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3124|回复: 54

拜伦诗歌、书信、杂著 (2010新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05-8-22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目录


-------------------------------------------------------------


拜伦长诗系列

[拜伦长诗]爱尔兰天神下凡
[拜伦长诗]审判的幻景
[拜伦长诗]锡雍的囚徒
[拜伦长诗]科林斯的浩劫
[拜伦长诗]贝波
[拜伦长诗]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
另(感谢feirong888朋友):
第一章完整版:
http://www.reeds.com.cn/viewthread.php?tid=19337
第二章完整版:
http://www.reeds.com.cn/viewthread.php?tid=19660

拜伦生平系列
[来自The Giaour]十九世纪文学主流节选(勃兰兑斯)
鹤见祐辅《拜伦传》

抒情诗目录

第一页

我的心灵是阴沉的
我看过你哭
书寄奥古斯达
给奥古斯达的诗章
失眠人的太阳
普罗米修斯
哀希腊
咏锡雍
洛钦伊珈


第二页

给赛沙
自然的慰籍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雅典的少女

第三页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
我给你的项链
孤独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
罗马
三十三岁生日
我们不会再徘徊
在马耳他,题纪念册
纽芬兰犬墓碑题诗
卢德派之歌

第四页
悼玛格丽特表妹
你生命告终
今天我满三十六岁
勒钦伊盖
写给一位女士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我们俩分手的时候
赠一位少年时的朋友
你幸福就好

第五页
再一番挣扎
安恬之死
耶弗他之女
伯沙撒所见异象
诀别词
本国既没有自由可争取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心灵是阴沉的

  一

  我的心灵是阴沉的-噢,快一点
  弹起那我还能忍着听的竖琴,
  那缠绵的声音撩人心弦,
  让你温柔的指头弹给我听。
  假如这颗心还把希望藏住,
  这乐音会使它痴迷得诉出衷情:
  假如这眼睛里还隐蓄着泪珠,
  它会流出来,不再把我的头灼痛。

  二

  但求你的乐声粗犷而真挚,
  也不要先弹出你欢乐的音阶,
  告诉你,歌手呵,我必须哭泣,
  不然,这沉重的心就要爆裂;
  因为它曾经为忧伤所哺育,
  又在失眠的静寂里痛得久长;
  如今它就要受到最痛的一击,
  使它立刻碎裂-或者皈依歌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08:5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看过你哭


  一

  我看过你哭-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你蓝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露;
  我看过你笑-蓝宝石的火焰
  在你之前也不再发闪;
  阿,宝石的闪烁怎么比得上
  你那灵活一瞥的光线。

  二

  仿佛是乌云从远方的太阳
  得到浓厚而柔和的色彩,
  就是冉冉的黄昏的暗影
  也不能将它从天空逐开;
  你那微笑给我阴沉的脑中
  也灌注了纯洁的欢乐;
  你的容光留下了光明一闪,
  恰似太阳在我心里放射。

  查良铮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书寄奥古斯达


  一

  我的姐姐!我亲密的姐姐!假如有
  比这更亲更纯的名称,它该说给你:
  千山万水隔开了我们,但我要求
  不是你的泪,而是回答我的情谊。
  无论我漂泊何方,你在我的心头
  永远是一团珍爱的情愫,一团痛惜。
  呵,我这余生还有两件事情留给我-
  或漂游世界,或与你共享家庭之乐。

  二

  如果我有了后者,前者就不值一提,
  你会成为我的幸福之避难的港湾;
  但是,还有许多别的关系系住你,
  我不原意你因为我而和一切疏淡。
  是乖戾的命运笼罩着你的兄弟-
  不堪回首,因为它已经无可转圜;
  我的遭逢正好和我们祖父的相反:
  他是在海上,我却在陆上没一刻安然。

  三

  如果可以说,他的风暴是被我承当
  在另一种自然里,在我所曾经忽略
  或者从未料到的危险的岩石上,
  我却忍受了人世给我的一份幻灭,
  那是由于我的过失,我并不想掩藏,
  用一种似是而非的托辞聊以自解;
  我已经够巧妙地使自己跌下悬崖,
  我为我特有的悲伤作了小心的领航员。

  四

  既然错处是我的,我该承受它的酬报。
  我的一生就是一场斗争,因为我
  自从有了生命的那一天,就有了
  伤害它的命运或意志,永远和它违拗;
  而我有时候感于这种冲突的苦恼,
  也曾经想要摇落这肉体的枷锁:
  但如今,我却宁愿多活一个时候,
  哪怕只为了看看还有什么祸事临头。

  五

  在我渺小的日子里,我也曾阅历
  帝国的兴亡,但是我并没有衰老;
  当我把自己的忧患和那一切相比,
  它虽曾奔腾象海湾中狂暴的浪涛,
  却成了小小水化的泼溅,随时平息:
  的确,有一些什么-连我也不明了-
  在支持这不知忍耐的灵魂;我们并不
  白白地(即使仅仅为它自己)贩来痛苦。

  六

  也许是反抗的精神在我的心中,
  造成的结果-也许是冷酷的绝望
  由于灾难的经常出现而逐渐滋生,
  也许是清新的空气,更温煦的地方
  (因为有人以此解释心情的变动,
  我们也无妨把薄薄的甲胄穿上),
  不知是什么给了我奇怪的宁静,
  它不是安祥的命运所伴有的那一种。

  七

  有时候,我几乎感到在快乐的童年
  我所曾感到的:小溪、树木和花草
  和往昔一样扑到我的眼底,使我忆念
  我所居住的地方,在我青春的头脑

  还没有牺牲给书本以前。我的心间
  会为这我曾经熟识的自然的面貌
  而温馨;甚至有时候,我以为我看见
  值得爱的生命-但有谁能象你那般?

  八

  阿尔卑斯在我面前展开,这片景象
  是冥想的丰富的源泉;-对它赞叹,
  不过是烦琐的一天中应景的文章;
  细加观赏却能引起更珍贵的灵感。
  在这里,孤独并不就令人觉得凄凉,
  因为有许多心愿的事物我都能看见;
  而且,最重要的是,我能望着一片湖
  比我们家乡的更秀丽,虽然比较生疏。

  九

  哦,要是能和你在一起,那多幸福!
  但我别为这痴望所愚弄吧,我忘记
  我在这里曾经如此夸耀的孤独,
  就会因为这仅有的埋怨而泄了气;
  也许还有别的怨言,我更不想透露--
  我不是爱发牢骚的人,不想谈自己;
  但尽管如此,我的哲学还是讲下去了,
  我感到在我的眼睛里涌起了热潮。

  一O

  我在向你提起我们家乡可爱的湖水,
  呵,湖旁的那老宅也许不再是我的。
  莱芒湖固然美丽,但不要因此认为
  我对更亲密的故土不再向往和追忆:
  除非是时光把我的记忆整个儿摧毁,
  否则,它和它都不会从我的眼里褪去;
  虽然,你们会和一切我所爱的事物一样,
  不是要我永远断念,就是隔离在远方。

  一一

  整个世界在我面前展开;我向自然
  只要求她同意给予我享受的东西
  那就是在夏日的阳光下躺在湖边,
  让我和她的蓝天的寂静融和在一起,
  让我看到她没有面幕的温和的脸,
  热烈地注视她,永远不感到厌腻。
  她曾是我早年的友好,现在应该是
  我的姐姐--如果我不曾又向你注视。

  一二

  呵,我能抹煞任何感情,除了这一个;
  这一个我却不情愿,因为我终于面临
  有如我生命开始时所踏进的景色:
  它对我是最早的、也是唯一的途径。
  如果我知道及早地从人群退缩,
  我绝不会濒临象现在这样的处境;
  那曾经撕裂我的心的激情原会安息,
  我不至于被折磨,你也不至于哭泣。

  一三

  我和骗人的“野心”能有什么因缘?
  我不认得“爱情”,和“声誉”最没有关系;
  可是它们不请自来,并和我纠缠,
  使我得到名声——只能如此而已。
  然而这并不是我所抱的最后心愿;
  事实上,我一度望到更高贵的目的。
  但是一切都完了——我算是另外一个,
  我以前的千百万人都这样迷惘地活过。

  一四

  而至于未来,这个世界的未来命运
  不能引起我怎样的关切和注意;
  我已超过我该有的寿命很多时辰,
  我还活着,这样多的事情却已逝去。
  我的岁月并没有睡眠,而是让精神
  保持不断的警惕,因为我得到的
  是一份足以充满一世纪的生命,
  虽然,它的四分之一还没有被我走尽。

  一五

  至于那可能来到的、此后的余生
  我将满意地接待;对于过去,我也不
  毫无感谢之情——因为在无尽挣扎中,
  除痛苦外,快乐也有时偷偷袭入;
  至于现在,我却不愿意使我的感情
  再逐日麻痹下去。尽管形似冷酷,
  我不愿隐瞒我仍旧能四方观看,
  并且怀着一种深挚的情思崇拜自然。

  一六

  至于你,我亲爱的姐姐呵,在你心上
  我知道有我,——如你占据我的心灵;
  无论过去和现在,我们——我和你一样——
  一直是两个彼此不能疏远的生命;
  无论一起或者分离,都不会变心肠。
  从生命的开始直到它逐渐的凋零,
  我们相互交缠——任死亡或早、或晚,
  这最早的情谊将把我们系到最后一天!

  (一八一六年)

  查良铮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给奥古斯达的诗章


  一

  虽然我的多事之秋已经过去,
  我命运的星宿却逐渐暗淡,
  你的柔情的心却拒绝承认
  许多人已经看出的缺点;
  虽然你的心熟知我的悲哀,
  它却毫不畏缩和我分尝;
  呵,我的灵魂所描绘的爱情
  哪里去找?除非是在你心上。

  二

  当我身边的自然在微笑,
  这是唯一和我应答的笑意,
  我并不认为它有什么诡
  因为那一笑时我想起了你;
  当狂风向着海洋冲激,搏战,
  一如我曾信任的心之于我,
  假如那波涛激起了我的感情,
  那就是,为什么它把你我分隔?

  三

  虽然我的最后希望-那基石
  动摇了,纷纷碎落在浪潮里,
  虽然我感觉我的灵魂的归宿
  是痛苦,却绝不作它的奴隶。
  许多种痛苦在追逐着我,
  它们可以压碎我,我不会求情,
  可以折磨我,但却不能征服,
  我想着的是你,而不是那伤痛。

  四

  你人情练达,却没有欺骗我,
  你是个女人,却不曾遗弃,
  尽管我爱你,你防止使我悲哀,
  尽管我受到诽谤,你却坚定不移;
  尽管被信赖,你没有斥退我,
  尽管分离了,并不是借此摆脱,
  尽管注意我,并不要说我坏话,
  也不是为使世人说慌,你才沉默。

  五

  我并不责备或唾弃这个世界,
  也不怪罪世俗对一人的挞伐,
  若使我的心灵对它不能赞许,
  是愚蠢使我不曾早些避开它。
  如果这错误使我付出的代价
  比我一度预料的多了许多,
  我终于发现,无论有怎样的损失,
  它不能把你从我的心上剥夺。

  六

  从我的过去的一片荒墟中,
  至少,至少有这些我能记忆,
  它告诉了我,我所最爱的
  终于是最值得我的珍惜;
  在沙漠中,一道泉水涌出来,
  在广大的荒原中,一棵树矗立,
  还有一只鸟儿在幽寂中鸣啭,
  它在对我的心灵诉说着你。

  1816.7.24

  查良铮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21 | 显示全部楼层
失眠人的太阳


  呵,失眠人的太阳!忧郁的星!有如泪珠,你射来抖颤的光明
  只不过显现你逐不开的幽暗,
  你多么象欢乐追忆在心坎!
  “过去”,那往日的明辉也在闪烁,
  但它微弱的光却没有一丝热;
  “忧伤”尽在了望黑夜的一线光明,
  它清晰,却遥远;灿烂,但多么寒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普罗米修斯


  一

  巨人!在你不朽的眼睛看来
  人寰所受的苦痛
  是种种可悲的实情,
  并不该为诸神蔑视、不睬;
  但你的悲悯得到什么报酬?
  是默默的痛楚,凝聚心头;
  是面对着岩石,饿鹰和枷锁,
  是骄傲的人才感到的痛苦;
  还有他不愿透露的心酸,
  那郁积胸中的苦情一段,
  它只能在孤寂时吐露,
  而就在吐露时,也得提防万一
  天上有谁听见,更不能叹息,
  除非它没有回音答复。

  二

  巨人呵!你被注定了要辗转
  在痛苦和你的意志之间,
  不能致死,却要历尽磨难;
  而那木然无情的上天,
  那“命运”的耳聋的王座,
  那至高的“憎恨”的原则
  (它为了游戏创造出一切,
  然后又把造物一一毁灭),
  甚至不给你死的幸福;
  “永恒”——这最不幸的天赋
  是你的:而你却善于忍受
  司雷的大神逼出了你什么?
  除了你给他的一句诅咒:
  你要报复被系身的折磨。
  你能够推知未来的命运,
  但却不肯说出求得和解;
  你的沉默成了他的判决,
  他的灵魂正枉然地悔恨:
  呵,他怎能掩饰那邪恶的惊悸,
  他手中的电闪一直在颤栗。

  三

  你神圣的罪恶是怀有仁心,
  你要以你的教训
  减轻人间的不幸,
  并且振奋起人自立的精神;
  尽管上天和你蓄意为敌,
  但你那抗拒强暴的毅力,
  你那百折不挠的灵魂——
  天上和人间的暴风雨
  怎能摧毁你的果敢和坚忍!
  你给了我们有力的教训:
  你是一个标记,一个征象,
  标志着人的命运和力量;
  和你相同,人也有神的一半,
  是浊流来自圣洁的源泉;
  人也能够一半儿预见
  他自己的阴惨的归宿;
  他那不幸,他的不肯屈服,
  和他那生存的孤立无援:
  但这一切反而使他振奋,
  逆境会唤起顽抗的精神
  使他与灾难力敌相持,
  坚定的意志,深刻的认识;
  即使在痛苦中,他能看到
  其中也有它凝聚的酬报;
  他骄傲他敢于反抗到底,
  呵,他会把死亡变为胜利。

  (一八一六年七月,戴奥达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24 | 显示全部楼层
哀希腊

  (《唐璜》第三章)

  一

  希腊群岛呵,美丽的希腊群岛!
  火热的萨弗在这里唱过恋歌;
  在这里,战争与和平的艺术并兴,
  狄洛斯崛起,阿波罗跃出海面!
  永恒的夏天还把海岛镀成金,
  可是除了太阳,一切已经消沉。

  二

  开奥的缪斯,蒂奥的缪斯,
  那英雄的竖琴,恋人的琵琶,
  原在你的岸上博得了声誉,
  而今在这发源地反倒喑哑;
  呵,那歌声已远远向西流传,
  远超过你祖先的“海岛乐园”。

  三

  起伏的山峦望着马拉松-
  马拉松望着茫茫的海波;
  我独自在那里冥想一刻钟,
  梦想希腊仍旧自由而欢乐;
  因为,当我在波斯墓上站立,
  我不能想象自己是个奴隶。

  四

  一个国王高高坐在石山顶,
  了望着萨拉密挺立于海外;
  千万只船舶在山下靠停,
  还有多少队伍全由他统率!
  他在天亮时把他们数了数,
  但日落的时候他们都在何处?

  五

  呵,他们而今安在?还有你呢,
  我的祖国?在无声的土地上,
  英雄的颂歌如今已沉寂-
  那英雄的心也不再激荡!
  难道你一向庄严的竖琴,
  竟至沦落到我的手里弹弄?

  六

  也好,置身在奴隶民族里,
  尽管荣誉都已在沦丧中,
  至少,一个爱国志士的忧思,
  还使我的作歌时感到脸红;
  因为,诗人在这儿有什么能为?
  为希腊人含羞,对希腊国落泪。

  七

  我们难道只好对时光悲哭
  和惭愧?-我们的祖先却流血。
  大地呵!把斯巴达人的遗骨
  从你的怀抱里送回来一些!
  哪怕给我们三百勇士的三个,
  让德魔比利的决死战复活!

  八

  怎么,还是无声?一切都喑哑?
  不是的!你听那古代的英魂
  正象远方的瀑布一样喧哗,
  他们回答:“只要有一个活人
  登高一呼,我们就来,就来!”
  噫!倒只是活人不理不睬。

  九

  算了,算了;试试别的调门:
  斟满一杯萨摩斯的美酒!
  把战争留给土耳其野人,
  让开奥的葡萄的血汁倾流!
  听呵,每一个酒鬼多么踊跃
  响应这一个不荣誉的号召!

  一0
  你们还保有庇瑞克的舞艺,
  但庇瑞克的方阵哪里去了?
  这是两课,为什么只记其一,
  而把高尚而坚强的一课忘掉?
  凯德谟斯给你们造了字体-
  难道他是为了传授给奴隶?

  一一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让我们且抛开这样的话题!
  这美酒曾使阿纳克瑞翁
  发为神圣的歌;是的,他屈于
  波里克瑞底斯,一个暴君,
  但这暴君至少是我们国人。

  一二
  克索尼萨斯的一个暴君
  是自由的最忠勇的朋友:
  暴君米太亚得留名至今!
  呵,但愿现在我们能够有
  一个暴君和他一样精明,
  他会团结我们不受人欺凌!

  一三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在苏里的山岩,巴加的岸上,
  住着一族人的勇敢的子孙,
  不愧是斯巴达的母亲所养;
  在那里,也许种子已经散播,
  是赫剌克勒斯血统的真传。

  一四
  自由的事业别依靠西方人,
  他们有一个做买卖的国王;
  本土的利剑,本土的士兵,
  是冲锋陷阵的唯一希望;
  但土耳其武力,拉丁的欺骗,
  会里应外合把你们的盾打穿。

  一五
  把萨摩斯的美酒斟满一盅!
  树荫下正舞蹈着我们的姑娘-
  我看见她们的黑眼亮晶晶,
  但是,望着每个鲜艳的姑娘,
  我的眼就为火热的泪所迷,
  这乳房难道也要哺育奴隶?

  一六
  让我攀登苏尼阿的悬崖,

  可以听见彼此飘送着悄悄话,
  让我象天鹅一样歌尽而亡;
  我不要奴隶的国度属于我-
  干脆把那萨摩斯酒杯打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28 | 显示全部楼层
咏锡雍


  你磅礴的精神之永恒的幽灵!
  自由呵,你在地牢里才最灿烂!
  因为在那儿你居于人的心间-
  那心呵,它只听命对你的爱情;
  当你的信徒们被带上了枷锁,
  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牺牲,
  他们的祖国因此受人尊敬,
  自由的声誉随着每阵风传播。
  锡雍!你的监狱成了一隅圣地,
  你阴郁的地面变成了神坛,
  因为伯尼瓦尔在那里走来走去
  印下深痕,仿佛你冰冷的石板
  是生草的泥土!别涂去那足迹!
  因为它在暴政下向上帝求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29 | 显示全部楼层
洛钦伊珈


  去吧,你艳丽的风景,你玫瑰的花园!
  让富贵的宠儿在你的眸子里徜徉;
  还给我峻岩吧,那儿有积雪的安眠,
  尽管它仍铭记着自由与爱的创伤。
  然而,加里敦尼呵,你的峰峦多壮美:
  在那雪白的山顶,尽管天高风急,
  尽管瀑布湍激,没有舒缓的泉水,
  我却怀念幽暗的洛屈纳期而叹息。

  呵,我幼小的脚步天天在那里游荡,
  我戴着苏格兰帽子,穿着花格外套,
  脑中冥想着一些久已逝去的族长,
  而信步漫游在那松林荫蔽的小道;
  我流连忘返,直到夕阳落山的霞光
  为灿烂的北极星的闪烁所替换,
  因为古老的故事煽动了我的幻想,
  呵,是那幽暗的洛屈纳咖山民的流传。

  “噫,死者的鬼魂!你们的声音我难道
  没有听见,在滚滚的夜风里升腾?”
  那一定是英雄的幽灵欢乐喧嚣,
  驾着长风,奔驰于他的高原的谷中!
  在洛屈纳咖附近,每当风云凝聚,
  冬寒就驾着他的冰车前来驻扎:
  那里的阴云旋卷着我祖先的形迹,
  他们住在幽暗的洛屈纳期的凤暴下。

  “不幸而勇敢的壮士!难道没有恶兆
  预示你们的大业已为命运所摒弃?”
  呵,尽管你们注定在克劳顿战死了,
  你们的覆亡并没有赢得欢呼的胜利。
  但你们在泥土的永眠中仍旧快乐,
  你们和族人在布瑞玛山穴一起安息;
  那苏格兰风笛正在幽暗的山中高歌,
  洛屈纳珈山中回荡着你们的事迹。

  洛屈纳珈呵,我已离开你年复一年,
  还得再过多少岁月我才能再踏上你!
  虽然造化没把绿野和鲜花给你装点,
  你比阿尔比安的平原夏令人珍惜。
  英格兰呵,以远方山峦的游子来看,
  你的美景太嫌温驯而小巧玲珑,
  唤我多么向往那雄伟粗犷的悬崖,
  那幽暗的洛屈纳珈的险恶的峥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23 18:15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