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784|回复: 3

白楼记

[复制链接]

5

精华

137

帖子

461

积分

knight

米索朗吉游客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6-1-29 22: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伯爵是个中国人,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离开中国来到英国的,他那白皙的皮肤,乌缎般的黑发,精致的五官,以及经常挂在脸上的莫测高深的笑意和他穿著的在英国人看来具有异国风情的类似旗袍的唐装,都使他在贵妇名媛中很受欢迎;而绅士们,出于他们一贯的绅士风度,对于这来自异国的神秘男子也很友好——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对他很好奇。 D伯爵喜欢收藏奇珍异宝,他在伦敦西郊有着一幢别墅,因为全是用白色大理石建成的,所以被人称为“白楼”,人们在传说白楼的地下室里藏着伯爵从各处收集来的宝藏,可是却没有任何人有缘看一眼那都是些什么样的宝藏——而且每一年都有几个月,伯爵会从伦敦的社交界消失,每个人都很清楚,他一定是回到了中国,去增加自己的收藏。几个月后当伯爵出现在多佛的港口时,总是要雇佣大量的工人为他搬运那些闭关他收集的宝物的大厢子。曾经有一名贵妇人,伦敦沙龙的女王,布洛伊夫人,花钱买通了搬运工人,然而打听到的消息还是不能让人满意:工人们只能肯定箱子里的应该是某种动物,因为他们在搬运的时候感觉得到箱子内的东西在动,但他们没有看到是什么动物。这个迷团一直到一位年轻正直的绅士,约翰·怀特爵士受邀访问伯爵的“白楼”后,终于全部揭开了,怀特爵士后来总是向他的朋友说,那真是一次让他大开眼界的经历,伯爵的收藏品令他永生难忘。
怀特爵士一年前刚刚游历过东方各国,对于伯爵这样的东方人充满了好奇,而伯爵对于这个会说几句中文的青年贵族颇具好感,于是怀特爵士成为了第一个有幸进入白楼的客人。在参观了伯爵那内部充满了东方情调的雕梁画栋的客厅,参观了他种着各式来自东方的花卉的花园,又喝过了来自东方的绿茶,品过了来自东方的甜点后,怀特爵士提出了想要参观伯爵的特别的收藏品。 “哦?您会对它们感兴趣?”伯爵白皙的脸上露出困惑的微笑,平时他的微笑都令人觉得莫测高深,而这一回却象是真的很困惑,“我没想到竟会有人对它们有兴趣。” 伯爵在考虑着,怀特爵士显然很紧张地等待着伯爵的答复,终于,伯爵说:“好吧,我可以带您去看它们,但也许您会失望……”伯爵学着西方人的姿势摊开手耸了下肩膀,但怀特爵士却只是抵制不住自己兴奋地说:“能够参观到伯爵的收藏品,觉得荣幸还来不及,怎么会失望?”
伯爵带着爵士往地下室走去,两个人在下楼梯的时候,伯爵突然回过头来,将一个嗅盐瓶交给了怀特爵士,“里面的气味比较特别,您要是受不了就闻下这个。”伯爵将那瓶子闻了一下,只闻到一股泌人心脾的花香气弥漫开来,和刚才伯爵的花园里的花香味,是一样的。楼梯很快下到了尽头,这时便有一股奇怪的气味袭来,那气味是如此的浓烈又是如此地难闻,使得怀特爵士觉得自己似乎快要窒息了,他赶紧拿起伯爵刚给他的嗅盐瓶子闻了一下,才觉得好过一些,这时才发觉到那种气味,似乎和一直没有打扫过的厕所的气味是差不多的。伯爵略含深意地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这种气味令您不太好受吧?您还是坚持要看那些收藏品么?我相信您见到了它们也不会觉得太愉快。” 然而怀特爵士是夏娃的后代,这样的气味只是更强烈地勾起了他的好奇心,他相信他看到的东西一定会别开生面,而今天的见闻一定足够他在布洛伊夫人的沙龙里讲上几天,不管是轻佻的贵妇人还是贞淑的少女们,都会好奇地睁圆了她们的蓝眼睛来听他的讲叙。
伯爵不再多问,他掏出一大串钥匙来,从中找出一片很大的铜钥匙,擦进那扇雕着龟蛇图案的青铜大门前挂着的黄铜大锁中,只听着“喀嗤嗤”的响声,沉重的大门被推开了,房间里面没有灯,一时间也看不清里面有什么东西,只是开始闻到的那种类似粪便的气味更重了。怀特爵士不由得皱了下眉,他又将伯爵给他的嗅盐瓶掏了出来,并小声地嘟囔着:“这到底是什么气味啊……” 怀特爵士声音虽小,伯爵显然已经听到了,他解释道:“这不过是它们的食物的气味罢了。这些生物的爱好比较特殊。” 怀特爵士已然听过布洛伊夫人打听来的消息,现在伯爵的话更是证实了此言非虚,伯爵的收藏品果然是一些珍稀的动物。怀特爵士想东方的珍奇动物,比如孔雀、老虎、猴子一类的虽然珍奇,但伦敦的上流社会里养这些动物作宠物的大有人在,怀特爵士自己就养了三只北京产的哈巴狗、五只孔雀、一只老虎、一头熊以及别的一些动物,而这些动物对于一个中国人来说根本就不算珍奇了,所以爵士对于这些收藏更加好奇了起来,虽然他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珍奇动物会喜欢有恶臭的食物。
屋里没有光亮,伯爵小心地点燃了一支蜡烛,他解释道:“这些东西怕光,烛火不能太亮了。”凑着那一点点的烛光,爵士看清了匍匐在地的分明是几条人影,他们的手脚均被铁链锁住,不由得大惊失色,指着那些人道:“你竟然私禁人口于地下室中……”怀特爵士此话一出便后悔了,从前觉得D伯爵这个中国人很是神秘,东方人一向给人神秘之感,但却从来没有往邪恶的方向去想,而如今既然自己目睹了他的罪恶行径,他会不会……怀特爵士开始冒起冷汗来,这时却听到伯爵轻描淡写地道:“爵士太喜欢说笑了,您倒是再仔细看看,这些东西哪里是人,不过是些衣冠禽兽罢了。”
伯爵再将烛火凑近一些,爵士这才发现这些穿著衣服被锁在铁链上的“人”,个个身后都拖着一条毛茸茸的尾巴。怀特爵士一时好奇,便向着那些动物走进,却听到伯爵在一边叫道:“小心,这些畜生们会咬人的!”伯爵的提醒却已经晚了,爵士已经走到了一只畜牲的身边,如果不是因为想到伯爵提起过的他们的食物的气味略感不适,怀特爵士是会把他们拎起来抱在怀里赏玩一番的,因为他是喜欢动物的人。伯爵这时在一边奇道:“爵士您是否经常和动物一起玩耍?”爵士点头说是,伯爵这才恍然大悟道:“想是这些畜牲闻到你身上那些禽兽的气味,将你当作同类了,从前照顾它们的工作人员要走近它们都会被撕咬得血肉模糊,所以才必须用铁链将它们锁起来。这些动物眼盲,又没脑子,所以只会闻气味。”
爵士越发觉得有趣,他招呼伯爵下来陪他一起看这些动物,伯爵却摇头,“我不能和你走得太近,不然这些畜牲会以为我们关系苟且。” “苟且?”爵士疑惑地问道,他掌握的中文还很有限,以前从来都没有听过这个词,“什么叫关系苟且?” “啊,对不起,您大概没有听过这种说法,所谓关系苟且,就象是你们的《圣经》中波提乏太太希望和约瑟发生的关系,或者是你们的希腊神话里帕里斯和海伦发生的引起了特洛伊战争的那种关系。” “啊?我们?”怀特爵士大惊失色,旋又平静下来道,“我若是果然与人关系苟且,也不怕人说三道四,可是我和伯爵您才第二次见面,又怎么扯上苟且了呢?” 伯爵微笑着:“这是这些动物们共同的爱好,所以我不能陪同您前往了,您可以带上这支蜡烛。”伯爵将另一支蜡烛递了过去,只是这一个动作就引来了一群动物的嗷嗷乱叫,“它们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兴奋了,看来象爵士您这样年轻英俊的美男子很对它们的胃口,您可要当心啊。” 怀特爵士的确是伦敦社交界有名的美男子,而他平时也颇为自己的容貌而自诩,可是这时候听到伯爵的赞美却无端地觉得头皮发麻了起来。爵士举着烛火在这些畜牲中穿行,他发现这些动物虽然长得人模人样,皮肤也非常得白,面目却比人要狰狞得多,虽然伯爵管它们叫“衣冠禽兽”,他却发现了其中有几只却是没有穿衣服的,它们的身边拋着衣服的碎片,身躯剧烈地扭动着,那姿态有点象某种特殊场所的脱衣的跳舞,但却跳得完全没有章法。怀特爵士大感好奇,于是走到了伯爵的身边问起了究竟。伯爵将两人手上的烛火都熄了,这才解释:“那种动物会脱衣有个缘故,它幼年的形态与人无异。但是到了成年以后就会发生一些变化。”伯爵干脆解释了起来,“其实这些动物全都属于一个大类,它们表面上和人都非常相似,如果不注意它们的尾巴几乎和人一样,而它们又将尾巴藏得非常好,所以不仔细看是看不出它们和人有什么区别的,但是它们的内部器官有人的分别就大了。” 爵士听到伯爵如此解释来了精神,“到底是哪些差别?” 伯爵道:“首先,这些动物的脑子已经完全退化了。达尔文博士证明了人不是上帝创造的,人类和猿猴有着同一祖先,其实这种动物也和人及猿猴有着同样的祖先,但是它们的大脑的容量却比一粒绿豆还小,所以我刚才才说它们没脑子。” “退化?那么除了大脑它们还有什么东西退化么?”怀特爵士是个求知欲很强的年青人。 “它们的眼睛也退化了,但是鼻子却很灵。对了,还有就是它们的消化道已经完全退化了——腔肠动物以后的动物消化道都有两个口,一头进一头出,可是它们却只有一个口,进出都是它。” 爵士突然感到了一阵反胃,伯爵好象知道他的感想似的进而解释道:“其实这对于它们来说不算什么。因为它们的消化道的消化能力也基本全部退化了,它们不能摄取任何有营养的东西,那对于它们就象毒药一样,它们只能吃别的动物的粪便。”
直到现在爵士总算明白了这个房间里的那种被伯爵称为是它们的食物所发出的那种刺鼻的气味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心里苦笑着道:“这些动物的习性还真是特别啊。”伯爵点头道:“是啊,而且这些动物对粪便的爱好比饕餮之客对美食的爱好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比如它们其中的一种叫做滝的就最喜欢吃驴粪,它们会小心地把驴粪搓成蛋状,还生怕被别人抢了去,所以死死地坐在驴粪蛋上不肯下来。” 怀特爵士道:“我好象没有看到有这种的,我只看到有些似乎把衣服撕碎了。” “哦,您说的是那些畜牲啊,它们叫做猦,在长到成年以前都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但到它们成年的时候,皮肤就会内翻,等完全发育成熟之后,皮肤就会和翻穿衣服一样全部翻过来,这样一来,皮肤上的汗毛孔也全都朝向体内,使得汗不能出,身体无法排汗。所以这些畜牲总是会觉得热,它们又没脑子,只当是穿多了衣服,故此上窜下跳,把衣服全都脱光了,以为能够发汗,那个形态就象有些人为了谋生大跳脱衣舞一样,只是那些人还尚知廉耻,而这些畜牲却是本能。” 怀特爵士只觉得眼界大开,他叹道:“我国有句谚语将那些喜欢骑墙轻易推翻自己原本贯彻的原则的败类们比喻为翻穿皮肤的畜牲,没想到这世上竟然真的存在有一种翻穿皮肤的畜牲呢!” “不过翻穿皮肤的畜牲,还不只这一种呢。” “还不只这一种?那还有什么样的呢?”怀特爵士本来对于这些动物特殊的习性有点厌恶,但是一听伯爵的解说,他的好奇心就又上来了。 “翻穿皮肤的畜牲究竟有多少种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们这里倒还另外有一种也是会翻穿皮肤的,这种动物叫做猽,它们不脱衣,但一样汗不能出,它们似乎是相信做某种事是会促进发汗的,所以它们只要一见到雄性动物从它们身边经过,就会眼发绿光,流出口水,口中发出嗬嗬之声,希望能被其剥去衣服行那种事。”怀特爵士想到刚才确实在那些撕去衣服的畜牲身旁见到有几只畜牲的眼睛是绿的,想想它们对自己动的是那种欲念,就又头皮发麻了起来。
伯爵笑了起来,“我想您大概也不想第二次见到我的这些收藏品了吧?那么索性一次全看完吧?” 怀特爵士点头,说实在话,他觉得象这样低下的动物,凡是正常人都应该很厌恶的,他决定告诉沙龙里的那些贵妇和绅士们,这些收藏品实在没有什么可期待的。于是他又问道:“请问象这样的畜牲还有哪些种类?” “这些动物的种类啊,多不胜数。”伯爵带着莫测高深的笑意回答着。怀特爵士依然头皮发麻,他问:“象这样重要器官都退化的动物,应该生存能力很弱吧,怎么可能多不胜数?” “这点您弄错了,越是低等的动物,生命力越强,而且它们繁殖起来速度惊人。比方说你如果把一个人切成两半,那么人便是死定了,但你把一只涡虫切成两半,就得到了两个涡虫——这些动物就是这样。” 怀特爵士越发觉得恶心,他强打精神地问:“它们中间就没有比较高等一点的么?” 伯爵想了一想道:“它们当中等级最高的,也被这些畜牲们视为头领的那个,倒是最接近于人的,不过它接近的是一种比较特殊的人——爵士您既然去过中国,那么您应该知道在东方,中国或者土耳其的宫廷里都存在着这么一种奇特的动物。我们叫它们阉人,或者太监。” 爵士点点头道:“没错,这种动物往往就生活在帝王身边。我觉得非常地奇怪,这种动物仿佛是充当了一种帝王的手和脚,去为帝王完成一些帝王不屑于完成的或者琐屑或者肮脏的一些事务,他们难道没有自己的头脑么?” “这些生物不学无术,为了飞黄腾达只好放弃自己的某些功能,在帝王身边呆得久了,便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了,帝王竟称万岁,它们便要做九千岁,以为天上地下唯其独尊,无所顾忌,无恶不作。” “这种动物真是太可恶了啊!”怀特爵士心中不由得感慨好在大英帝国的女王英明伟大,没有在自己的宫廷蓄养这样的阉人,这样看来,君主立宪制果然是最开明的政治,大英帝国无愧于日不落帝国的称号……
伯爵似乎很明白爵士在想的是什么,他的脸上还是挂着莫测高深的笑意,“这种动物和宫廷的阉人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它的无能是先天性的,不是后来阉割的。” “这种动物应该也有名字吧?”怀特爵士问道。 “是的,它们每一个都有名字,这种动物的名字最普通,它叫做‘狈’,我们中国有一个成语叫做‘狼狈为奸’,讲的就是这种东西。”伯爵讲到这里,发觉爵士似乎面有倦色,他又笑了起来,“这里的空气确实不大好,人呆久了自然受不了,可是它们却甘之如饴,若是没有这种气味,它们倒是会犯病,犯起病来就象人缺氧的症状,而且它们不明就里,喘不上气来就拼命哭,越是细小得好象爬虫一样的,哭声越大,其中最能哭的就是一种叫做虒的。” 怀特爵士只是点头,却听得伯爵说:“您等下再过去把这些畜牲全看过一遍,看清了它们的嘴脸,我们就离开这里吧,您今日也总算是不虚此行了。”
爵士从新点燃了烛火,便朝着这群畜牲聚集的中心走去,一路上有着那叫做猽的眼露凶光伸长了“手”想往他怀里扑,而那种体型细小的虒一直在耳边哭着,怀特爵士一直走到中心地带才停下来,在那里他看到了体型最大的那种叫做狈的动物,那种动物果然和传说一样,面目似人,也似狼,爵士往它的两腿之间看了一眼——果然少了个物件,在它的身边,撕碎了衣服的猦、盘坐在驴粪上的滝、以及猽和虒、以及别的一些畜牲们,全都紧紧的巴着狈的大腿不放,朝着那狈哄哄乱叫,那叫做虒的更是伸出舌头来舔着狈的脚,把眼泪一遍一遍地涂在狈的脚面上。那个狈仿佛是嗅到了怀特爵士的存在,它动了动它笨重的身体,挂在它腿上的畜牲们便纷纷掉落了下来,它们一齐向怀特爵士的方向转过脸来,怀特爵士心中一惊,他想起伯爵说过这些畜牲们都喜欢咬人,它们之所以一直没有咬他是因为它们闻到它身上沾着的动物的气味把他当作同类,但如果它们发现了他是人不是畜牲,他便难免不会被攻击,好在这时候他又记起了伯爵说过这些动物都是瞎的,想来它们并没有闻出什么破绽来,但是爵士只要一想到它们喜欢的特殊的食物,便觉得如果会被这些畜牲接触到哪怕面积最小的一块皮肤,自己都会洗一个月的澡也洗不干净,于是它赶紧退了出来。
伯爵等在门边,笑嘻嘻地问道:“阁下对我的收藏可否满意?我还有些别的收藏,也可以开放给爵士一并参观呢。” 怀特爵士脸色刹白,他只是一径地往地面上走,当呼吸到伯爵的花园中充满着花香的清新空气时,他贪婪地猛吸了几大口气,才对慢慢走来的伯爵摇手道:“不必了。” 伯爵的笑容有点歉然,“我一早就说过,它们一定会令人失望的。” 完全回过气来的怀特爵士回想着在地下室所见的种种奇异之事,没了那令人不快的恶臭,他现在只觉得别开生面,于是笑道:“哪里哪里,我倒是觉得大开眼界呢,只是伯爵找寻收集这些畜牲,颇费了一些心思气力吧?” 伯爵轻描淡写道:“找寻这些畜牲倒是不必花什么心思气力,虽则这些畜牲极善隐藏,又喜欢模仿人的习性,不过有心观察,倒是很快就能窥出其破绽来的。” “哦。”怀特爵士点头道:“那么请问您究竟是在哪里找到这些畜牲的呢?” “无处不在。”伯爵只回答了这么四个字,就再也不愿意提起地下室的那些衣冠禽兽了。(全文完)

5

精华

468

帖子

1454

积分

baron

局外人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06-1-29 2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反应,恐怖宠物店~~~的感觉~~~~~

[ 本帖最后由 AKNA 于 2006-1-29 22:12 编辑 ]
作为回报,他不得不交出自己的灵魂。现在,他开始常识那种滋味,那种滋味如同苦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精华

270

帖子

875

积分

荣誉居民

累斯博斯岛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6-1-29 2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无处不在”,说的好啊。
I no longer have to do without now,
all colors are translated
into sounds and smells.
And they ring infinitely sweet
like tones.
why should I need a book?
The wind leafs through the tree;
and I know what passes there for words,
and sometimes repeat them softly.
And death, who plucks eye like flowers,
doesn't find my eye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

精华

270

帖子

875

积分

荣誉居民

累斯博斯岛主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6-5-28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怀特爵士的白楼,如今已远远不止一间地下室的大小……
I no longer have to do without now,
all colors are translated
into sounds and smells.
And they ring infinitely sweet
like tones.
why should I need a book?
The wind leafs through the tree;
and I know what passes there for words,
and sometimes repeat them softly.
And death, who plucks eye like flowers,
doesn't find my eyes...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0-10-23 02:1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