
          Night is coming!
   The red swift clouds of the hurricane
       Yon declining sun have overtaken,
   The clash of the hail sweeps over the plain--
          Night is coming!

SECOND SPIRIT

  I see the light, and I hear the sound;
       I'll sail on the flood of the tempest dark,
  With the calm within and the light around
          Which makes night day:
   And thou, when the gloom is deep and stark,
      Look from thy dull earth, slumber-bound,
   My moon-like flight thou then mayst mark
           On high, far away.

----

   Some say there is a precipice
       Where one vast pine is frozen to ruin
   O'er piles of snow and chasms of ice
           Mid Alpine mountains;
   And that the languid storm pursuing
      That winged shape, for ever flies
   Round those hoar branches, aye renewing
           Its aëry fountains.

   Some say when nights are dry and dear,
       And the death-dews sleep on the morass,
   Sweet whispers are heard by the traveller,
           Which make night day:
   And a silver shape like his early love doth pass
       Upborne by her wild and glittering hair,
   And when he awakes on the fragrant grass,
         He finds night day.
[color=red]Whence are we, and why are we? of what scene The actors or spectators? [/color]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9:58 | 显示全部楼层

秋:葬歌(1820)

                   
        1

太阳失去了温暖,风凄苦地哀号,
枯树在叹息,苍白的花儿死了,
   一年将竭,
躺在她临死的床上——大地,被枯叶
   纷纷围绕。
  来吧,出来吧,季节,
  从十一月到五月,
  穿上悲哀的服装
  给冰冷的一年送丧,
再象飘忽的幽灵守着她的墓场。

        2

凄雨在飘飞,冷缩的幼虫在蠕动,
都为临死的一年:河水充盈,而雷声
   不断哀号;
快乐的燕子飞去了,蜥蜴也回到
   它们的洞中;
  来吧,出来吧,季节,
  让明媚的姊妹奏乐;
  披上白、黑和黯灰,
  把僵死的一年跟随,
为了使墓地青绿,再洒下滴滴的泪。

1820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19:59 | 显示全部楼层

像一位瘦弱苍白的濒死女子
蒙着轻罗面纱,凭迷糊脑子里
朦胧而虚妄狂乱的胡思乱想
领着她步履蹒跚地走出闺房——
月亮升起在唆黑的东方天边,
只是寒碜的白蒙蒙一片。

黄杲忻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致月亮(1820)

       一

你脸色为何如此苍白?
莫非倦于攀登高空、凝望大地?
你置身在星辰之间,
恰似异乡的游子,没有伴侣,——
永远亏盈交替,象一只忧伤的眼睛,
寻不到值得长久眷恋的物体?

       二

你是精灵选中的姐妹,
她对你凝视,直至产生怜悯……



1820年
吴 笛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1 20:01 | 显示全部楼层

自 由(1820)

                   
          1

喷火的山峰彼此呼应,
 轰隆的巨声远远地回旋;
汹涌的海洋已彼此唤醒,
 看!在那冬之宝座旁,冰山
  听到台风的警号而抖颤。

          2

只要有一块云闪出电光,
 千万个岛屿都被它照明;
地震虽只把一座城火葬,
 一百座城市都为之战惊,
  地下传过了一片吼声。

          3

但你的视线比电闪锋利,
 你的脚步比地震更迅速;
海洋的愤怒能被你压低;
 你亮过火山,太阳的明度
  在你看来是鬼火的雾。

           4

从大气层,从高山,从海波,
 阳光射过了巨风和水雾;
从心到心,从一国到一国,
 你的晨曦直射到每间茅屋,——
呵,一碰到你的曙光的前锋,
 暴君和奴隶就成了夜影。


          1820年
                    查良铮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11-13 08:4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