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拜伦诗歌、书信、杂著 (2010新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11:34 | 显示全部楼层
给赛沙

没一块墓碑标明方位,   
把你的真情如实记载,
为什么你要沉沉入睡,   
被所有世人(除了我)忘怀?

你与我远隔瀛海山川,
相思无益,仍苦苦相爱;
过去的,未来的,飞向你身边,
祝我们团聚——不再,永不再!

若曾有一句话,或一道眼波,
说过“让我们默默分手”,
那么,对于你灵魂的解脱
或许我还能吞声忍受。

听说死神给你的一箭
轻快而无痛;临终时,曾否
把无缘再见的故人眷念——  
他始终把你牢记在心头?

有哪个像他的,曾来守护你,
痛心的看到你目光渐滞,
死亡在临近,悲叹也屏息,
直到这种种全都完事?

      
而当你寂然化为异物,
对人间悲苦不再萦怀,
深情的热泪就夺眶而出,
飞快的奔涌——一如现在。

怎能不奔涌!有不少日子,
当我还不曾暂离本地,
在现已荒废的楼台,多次
你我的热泪混融在一起!
无人曾见的默默相觑;
无人能解的淡淡笑容;
缔盟的两心低诉的思绪;
颤栗的手儿的抚摸触动;

我们的亲吻,纯真无邪,
使爱情抑制了热切的心愿;
眼神昭示了心灵的明洁,
连激情也羞于另生奢念。
我与你不同,常耽于苦恼,
是你的音调教给我欢欣;
是你的仙喉使歌声神妙,
那甘美仅仅源于你一人。

你我的信物——我至今佩带,  
你的在哪里?——你又在哪里?
沉重的忧患,我惯常负载,
从未像今天,压弯了背脊!

在芳艳年华,你悠然远逝,
苦难的深杯留给我喝干。
墓穴里果真只有安适,
又何需望你重返人寰。

倘若在神圣的星河天国,
你找到一座中意的星球,
请把那福祉分一份给我,
好摆脱这边无尽的烦扰。  

我早就盟你教益;如今  
教会我苦熬吧,与世人互谅;
在世间,你爱我如此情深,
当乐于赐我天国的希望!                  

1811年10月11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8-22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自然的慰籍

在高山耸立的地方必有他的知音,
  在海涛滚滚的地方,那就是他的家乡,
只要有蔚蓝的天空和明媚的风暴,
  他就喜欢,他就有精力在那地方游荡;
沙漠,树林,幽深的岩洞,浪花的雾,
  对于他都含蕴一种情谊;它们讲着
和他互通的言语,那比他本土的著述
  还更平易明白,他就常常抛开卷册
而去打开为阳光映照在湖上的自然的书。

有如一个迦勒底人,他能观望着星象,
  直到他看到那上面聚居着像星星
一样灿烂的生命;他会完全遗忘
  人类的弱点,世俗,和世俗的纷争;
呵,假如他的精神能永远那么飞升,
  他会快乐;但这肉体的泥胚会扑灭
它不朽的火花,嫉妒它所升抵的光明,
  仿佛竟要割断这唯一的环节:
是它把我们联到那向我们招手的天廷。

然而在人居的地方,他却成了不宁
  而憔悴的怪物,他倦怠,没有言笑,
他沮丧得像一只割断翅膀的野鹰,
  只有在漫无涯际的太空才能逍遥;
以后他又会一阵发狂,抑不住感情,
  有如被关闭的小鸟要急噪地冲击,
嘴和胸脯不断去撞击那铁丝的牢笼,
  终于全身羽毛都染满血,同样地,
他那被阻的灵魂的情热噬咬着他的心胸。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22 11: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哭泣


  一

  在巴比伦的河边我们坐下来
  悲痛地哭泣,我们想到那一天
  我们的敌人如何在屠杀叫喊中,
  焚毁了撒冷的高耸的神殿:
  而你们,呵,她凄凉的女儿!
  你们都号哭着四散逃散。

  二

  当我们忧郁地坐在河边
  看着脚下的河水自由地奔流,
  他们命令我们歌唱;呵,绝不!
  我们绝不在这事情上低头!
  宁可让这只右手永远枯瘦,
  但我们的圣琴绝不为异族弹奏!

  三

  我把那竖琴悬挂在柳梢头,
  噢,撒冷!它的歌声该是自由的;
  想到你的光荣丧尽的那一刻,
  却把你的这遗物留在我这里:
  呵,我绝不使它优美的音调
  和暴虐者的声音混在一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137

帖子

436

积分

knight

米索朗吉游客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5-8-29 20:2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要再克制一下

            只要再克制一下,我就会解脱
              这割裂我内心的阵阵绞痛;
            最后一次对你和爱情长叹过,
              我就要再回到忙碌的人生。
            我如今随遇而安,善于混日子,
              尽管这种种从未使我喜欢;
            纵然世上的乐趣都已飞逝,
              有什么悲哀能再使我心酸?

            给我拿酒来吧,给我摆上筵席,
              人本来不适于孤独的生存;
            我将做一个无心的浪荡子弟,
              随大家欢笑,不要和人共悲恸。
            在美好的日子里我不是如此,
              我原不会这样,如果不是你
            逝去了,把我孤独地留下度日,
              你化为虚无——一切也逝去了意义。

            我的竖琴妄想弹唱得潇洒!
              被“忧伤”所勉强作出的笑容
            有如覆盖在石墓上的玫瑰花,
              不过是对潜伏的悲哀的嘲讽。
            虽然我有快活的友伴共饮,
              可以暂且驱遣满怀的怨诉;
            虽然欢笑点燃了发狂的灵魂,
              这颗心呵-这颗心仍旧孤独!

            很多回,在清幽寂寞的晚上,
              我有所慰藉地凝视着天空,
            因为我猜想,这天庭的银光
              正甜蜜地照着你沉思的眼睛;
            常常,当新西雅高踞天阙,
              当我驶过爱琴海的波涛,
            我会想:“塞莎在望着那明月”-
              哎,但它是在她的墓上闪耀!

            当我辗转于病痛失眠的床褥,
              高热在抽搐我跳动的血管,
            “塞莎不可能知道我的痛苦,”
              我疲弱地说:“这倒是一种慰安。”
            仿佛一个奴隶被折磨了一生,
              给他以自由是无益的恩赐,
            悲悯的造化白白给我以生命,
              因为呵,塞莎已经与世长辞!

            我的塞莎的一件定情的馈赠,
              当生命和爱情还正在鲜艳!
            呵,如今你看来已多么不同!
              时光给你染上了怎样的愁颜!
            那和你一起许给我的一颗心,
              沉寂了-唉,但愿我的也沉寂!
            虽然它已冷得有如死去的人,
              却还感到、还嫌恶周身的寒意。

            你酸心的证物!你凄凉的表记!
              尽管令人难过,贴紧我的前胸!
            仍旧保存那爱情吧,使它专一,
              不然就撕裂你所贴紧的心。
            时间只能冷却,但移不动爱情,
              爱情会因为绝望而更神圣;
            呵,千万颗活跃的爱心又怎能
              比得上这对于逝者的钟情?

                    查良铮 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31 13:23 | 显示全部楼层

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节选)

第一章(节选)

去 国 行

别了,别了!故国的海岸
消失在海水尽头;
汹涛狂啸,晚风悲叹,
海鸥也惊叫不休。
海上的红日冉冉西斜,
我的船乘风直追,
向太阳、向你暂时告别,
我的故乡呵,再会!

不几时,太阳又会出来,
又开始新的一天,
我又会招呼蓝天、碧海,
却难觅我的家园。
华美的第宅已荒无人影,
炉灶里火灭烟消,
墙垣上野草密密丛生,
爱犬在门边哀叫。

“过来,过来,我的小书童!
你怎么伤心痛哭?
你是怕大海浪涛汹涌,
还是怕狂风震怒?
别哭了,快把眼泪擦干;
这条船又快又牢靠:
咱们家最快的猎鹰也难
飞得像这般轻巧。”

“风只管吼叫,浪只管打来,
我不怕惊风险浪,
可是,公子呵,您不必奇怪
我为何这样悲伤。
只因我这次拜别了老父,
又和我慈母分离,
离开了他们,我无亲无故,
 只有您——还有上帝。

“父亲祝福我平安吉利,
没怎么怨天尤人;
母亲少不了唉声叹气,
巴望我回转家门。”
“得了,得了,我的小伙子!
难怪你哭个没完;
若像你那样天真幼稚,
我也会热泪不干。

“过来,过来,我的好伴当!
你怎么苍白失色?
你是怕法国敌寇凶狂,
还是怕暴风凶恶?”
“公子,您当我贪生怕死?
我不是那种脓包,
是因为挂念家中的妻子,
才这样苍白枯槁。

“就在那湖边,离府上不远,
住着我妻儿一家,
孩子要他爹,声声哭喊,
叫我妻怎生回话?”
“得了,得了,我的好伙伴!
谁不知你的悲伤,
我的心性却轻浮冷淡,
一笑就去国离乡。”

谁会相信妻子或情妇
虚情假意的伤感?
两眼方才还滂沱如注,
又嫣然笑对新欢。
我不为眼前的危难而忧伤,
也不为旧情悲悼;
伤心的倒是:世上没一样
值得我珠泪轻抛。

如今我一身孤孤单单,
在茫茫大海飘流;
没有任何人为我嗟叹,
我何必为别人忧愁?
我走后哀吠不休的爱犬
又有了新的主子;
过不了多久,我若敢近前,
会把我咬个半死。

船儿呵,全靠你,疾驶如飞,
横跨那滔滔海浪;
任凭你送我到天南地北,
只莫回我的故乡。
我向你欢呼,苍茫的碧海!
当陆地来到眼前,
我就欢呼那石窟、荒埃!
我的故乡呵,再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31 13: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章(节选)

    一

 可爱的孩子,你的脸可象你妈妈?
 上次相见,你天真的蓝眼珠含着笑,
 我的家庭和心灵的独养女儿,艾达!
 然后分手了,——可不象这一遭,
 那时还有希望。——
          猛然间我才惊觉:
 周围已是起伏的海浪,风在唏嘘;
 我走了;漂泊到哪儿,自己也不知道;
 但是那海岸已经在我眼前隐去,
阿尔比温是再也不能使我欢欣,或者使我忧郁。

    二

 又到了海上!又一次以海为家!
 我欢迎你,欢迎你,吼叫的波浪!
 我身下的汹涌的海潮象识主的骏马;
 快把我送走,不论送往什么地方,
 虽然那紧张的桅杆要象芦苇般摇晃,
 虽然破裂的帆篷会在大风中乱飘,
 然而我还是不得不流浪去他乡,
 因为我象从岩石上掉下的一棵草,
将在海洋上漂泊,不管风暴多凶,浪头多么高。

    三

 在青春的黄金时代,我曾歌咏一人,
 那反抗自己抑郁心灵的漂泊的叛逆;
 现在来从提过去说开头的事情,
 象疾风推浮云前进,让我把它说到底。
 从这故事,我发现往昔思想的痕迹,
 还有干了的眼泪,它们逐渐地湮灭,
 但留下一条荒凉的小径;就从这里,
 以沉重的脚步,踏着生命的沙土,岁月
逝去了;这生命的最后的沙土,没有一花一叶。

    四

 也许因年轻时欢乐和苦痛的激情,
 我的心、我的琴都折断了一根弦,
 它们都会发出刺耳的嘈杂声音,
 现在重弹旧调,怕也难以改善;
 虽然我的曲调是沉闷的,抑郁不欢,
 然而为着这歌儿能够帮助我脱离
 自私的悲欢梦境——那是多么可厌,
 而使我陶醉于忘掉一切的境界里,
它至少对于我(也只对我)不算是无益的主题。

    五

 谁要是凭着经历而不是靠年岁,
 熟知这悲惨世界,看透了人生,
 那么他就会把一切看得无所谓;
 尘世上的荣誉、野心、悲哀、斗争、爱情,
 都再也不能用那尖刀刺痛他的心,
 留下无声而剧烈的痛苦,在他心坎上;
 他知道何以思想要到寂寞的洞穴里退隐,
 而那洞穴里,却充满着活泼的幻想,
在拥挤的脑海里还留着陈旧而完好的形象。

    六

 为了创造并在创造中活得更活泼,
 我们把种种幻想变成具体的形象,
 同时照着我们幻想的生活而生活,
 简而言之,就象我如今写着诗行。
 我是什么?空空如也。你却不一样,
 我思想之魂!我和你一起漂泊各地,
 虽然不可见,却总凝视着万象,
 我已经和你变成了浑然的一体,
你总是在我身边,即使在我情感枯竭之际。

    七

 但是我不应该想得这么热狂、杂乱,
 我已经想得太阴郁,而且也太多,
 我的头脑在动荡中沸腾,过分疲倦,
 变成一团狂热和火焰急转着的漩涡。
 从青年时代起,我的心就不受束缚,
 所以我的生命之泉已经受了毒害。
 已经太迟了!然而我已非故我,
 虽然时间治不好的痛苦,我仍能忍耐;
虽然依旧吃得下苦果,而不责怪命运,自怨自艾。

    一二

 可是不久他就醒悟,知道他自己
 最不适合与人们为伍,在人群中厮混;
 他同人们格格不入,志趣迥异;
 岂肯随声附和,虽然他的灵魂,
 在年青时,曾被自己的思想所战胜;
 他特立独行,怎肯把心的主权
 割让给心灵所反对的那些庸人;
 在孤独中感到骄傲,因为即使孤单,
人在离群索居时,别有一种生活,会被发现。

    一三

 起伏的山峦都象是他知心的朋友,
 波涛翻腾着的大海是他的家乡;
 他有力量而且也有热情去浪游,
 只要那里有蔚蓝的天和明媚风光;
 沙漠、森林、洞窟以及海上的白浪,
 这些都是他的伴侣,都使他留恋;
 它们有着共通的语言,明白流畅,
 胜过他本国的典籍——他常抛开一边,
而宁肯阅读阳光写在湖面上的造化的诗篇。

    三三

 宛如一块裂成许多碎块的破镜,
 变成许多小小的镜子,一面一面;
 越是破碎,就会映出越多的人影。
 会把一个人的影子化作几千;
 而那忘不掉往事的心何独不然,
 破碎地活着;它冰冷、憔悴而孤独,
 在慢慢长夜里悲痛得不能成眠,
 躯壳不死,它的愁苦总难以消除,
哪种苦痛深藏不露,因为是言语无法倾诉。

    四七

 它们矗立着,仿佛是孤高的心灵,
 虽然憔悴,但是又决不象庸众折腰,
 里面空无一人,唯有风从缝隙吹进;
 只能跟浮云暗暗地交谈,这些古堡;
 曾经有一天,它们是年青而骄傲,
 下方进行着战争,旗帜飘扬在上空;
 但如今那些战斗的,早已魄散魂销,
 那些飘扬的,连灰烬也无影无踪,
留下荒凉的城垛,也永不会再遭炮火进攻。

    七五

 山峰、湖泊以及蓝天难道不属于我
 和我的灵魂,如同我是它们的一部分?
 我对它们的眷爱,在我深深的心窝,
 是否真诚纯洁?叫我怎能不看轻
 其他一切,假使同山水和苍穹比并?
 我又怎能不低挡那恼人的浊浪,
 而抛弃这些感情,学那些庸碌之人,
 换上一副麻木而世俗的冰冷心肠?
庸人的眼只注视泥坑,他们的思想怎敢发光。

    八九

 天地寂然,虽则并没有沉沉酣睡,
 但忘了呼吸,象人在感触最深时一般;
 静静地,正如人思索得如痴如醉:
 天地寂然,从高远的星空灿烂,
 到平静安宁的湖水和环抱的群山,
 一切的一切集中于一个实在的生命,
 无论是一线光、一阵风、一张叶瓣,
 都不遗失,而成了存在的一部分,
各各感到了万物的创造者和卫护者的真纯。

    九○

 于是深深激起宇宙无穷的感慨,
 尤其在孤寂中——其实是最不寂寥;
 这种感触是真理,它通过我们的存在,
 又渗透而摆脱了自我;它是一种音调,
 称为音乐的灵魂和源泉,使人明了
 永恒的谐和;好象西塞里亚的腰带,
 它复有着一种魔力,能够产生奇效,
 一切东西缚上了它,就美得勾人喜爱,
它使得死之魔影也再不能对我们有所损害。

    一一三

 我没有爱过这人世,人世也不爱我;
 它的臭恶气息,我从来也不赞美;
 没有强露欢颜去奉承,不随声附和,
 也未曾向它偶像崇拜的教条下跪,
 因此世人无法把我当作同类;
 我侧身其中,却不是他们中的一人;
 要是没有屈辱自己,心灵沾上污秽,
 那么我也许至今还在人海中浮沉,
在并非他们的、而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下栖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0

帖子

0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5-8-31 13:26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章(节选)

    二七

 月亮升起来了,但还不是夜晚,
 落日和月亮平分天空,霞光之海
 沿着蓝色的弗留利群峰的高巅
 往四下迸流,天空没有一片云彩,
 但好象交织着各种不同的色调,
 融为西方的一条巨大的彩虹——
 西下的白天就在那里接连了
 逝去的亘古;而对面,月中的山峰
浮游于蔚蓝的太空——神仙的海岛!

    二八

 只有一颗孤星伴着戴安娜,统治了
 这半壁恬静的天空,但在那边
 日光之海仍旧灿烂,它的波涛
 仍旧在遥远的瑞申山顶上滚转:
 日和夜在互相争夺,直到大自然
 恢复应有的秩序;加暗的布伦泰河
 轻柔地流着,日和夜已给它深染
 初开放的玫瑰花的芬芳的紫色,
这色彩顺水而流,就象在镜面上闪烁。

    二九

 河面上充满了从迢遥的天庭
 降临的容光;水波上的各种色泽
 从斑斓的落日以至上升的明星
 都将它们奇幻的异彩散发、融合:
 呵,现在变色了;冉冉的阴影飘过,
 把它的帷幕挂上山峦;临别的白天
 仿佛是垂死的、不断喘息的海豚,
 每一阵剧痛都使它的颜色改变,
最后却最美;终于——完了,一切没入灰色。

查良铮译

    一七八

在无径可通的林丛有一种乐趣,
在寂寞幽僻的海滨有一种狂欢,
这里是一个无人侵扰的社会:
面对大海,乐声伴着涛声呜咽。
我不是不爱人类,但我更爱自然。
从我和人们的交往,从过去的经历
或今后可能的遭遇,我悄然脱身
和那茫茫广宇融成一体,我的心绪
绝非言语所能表达——但也无法隐匿!

    一七九

翻滚吧,你深邃幽暗的海洋——
一万艘战舰在你身上徒劳无益地掠过,
人类给大地撒下毁灭的印记,但他的统治
却在你的岸边终止——你的底层残骸交错。
这些都是你的业绩,而人类却留不下什么
他恣意蹂躏的踪影,除了他渺小的自己
恰似一滴雨珠,一刹那间向海上坠落,
汩汩地冒泡、呻吟,沉没在你深深的怀抱:
没有坟墓——不闻丧钟、不见棺椁,无人知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9182

帖子

7万

积分

duke

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05-9-11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想从前我们俩分手,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预感到多年的隔离,  
  我们忍不住心碎;  
你的脸冰凉、发白,  
  你的吻更似冷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早凝结着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的警告。  
你的誓言全破碎了,  
  你的行为如此轻浮:  
人家提起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当着我讲到你,  
  一声声有如丧钟;  
我的全身一阵颤栗——  
  为什么对你如此情重?  
没有人知道我熟识你,  
  呵,熟识得太过了——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这深处难以为外人道。  

你我秘密地相会,  
  我又默默地悲伤,  
你竟然把我欺骗,  
  你的心终于遗忘。  
如果很多年以后,  
  我们又偶然会面,  
我将要怎样招呼你?  
  只有含着泪,默默无言。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好吧,我们不再一起漫游,  
  消磨这幽深的夜晚,  
尽管这颗心仍旧迷恋,  
  尽管月光还那么灿烂。  

因为利剑能够磨破剑鞘,  
  灵魂也把胸膛磨得够受,  
这颗心呵,它得停下来呼吸,  
  爱情也得有歇息的时候。  

虽然夜晚为爱情而降临,  
  很快的,很快又是白昼,  
但是在这月光的世界,  
  我们已不再一起漫游。  


         1817年2月28日  
        查良铮 译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08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29 | 显示全部楼层

雅典的少女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雅典的少女呵,在我们分别以前,  
把我的心,把我的心交还!  
或者,既然它已经和我脱离,  
留着它吧,把其余的也拿去!  
请听一句我临别前的誓语: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我要凭那无拘无束的鬈发,  
每阵爱琴海的风都追逐着它;  
我要凭那墨玉镶边的眼睛,  
睫毛直吻着你颊上的嫣红;  
我要凭那野鹿似的眼睛誓语: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  

还有那我久欲一尝的红唇,  
还有那轻盈紧束的腰身;  
我要凭这些定情的鲜花,  
它们胜过一切言语的表达;  
我要说,凭爱情的一串悲喜: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雅典的少女呀,我们分了手;  
想着我吧,当你孤独的时候。  
虽然我向着伊斯坦堡飞奔,  
雅典却抓住我的心和灵魂:  
我能够不爱你吗?不会的!  
你是我的生命,我爱你。  

      (1810年,雅典)
        查良铮 译

  拜伦旅居雅典时,住在一个名叫色欧杜拉·马珂里寡妇的家中,她有三个女儿,长女特瑞莎即诗中的“雅典的少女”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23 18:25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