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莱蒙托夫诗全集》(附年谱)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前方不远处有条深峡谷,
峡谷中激流在呼啸奔腾。
河水因为大雨陡然猛涨,
那喧响好像愤怒的人群,
一阵阵爆发闷雷般呼声。
虽说这不是人类的语言,
可是我听得懂完完全全:
它正在与倔强巉岩对话,
诉说那缠绵悱恻的幽怨,
进行那无尽无休的争辩。
河水声响突然降低声调,
沉寂中有时又发出咆哮。
当东方放射出金色霞光,
鸟儿在雾空中纵情歌唱,
初醒的鲜花在舒腰吸气,
清风吹拂湿叶飒飒作响。
我也迎着朝阳扬起了头,
漫不经心地看一下四周——
天哪,我吓得魂失魄丢!
原来我躺在峭壁的边缘,
汹涌的浪涛在下方滚翻,
水面上陡立着高高山岩。
也许从天国贬谪的恶魔,
正是从这里的上空坠落,
掉进了那个无底的深渊。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周围是一座上帝的花园,
这座大花园里群芳争艳,
花草树木衣着五彩缤纷,
犹带着苍天的泪痕点点。
葡萄藤犹如美女的卷发,
顺着参天大树缠绕缘攀;
它那鲜绿的藤叶如翡翠,
点缀在树丛中分外好看;
藤条上挂满溜圆的葡萄,
宛如那一串串玛瑙耳环,
时而招来胆怯的小鸟儿,
唧唧喳喳,不停地盘旋。
我再次将身躯贴紧大地,
倾听那声音美妙又神奇。
那声音在林中沙沙作响,
好像有人正在窃窃私语,
议论天堂和人间的秘密。
在这大自然中庄严时刻,
万籁齐鸣,交融在一起,
唯独不闻人的傲慢话语……
那时的种种感受和遐想,
如今已找不到半点痕迹;
我多么想把它复述一遍,
多想重温它—— 哪怕心里!
那天早晨天穹何其清朗!
只要全神贯注放眼眺望,
就可以看到天使的飞翔。
碧空是那样透澈而高远,
一片蓝湛湛,望不到边!
我的一颗心和一双眼睛,
久久沉湎于蔚蓝的晴空,
直到晌午炎气逐走遐想,
方觉焦渴似火灼烤胸中。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于是我费力地离开峰巅,
向山下走去,奔向水边,
双手拉扯着柔韧的荆藤,
两脚登踏着凸凹的山岩。
忽而岩石从我脚下滑落,
滚滚腾腾带起一道尘烟,
劈里啪啦声音回荡峡谷,
临渊上空一根尘柱顿现,
最后葬身惊涛骇浪之中,
留下我在半空当中高悬。
渴望自由的青年意志坚,
连死神也不能令我丧胆!
我刚刚从那悬崖上走下,
顿觉一股山洪清爽气息,
迎面扑来,沁入我心田,
便急不可待地匍伏水边……
突然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我禁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忙转身隐藏到树丛中间。
我急迫地屏住气息谛听,
又扬起紧张的目光搜寻——
越来越真切,飘到耳边,
一个格鲁吉亚少女声音。
那甜蜜的声调无拘无束,
包含着自然的浪漫天真,
好像是与生俱来的习惯,
如同随口呼唤她的亲人。
那可真是一首纯真的歌,
它深深地打动了我的心,
从此无形精灵耳边吟唱——
在日薄西山的黄昏时分。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4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那位格鲁吉亚窈窕少女,
纤手扶着头顶上的水罐,
沿着崎岖狭窄山间小路,
步履款款地走向河岸边,
脚下时而在石苔上打滑,
朗声笑自己走路不稳健。
她的体态是那样的轻盈,
身上的衣衫倒显得清寒,
面纱的末端挽在身背后,
长长漫漫,直垂到腰间。
水映骄阳射出金色光影,
荡漾在她的脸颊和前胸。
那面颊和樱唇散发活力,
那乌黑的眸子顾盼含情,
她的全身都在撩拨爱慕,
唤得我的春心难以平静。
其他的事情已记不得了,
唯衣裙窸窣,注水淙淙……
待我猛一怔,如醉方醒,
沸腾的热血刚稍稍平静,
她已经远远地离开河边,
脚步平稳,仍那么轻盈,
负水罐的背影苗条匀称,
像旷野的娇杨袅袅婷婷!
不远之处一片清凉荫绿,
傍靠山岩两幢房舍并立,
就像一对恋人紧紧偎依,
上方缭绕蓝色炊烟缕缕。
这时候,我隐约望见了,
一扇房门先被缓缓开启,
随后房门又被轻轻关闭……
长老,我知道您不理解,
您不理解我心中的失落,
您不理解那时候的悲戚;
假如我当时能够做到——
虽然这又令我真惋惜——
我情愿当即死在那地方,
带着对美好时光的回忆。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一夜劳顿令我疲惫不堪,
身躯无力倒在树荫下边,
欣慰的梦催我合上眼帘……
在梦境里我又一次看见,
那格鲁吉亚少女的倩影。
一股奇异而甜蜜的乡愁,
又一次刺痛了我的心胸。
我挣扎好久,想透口气,
结果猛然从梦魇中惊醒。
一轮皓月已经挂在天空,
两朵浮云月后悄声跟踪,
张开着他们急切的手臂,
像是在追逐眼前的猎物。
天地间朦胧,四处静悄,
隐约见遥远处山峰绵延,
身披似水如银月光征袍,
头顶白皑皑的冰雪盔帽,
又闻拍击岩岸湍流惊涛。
那幢令人亲切的房舍中,
灯光摇曳着,暗而复明,
犹如天穹一颗璀璨星辰,
子夜时分渐渐隐去身影。
我真想去那户人家投宿,
却又实在鼓不起来勇气。
到最后下定了一个决心:
回到那生我养我的故里。
我咬牙强忍着饥肠辘辘,
循沿着一条直路走下去,
小心又谨慎,悄无声息。
不久我便进入了大森林,
山峦河流从视线中消失,
终于迷了路,不辨东西。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有时候我简直像发了疯,
绝望中徒劳地伸出手臂,
撕扒着缠满紫藤的荆棘,
但周围的森林无边无际,
越来越阴暗,越来越密。
漆黑的夜魔睁开了眼睛,
千万只黑眼闪动着幽光,
从一簇簇灌木后面张望……
我不知所措,目眩头晕,
竭尽全力向树顶上爬去,
然而哪怕是爬进了天宇,
依旧见狰狞的森林无际。
于是我从树上跌落在地,
禁不住悲愤得失声痛哭,
潸潸泪水像灼热的露珠。
我啃咬大地湿润的胸脯,
一颗颗泪珠渗入了泥土……
但我并不盼望来人援救,
我与人世已断绝了关系,
就好像荒野中一只困兽。
长老,我向您发誓赌咒:
哪怕是曾发出半声呼喊,
我就咬掉那怯懦的舌头。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六
长老,您记得清清楚楚,
从孩提时代起我不曾哭,
可在那一刻却悲恸失声,
尽情宣泄,顾不得害羞。
又有何人能够看得见呢?
只有天上一轮明月浮游,
地上一片林海阴阴幽幽。
我的面前有一小块空地,
上面洒泻着月亮的光辉,
厚厚覆盖着青苔和沙砾,
又被绿色的林木所包围。
空地突然闪过一个黑影,
两颗明亮火珠恰似流星,
似乎一只猛兽跃出丛林,
跑到沙砾上面嬉戏打滚。
原来它是荒野中的常客,
一只勇猛又凶残的雪豹。
它正啃着血淋淋的骨头,
快活得一个劲儿地嗥叫。
它心满意足地摇着尾巴,
充满血丝的眼盯着月亮,
身上皮毛映闪银色光芒。



我操起一根锋利的树枝,
等待着生死搏斗的时刻;
我的胸膛中立即燃烧起,
渴望战斗和流血的烈火……
尽管命运把我引上歧途,
可是如今我深深地相信:
即使是在父辈住的故乡,
我亦非倒数第一的勇将。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
在夜幕笼罩下我等待着。
不一会儿它嗅到了劲敌,
突然拖长声发出了哀嗥,
一阵阵的嗥叫如哭似泣。
它用爪子狂怒地刨沙地,
伏下身,两只后腿立起,
猛然做出了第一次扑击,
我便被可怕的死神威逼。
不过我比它更手疾眼快,
那利索的一击正中要害。
应心得手的棍像一把斧,
把宽阔的脑门一下劈开。
雪豹应声仰面倒在地下,
开始像人一样呻吟起来。



鲜血像不可遏止的喷泉,
不断地从伤口汩汩涌出,
它仍跃起进行殊死之战!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八
它朝我的胸口猛扑过来,
我一下子刺中它的咽喉,
又把武器使劲搅动两下。
它发出撕肠裂肝的怒吼,
用尽最后气力继续搏斗。
我们像两条蛇扭作一团,
紧紧地搂抱,胜似朋友;
黑暗之中一同栽倒在地,
又在地上僵持这场战斗。
这时候我就好像发了疯,
像荒野中雪豹一样凶猛,
像它一样发出愤怒吼声,
仿佛也出生在虎穴狼窝,
身躯里带着野兽的血统,
在郁郁葱葱森林中长成。
我仿佛忘记了人间话语,
一阵阵凶残野蛮的咆哮,
自然而然地迸发于心底,
好像从我的童年时代起,



舌头就不习惯其他言语……
不过对手变得有气无力,
打着滚儿,放慢了呼吸。
它最后一次压在我身上,
眼睛渐渐地停止了转动,
凝滞的瞳孔仍闪射凶光,
直至恒梦将它眼帘合上。
与势均力敌的对手搏斗,
面对面与死神进行抗争,
像沙场烈士,它死得光荣!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20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6:06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九
您看哪,在我的胸口上,
尽是豹爪子的深深痕迹,
伤口没长好,还未痊愈;
不过,盖上潮湿的大地,
伤口就会长出新的肉芽,
死亡会使它们永远痊愈。
然而当时我忘记了伤痛,
再一次鼓起最后的勇气,
向着密林深处缓慢走去……
命运与我开了一场玩笑——
抗争命运真是枉费心机!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2-8-13 11:5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