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拜伦诗歌、书信、杂著 (2010新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

    一  

她走在美的光彩中,象夜晚  
  皎洁无云而且繁星漫天;  
明与暗的最美妙的色泽  
  在她的仪容和秋波里呈现:  
耀目的白天只嫌光太强,  
  它比那光亮柔和而幽暗。  

     二  

增加或减少一份明与暗  
  就会损害这难言的美。  
美波动在她乌黑的发上,  
  或者散布淡淡的光辉  
在那脸庞,恬静的思绪  
  指明它的来处纯洁而珍贵。  

    三  

呵,那额际,那鲜艳的面颊,  
  如此温和,平静,而又脉脉含情,  
那迷人的微笑,那容颜的光彩,  
  都在说明一个善良的生命:  
她的头脑安于世间的一切,  
  她的心充溢着真纯的爱情!  

        查良铮 译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给你的项链

我给你的项链玲珑精致,
我赠你的诗琴悦耳动听;
向你献礼的心儿也忠实,
谁知碰上了倒霉的命星。

这两件礼品有神奇的法力,
能占卜我走后你是否忠贞;
它们的责任尽到了,——可惜
没能教会你尽你的责任。

项链挺结实,环环扣紧,
但生人的抚弄它不能忍受;
琴声也甜美——但你莫相信
在别人手里它同样温柔。

他摘你项链,项链就断折,
他弹这诗琴,琴哑口无言;
它们抗拒他,看来,他只得
换新的链扣,上新的琴弦。

既然你变了,它们也得变;
项链碎裂,琴韵无声。
罢了!和它们、和你再见——
哑琴,脆链,欺诈的心灵!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孤独

坐在山岩上,对着河水和沼泽冥想,
或者缓缓地寻觅树林荫蔽的景色,
走进那从没有脚步踏过的地方,
和人的领域以为的万物共同生活,
或者攀登绝路的、幽独奥秘的峰峦。
和那荒野中无人圈养的禽兽一起,
独自倚在悬崖上,看瀑布的飞溅——
这不算孤独;这不过是和自然的美丽
展开会谈,这是打开她的富藏浏览。

然而,如果是在人群、喧嚣和杂唣中
去听,去看,去感受,一心获取财富,
成了一个疲倦的游民,茫然随世浮沉,
没有人祝福我们,也没有谁可以祝福,
到处是不可共患难的荣华的奴仆!
人们尽在阿谀、追随、钻营和求告,
虽然在知觉上和我们也是同族,
如果我们死了,却不会稍敛一下笑:
这才是举目无亲;呵,这个,这才是孤独!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我没有阿谀过它腐臭的呼吸,也不曾
忍从地屈膝,膜拜它的各种偶像;
我没有在脸上堆着笑,更没有高声
叫嚷着,崇拜一种回音;纷纭的世人
不能把我看作他们一伙;我站在人群中
却不属于他们;也没有把头脑放进
那并非而又算作他们的思想的尸衣中,
一齐列队行进,因此才被压抑而致温顺。

我没有爱过这世界,它对我也一样——
但是,尽管彼此敌视,让我们方方便便
分手吧;虽然我自己不曾看到,在这世上
我相信或许有不骗人的希望,真实的语言,
也许还有些美德,它们的确怀有仁心,
并不给失败的人安排陷阱;我还这样想:
当人们伤心的时候,有些人真的在伤心,
有那么一两个,几乎就是所表现的那样——
我还认为:善不只是说话,幸福并不只是梦想。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罗马

哦,罗马,我的祖国,人的灵魂的都城!
凡是心灵的孤儿必然要来投奔你,
你逝去的帝国的凄凉的母亲!于是他
在他狭窄的胸中按下渺小的忧郁。
我们的悲伤和痛苦算得了什么?来吧,
看看这柏树,听听这枭鸣,独自徘徊
在残破的王座和宫宇的阶梯上,啊呀!
你们的烦恼不过是瞬息的悲哀——
脆弱如人的泥胚,一个世界已经在你的脚下掩埋。

万邦的尼俄柏!哦,她站在废墟中,
失掉了王冠,没有儿女,默默地悲伤;
她干瘪的手拿着一只空的尸灰甑,
那神圣的灰尘早已随着风儿飘扬;
西庇阿的墓穴里现在还留下什么?
还有那许多屹立的石墓,也已没有
英雄们在里面居住:呵,古老的台伯河!
你可要在大理石的荒原中奔流?
扬起你黄色的波涛吧,覆盖起她的哀愁。

哥特人,基督徒,时间,战争,洪水和火,
都摧残过这七峰拱卫的城的骄容;
她眼看着她的荣光一星星地隐没,
眼看着野蛮人的君主骑马走上山峰,
而那儿战车曾驰向神殿;庙宇和楼阁
到处倾圯了,没有一处能够幸存;
莽莽的荒墟呵!谁来凭吊这空廓——
把一线月光投上这悠久的遗痕,
说“这儿曾是——”使黑夜显得加倍地深沉?

呵,这加倍的夜,世纪和她的沉没,
以及“愚昧”,夜的女儿,一处又一处
围绕着我们;我们寻胜只不断弄错;
海洋有它的航线,星斗有天文图,
“知识”把这一切都摊在她的胸怀;
但罗马却像一片荒漠,我们跌跌绊绊
在芜杂的记忆上行进;有时拍一拍
我们的手,欢呼道:“有了!”但很明显,
那只是海市蜃楼在近处的废墟呈现。

去了,去了!崇高的城!而今你安在?
还有那三百次的胜利!还有那一天
布鲁图斯以他的匕首的锋利明快
比征服者的剑更使名声远远流传!
去了,塔利的声音,维吉尔的诗歌
和李维的史图册!但这些将永远
使罗马复活,此外一切都已凋落。
唉,悲乎大地!因为我们再看不见
当罗马自由之时她的目光的灿烂!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4 | 显示全部楼层
三十三岁生日


人生的道路又脏又暗,
我已经捱过了三十三年。
这么些岁月给我留下啥?
除了三十三,啥也没留下。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不会再徘徊

我们不会再徘徊,
在那迟迟的深夜,
尽管心儿照样爱,
月光也照样皎洁。
利剑把剑鞘磨穿,
灵魂也磨损胸臆;
心儿太累,要稍喘,
爱情也需要歇息。
黑夜愿是为了爱,
白昼转眼就回还,
但我们不在徘徊,
沐着那月光一片。

注:这是《好吧,我们不再漫游》另一译本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在马耳他,题纪念册

正如一块冰冷的墓石
死者的名字使过客惊心,
当你翻到这一页,我名字
会吸引你那沉思的眼睛。

也许有一天,披览这名册,
你会把我的姓名默读:
请怀念我巴,像怀念死者,
相信我的心就葬在此处。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6 | 显示全部楼层

纽芬兰犬墓碑题诗

当一位人间骄子一命归西,
与荣誉无缘,却有显赫的门第;
名匠的雕刻炫示殡葬的隆重,
墓室的图象描绘死者的事功;
这一切告竣,在墓地所能见到
就全是虚夸,全不似他的真貌。
怎如这条狗,是最可信赖的朋友,
主人还家,第一个趋前迎候;
挺身卫主,与主人心心相印,
全为了主人,才劳碌、搏斗、生存;
卑微地死去,好品德不为人知,
灵魂进不了天国,横遭拒斥;
而人——愚妄的虫蚁!只希图免罪,
想自家独占天堂,排斥异类。
人呵!你这瘦弱的、片时的客户!
权力腐蚀你,奴役更使你卑污;
谁把你看透,就会鄙弃你,离开你——
偃获生命的尘土,堕落的东西!
你的爱情是淫欲,友谊是欺诈,
你的笑容是伪善,言语是谎话!
你本性奸邪,称号却堂皇尊贵,
跟畜生相比,你真该满脸羞愧。
谁望见这简朴坟墓,请移步走远——
你们所哀悼的人物与此地无缘。
谨在此立碑,标志我朋友的墓地:
我生平唯一的朋友——在此安息。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卢德派之歌
  
海外那些自由的儿郎
付出了鲜血,买到了自由;
不自由毋宁死亡!
我们要把一切国王消灭光!
当然,除了我们的卢德王。

我们要赶快织出布匹,
把梭子换成利剑刀枪,
将这包裹死人的尸布,
掷向脚下的暴君国王,
用他的腥血为丧衣上浆。

那颜色黑如他的心,
他的血管早已烂如污物,
把暴君的血水当朝露,
浇灌卢德所栽培的
自由的常青树!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9-18 21:59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