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350|回复: 24

雪狼的咒怨

[复制链接]

18

精华

4122

帖子

1万

积分

duke

为爱挥剑的流浪者

Rank: 10Rank: 10

牧场荣誉勋章

发表于 2005-12-26 15: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不管是谁,如果他们看见了这只游弋在恒久冰冻湖边的白狼,都会受到这匹狼的诅咒:他们的情人一定会以某种形式永远的消失。”
  

第一章  传说
12月21日
  “你又要过生了,想要什么呢?”我温和的问着易芷晨。
  “不用了。”她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看我。
  “我这次带你去个地方,明天中午我在这里等你。”我盯着她的眼睛说。
  “嗯?”
  “我去准备了,不见不散啊!”我摸了摸她的头发,转身离去。
她和我一样是个刚刚步入象牙塔的大学生,在异地学习着如何理解这个奇妙的世界。她在我心里是纯洁与美丽的种子,是善良的天使。我希望她能永远的自由与快乐。
  其实,我在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去那个充满神话的地方看看。那是一个很秀丽的雪山,在山上的这个季节里是个足够浪漫的天堂。
  那里有一个非常动人的传说:说的是在很久以前,在山上有一个美丽的女孩,她在一次游玩中来到了湖边,不幸的是她被狼群跟踪了,就在她沉醉于湖边雪景的仙境中时,狼群向她发起了致命的袭击。在这危急的一刹那,一匹不知从哪出来的白狼挡在了这个女孩身前,英勇的同狼群搏斗着,就像保护公主的骑士一样,是那样敏捷,那样迷人。终于,白狼成功的赶走了狼群。女孩轻抚着它的皮毛,由衷的感谢着这匹神勇的雪狼,谁都不会想到,突然之间,白狼变成了一位俊美的少年出现在女孩面前。从那以后,女孩天天都会到这个湖边,见这位俊美的少年一面。是的,他们相恋了。
  神嫉妒少女的好运,于是把灾难降临到她的头上。他们村庄的所有人都得了一种怪病,无论怎么医治都没有效果。村里的法师说只有雪狼的匹才能拯救他们。可怜的少女陷入了两难的选择,看着身体越来越虚弱的村民,她做出了让她后悔一生的选择:杀了她的情人!
  在雪白的山下,在碧绿的湖边。泪流满面的少女看着死去的那匹雪狼发呆,她在与他热吻的一瞬,把白色的刀子插入了他的心脏。血与泪交织成一片金色的大地,在白雪旁,在碧湖边。
  神露出了满意的微笑。
  村民的病渐渐好了,又回到了过去和谐而平静的岁月里。
  又一次,少女带着忏悔的心来到了这个湖旁,她跪在冰天雪地里,恳求得到雪狼的原谅。可惜,换来的是一群白狼的攻击。她闭上了眼睛……
  当她再睁开眼睛时,她看见了让她惊讶的画面:所有的白狼都被冰冻结住了,在湖的正中央,那位俊美的少年冷静的看着她说:“我已经原谅你了,请保重。再见。”少女哭着向湖里跳去,可是那湖已经冻结,少年也消失了。能感觉到的只是阵阵寒意……
  这就是欣远村的传说。
  也是能深深吸引着我的原因。

12月22日
  其实欣远村本来就是一个旅游的好去处,它以独特的雪景和传说吸引着游客。因为那里的旅游承载量过低,而且距离远。所以想要到那里并不容易,需要提前订房间。
  我早在11月初就订了两间房,为了这次的旅行。
当我看到站在车牌下的她时,我笑了起来。她穿着白色风衣,全身就只有月光似的脸庞和纤细的手指露在外面。她用极其无辜的眼神盯着我,可爱的像一只活生生的小白鼠。我慢慢的移动到她的旁边,小声地说:
  “你什么时候来的啊?有多久了?我还想等你的呢。”
  “我也刚来,你是要带我去哪呢?是欣远村吗?”
  “所以你才穿这么多?”
  “是不是去那啊?”
  “嗯,你怎么知道的呢?”我很疑惑。
  “哦,因为我了解你的浪漫方式啊。”她笑了出来。
  “不是吧,这你都发现了。那我在你身上岂不是没有秘密可言?”我开玩笑的说。
  “呵呵,车什么时候来啊?”她停止了无聊的对白。
  我看了看表,时间是12点整。

  车上除司机外还有5个人。
  带我们去那个雪的村落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导游,在车上她从来没有停止微笑和自我介绍。她叫徐静,看上去很年轻大方,她在这工作有2,3年了。与我们同行的还有一对青年情侣,男的叫许峰,女的叫杨晓茹。从一开始我就感觉他们很奇怪,虽然他们以男女朋友介绍自己,可是总觉得他们不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杨晓茹也太冷淡了,在2个多小时的行程里从来没有笑过,到是许峰显得自在的很,有说有笑。据徐静介绍,这次到欣远村的旅客一共也只有二三十来人,他们昨天就已经到了。我们是最后一批了。

  “欣远村只有不到100亩的面积,可是基础设施却还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除了酒楼饭庄之外,还有停车场,超市,网吧……
  “我们今天将到那个充满咒怨的湖边,祈祷你们不要看见雪狼哦。你们都是情侣啊,要小心。”徐静吐了吐舌头笑着说。
  “但是,真的有雪狼吗?”易芷晨小心的问到。
  “因该没有吧,那是推销的一种方式而已。”许峰说到。
  “那可不一定,有不少人都看过它的脚印,只是没人看过狼罢了。”徐静说。
  “是吗?那没人调查过吗?”许峰问。
  “哦,有一个长的很帅的警长常来,他很厉害的。听说大学时就是全校的散打冠军,而且成绩优异。只是都是无功而返。”徐静红着脸说。
  “他为什么在这里工作呢?”我问。
  “因为这里美啊!”
我笑着看了看易芷晨说:“这也是一种浪漫吧,要不,我们俩以后就住在这?”
  “去!真受不了你!”她也笑了起来。
  “那里有警局?”许峰看来也是个好奇心重的人。
  “没有,可是离的也不远,这里的山麓没有雪崩,警车可以随时进出。”
  “啊?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去的地方会有雪崩?”许峰惊诧的问。
  “嗯,虽然我没有看过,可是听说10年前有人就被雪崩埋在冰山里面。连尸体都没有找到,好恐怖的。”徐静认真的说,“不过,我们不会去那里的,请放心。”
  “那这跟雪狼的咒怨有没有关系啊?”易芷晨好像对这很关注。
  “这我就不清楚了,也许吧”徐静猜疑的说。

  “那就是那只该死的雪狼的咒怨。”我第一次听到杨晓茹的声音,那样冰冷,毫无生机。许峰叹了口气,把视线转向窗外。
  一阵缄默,只听见车厢内暖气机的声音在耳旁盘旋。
  我感觉到易芷晨的身体明显抽动了一下,我紧紧的抱住了她,让她的头贴在了我的肩膀上。

第二章  雪狼

  不一会,我们就到了欣远村,那里果然很美。银色的光辉在我眼前不停旋转,到处都是纯洁的白雪,丝毫没有夹杂其他的颜色。远处的树林在雪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精神。在雪山的保护下,这一切都安静的散发出诱人的暗香。我小心的站在雪上,怕留下的脚印玷污了这个圣洁的世界。易芷晨也很兴奋,她是一个理智的女大学生,可此刻的她却像幼小的孩童一样在雪地上跑来跑去。的确,在这样的梦的仙境里,我们很难压抑心中的喜悦。
  我们被安排在一个叫“狼之间”的旅馆里,那里有我预订的两间客房。这是一栋及其“阴暗”的建筑,共有两层。主色调是狼灰色,在旅馆门口有两只用大理石雕刻的狼,显得威武壮观。我和易芷晨的房间在第二层,与我们同行的许峰和杨晓茹,还有导游小姐徐静也住在这里,他们在一楼。
  欣远村还有几个旅馆,估计这次到这来的人应该把旅舍都住满了吧。
  因为我们的旅馆最靠近“狼之湖”,所以我们会先去那里游玩。我们放好行李就又乘上了车,只不过多了一个人。据徐静说,他是一个为找雪狼而在此长期居住的猎人,他还发过誓,不找到那匹狼绝不离开。从他脸上干燥的皱纹和花白的头发可以看出,他在这里已经很有段时间了。
  “从‘狼之间’到‘狼之湖’大概有20分钟的车程,在这期间我想提醒各位注意几点事情。”徐静看着我们说到。
  “什么事啊?”许峰疑惑的问。
  “嗯,1,凡是有用铁丝围住的地方是不可以去的。那里会有雪崩。”
  “还有那匹狼”杨晓茹打断了徐静的说话。
  “这一点还不是很清楚,反正不要去就好了。2,请大家不要单独进入树林,那里很容易迷路的。”徐静说完看了看坐在她身边的老猎人吐了吐舌头,“当然,这一切对您没有效用,您完全可以按自己的喜好行动。”
  “哈哈,我是说呢!”那老人从他的包里拿出一把猎枪擦了擦,笑着说。
  “是双管的啊,我和你一起去怎么样?”许峰说。
  “小娃娃,当然不行!”老猎人很不友好地说。
  “您见过那匹狼吗?”易芷晨问道。
  “看过脚印,只是……很奇怪啊。恩…….这次一定要捉到它!”老猎人说着。
  “嗯?”易芷晨不明白他说的话,问道。
  “小姑娘只管浪漫,关心这干啥?哈哈。”老猎人又笑了起来。
  易芷晨看了我一眼笑了笑,不再说话。看得出来她很开心。

  ‘狼之湖’真的是一处美景,我无法用语言来赞美它的灵异,那会玷污它的纯洁。在一望无垠的白雪上,有一片雪地散发出蓝光,在近处看就像在湖边一样。只是,它被雪覆盖着,被冰封冻着。那美丽的光线以含蓄的形式述说着它的浪漫和可爱。易芷晨在我旁边惊讶的无话可说,其实我们谁都没有出声,都怕会惊醒梦的神灵,惹怒他回收这一片幻境。
  “那位老爷爷呢?”我打破寂静。
  “从那铁围栏处翻过去了,那里很容易翻过去。”徐静指了指这片湖前方的围栏说。
  我们沿着导游用手指的方向移动,估计只有250米就到了铁围栏围住的地方,那里面是一片树林,我无法看穿它,那太密集。在树林的那一边是一坐雪山,并不是太高大的雪山。可是透露着不寻常的气息,让我心惊的气息。
  眼前的脚印在林间延伸,向着消失的方向延伸。
  我们只在那里作了短暂的停留,只有杨晓茹在许峰的拉扯下还依依不舍。我们又对着那片湖感叹了一会,其实有很长时间。在湖边是我最高兴的时刻,我跟易芷晨走在蓝色的光辉上,感受着圣洁的洗礼。并肩游弋在冰湖之上,我们轻快的交谈和玩耍,不知湖下的鱼是不是也像我们一样的逍遥自在。
  时间在无息的流逝,“胡正欣”一个声音从车旁传来,我和易芷晨一齐扭过头去。在徐静的旁边,我清晰的看见一群有着白色毛皮的生命,在它们的牵带下,一个小雪橇在自由的做着不规则运动。是的,就是狗拉着雪橇。我们都被这希奇的东西所吸引,纷纷围了过去。
  “这种雪橇的速度非常快,从‘狼之间’到这只用40分钟。但条件是你必须会熟练的驾驶它。”徐静笑着说,“不过请不用担心,因为我会。”
  “那我们回去就乘它吧。”许峰兴奋的说道。
  “可以啊,但这种橇子最多载3人。”徐静遗憾的说着。
  “我不和你一起,车子比较安全。”杨晓茹冷淡的回答。
  “还是你和他一起吧,我知道你想试试。”易芷晨看着我说,“我坐车好了。”
  我点了点头,坐在了许峰旁边。
  车先离去,直到看不见它的影子。徐静,才拿着类似鞭子的长竿挥动着。雪橇快速的在雪上飞驰,我感觉我就像雪狼一样在茫茫白雪上驰骋。
  “看!快看!”许峰激动的拉住我的手叫着。
  “怎么?”我朝他注视的方向看去。我看见了,和我们一样在迅速移动着的白色的身影。矫健的躯体透出绿色的诱惑。是的,一定就是那匹传说中的
  雪狼。

  我的心加快了振动,我震惊了。我和许峰都揉了揉瞪直的双眼。我再睁开时,又是那片纯洁的,美丽的雪。
  它消失了。一点迹象也没有。
  “是真的吗?”许峰小声的问着我。
  “嗯,我看见了它的眼睛。”我镇静的说道。
  “你们看见了什么?”徐静在前面大声的嚷着。
  “没什么,只是一般的雪兔而已。”我朝许峰做了做手势,示意他不要说出来。他领会地点了点头。
  “哦,那种长毛兔在这里有很多,我还以为你们遇见雪狼了呢。”徐静说。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我想转移话题。
  “快到了。等等吧。”徐静笑着说。
  “不用担心,那只是个传说而已。不会有咒怨这种事情的。”我看着许峰脸上那紧张的表情小声说道。
  “有的,一定会有的。”许峰喃喃的重复着这句话,直到我们到了欣远村才停止。但脸上紧张的神情却丝毫没有退却。
  “怎么了?”杨晓茹问,“看到了?”
  “嗯。”许峰点了点头。
  “太好了。”杨晓茹兴奋的笑了出来,从她的眼睛里射出一道让人发颤的光线。
  “哦,还在说兔子啊。这村也有的。”徐静笑着说,“不用希奇,都进屋吧。”
  易芷晨默默的看着我的眼睛,一句话也没有说。和我一起并肩走进“狼之间”。
  “快到晚饭时间了,准备一下就到一楼的大厅来吃啊。”徐静说着,“要快啊”

第三章  咒怨

  经过短暂的整理,我们陆续来到了饭厅,一行人围在异地享受美食似乎非常有情调,可是现场的气氛并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许峰的表情在他看到雪狼后就一直僵硬着,而杨晓茹则一反常态的兴奋。
  “那位老人呢?”易芷晨首先打破沉寂。
  “哦,他进山了,估计要在那里面呆上一阵子,不用担心的,他能自己照顾自己。呵呵。”徐静仍然保持着迷人的微笑说。
  “他为什么非要打到那匹狼呢?”我好奇地问到。
  “因为它身上沾满了罪恶。”杨晓茹的话越来越没有道理。
  “其实很简单,因为猎狼是一种挑战。在这里,如果你能杀头狼的话,所有人都会承认你是一个英雄。”徐静看了看杨晓茹说,“狼是无辜的。”
  “哼。”杨晓茹叹了口气,“我吃好了,你呢?”
  “好……”许峰回答的很勉强。
  他们俩站了起来,离开了餐桌。
  “他们真的是情侣吗?”徐静猜疑着。
  “可能吧。”我喝了口雪莲汤。
  “又有这道菜啊,哎!”一个陌生的声音。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位高大的男子,大概有40来岁吧。身材魁梧,看样子是个厉害的角色。
  “我来介绍一下,他是这个欣远村的管理人吕光,就是个村长吧。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有来过这里,直接用电脑来联系业务的。”徐静一本正经的说着。
  “哈哈,是啊。你们感觉怎么样?”吕光笑着问,“这次听说来了很多人,所以过来看看。”
  “哦,我们很喜欢这里。”我看了看易芷晨笑着说。
  “是吧,我很多年前过来实地考察时就知道了。哈哈……嗯,我们还要继续努力才行啊。”吕光说着,“可惜我有点懒,要不然。这里早就闻名于世界了。哈哈……”
  “是啊。”我也笑了起来。
  “对了,那为老家伙呢?”吕光问起来,“又进去了?”
  “嗯,和我们一起去的。”徐静回答说。
  “我真想见见他,是这么执着的家伙。”吕光摇摇头说,“好了,你们继续吃啊。我上去睡一会。”
  “您晚上还有事吗?”徐静问。
  “嗯,要见一个很有意思的人。”说完,他就离开了。
  “是要见谁呢?”徐静自言自语,“他平常都不来这里的啊。”

  虽然我不相信什么鬼魂和灵异之类,可是雪狼的身影却还在我的脑海不断出现,我害怕会发生什么事情,一种阴影笼罩在了我的身上。
  我和易芷晨在上楼后就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至少我是一躺下就睡着了,我睡的很熟,连咒怨的呼唤都没有把我弄醒。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凌晨5点多了,我是在警车的吵闹下苏醒过来的。我的第一意识是易芷晨的安危,因为我清楚的记得我看见过雪狼。
  果然,她不在我旁边的房间里。她在咒怨下消失了。
  消失的不只是她,还有一个人也印证了咒怨的真实。而且她不会再回来,她已经永远的消失了。是的,她就是杨晓茹。

  “你是胡正欣吧?”一位年轻警察问我。
  “嗯,有什么事吗?是需要做笔录吗?”我说。
  “哦,不是。我们队长想让你和他一起侦破案件。”那位警察说。
  “啊?你们队长是谁啊?怎么会认识我的?”我好奇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车子在楼下等我们,走吧。”说完他就向楼道的楼梯口走去。
  我跟他一起上了警车,离开了“狼之间”向“狼之湖”驶去。
  “你们队长和你一样年轻吗?”我看着那个警察问。
  “是的,我们都一样年轻啊。我是皱华,毕业于警官学院。和我们队长黄鹏一起来到这里。”皱华说,“不过他在学校很优秀,而我则一般。”
  “是吗?他是不是你们学校的散打冠军?”我问。
  “是啊,你是怎么知道的?”皱华疑惑的看着我。
  “是徐静告诉我的,哦,就是那个导游。”我简明地回答。
  “原来是她啊,她很喜欢我们队长的。”皱华说。
  “看的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问:“案情是怎么样的?”
  “是这样的,我们是在大概凌晨4点20才接到一个陌生男子的电话,说他女朋友失踪了,想让我们调查一下。而且他还说最好是去‘狼之湖’那边看看。
  “我觉得很诧异,想再问具体些,可电话已经挂了。当时就只有我和宋涛值班,我们决定打电话给队长,其实我们也有考虑不打的。毕竟这太像恶作剧了。
  “嗯,后来队长说去,让我们都去那里。还让我把他的警服和帽子带上。”他停了会儿,然后继续说:“我们到那里时,队长早就在那里了。我们发现在湖旁的那些栏杆被破坏了,而且有很清楚的两排脚印。”
  “只有俩排?你们的脚印呢?”我问。
  “哈哈,你还真仔细啊。我们的脚印当然是后来才印上去的啊。”他笑着回答。
  “印上前拍过照没?”我问。
  “啊?我们在发现尸体前都没有拍照。我们是跟着脚印才找到尸体的。”他认真地说到,“当然,我们有给现场拍过照片。”
  “不过只有两排吗?”我问着,“只有去,没有回的吗?那凶手是如何消失的呢?”
  “是很奇怪啊。”皱华点了点头说。

  我和皱华关于脚印的对话虽然很清楚,可是我总觉得有些地方不对劲。不过当时并没有追问。直到后来才了解这俩排脚印竟然成为破案的关键。
  “知道了,还有什么?”我问。
  “死者是女性,年龄在25岁左右。身上没有可以证明她身份的东西。她是被传统式的双管猎枪击中太阳死的。而且,是她自己的枪。”皱华说着,“但是,我们队长从湖旁的狗的脚印看出那是属于‘狼之间’的雪橇。于是,就联系上了徐静啊。”
  “那你们队长很厉害啊。”我用敬仰的语气说。
  “那还用说,我们队长是很厉害啊。”皱华接着说:“联系上徐静后一打听,才知道死者是杨晓茹。后来听说你也在那间旅馆,所以队长就叫我来请咯。”
  “打电话给你的那个人应该是许峰吧,可是,他为什么会知道这些呢?”我说。
  “啊?你怎么知道啊。你也很厉害咧!我打个电话让他们都去现场吧。”皱华说完就掏出了手机。
  手机真好,如果有手机,我说不定就能知道易芷晨到底在什么地方了。当然,我不会以为她已经离开了这里,也不会相信她会凭空消失。更不会想她会和杨晓茹一样死去。因为我感觉的到她的存在,感觉的到她的气息。一定是有什么事情太急,所以才没有跟我说。一定是这样。
  “整个旅馆只有两人啊?那你们两个都来一下吧。”皱华对着手机说。
  “胡正欣,你的女朋友失踪了?”皱华看了看我。
  我点了点头,“只是失踪而已。”我说。

第四章  调查

  “狼之湖”不管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美丽,不管是白天还是深夜,不管旁边是情侣还是尸体。
  有两辆车子已经来到了现场,一辆是一般的警车,另一辆则是豪华的广州本田。
  “那是我们队长的车,怎么样?不错吧。”皱华看着我说,“那,那边。他们都在。”
  我顺着零乱的脚印向树林那边走去。黄鹏是个看起来跟我差不多大小的男孩子,但是从他那冷俊的眼神里透露出老成,干练的气息。
  “你就是胡正欣吧。”他看着我说。在警灯的闪烁下,他那严峻的面孔让我感到浑身不自在。
  “是啊,你就是黄队长了。”我握了握他的手,是冰的。在这里的人们好像都没有戴手套的习惯。“你为什么会认识我呢?”
  “啊,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就把你喊来一起侦破。怎么?看不起我?”
  “没有,那好。我可以看看现场吗?”我问。
  “当然!”他说完就向树林的深处走去,我和其他几个警察跟在后面。
  那的确是一个会迷路的森林,在银装素裹下,绿色发散的不在是温暖,而是无尽的黑暗。我又小心的看了看地上的脚印,已经被破坏掉了。
  杨晓茹平静的躺在雪地上,手臂像天使一样的张开。尸体附近是一杆双管猎枪。
  “不可能是自杀,因为这枪太长了。”我看了看那杆枪说。
  “枪的鉴定结果要过一段时间才会出来。”黄鹏在我身后说着。
  “嗯,应该有指纹的。因为那猎人没有戴手套,如果凶手是他的话。”我说。
  “哦,其实这种猎枪在这个村子并不少见。”黄鹏解释着,“警局就有的,只是子弹是钢珠,是杀不了人的。那猎人的猎枪和这种不一样。他的可以要人命。”
  “也就是说,凶器还没有找到是吗?”我问。
  “是的,验尸工作我已经联系了法医,结果后天可以出来。”
  “哦”我应答了一声,把注意力转向旁边的雪地。
  “这可能是什么的脚印呢?”我指着在尸体旁的小脚印说,“是狼吗?”
  “对,就是狼!”黄鹏看着我笑了笑,“狼对尸体会感兴趣的。”
  “它的脚印好像是朝那个方向延伸。”皱华指了指树林后的雪山。“我们去看看吧。”
  “等等”我喊了一声,“这里有血迹。”
  “是的,我也发现了。结果应该很快就出来了。”黄鹏说,“我们还是先看看脚印那边是什么吧。”
  我点了点头说:“好吧”
  “宋涛和赵杰留在这里看着尸体,其他人跟我走。”黄鹏以命令的口吻说。
  我们在黄队长的带领下沿着脚印的方向前进。
  “这只狼的左前腿受过伤。”我看着脚印说。
  “嗯,那脚印的确有点奇怪。”黄鹏说,“你果然名不虚传啊。”
  “只能平常玩玩,派不上用场的。”我说着。
  “用不着谦虚嘛。”他看着我说,“哦,对了,皱华。你在旅馆还打听到了什么?”
  “现在旅馆只有两人了,我让他们都来。到时候再问吧。”皱华摸了摸头笑着说。
  “你很懒啊,再有下次就不让你出来调查了!”
  “是。”
  “这里还有脚印!”黄鹏用手电照了照离我不远的一片雪地。果然,那是另外的脚印。
  “我去看看。”我向那边走去。“这脚印好像是跟着狼一起去的,而且这脚印……”我的心头一颤,是她!
  “怎么了?”黄鹏问。
  “哦,我是怀疑这脚印是一个人的。”我皱着眉头说。
  “是你女友?”皱华问我。
  “嗯。”我点了点头。
  “这么说来,你的女友也不见了?顺着脚印找,就会有答案的。”黄鹏说着就沿着脚印继续前进。我们跟在后面,我的心沉重了起来。
  “不要担心,不会有事的。”皱华安慰我说。
  “我知道,但是她到这里来是要干什么呢?和狼在一起不会有事吗?”我自言自语,“难道……”
  一股寒流侵袭而来,我又打了个寒颤。时间随着我的脚步漫漫移动,天渐渐变亮。这时我才意识到,我们已经走了很远。
  “快完了,我以前走过的,加把劲啊。就快到了。”黄鹏回头望了望,关上了电筒。

12月23日
  树林的阴影逐渐消失,雪山在向我靠近。当我们走到树林的尽头时,我惊呆了:又是一圈栏杆围着,前面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悬崖。不过并不是太宽,是可以跃过去的。奇怪的是对面的雪地上没有脚印,什么也没有。平整的雪地一直爬到雪山那边。
  脚印在悬崖边上消失了,我的心凉了半截。难道她和狼一起消失了吗?亦或者是从这无重计算的高度上落了下去。
  我闭上眼苦苦地摇着头,心里的思绪完全颠覆。
  “不会吧,这是不可能的!怎么会这样呢?”皱华喊了出来。
  “那边随时都可能出现雪崩,所以把这里围了起来。”一个跟着我们的警察说。
  “昨天夜里没有下雪,如果过去会留下脚印的。”皱华说
  “我们还过去吗?”那个警察问。
  黄鹏聚精会神的思索着,没有出声。几个人站在悬崖边上无止尽的张望。
  “也只有这种可能了,他们跳了下去。一个人和一匹受伤的狼。”黄鹏看着我说,“那脚印不一定是你的女友的。”
  我点了点头,虽然我心里清楚那绝对就是易芷晨的脚印,但是我深信她没有消失,一定不会消失。绝对不会……
  因为担心雪崩的出现,我们就没有过去。当我们原路返回到尸体那里时,徐静和许峰已经在那里等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你好,又见面了。”徐静主动向黄鹏打招呼。
  “好。”黄鹏笑了一下,然后问。“她是住在‘狼之间’吗?”
  “是的啊,他们是一个团啊。”徐静说,“那许峰就是她的男友。”
  “是吗?”黄鹏说着,对皱华说:“你去做个笔录。”
  “还有什么人住在‘狼之间’呢?”黄鹏继续发问。
  “还有胡正欣、易芷晨和我啊。哦,对了,吕光先生今天也来了。但是刚才去喊他时,他不在。”徐静冷静地应答。
  “你知道他去了哪里吗?”
  “他好像要去见一个人的样子。”
  “知道是谁吗?”
  徐静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他只是说那个人有意思而已。”
  “有意思?”黄鹏感到意外。然后转向我说:“还有什么问题?”
  “那个雪橇有人看着吗?”我问。
  “呵呵,没有啦。那雪橇会自己回去,所以没人看守的。”
  “许峰和杨晓茹是住一间房吗?”
  “不是的,和你一样,许峰住在杨晓茹隔壁。”徐静停了会说,“是两间。”
  “‘狼之间’没有监视器吧。”我问。
  “没有,这里都没有那东西的。”
  “知道在这里有谁比较喜欢动物吗?特别喜欢的那种啊。”
  “吕光好像很喜欢狼,而且非常喜欢。只是他很少来这里而已。”
  “除了那个老猎人,吕光是不是也有一杆那种枪呢?”
  “好像也有吧,我不是很清楚。但听说在这里还没有开发前他就经常拿着枪在树林里面打猎呢。”
  “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没有。”徐静看着我说,“他有手机,但没有告诉我。”
  “我没问题了。”我看了看黄鹏说。
没过多久,许峰的询问也结束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从他忧郁的眼神里透露出的是无奈、后悔、孤独和空虚。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什么也没说,只是望着他。
  “你女友找到了吗?”
  “没,但是我会找到的。”
  “嗯。可是我……”他的声音有些哽咽,“要是我不说出来该有多好。”
  “雪狼吗?”
  “嗯,她很恨那只雪狼。因为她以前就因为看见雪狼而使她的前男友死于车祸。”
  “她一直想猎杀那匹狼?”
  “是的,这也是我们会来这里的原因。”
  “她喜欢你吗?”我小心地问。
  “她其实不喜欢我。但是,知道吗?我爱她。不管她让你多么伤心,你都不可以让她难过。”他的回答让我吃了一惊。
  “她会驾驶雪橇吧。”我问。
  “是的,很早就会了。她上次来时就会了。”
  “电话是你打的吧。”我笑着问,“告诉我吧,这没关系的。”
  “嗯,我怕她有事,所以报了警。没想到啊,这就是咒怨吗?”许峰的感慨越来越丰富,失意的确可以让人变成诗人。
  “她是拿着枪出去的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她什么时候出去的我都不清楚。直到我敲门没有应答时,我才知道她已经去了。”
  “那时大概是几点?”
  “4点。”
  “那你知不知道她平常有什么仇家呢?”
  “她个性并不张扬,待人也还不错。没有什么人恨她啊。”
  “是这样啊,但是我感觉她很冷淡。”
  “因为那匹狼啦。她人挺不错的。真的。”
  “这次除了你,还有谁是她认识的人也到这里来了?”
  “没有,但是因为她原来就来过这里,所以在村里有认识她的人也说不定。”许峰看了我一眼,又低下头去,“她为人真的不错。为什么会遇上这种事呢?”
  “好了,好了,知道了,你不要想太多。昨晚没有休息好,回去睡吧。”我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黄鹏也说:“这样吧,你和徐静先回去休息,这里有我们。放心,我一定给你个交代。”
  我点了点头。
  我目送那个痴情的男子默默离去,湖上的光彩仿佛更美丽了。

18

精华

4122

帖子

1万

积分

duke

为爱挥剑的流浪者

Rank: 10Rank: 10

牧场荣誉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6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章  寻找

  枪支的鉴定报告很快就出来了,那支枪上只有杨晓茹的指纹。也就是说,那只枪是杨晓茹猎狼的工具。
那块血迹的结果也出来了,不是人类的血。那血属于狼。
  “你平常打猎也用那枪吧。”我笑着问黄鹏。
  “是啊,我们队长的枪法奇准。上次警局里的打猎比赛中,我们队长打了4只野兔哩。不过他仁慈,又都养好放了。”皱华兴奋地说。
  “你还真多嘴啊。”黄鹏严肃地说。
  “就是嘛,给你说哦,我们队长的钢珠上还有记号呢!一个‘鹏’字。有性格吧。”皱华笑着说。
  “嗯,是这样的。我推测她想杀那匹雪狼才会架雪橇来这里。刚好在这里碰到了那匹狼,她用枪打伤了狼的前腿。在这时有人用猎枪击中了她。”我分析说。
  “是谁呢?”
  “我也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那个凶手是为了那匹狼才动手的。”
  “嗯?”黄鹏疑惑的问,“为什么呢?”
  “那你说还有别的可能吗?”
  “好像是这样的,但是为什么不是先杀了她,后来的狼呢?”
  “不可能,从脚印来说,狼是到这里来了以后才受伤的。这么说来,不是杨晓茹打的就是凶手打的了,那为什么不捉住它呢?没有道理啊。”我说着。
  “嗯,厉害啊。小伙子,前途无量啊。哈哈。”黄鹏笑了起来。
  “但是凶手是如何消失的呢?这很奇怪啊。你到这里来时有什么发现吗?”我问。
  “没有其他地发现啊。”他说。“会不会是,凶手倒踩着原来的脚印逃走的呢?毕竟是深夜,又是在这么远的湖边啊。”
  “哦,现在有必要调查吕光的下落。另一方面,要询问一下欣远村所有人的不在场证明。还有就是找到那个猎人。”我说。
  “应该不会是猎人吧。”黄鹏说,“他可是不会轻易放过那匹狼的。”
  “是这样的,但是凶器很有可能就是那杆枪。”
  “知道了,那另外发现的脚印呢?不需要调查吗?”黄鹏问我。
  “不用了!”我说,“不会有错的。”
  “还是你女友?”黄鹏问道。
  “嗯。接下来比较辛苦啊,麻烦了。”我说
  “那你呢?”皱华问。
  “我有点事要证实。”我说,“我就呆在这里吧。”
  “好,各自行动吧。”黄鹏转向我说:“凶手也许还在附近,要小心啊。”
  “我会的。”我点了点头。

  看着警车和本田离去,我才又顺着脚印走向悬崖,这个树林的确容易迷路,要不是有走过的脚印,我还真走不出去。
  我蹲下来仔细地看了看那最后一个,易芷晨的脚印。是右脚,而且陷的很深。足见用力之大。“还是过去了吧,但是为什么那边没有脚印呢?”我思索着又站起身来看着对面的雪地。这时我才发现雪地并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平整。
  “难道发生了雪崩?不可能的!不会的!”我不愿相信我的推理。
  “或者是说……”我盯着面前的雪山猜测,“完全有可能,也就是说是她把那些脚印给弄没的?
  “还有一种可能,这里还有一个人!”想到这里,我决定过去看个究竟。

  走在雪山旁的雪地上又是另一种感觉,我小心的迈着步子,在松软的雪上慢慢的前进。眼前的雪山险峻挺拔,我的心又紧张了起来,我发觉这里的确有可能出现雪崩,而且会很大。
  “你不能再前进了!”是那老猎人。他突然从雪山的一侧出现。手上握着那杆枪。
  “果然是你啊。”我看着他说,“易芷晨在哪儿?”
  “是那个可爱的女娃娃吗?呵呵,看来你和她一样聪明啊。”老猎人笑了起来。
  “这么说来,她在这里了,她人呢?”我问。
  “她现在不想见你啊。”老猎人一边擦着枪一边笑着看我。
  “怎么会。”我平静地说道。
  “是真的。小子,我不需要骗你。”老猎人笑着说,“我也搞不懂是怎么一回事啊。”
  “好,那她现在人在哪里?”我问。
  “你是个侦探吧,小子,你不问我凶案的事,反倒问我女娃娃的下落,这样可不好啊。”
  “虽然我不清楚当时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可以确定你当时不在现场。所以没什么好问的。”我说,“现在能告诉我了吗?我很急啊,老爷爷!”
  “哈哈哈……”老猎人狂笑起来,“果然和那个女娃娃说的一样,她很了解你啊。嗯,好了,她就在山后面,但是现在不能见你。放心她很安全,没事的。”
  “是吗?是在照顾那匹狼吗?”
  “是的,那狼受伤了。”
  “看来你应该不是要抓狼的吧?”我也笑着说。
  “哈哈,小子聪明啊。”
  “那她有跟你提过关于案件的事情吗?”
  “没有!好了,你可以离开了。小子。”老猎人的语气开始僵硬。
  “好,我可以看看她吗?”我说着,“我想确认一下她现在是否安全。”
  “你不相信我?”老猎人大声问着。
  “不是,我知道你不让我见她的原因是因为她一定看见了案发经过,她看见了凶手。而那个人也许就是你的朋友。”我的情绪同样开始起伏。
  “好了!我这有她的一封信,你这个自作聪明的小鬼。”老猎人走到我的身边,从大衣口袋中拿出一封信来。
  是易芷晨的笔迹,我慌忙的将信打开。

Kenshin:
    我现在很好,在这里有地方住的。一切都很方便,我知道你现在很着急,可是我真的……总之现在不方便见你。对了,那个老猎人对我很好,你可以安心的回去。我很高兴你带我来这里,真的,谢谢你!虽然现在很想你,可是还是等等再见面吧。
                                                                                               晨

  “怎么样,没骗你吧。哎,真是年轻人哦!”老猎人感慨地说着。
  “对不起,那谢谢你了对了,请放心,警方是不会怀疑你的。”
  “我早就知道了。”老猎人笑着说。
  “你知道?”我问,“你怎么会知道?”
  “哦……是……没有那么多为什么!你可以走了!”他吼了起来。
  “好,好,我走。”我决定回去,我已经知道她是在这里,而且现在也不会有危险。虽然心里面总有些不情愿,可是,这毕竟是她的意思,她有她的道理。
  “我其实刚开始就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让脚印消失的呢?是你制造的雪崩吗?”我问,“我很好奇,告诉我啊。”
  “没什么大不了的,在雪山的缺口上加块板子和绳子就可以了,冰原上的猎人都会的。”
  “哦,我是说呢。那还请您多多关照她一下,谢谢了。我先走了。”
  “嗯。”他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了。
  我默默的看着雪山,祈祷着这不顺利的一切快点结束。祈祷着在她生日那天能陪她一起度过。

  我来到最初尸体躺着的地方,思索着凶手消失的方法。我看了看在一旁的树“会不会是躲到树上了呢?”
  我抬头看着树枝,果然树上的雪少了很多。而且这里的树林很密集,像猴子一样在树上行走也不是没有可能。我摸了摸头沿着树林横着走去。
  那片树林真的很大,我大概走了半个钟头还看不见边,“如果凶手就这么在树上走的话,也许也能到欣远村。”我笑了起来。
  “还是等待结果吧。”我自言自语。

第六章  发现

  直到我在湖边看着太阳升到头顶,才看见皱华驾着警车过来。
  “好消息,好消息!凶手找到了!”皱华笑着对我说。
  “啊?是谁啊?”我惊恐地问。
  “知道吗?我们的队长可厉害了!”皱华眉飞色舞地在我面前讲述:
  “我们在回到欣远村后,就开始着手各方面的调查。黄队长带着我去了‘狼之间’结果在那里我们找到了吕光。”
  “你们找到他了?”我问到,“他什么时候回去的,他去过哪里?”
  “你不要急嘛,这样,我们先到车上去,然后再慢慢说给你听”皱华不由分说地就把我拉上了车。“对了,易芷晨找到没?”
  “哦,没关系的。我已经知道她在哪了,晚上再过来找她。”我关上了车门。
我又一次离“狼之湖”远去,所不同的是我感觉正在远离她的气息,这让我不禁伤感起来,我长嘘了一口气,振作了一下精神。继续听他讲述调查的细节:
  “是的,就是这里的主人——吕光。我们是在‘狼之间’的2楼找到他的。对了,他的房间就在易芷晨的旁边。哈哈……你知道吗?他被我们吓到了,当我们告诉他有命案的时候他惊呆了。连说不是他干的,不是他干的。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啊’哈哈……”
  “他很紧张是吗?”我问。
  “那当然,他非常紧张。还不时的注意那杆挂在墙上的猎枪。他当时的表情幼稚极了,根本就不像什么成熟的商人。”皱华兴高采烈地说着。
  “是吗?那后来呢?”
  “我们队长就把他的枪拿了下来,送去检查,结果应该在我们回去之前就会出来。后来,黄队长就直接问他案发时,他去了哪里。结果他根本回答不出来,这不是明摆着吗?凶手就是他了。
  “可是我们队长并没有当时就把他拿下,而是找来了徐静,问她有没有注意他回来的时间?”
  “谁回来的时间?”我仔细地问到。
  “是吕光回来的时间。”皱华看了我一眼,又把注意力集中到前面的路上。
  “哦。”我又问,“徐静怎么说的呢?”
  “她说根本就没有看到吕光回去过。于是,队长就问吕光具体回去的时间和方式,知道吗?你绝对是猜不到的。你猜他是怎么回去的?”皱华看着我笑着问。
  “呵呵,该不会是从树上走回去的吧。”我也笑了起来。
  “厉害,真是佩服。你和我们队长一样咧!”皱华激动的喊了起来,“就是这个答案!”
  “他承认了?”
  “他没有说话,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在不停地摇头和怪笑。”
  “是吗?他的变化还真快啊。”我开始思考可能存在的原因。
  “就是。”皱华附和着说。
  “也就是说,是黄鹏队长推理出他回去的方法咯?”
  “是啊,厉害啊!我都想不到。这样一来连脚印的消失也同样可以解决不是吗?”皱华说。“吕光也聪明啊,竟然可以想出这总方法来。”
  “嗯,可是还有些疑问啊。光靠这是不能抓他的,没有充分的证据。”我提出质疑。
  “是啊,这很麻烦的。”皱华叹了口气。
  真的有可能吗?从树上回欣远村。我默默地考虑着:为什么还会回去呢?他以为没有人发现吗?太奇怪了,他的变化太奇怪了。
  “哦,胡正欣。你在那里,有什么发现吗?你说你已经知道你的女朋友在哪了,但是,到底在哪儿呢?”皱华问我。
  “没有什么,在一切还没有出来之前,最好不要下什么判断。我之所以会说我已经知道她了完全出自于感应。”我小心地说着。
  “还心灵感应啊,呵呵,不过还是先把案件处理了,到时候我们一起帮你找啊。”皱华说。
  “嗯,我会的。”
  “不过在这种候,出现这种事情。流年不利啊。”皱华感慨说。
  “呵呵,我都没说什么。还是安心开你的车吧。”
  “嗯,对了,你还没吃饭吧,回去给你弄点吃的。然后我们继续努力。”
对了,我真的还没有吃饭呢。那她呢?在雪山那种地方,她真的能习惯吗?我又开始担心起来,又不自觉地摇了摇头。心里空荡荡的不是滋味,我又把那张信拿了出来细细地看了一遍。
  “这总纸很少见啊,现在都没有发现过,是原来的老纸了。从哪里弄来的啊?”
  “是我女友给我的。”
  “哦,对不起。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多情的人啊。”
我苦笑了一会问 :“你还在哪见过这种纸张?”
  “记不太清了,不过肯定看到过,还是在我到这里以后才看过的。这种纸张现在非常少见,我不会看错的。”皱华回答说。
  “嗯,我先休息一会,到了在、再喊我吧。”
  “好,你睡吧。”
  我收起信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当皱华把我叫醒时我又回到了欣远村,我迅速跑到了吕光的房间。
  吕光在椅上坐着看着我,嘴里叼着烟蒂。从他那无神的目光中我不到任何我所需要的信息,黄鹏朝我点了点头说:“你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嗯,等会吧。你调查过村里的人吗?”我问。
  “还有必要吗?”
  “有的,如果你调查下去,还会发现惊奇的事情。”我看着他说。
  “是吗?好,宋涛你带几个人把这些旅馆都查一下!”黄鹏命令道。
  宋涛和几个警察应声而去。
  “对了,枪支的鉴定结果出来了吗?”我问。
  “如果出来了,我说不定就把他带走了。”黄鹏说,“你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问的,只不过他好像不怎么说话。”
  “好,我只问几个问题。”我转向坐在椅子上的吕光,“当然,你也可以不回答。”
  “1,你认识我们吗?”我看着吕光的眼睛问。
  他没有回答我,只是看着我。眼神没有变化。
  “2,那个你认为‘有趣’的人还活着吗?”
  我看见他明显的抽动了一下,然后把眼睛瞪着圆圆的。我想我已经有答案了,所有的答案。
  “我没问题了,你可以坐下来。不用紧张的。”我笑着对他说。然后转向吃惊的黄鹏:“我先吃点东西,这里拜托你了。”
  “好,你果然有方法。厉害。”
  “你也很厉害啊。”我笑了出来,走下楼去。

  事情发展的很顺利,一切都在预料之中。吕光的枪是那种可以杀人的,而且        他确实是杀过人,只不过不是杨晓茹。是另外一个人,这个人是吕光原来的同学,叫李强。因为借钱太多就找到了吕光,并威胁他。迫于无奈,吕光就想到了这个地方,于是就把李强约到这里,本来是想和解的,可是矛盾太大,就杀了他。
  这在宋涛的调查下很快就有了结果,地点就在离欣远村不远的树林里,在那发现了一具男尸。
  在最后的鉴定中,找到了吕光的指纹,他被皱华带走了。这个平安夜前的小插曲结束了,可是咒怨并没有化解,一点也没有。那匹雪狼的眼睛还紧紧盯着在这里所有的人,不时泛出蓝光,一切还在继续。

第七章  报恩

  “你是怎么知道的呢?”黄鹏看着我说。
  “因为他变的太奇怪了,一个嫌疑犯情绪的变化可以告诉我们很多东西,他明显是有杀过人,因为他过于的紧张。那把枪无疑是凶器。但这只是推测,从‘狼之湖’到这里太远太远,我是绝对不相信有人在杀了人之后还可以背着枪走那么远,并且是在树上。”我分析的说着。
  “有道理。所以你就想到了另外的死者。”
  “嗯,除了这没有其他的可能。”我说。
  “可是,他为什么会在审问中不说话呢?”
  “因为,刚开始他还以为你们已经查出是他杀的人了。所以很紧张。但是,在后来的问话中,他从你口里得知,你们在调查另外的案件,所以他就停止了回答,他知道他说的越多,李强的尸体就会被越快发现。”
  “嗯,所以你才有意识的去试试他的反映?”
  “是这样的。”
  “你果然名不虚传啊,怎么样?以后就跟着我干了。”黄鹏笑了起来。
  “呵呵,不行啊。易芷晨也许不喜欢这里。”我看着他说。
  “哦,对了,你找到她了吗?”黄鹏问到。
  “还没有,但是我知道她在那雪山那里。”我说,“我们去吧,顺便坐坐本田车啊。”
  “好啊。”
  我坐稳后,看了看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是下午5点多了,我又看了看黄鹏,心里盘算着如何把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对了,你觉得杨晓茹的案子再怎么继续呢?”他边开车边问我。
  “哎。看来还是要说出来。”我叹了口气,“其实,在很早以前我就已经知道你是凶手了。”
  车子没有停,继续往“狼之湖”的方向驶去,往咒怨发生的地方始去。
  “其实这是一件很简单的案子。”我继续说着,“你知道有一个人要猎杀那匹狼,我想应该是那位老猎人告诉你的。因为他有听见我们在车里的对话。所以你就很早就来到了那里,在这辆车里等着她的出现。
  “果然,她出现了,是驾驶着雪橇来的,还带着猎枪。而你就跟在她的后面。如果是在白天跟踪起来也许比较困难,但若换成是晚上,对于你这个专业人士来说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时,雪狼出现了,我相信你是不希望它出现的,可是它确实出现了。
  “杨晓茹拿枪对准了她的仇人,而你也拿枪对准了它。你应该是想放枪让狼逃走的吧,但是很可惜,你为了让狼感觉到危险而特意的瞄准了它的前腿,那片属于狼的血迹应该就是在那时候留下的。在狼逃走之后你就杀了她。是吗?”我看着黄鹏问。
  “我不想杀她的,可是她太恨那匹狼了。所以我开了枪。”他目视前方。
  “其实,这个案子本身很简单。但是由于一个人我却走入了误区。不过我肯定他一定知道事实。”我说。
  “你是说皱华吗?”
  “是的,他很聪明。”我说,“他在送我过来时就把我带入了误区。”
  “我知道,他是我同学。而且对我很好。”我清晰的听见他的声音在哽咽。“其实,那些话是我让他说的。”
  “是吗?很厉害,也跟我的逻辑不周密有关。”我叹了口气。
  “你很优秀,心理是一个狭隘的密室,一旦进去就很难出来。很多人都容易被困在这里面找不到出路。”他仍然看着前方,说:“所以以后在推理时一定不要按照自己的习惯来,很容易先入为主,这样就会对调查产生不少的影响。”
  “是这样的,你杀了她后就接到了皱华的电话,就一直在那里等吧。那后来的事呢?”
  “你不知道吗?”他看了我一眼问。
  “只是推测而已,你看到了我的女友吗?”我问。
  “嗯,她是一个可爱,善良的女孩。她是和杨哓茹一起来的,但是她没有到这里,后来跟着狼一起离开了。放心,那狼不会伤害她的。”他说。
  “是吗?但是她应该有听到枪声吧。”我说,“她肯定知道事情的经过。”
  “是啊,可我是不会伤害她的,因为她喜欢那匹狼,我看的出来。”黄鹏说。
  “嗯,但是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为了狼而杀人呢?你可以把杨哓茹抓起来啊。”我疑惑地问。
  “你还太小。有很多事情不能理解。我只有让她消失才能保护那只狼。”他说着,“我想你一定到雪山那里去了,那是雪狼经常出没的地方,在这里只有一只。它的母亲曾经救过我。”
  “所以你为了报恩而杀人!”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理由。
  “你不能接受也很正常,我的父亲一生猎狼,到最后还是被白雪湮没。十年前,我就去了那一次,就看见了那匹雪狼,但是雪崩来的太突然,一点准备都没有。我眼睁睁的看见雪把我父亲吞没,他……他连一句话也没有说就消失了,我连尸体都没有找到。”他的情绪开始发生变化,我保持沉默,我知道那是他所背负的最大的重量。
  “是的,我就是被狼救起来的。当我在雪里失去知觉的时候,是那匹狼给了我温暖。我当时就发誓要保护它。可是它在也没有出现过,至少我没有再看过那匹雪狼,现在的这只是它的亲子。”
他说完后就一直握着方向盘看着前方,车子仍然在向前驶去。我想象着当时的情景,感触从指间传来,阵阵严寒。我把衣服拉的更紧了。
  “那……个老猎人呢?”
  “我刚开始还以为他是我父亲呢!可惜,不是的,只是一个爱狼的猎人,在雪山后他还盖了间小屋。他的样子很像父亲,真的很像……”
  “以后就是你们保护那只狼吗?”
  “是的。”
  “没有再发生过雪崩吗?那座山?”
  “也奇怪,十年来还没有发生过雪崩。也许是我父亲的保佑吧。”他叹了口气。
                     
  “其实也没有什么,刚开始我就很怀疑你,一个优秀的警官学院毕业生会到这里来工作不是很奇怪吗?还有那个老猎人好像很了解警方的办事方法,竟然知道警方没有怀疑他。足以推测你和他的关系
  “因为我进入了‘心理密室’所以一直以来都在考虑凶手消失的方法,可是都不能成立,就只剩下一种可能:就是凶手根本没有消失。所以,只有你了。”
  “哈哈。”他听完了以后狂笑说,“以后少看些推理小说,都成通病了。你看的越多,思想就越受限制。看,连语气都是小说语调了。哈哈,现在的大学生都这样吗?”
  “不知道,可是你有什么打算呢?你杀了人!”我看着他说,“这是事实,你知道许峰有多难受吗?”
  “我知道,我知道那种感觉,我也经历过。我会自己把事情交代清楚的。”他的两眼已然无光。
  “嗯,那去自首吧。”
  “把事情处理完就去,你是个好侦探啊,有正义感!好样的。”他竖起了大拇指。

第八章  雪崩

  “快看,到了。不好,那雪山感觉不对劲啊!”我惊恐万分。
  那雪山和我先前所看到的的确不大一样,感觉有雪滑落过的痕迹。是的,是雪崩,是十年以来的第一次雪崩。
  易芷晨还在里面!

  我疯狂的飞奔过去,在雪地上跑步果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踏雪太深让我摔了不少跟头,心急的我跳过悬崖:平整的雪地已经不在,在苍茫的大地上到处都是从雪山上流失的雪。这景象让我的心更加紧张,又是咒怨么?
我呼喊着她的名字,黄鹏和我一起在雪崩后的荒雪上寻找着,我慢慢的向雪山靠近,这是黄鹏告诉我的,因为害怕雪崩的再次出现。我仅靠着自己的感觉捕捉易芷晨的气息。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今天是12月23日,明天是她的生日。”我方寸大乱。
  “不用急的,哎,你不适合当侦探啊。”黄鹏看着我说。
  “这没关系,只要她在我身边什么都无所谓的!”我的声音又引来一点滑雪,我摇了摇头继续喊着她的名字。我想,我是终于能够真正的理解许峰了。

  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天已经完全闭上了眼睛。在神的注目下,我挑战着雪狼的咒怨。
  我首先看到的是白狼,它在不停的舔着什么?是她,是她!我兴奋的跑上前去,那只狼在看见我后就一高一低的走开了,是了,它还有伤。只不过经过处理,已经包扎好了。
  雪地上躺着的是她,也只有她。我顿时跪在了雪地里,把她抱在了我的怀里,我能感觉的到她的气息,她的血液流淌的声音。我小心整理了她身上的积雪,这时我才看见黄鹏跑了过来。
  “她怎么样?老猎人没有找到。”黄鹏也气喘吁吁。
  “她应该没有问题,是那匹狼救了她。”我抱着她说。
  “他在那边在我的前面。快点啊!”她舒醒了过来,用手指着不远处。
  黄鹏按照易芷晨的指示用手挖起雪来。
  “快点啊,他是你父亲。”易芷晨说。
  “真是这样?”我疑问。
  “是的,是他跟我说的。”易芷晨看着我点了点头,“我可以站起来了啦,没事的。我们一起过去挖啊。”

  生命是短暂的,晃眼就过去了。直到我们走到尽头,才会觉得时间是如此缺乏,活着是如此美丽。黄鹏在看到气息全无的猎人时,不禁泪流满面。但是很快就停止了。
  “呵呵,我就说是了,他还说不认识我,只怪小时很少看见父亲。失去了才觉得可惜!哼,还真是这样。”黄鹏喃喃自语起来,“他在这里呆了两次,他也许更喜欢这里吧。就让他在这里永远的住下去好了,那匹狼会陪着他的。”
一阵沉默。

  不久,他离去了。以后我再也没有看到他。

第九章  真实

  她在我的怀里哭了,我感觉的到她的恐惧和欢乐。正像她以后在信里所说的:     “那时我悲喜交集,我真想一辈子就这么在你的怀里哭下去。我喜欢那种感觉,是真的。”

  过了好一会,她才停止了哭泣。
  “想我吗?”我先问她。
  “嗯,但是我当时真的不能见你。你知道吗?”她看着我的眼睛说。
  “以前不知道,不过现在知道了。”我开玩笑说,“你更喜欢那匹狼是吗?”
  “懒得理你!我知道你渴望事情的真相,可是当我看见那老猎人的泪眼时,我就不忍心告诉你。你知道吗?你的眼神有一种力量,它让我不得不说出真相……”
  “所以你就选择不见我?”
  “嗯。”
  她做了个鬼脸,然后小心地问:“怎么了?生气啦?”
  “没有啊,只是很想你。”我又把她抱紧。我感觉的出来,她又在流眼泪。是啊,眼泪能够让你完全释放出心中的哀伤,可以最终治愈心里的伤口。

12月24日  
  “生日快乐!”
  “谢谢哦,我很开心,这是我过的最高兴的一个生日。谢谢啦!”
  “嗯,不过现在很冷啊。我们还是回去吧。”我温和的说。
  “不要,我想再看看那只狼。那伤口还是我包扎的咧。”她像老鼠一样不停地寻找着雪地上的脚印。
  “对了,你原来不是很怕狗的吗?一见到狗就往我后面跑。现在竟然和狼打起交道来了。呵呵……”
  “那匹狼不一样,它很可爱的。”她笑着说。
  也许是因为严寒,也许是因为惊吓,还有可能是因为缺乏休息。总之,她又一次倒在了雪地上。我亲眼看见那白色的风衣在我眼前晃了一下,然后躺在了雪地里……

  我从来没有打过她家里的电话,听她说她一直是一个人过的。她的父亲在很远的地方上班,而她从来没有见过她的母亲,好像是和父亲离婚,然后走掉了。
  我应该联系她的父亲吗?我犹豫起来。此刻,她正躺在病床上,医生说她没有什么,只是有点虚弱而已。但是,今天是她的生日,她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和她父亲联系了。想到这里,我拨通了那个手机号,是从她风衣口袋里找到的。
  
   我情愿永远没有拨那个号码。
   她的父亲着实很担心她的病情,但是并不能立刻回来,他跟我说让我照顾一下他的女儿,他会和她母亲联系。

    过了一会,她母亲来了。她很意外,我同样意外。
    因为来的人也是我的母亲,母亲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就走到易芷晨的床边。
  “我就是你的亲生母亲。”母亲清楚地说道。
  我什么也没有说就迈着步子离开了病房,我不想知道结果。永远也不要听到结果。
  但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确是我同母异父的妹妹,是亲妹妹。
  真的消失了呢,我的情人。  


第十章  尾声

  “哥哥,好点了吗?”易芷晨看着我的眼睛。
  “嗯,我能承受的。”我叹了口气。
  “哥哥真厉害。”
  …………
  “哥,明年我过生的时候还能带我去那里吗?”她小声的说着,“我想找寻那匹狼。”
  “你真的要去?”我看着她说。
  “嗯。”
  “我一定带你去。妹妹……”我的声音在颤抖。
  “不要难过嘛,现在也很好啊。有这么厉害的哥哥。嘿嘿……”
  “嗯……”




  咒怨的不是那匹孤单的雪狼,而是我们易碎的真实的心灵。
                                                                                                                                【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精华

4122

帖子

1万

积分

duke

为爱挥剑的流浪者

Rank: 10Rank: 10

牧场荣誉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6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写过一些推理小说
这一部是投过的

论坛里有喜欢推理小说的人吗?
请多多指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934

帖子

2812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12-26 15:47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研究推理小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精华

4122

帖子

1万

积分

duke

为爱挥剑的流浪者

Rank: 10Rank: 10

牧场荣誉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6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
我也是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934

帖子

2812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12-26 16: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您的作品得慢慢来看~
PS:我最喜欢福尔摩斯和亚森·罗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6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05-12-26 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当然喜欢福尔摩斯!!!!!!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

精华

4122

帖子

1万

积分

duke

为爱挥剑的流浪者

Rank: 10Rank: 10

牧场荣誉勋章

 楼主| 发表于 2005-12-27 14: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用那么客气啦

我也喜欢福尔摩斯,还喜欢横沟正史的作品。当然也喜欢卡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40

帖子

42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5-12-27 19:4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支持啊!!!
小时候就很喜欢推理小说和电影,很喜欢悬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934

帖子

2812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12-27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密室杀人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0-11-29 20:5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