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拜伦诗歌、书信、杂著 (2010新整理)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悼玛格丽特表妹

晚风沉寂了,暮色悄然无声,
林间不曾有一缕微风吹度;
我归来祭扫玛格丽特的坟茔,
把鲜花撒向我所挚爱的尘土。

这狭小墓穴里僵卧着她的身躯,
想当年芳华乍吐,闪射光焰;
如今可怖的死神已将她攫去,
美德和丽质也未能赎返天年。

哦!只要死神懂一点仁慈,
只要上苍能撤消命运的裁决!
吊客就无需来这儿诉他的悲思,
诗人也无需来这儿赞她的莹洁。

为什么要悲恸?她无匹的灵魂高翔,
凌越于红日赫赫流辉的碧落;
垂泪的天使领她到天国的闺房,
那儿,善行换来了无尽的欢乐。

可容许放肆的凡夫问罪上苍,
如痴似狂地斥责神圣的天意?
不!这愚妄的意图已离我远扬,
我岂能拒不顺从我们的上帝!

但对她美德的怀想是这样亲切,
但对她娇容的记忆是这样新鲜;
它们依旧汲引我深情的泪液,
依旧盘亘在它们惯往的心田。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9-14 17:39 | 显示全部楼层

你生命告终

你生命告终,威名却树立;
你故乡的歌曲谣讴
记述她英雄儿子的胜利,
记述他刀剑的格斗,
他建立的功勋,他打赢的战役,
他所夺回的自由!

我们已自由,纵然你倒地,
你不会感受到死亡;
你身上流出的高贵血液
不屑于沉入土壤:
它正周流在我们血脉里,
你活在我们身上!

你的名字,在呐喊声中
激励着冲锋的队伍,
合唱的主题——你的牺牲
从少女歌喉中倾吐;
恸哭有损于你的光荣,
你不是被哀悼的人物!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137

帖子

436

积分

knight

米索朗吉游客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5-10-21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我满三十六岁

此时此心当无所感——
既然它不再感动他人;
我虽然不能为人所爱,
却仍寄情于人!

我的年华像枯黄的秋叶,
爱情的花果早已凋谢;
只剩下蛀虫和灾孽,
就是我的一切!

我的心在遭受烈焰的煎熬,
就像孤寂的火山岛;
只差火炬在这里点燃,
把一切都烧掉!

希望、忧惧、嫉妒的关照,
爱情的魅力和痛苦中的甘甜,
这一切我都无法得到,
只得到了镣铐!

英雄的灵榇环绕着荣光,
勇士的额头被花环缠上,
此时此地怎能让心灵,
听任情思翱翔!


刀剑、旌旗、碧血沙场,
荣誉和希腊装在我的心上;
偃卧盾牌的斯巴达男儿啊,
怎及自由高尚!

醒来吧,希腊已振奋,
醒来吧,我的那颗心!
探讨生命之旅的真谛,
狠狠打击敌人!

多情的火焰不能重燃,
爱美的习性不能保全;
你我对诱人的颦笑,
再也不能眷念。

你既悔恨荒度了青春,
为何还要苟且生存?
奔向光荣的死所吧,
在战场上献身!

去寻求(少见,常是碰上)
勇士的墓地,它当属于你;
选一方土壤作归宿,
永远得享安息。

这是拜伦最后一首诗。


另一个版本:
这颗心不再激动别个,
也不该为别个激动起来;
但是,尽管没有人爱我,
我还是要爱!

我的岁月似黄叶凋残,
爱情的香花甜果已落尽;
只有蛀虫、病毒和忧患
是我的命运!

烈焰在我的心胸烧灼,
犹如火山岛,孤寂,荒废;
在这儿点燃的并不是炬火——
而是火葬堆!

希望,忧虑,嫉妒的烦恼,
爱情的威力和痛苦里面
可贵的部分,我都得不到,
只得到锁链!

荣光照耀着英雄的灵榇,
花环缠绕在勇士的额旁——
在此时此地,怎容许心魂
被情思摇荡!

看吧,刀剑、旌旗和战场,
希腊和荣誉,就在我四周!
斯巴达男儿,卧在盾牌上,
怎及我自由!

醒来吧,我的心!希腊已醒来!
醒来吧,我的心!去深思细察
你生命之血的来龙去脉,
把敌人狠打!

赶快踏灭那重燃的情焰,
男子的习性不值分毫!
如今你再也不应眷恋
美人的颦笑。

你悔恨等闲把青春度过,
那么,何必还苟活图存?
快奔赴战场——光荣的死所,
在那里献身!

去寻求(不寻求也常会碰上)
战士的坟墓,于你最相宜;
环顾四旁,选一方土壤,
静静安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勒钦伊盖

去吧,美丽的景色,玫瑰的园圃!
你是富贵宠儿的遨游之处;
而我想往巉岩峻岭——白雪的归宿,
尽管它们早已为爱情和自由献出。
喀利多尼亚!我热爱你的山麓,
虽然雪封的山顶风云变幻,
没有徐流的泉水,但见飞泻的瀑布,
我仍怀念那幽暗的洛奇纳伽!

①勒钦伊盖(当地盖尔语称之为“洛奇纳伽”),为苏格兰北部一高峰。作
者幼年曾在该峰附近住过。见本书的“拜伦年谱”。
②喀利多尼亚,苏格兰的古称。

呵,我幼时的脚步常在此游荡,
头戴贝雷帽,身穿花格呢外衣,
心中冥想着久已逝去的酋长,
天天信步漫游松柯掩映的原野。
直到白昼收回它最后一丝余光,
北极星当空闪烁,我才回家;
因为古老故事勾起迷人的遐想,
是山民的传说——在幽暗的洛奇纳伽。
“仙逝的幽魂啊,难道我没有听到
暗夜狂啸的风声里,你们在呼叫?”
英雄的精魂一定是充满欢愉,
雄风不减地驰骋在故乡的山道。
当狂风大雪在洛奇纳伽会聚的时候,
冬寒便驾驭冰车巡幸天下;
阴云旋卷着我们祖先的身影,
在风暴里——在幽暗的洛奇纳伽。
“多么不幸呵,竟没有什么迹象
预示命运遗弃了勇士们的事业?”
啊,你们注定要在克洛登阵亡①,
难道胜利用欢呼便可将你们酬谢?
总算有幸,在勃瑞玛岩洞,

①指18世纪中苏格兰人暴动被镇压一事。

你们与族人一起长眠地下;
高亢的风笛把你们的事迹传颂,
山峦回荡着——在幽暗的洛奇纳伽!
洛奇纳伽啊,别后光阴似流水,
再度相逢几多时!
你虽没得到造物主繁花和绿荫的恩惠,
但却比阿尔比温①的原野亲切几倍。
云游远方的山岳我感叹,
英格兰,你的景色过于温顺,优雅;
啊!我更眷念那粗犷险峻的岩峰,
那峥嵘的景色,那幽暗的洛奇纳伽!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给一位女士

她将扎在头上的天鹅绒发带赠给作者

这条束过你金色秀发的发带,
已属于我,亲爱的姑娘!
这爱情的见证胜似天使的遗物,
令我永生难舍难忘!
呵,它时时刻刻贴着我的心,
紧紧地系着你我的魂;
它决不会与我再分离,
在墓中也是我的一部分。
我从你唇边采集的甘露,
也不如这发带珍贵;
吸吮甘露只能得到片刻的香甜,
美宴亦不过是短暂的快慰。
即使我们的生命日益消逝,
发带将唤起青春往事历历,
当记忆被爱情重新萌发,
爱情的叶子就会吐绿。

啊,你那缕缕金发,
恰似微波此伏彼起;
我凭着这一头秀发起誓:
宁肯失去世界,不愿失去你。
何须千梳百理,艳抹浓装,
你的额头自然容光焕发,
有如在镀金的地平线上,
无云天空中升起一片朝霞。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我愿做无忧无虑的小孩,
栖身于广阔高原的洞穴:
在朦胧的旷野里游荡,
在蓝色的波浪上腾跃。
撒克逊浮华的繁文俗节,
正与我自由的意志相别。
坡道崎岖的山地令我眷念,
狂涛澎湃的巨石让我神悦。
命运呵,请收回丰饶的田地,
拿走这响亮的尊荣称号!
我厌恶看人们低三下四,
我厌恶被奴仆屈身照料。
让我回到我酷爱的地方,
听岩石应和大海的呼啸;
那是我从小就熟悉的风光,
只求让我再次看到。
年少的我已经察觉,
这不是为我而设的世界;
啊!幽冥的暗影为何要覆盖,
覆盖世人向尘寰的辞别?
我也曾有过梦境中的辉煌,
那是极乐之乡神奇的幻觉;
现实!你何必用可憎的明亮,
把我引导到这样一个俗界。
爱情离我而去,
友谊早已终了;
如此的心灵怎不孤寂,
当原有的希望都已失掉。
虽有欢谑的友伴共举杯,
恶劣情怀只能是瞬间避回;
纵饮可使痴狂的灵魂振奋,
可心儿啊,依然孤独伤悲。
听他们高谈阔论多无聊:
这群人与我并不相干,
可门第、权势、财富或机运,
却拉我们筵前相见。
请还给我几个忠实的朋友!
请还给我原有的青春和爱情!
躲开那喧嚣半夜的应酬,
他们的欢乐只是徒有虚名。
美丽的人啊,难道你就是
我的希望、慰藉和一切?
连你的笑靥也失去了魅力,
我的心怎能不充满寒意!
俗境是那样富丽和凄苦,
我愿从此告别,毫不惋惜;
恬静使我怡然知足——
美德与它似曾相识或很熟悉。
遁离这熙攘的世界——
不是憎恶,只想躲避;
我要寻觅幽静的山谷,
让晦暗的胸怀与暝色相依。
请给我一双翅膀吧:
像飞回巢中的斑鸠,
我也要展翅凌空,
飘然远行,安宁永久!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俩分手的时候

我们俩分手的时候,
默默无言地流着泪;
想到从此一别多年,
两颗心几乎破碎。
你的面颊发凉、发白,
你的吻胜似寒冰;
呵,那一刻正预兆了,
我今日的悲痛。
清晨落下的寒露,
冷彻了我的额角;
那种感觉仿佛是,
对我此刻心情的预告。
你的誓言早已被抛弃,
你的行为竟如此轻浮,
人们一提到你的名字,
我听了也感到羞辱。
他们在我面前讲到你,
在我听来如声声丧钟;
我不禁在颤栗中自问,
为何我曾对你那般情重?
他们并不知我与你相识
—— 其实相识得那样深;
我将长久、长久地悔恨,
恨到深处无法告诉他人。
你我曾秘密地相会,
而今我在沉默中悲伤;
你如何能自欺欺人,
把这一切全都遗忘?
如果在许多年之后,
我们又偶然见面,
我该如何招呼你?
只能是含泪无言。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赠一位少年时的朋友

童稚所特有的诚实和快乐,
不过几年前还属你我;
至少在名份上是最好的朋友,
我们的情谊长久执著。
如今的我,你也知,
整日被烦恼所困扰;
人们相爱无论多真诚,
友情转眼就可忘掉。
叹人心竟然如此善变,
儿时的友谊脆弱不堪!
你的心思飘忽不定,
禁不住一个月、甚至一天的考验。
似这般,失真情,
如此的情谊不必痛惜;
只能责怪造物主,
是他塑造了无恒的你。
像海潮般有涨有落,
情谊也会游移不定;
怎可能有如此的心灵——
胸中装满永驻的热情?
你和我自幼一起长大,
共同分享过儿时的笑容;
我飞逝的韶华留不住,
怎能让你永做孩童?
一旦我们永别童年,
便成了浮华尘世的奴隶;
长叹一声向真诚再见;
再纯洁的灵魂也会受侵袭。
孩提时代,欢畅的春季!
除了谎骗,跃跃欲试,
自由的心思无拘无羁,
欢乐的目光亮如宝石。
到了成年,一切都改变:
人本身变成了一种工具;
忧虑和希望被私利局限,
规矩束缚着爱和恨的权力。
学会了让自己的罪咎
与俗夫恶行同处;
“朋友”—— 早已败坏的称号
也只能属于这类世俗。
人皆如此命中注定,
我们岂能逃脱?
怎么可能一反常规,
不去装扮特定的角色?
我的一生时时处处,
命运之光不曾闪亮;
面对世界充满憎恶,
何时辞世并不多想。
你的性格轻浮纤弱,
你的光焰一闪即逝;
像夜间闪烁的流萤,
不敢面对煜煜的白日。
愚昧的呼唤一经发出,
佞臣与王侯纠集成群
(皇家宫苑,恶行的出处,
它像宠儿一样深得人心)。
如今你夜夜跻身盛会,
像条虫蚁加入了人群;
与愚夫同流,向豪强献媚,
可怜你无知浮薄的心。
周旋在名媛和淑女间,
举止轻浮,情义虚假;
像青蝇沿着美丽的花园,
把它难以品味的娇花践踏。
你那沼地雾气般的热情,
朝三暮四,东奔西行;
又有哪位淑女会珍视
这磷火般明灭的爱情!
有哪位朋友肯关照于你,
即使他心中原有此意?
你的友谊只有蠢夫分享,
谁愿俯就你,贬辱自己?
盼你早日抽身改前非,
再不要当众失礼妄为;
无论如何,不能下贱,
莫把青春年华荒废。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51 | 显示全部楼层

你幸福就好

你幸福就好,
但愿我也这般幸福;
我的心一如既往,
热情地为你祈祝。
你的丈夫真有福气,
幸运得让我心头酸楚;
但让这一切都过去吧,
他不爱你我才愤怒。
看到你心爱的孩子,
嫉妒几乎撕碎我的心;
但天真的婴儿微笑时,
为了他母亲,我给他一吻。
吻他时我抑住叹息,
他脸上可看到父亲的印记;
但他有酷似母亲的眼睛,
也是那样令我欣喜。
玛丽,再见,我要离去,
你生活美满我毫无怨意;
但我不能留在你身边,
否则我的心又会属于你。
我相信时间和自尊心,
最终会泯灭童年情恋;
我把希望埋藏在心底,
但愿再次坐到你身边。
我虽镇静但心里明白,
你的目光可震撼我身心;
但颤抖现在并不是罪过,
我们相逢没有惊动任何人。
你紧紧盯住我的脸,
却未能发现任何秘密;
你所觉察的唯一迹象,
是我因绝望而平静出奇。

别了,别了,我的梦,
往事何必于怀耿耿;
神话中的“忘川”在何方,
固执的心会破碎,还是会平静?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5-10-30 1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一番挣扎

再一番挣扎,我就可以摆脱
那撕裂心胸的痛苦;
再一声长叹—— 向你和爱情;
便踏上繁嚣生活的归途。
跻身于素所不爱的尘世,
面对现实我已能心静;
欢乐早已离我而去,
难道还怕更惨的不幸?
摆宴席,饮好酒,
离群独处并不是人的本能;
可以扮演无聊的角色,
陪着众人笑,陪哭可不行。
可爱的往昔,并非如此,
只因你一走,一切变了样;
你化为乌有,一切皆乌有,
只是把我孤零零留在这人世上。
我岂能欢快地轻拨竖琴!
悲哀时有意装出的笑容,
有如玫瑰点缀在墓坟,
嘲弄深藏在心底的悲痛。
虽有欢谑的友伴共举杯,
恶劣情怀只能是瞬间避回;
纵饮可使痴狂的灵魂振奋,
可心儿啊,依然孤独伤悲。
每当幽静而妩媚的夜晚来临,
我凝视苍穹,心感慰藉;
因为我以为天国的清辉
正在驱散你双目中的忧郁。
颠簸在爱琴海上,
明月当空,我常低吟——
“赛莎此刻正凝望着月亮”——
可它映照的却是你的墓坟。
当我在病床上痛不能寐,
脉搏急跳,周身发热而抽搐,
此时我低语:“幸好——
赛莎不知道我的痛苦。”
像体衰年迈的奴隶视自由
为一种毫无意义的恩惠,
造物主为何要赐我生命啊,
既然赛莎已经永久地安睡!
过去的岁月里,赛莎曾送我一礼物,
当时爱情和生命芳艳正吐;
此时它已面目全非,
时光将它变成了痛苦!
还有那颗献给我的心
已经沉寂—— 但愿我也沉寂!
虽然它如死去一样冰冷,
却仍有知觉,只是颤栗。
你是像征着痛苦、悲哀的信物!
无论多疼痛,贴在我心上!
把未破损的爱情精心看护,
否则就击碎它紧贴的心房!
无望的爱情更显高洁,
受时光冲击,却永不磨灭,
世间生者的爱恋之情,
怎抵对死者思恋的执著?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11-20 22:1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