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feirong888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

[复制链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二十一…二十三章)

第二十一章
       
这座城,大火烧去了一半,
又渐渐地重新修建;
汉堡象一个蜷毛狗
剪去半身毛,十分凄惨。

有些街巷全部消失,
我真是不胜惋惜──
我第一次吻我爱人的
那座房屋又在哪里?

哪里是那印刷所,
哪儿印过我的《旅行记》?
哪里是牡蛎酒馆,
那儿我吃过新鲜的牡蛎?

德累克瓦尔街,哪里去了?①
这条街我难以找寻!
哪里是那座园亭,
那儿我吃过多样的点心?

哪里是市政厅,在那儿
元老院和议会发号施令?②
都毁于火焰!火焰都不曾
饶恕最崇高的神圣。

人们还为了恐惧叹息,
他们都面容忧戚,
向我诉说这一场
大火灾可怕的历史:

“人们只看见浓烟和和火焰,
四面八方都同时燃烧!
教堂的塔顶也烈火熊熊,
随后轰然一声塌倒。

古老的交易所也烧毁了,
我们的祖辈在那儿出入,
他们几百年互相交往,
做买卖尽可能以诚相处。

银行,这座城的银灵魂,
它的账簿里一一记载
每个人的银行币值,
感谢上帝!这都没有遭灾!

感谢上帝!人们为此募捐
甚至向最辽远的民族──
一笔好生意──捐款总计
大约有八百万的数目。

(救助金保管人是真正的
基督教徒和善男信女──
他们左手从来不知道
有多少是右手拿去。)③

钱从一切的国家
流入我们展开的手里,
我们也接受食物,
不拒绝任何施予。

人们送来面包、肉和汤,
足够的衣服和床被!
普鲁士国王甚至要
给我们派来他的军队。④

物质的损失得到补偿,
这方面并不难估计──
可是我们的恐惧心情
是谁也不能代替!”


我鼓励着说:“亲爱的人们,
你们不要哀泣、不要哭号,
特洛亚是个更好的城,
也遭到烈火的焚烧。⑤,

重新建筑你们的房屋,
淘干你们的污水坑
你们制定更好的法律,
置办更好的灭火唧筒。

不要更多把卡晏胡椒粉
撒入你们假的元鱼汤,⑥
你们煮鲤鱼这样油腻,
不去鱼鳞,这也不健康。

火鸡对你们害处不多,
可是要提防那种诡计,
有一只鸟把它的卵
下在市长的假发里。⑦──

谁是这只讨厌的鸟,
我用不着向你们说明──
我一想到它,我吃的东西
就在我的胃里翻腾。”


【说明与注释】
从这一章起,直到第二十六章,说的都是汉堡,现在长诗最后的组成部分。如果说,在前二十章里,作者讽刺和攻击的对象主要是以普鲁士为代表的封建统治下的种种社会形象,那末以后的几章里,作者在汉堡所遇到的,则是资产阶级的庸俗社会。汉堡是一个自由城,资本主义比较发达,当时它也没有参加以普鲁士为首的关税同盟(它是直到1888年才参加的)。海涅和汉堡有较为密切的关系,他的叔父所罗门•海涅是一个银行家,对海涅有过长期的经济资助。海涅在青年时期(1816-1818)在这里住过,此后还常常来到这里。汉堡在1842年5月经过一场大火灾,作者在这一章里描述了汉堡市民在火灾后的恐惧心理和不安情绪,也揭发了一些伪善者借着募捐谋利,中饱自己的私囊,并推出警告,要提防普鲁士在汉堡困难时期施展阴谋。
①德累克瓦尔,汉堡街名,当时许多犹太人在那里居住,重建后改名为旧瓦尔街。园亭,指“瑞士园亭”,当时著名的小吃店。
②元老院,是汉堡的最高行政机构。
③这一节在发表时删去,是根据手稿补上的。
④大火灾后,普鲁士国王曾派来军队,以协助维持秩序为名,扩大普鲁士的势力。
⑤特洛亚,小亚细亚西北角的一个城市,在特洛亚战争(公元前1194-1184)中,希腊人攻破后,被焚烧。
⑥卡晏是拉丁美洲法属圭亚那的首府,产胡椒。假元鱼汤系用牛犊的头制成。
⑦这鸟指的是普鲁士国徽上的鹰。普鲁士曾企图使汉堡加入关税同盟。

第二十二章

比这座城变化更多的,
我觉得是这里的人,
他们象走动着的废墟,
心情忧郁,意气消沉。

如今那些瘦子更瘦了,
胖子有了更肥的躯体,
孩子们都长大了,大部分
老年人变得有孩子气。

我离开时有些人是小犊,
如今再见已成为壮牛;
有些小鹅变成了蠢鹅,
还自负她们的羽毛娟秀。

老顾德尔涂脂抹粉,①
打扮得象个勾魂鸟;
戴上了乌黑的假卷发,
白牙齿发光闪照。

最善于保养的是
我是朋友,那个纸商;
外表象施洗礼的约翰,
头发变黄了,披在头上,②

我只从远处看见某某,
他急速溜过我的身边;
我听说,他的灵魂烧掉了,
他在比伯尔公司保过险。③

我又看见我的老检查官,④
在浓雾中,他弯着腰,
在鹅市场上碰到我,
他好像非常潦倒。

我们彼此握一握手,
他眼里浮动着一颗泪珠。
又看见我,他多么高兴!
这是感人的一幕。──

我不是人人都看到,
有些人已经死去,
啊!甚至我的龚佩里诺
我们再也不能相遇。⑤

伟大的灵魂刚刚脱离了
这个高贵的人的躯体,
他翱翔在耶和华宝座旁
成为光辉的颂神天使。⑥

我到处寻找不到
那伛偻的阿多尼斯,⑦
他在汉堡的街巷兜售
瓷制的夜壶和茶具。

(小麦耶尔是否还活着,
我实在不能说清,
我没看见他,我却又忘记
在柯耐特那里打听。)⑧

萨拉斯,那忠诚的卷毛狗,⑨
也死了,这个损失真大!
我敢说,康培宁愿为他
失去了六十个作家。──

有史以来,汉堡的居民
就由犹太人、基督徒构成:
就是那些基督教徒
也常常吝于赠送。

基督教徒都相当好,
他们的午餐也不错,
他们支付票据都准时,
最后的期限决不超过。

犹太人又分裂为
两个不同的党派,
老一派去犹太教堂,
新一派在庙里膜拜。⑩

新派的人吃猪肉,
他们都善于反抗,
他们是民主主义者;
老派却更有贵族相。

我爱旧派,我也爱新派──
我却凭永恒之神声明,
我更爱某些鱼儿,
熏鲱是它们的名称。


【说明与注释】
这一章叙述汉堡的人的变化 ,作者形容汉堡大火后的市民好像是“走动着的废墟”。但作者仅就他过去在汉堡认识的一些人从表面上来看人的变化,有的死了,有的老了,有的变得更可怜、更可笑了,范围比较狭窄,没有涉及时代的变化,这章与第九章、第二十章都有类似的缺点,其中的讽刺没有深的涵义,有时甚至流于油滑。
①顾德尔,当时汉堡的一个妓女。勾魂鸟,希腊神话中的女妖,名西勒内,女人的面貌,鸟的身体,在海岛上用歌声诱引航海者,吸吮人的血液。
②纸商名米哈艾里斯(1771-1847),在法军占领汉堡时期,他为地方做过一些工作,海涅对他有好感。约翰是耶稣的门徒之一,但是耶稣是从约翰在约旦河接受洗礼的,见《新约•玛太福音》第三章。
③某某,指海涅叔父的女婿哈雷。比伯尔保险公司在大火灾后宣告破产。
④老检查官霍夫曼(1790-1871)在1822—1848年间在汉堡任书报检查官。
⑤龚佩里诺,指海涅的叔父朋友银行家龚佩尔,他在海涅在汉堡时死去。
⑥犹太教称上帝为耶和华。
⑦伛偻的阿多尼斯,指在汉堡沿街兜揽生意的一个小贩,他形貌丑陋,作者用希腊神话中美少年阿多尼斯称呼他。
⑧这一节在发表时删去,是根据手稿补上的。小麦耶尔(1788-1859),汉堡作家兼戏剧评论家。柯耐特(1794-1860),歌唱家,于1841-1847年间任汉堡剧院经理。
⑨萨拉斯是汉堡出版家尤利乌斯•康培(1792-1867),心爱的猎犬。海涅的著作绝大部分都是由康培出版的。
⑩成分1816年起,汉堡的犹太人分为两派,海涅曾长期倾向新的改革派。


第二十三章

作为共和国,汉堡从不曾
象威尼斯、佛罗伦萨那样大,①
可是汉堡有更好的牡蛎;
烹调最美,是罗伦茨酒家。

是一个美丽的傍晚,
我和康培走到那里,
我们要共同饱尝
莱茵美酒和牡蛎。

那里也遇到良好朋友,
一些旧伙伴,例如舒菲皮,②
我又高兴地看到;
也还有一些新兄弟。

那是威勒,他的脸③
是个纪念册,在纪念册里
大学里的敌人们用剑痕
清清楚楚地签了名字。

那是福克斯,是热狂的④
异教徒,耶和华的私敌,
他只信仰黑格尔,还信仰
卡诺瓦雕刻的维纳斯。

康培欢欢喜喜地微笑,
他是慷慨的东道主,⑤
他的眼睛放射着幸福
象一个光辉的圣母。


我吃着喝着,胃口很好,
我在我的心里思忖:
“康培是出版界的精华,
他真是一个伟大的人。

要是另一个出版商,
也许会让我活活饿死,
但是他甚至请我喝酒;
我永远不把他抛弃。

我感谢天上的创世主,
他创造了葡萄酒浆,
还让尤利乌斯•康培
成为我的出版商。

我感谢天上的创世主,
通过他伟大的‘要有’⑥
海里他创造了牡蛎,
地上创造了葡萄酒!

他也让柠檬生长,
用柠檬汁浸润牡蛎──
主啊,于是让我在这夜里
好好消化吃下的东西!”

莱茵酒引起我的温情,
解脱我胸中的任何困扰,
它在我的胸怀里
又燃起人间爱的需要。

它驱使我走出房屋,
我在街上绕来绕去;
我的灵魂寻找一个灵魂,
窥视温存的白衣妇女。

在这些瞬间我不能自主,
为了渴望,为了烦闷;
我觉得猫儿都是灰色的,
女人们都是海伦,⑦──

当我来到得勒班街,⑧
我在闪烁的月光里
看见一个庄严的女人,
一个胸膛隆起的妇女。

她的圆面庞十分健康,
土耳其蓝玉象她的双瞳,
面颊象玫瑰,嘴象樱桃,
鼻子也有些微红。

头上戴着白亚麻的小帽,
浆洗得硬挺而净洁,
叠褶得象一顶城徽冠冕,
有小城楼和齿形的城堞。⑨

她穿着罗马式的白上衣,
一直下垂吨小腿肚,
多么美的腿肚啊!两只脚
象两根多利式的脚柱。⑩

那些最世俗的天性,
能够从面貌上看出;
可是一种更高的本质
从超乎常人的臀部流露。

她走近我对我说:
“十三年的别离以后,
在易北河边欢迎你──
我看,你还是依然如旧!

在这个美好的地方”
你也许在寻找那些美女,
她们常常与你相逢
热狂地和你通宵欢聚。

生活,多头蛇的怪物,⑾
已经把她们吞咽;
你不能再看见往日
和往日的那些女伴!

被青春的心神化了的
娇美的花朵,你不能再见;
花朵曾经在这里盛开──
如今枯萎了,被狂风吹散。

枯萎、吹散,甚至践踏
在粗暴的命运的脚底──
我的朋友,这是世界上
一切美好事物的遭遇。”

我喊道:“你是谁?你望着我
象往日的一个梦境──
你住在哪儿,高大的妇女?
我可否伴你同行?”

那女人微笑着说:
“你错了,我是一个温文、
正派、有德行的淑女,
你错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我不是那样的一个姑娘,
那样南方的罗勒特女人⑿──
要知道:我是汉莫尼亚,
是汉堡的守护女神!

你一向是勇敢的歌手,
你却惊呆,甚至恐怖!
你现在还要伴我同行吗?
好吧,你就不要踌躇。”

但是我大笑着喊道:
“我立即跟着你去──
你走在前,我跟在后,
哪怕是走入地狱!”



【说明与注释】
这一章的前半章叙述作者和他的出版商康培的关系,对康培表示感谢;后半章记载作者和汉堡女神汉莫尼亚的相遇。作者创造了汉莫尼亚这个形象,是用她来代表汉堡资产阶级庸俗的市侩社会,正如红胡子皇帝代表中世纪的封建势力。与有关红胡子皇帝的几章凶相比,关于汉莫尼亚的几章在结构上也是相似的在第十四章的后半章,谈到红胡子,随后三章(十五、十六、十七)都是跟那个封建皇帝的争论,这里也是在这章以后的三章里(二十四、二十五、二十六)开展了与市侩社会的“女神”的对话。
①意大利的威尼斯和佛罗伦萨,都是在中世纪封建时代成立的城市共和国;汉堡也是个自由城,与意大利城市共和国性质相近。罗伦茨酒家,是当时汉堡著名的饭馆。
②舒菲皮(1801-1856)汉堡的医生。
③威勒(1811-1896),一种文学杂志的编辑,面上带有在大学时与人比剑留下的伤痕。
④福克斯(1812-1856),在汉堡当过教师,研究哲学,思想激进。卡诺瓦(1757-1822),意大利雕刻家,雕有爱神维纳斯像。
⑤“慷慨的东道主”,原文是安菲特里莪,莫里哀喜剧《安菲特里昂》中的主人公,是个慷慨好义的主人。从1826年起,一直到海涅去世,海涅的著作都是由尤利乌斯•康培印行。海涅与康培之间,关于稿费、书报检查、删改、装订等问题,有过不少纷争。但是海涅和康培总是保持较好的关系,因为海涅认为,别的出版商会比康培坏得多,而且康培具有专长,善于发信人禁书。从1835年,海涅的著作,在德国各邦是被禁止的。
⑥“要有”, 见《旧约•创世纪》第一章,“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⑦海伦,古希腊美女。海涅在这里的模拟歌德《浮士德第一部•魔女之厨》中的最后两行诗:“只要你一把这种药汤吞饮,任何女子你都要看成海伦。”
⑧得勒班街是汉堡的一条街,那里齑集着妓女。
⑨指汉堡城徽的图形。
⑩多利斯,是古希腊多利族人的建筑风格,石柱简单朴素。
⑾希腊神话中的长着几个头的怪蛇。原文是“百头的怪蛇”。
⑿罗勒特女人,指法国的妓女。罗勒特,巴黎地名,那里居住妓女。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feirong888 于 2014-8-16 15:59 编辑

还有四章休息下有空再传,好累。我喜欢用键盘来看书,正在整理拜伦的《恰尔德·哈洛尔德游记》、《异教徒》、《海盗》《锡雍的囚徒》等长诗,它们都被我敲打成Word文档。

第二十四章

我不能说明,我是怎样
走上门洞里狭窄的楼梯;
也许是看不见的精灵们
把我给抬了上去。

在汉莫尼亚的屋子里,
我的时间过得很迅速,
这女神对我永抱同情,
她这样向我倾诉。

她说,“你看,在往日
我器重那位诗人,①
他曾经歌颂救世主”
弹奏他虔诚的诗琴。

如今在柜橱上还摆着
克罗卜史托克的半身像,
可是我多年来只把它
当作帽架在那儿安放。

现在你是我宠爱的人,
在床头挂着你的画像;
你看,新鲜的月桂围绕着
这可爱的画像的像框。

只是你对我的儿子们
常常苛责,我必须说清,
这有时太使我伤心;
这样的事再也不要发生。

但愿时间已经治好
你这种恶劣的作风,
即使对待呆子们
也要有较大的宽容。

告诉我说,你怎么会想起,
在这季节旅行到北方?
你看这样的天气
已经是冬天的景象!”

“噢,我的女神!”——我回答说——
“思想在人心深处睡眠,
它们常常醒过来
在不适当的时间。

我表面上过得相当好,
但内心里却是忧闷,
这忧闷天天增长——
我被乡愁所围困。

一向轻快的法国空气,
渐渐使我感到压抑;
我必须在德国这里
呼吸空气,免于窒息。

我渴望泥炭的气味,
和德国的烟草气息;
我的脚因为焦急而颤动,
要踏上德国的土地。

我夜里叹息,我渴望
能够再看见她们,
那住在堤门旁的老妇,
小绿蒂住在附近。②

还有那位高责的老先生,③
他责骂我总是严厉,
爱护我又总是宽宏大度,
为了他,我也时常叹息。

我要从他口里再听到
那句话‘胡涂的年轻人!’
这总是像音乐一般
在我的心里留下余韵。

我渴望一缕青烟
从德国的烟囱里升起,
渴望下撒克逊的夜莺,
渴望山毛榉林的静寂。

我甚至渴望那些地方,
渴望那些受难的地点,
那里我曳着青春十字架,
戴着我荆棘的冠冕。⑤

那里我曾经痛哭流泪,
我要在那儿再哭一场——
我相信,人们用热爱祖国
来称呼这痴情的渴望。

我不喜欢这样说;
其实那只是一种宿疾,
我永远怀着害羞的心情,
对众人把我的创伤隐蔽。

讨厌的是那些流氓,
他们为了感动人的心肠,
炫耀他们的爱国主义,
用他们所有的脓疮。

那是些卑鄙无耻的乞丐,
他们想望的是布施赈金——
施舍一分钱的声望吧,
给门采尔和施瓦本人!

噢,我的女神,你今天
看我有感伤的情绪;
我有些病,我却自加调护,
我不久就会痊愈。

是的,我有病,你能够
使我的灵魂清爽,
用满满的一杯茶;
茶里要掺入甘蔗酒浆。”⑥


【说明与注释】
作者在这一章里以抒情的语气向汉莫尼亚叙说他长期流亡巴黎怀念祖国的心情,但是他声明,这是一种乡愁,是一种病,说不上是什么爱国主义。同时他指出,有些流氓象前边提到过的门采尔和史瓦本诗人之流,他们以爱国主义招摇炫耀,无非是要在社会上骗取不值分文的声望。
①指诗人克罗卜史托克(1724-1803),著有宗教叙事诗《救世主》,他在1770—1803年住在汉堡。
②老妇指海涅的母亲;小绿蒂指海涅的妹妹夏洛蒂•厄卜登。
③老先生指海涅的叔父所罗门•海涅。
④荷马《奥德赛》第一章记载,俄底修斯在海上漂流中渴望,只要看到一次有炊烟从故乡的山丘上升起,然后才死去。
⑤指海涅在青年时期在汉堡所经历的爱情的痛苦。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以前,背着十字架,头戴荆冠,路上经过十二个地点,受到折磨。
⑥甘蔗酒,是用甘蔗酿的一种烧酒,一般掺在茶里喝。



第二十五章

女神给我煮好了茶,
茶里注入了甘蔗酒;
但她自己却不喝茶,
只单独把蔗酒享受。

她的头靠近我的肩膀,
(城徽冠冕,那顶小帽
因而也有些折损),
她谈话用温柔的语调。

“我时常担惊受怕地想到,
你住在伤风败俗的巴黎,
这样完全无人照管,
在轻佻的法国人那里。

你在那里游荡,在你身边
一个德国出版商也没有,
他忠实地告诫你,引导你,
充当你的良师益友。

那里,诱惑是如此强大,
迷人的风姨如此众多,①
她们有害健康,人们
太容易失去心境的平和。

留在我们这里,不要回去;
这里支配着纪律和道德,
这里就是在我们中间
也盛行一些幽静的娱乐。

留在我们德国,如今这里
比过去更适合你的口味;
我们在进步,这种进步
你一定亲自有所体会。

书报检查也不再严格,
霍夫曼变得又老又温和,
他不再删削你的《旅行记》
怀着青年人的怒火。

如今你也老了,变得温和,
你将适应于一些事物,
你甚至对于过去
也会用较好的眼光回顾。

是的,说我们过去在德国
过得那样可怕,这是夸张;
任命能用自杀逃脱奴役,
象曾经在古罗马那样。②

人们享受思想自由,
自由是为了广大的人群,
只有少数人受到限制,
那是些写书印书的人。

从不曾有过枉法的专制,
就是最恶劣的煽动犯,
若没有法庭的宣判,
也不褫夺他的公民权。

虽然有种种的时代苦难,
德国并不曾那样坏过──
相信我,在德国的牢狱里
不曾有过一个人死于饥饿。

这么多美好的现象
表现出信仰和温情,
都曾经在过去的时代发扬;
如今到处只是怀疑和否定。

实用的、表面的自由
将会有一天把理想消灭,
理想在我们的胸怀里──
象百合梦一般地纯洁!

我们美丽的诗也正在消逝,
它有一些已经消亡,
跟着其他的国王死去的
有弗莱里拉特的摩尔王。③

儿孙将要吃得饱喝得够,
可是难得有沉思的寂静;
乱哄哄上演一场闹剧,
从此结束了牧歌的幽情。

噢,你若是能够保守秘密,
我就把命运书给你打开,
我让你在我的魔镜里,
看一看将来的时代。

我从未向世人宣示的,
我愿意宣示给你:
你的祖国的未来──
啊!只怕你不能保密!”

“啊女神!”──我兴奋地喊叫──
“这会是我的最大的欢喜,
让我看到将来的德国──
我坚实信用,保守秘密。

我愿向你立下任何誓言,
无论你要求什么方式,
向你做保守秘密的保证──
告诉我,我应该怎样发誓!”

可是她回答:“向我发誓
用亚伯拉罕的方式去做,④
象他叫埃利赛发誓那样,
当埃利赛起程的时刻。

掀起我的衣裳,把你的手
放在我这里的大腿下,
向我发誓你永远保守秘密,
无论是写作还是说话!”

一个严肃的瞬间,好像是
远古的微风向我吹拂,
当我按古老的族长习惯
向女神立下誓言的时刻。

我掀起女神的衣裳,
把手放在她的大腿下,
我发誓要永远保密,
无论是写作还是说话。


【说明与注释】
在这一章里,代表资产阶级市侩社会的汉莫尼亚表达了她对于时代的看法:对过去的旧制度采取原谅的态度,认为把它说得那样可怕,是过分的夸张;对现代感到满足,因为一切都在“进步”,这“进步”意味着妥协 ,无论是反动势力或是革命势力都不要各走极端。同时她对于所谓“沉思的寂静”与“牧歌的幽情”的消失。感到不胜惋惜,这种怀旧的惋惜心情是真正进步的障碍,这种看法反映了德国资产阶级的脆弱性和妥协性。在这样的思想指导下,她要叫作者看一看德国的将来。
①风姨,原文是希腊神话中风的女精灵西尔菲德,这里指轻狂漂亮的女子。
②参看第十一章第十节。
③弗莱里拉特的一首诗《摩尔王》叙述一个黑人的首领在战场上失败,被胜利者卖给白人奴役的故事。
④《旧约•创世纪》第二十四章:亚伯拉罕对他的老仆说:“你当放手在我腿底下,我要你指着主天地的神起誓。”埃利赛是仆人的名字。


第二十六章

女神的两颊这样发红,
(我想,她喝下的甘蔗酒
升上了头),她向我说,
她说话的语调十分忧愁。

“我老了,我降生在
汉堡初建的时候,
母亲是大头鱼女王,
在这里的易北河口。

父亲是一个伟大的君主,
名叫卡罗鲁斯•麦努斯,①
比普鲁士的腓特烈大王
更为聪明,更有威力。

他登基加冕时坐过的
那把交椅,现在还在亚琛;
他夜里休息的那个椅子,
遗留给善良的母亲。

母亲把样子又传给我,
这家具外表粗陋,
可是洛特希尔拿出他的
全部金钱,我也不肯出售。②

你看,一把旧椅子
安放在那个角落,
椅背的皮革已经撕开,
坐垫也被蠹虫咬破。

你走去,你从椅子上
掀起来那个坐垫,
你就看见一个圆洞口,
一口锅在圆洞下边──

那是一口魔术锅,
种种魔力在锅里沸腾,
把你的头伸入圆洞,
你就看得见将来的情形──

这里你看见德国的未来
有如波涛滚滚的幻境,
但不要悚惧,如果有毒气
从混沌的锅里上升!”

她边说边笑,笑得很离奇,
但是我并没有被她吓住,
我好奇地跑了过去,
把头向可怕的圆洞伸入。

我看见了什么,我不泄露,
因为我已宣誓保密,
我几乎说不出来,
啊上帝!我嗅到什么气息!──

我想起那使人作呕的
一开场的乌烟瘴气,
便是满怀厌恶,好像是
烂白菜、臭牛皮煮在一起。

随后升起的那些气味,
它们真是可怕,啊上帝!
好像是有人扫除粪便
从三十六个粪坑里,③──

我领会,从前圣•鞠斯特④
在公安委员会里说过:
不能用玫瑰油和麝香
治疗人的重病沉疴──

可是这德国将来的气息,
超过我的鼻子任何时候
所感受到的一切事物──
我不能更长久地忍受──

我一阵昏迷不醒,
当我又把眼睛睁开,
我仍然坐在女神的身边,
头靠着她宽阔的胸怀。

她的眼闪光,她的嘴发热,
她鼻孔颤动,她如醉如狂,
把诗人拥抱在怀里,
用粗野可怕的热狂歌唱:

“在屠热有一个国王,⑤
他有个视如至宝的酒杯,
每逢他用这酒杯饮酒,
他的眼里就流出泪水。

于是他起了一些意图,
这意图几乎难以揣度,
于是他逞才能,发指令,
我的孩子,要把你追捕。

你不要到北方去,
要提防屠勒国王的迫害,
提防宪兵和警察,
提防全体的历史学派。⑥

留在汉堡陪伴我,我爱你,
我们要享受现在,
我们喝美酒,吃牡蛎,
忘却那黑暗的将来。

把盖子盖上!不要让秽气
污染我们欢悦的心──
我爱你,象任何一个女子
爱一个德国的诗人!

我吻你,我感觉到
你的天才使我兴奋,
一种奇异的陶醉
控制着我的灵魂。

我觉得,我好像听到
守夜的更夫歌唱在街头──
那是些祝贺新婚的歌曲,
我的甜蜜的快活朋友!

如今骑马的仆役也来到,
举着熊熊的火把辉煌,
他们庄严地跳着火把舞,
他们跳着,蹦着,摇摇晃晃。
来了德高望重的元老院,
来了元老院中的长老!
市长嗽了嗽喉咙,
他要宣读一篇讲演稿。

穿着光华灿烂的制服
出现了外交官的团体;
他们以邻邦的名义
有所保留地来贺喜。

犹太僧侣和基督教牧师,
宗教界的代表都来到──
可是啊,霍夫曼也来了
带着他检查官的剪刀。

剪刀在他手里嚓嚓地响,
这粗暴的家伙步步挪近
你的身体──看准上好的地方,
狠狠地向肉里扎进。”


【说明与注释】
这一章的前半叙述作者从汉莫尼亚祖传的椅子里所看到的“德国的将来”,是从三十六个粪坑──即德意志联邦的三十六个封建领域里放射出来的难以担当的恶浊的臭气。这说明,若是按照代表资产阶级市侩社会的汉莫尼亚的看法,对旧制度完全妥协,对新的变更充满嫌恶与恐惧,那么德国的将来,就会是这样。这和作者在第一章里所歌颂的新世界完全是两样。后半章则是汉莫尼亚对作者百般抚慰,希望他留在她这里和她结合。作者有意识地模拟阿里斯托芬的喜剧《鸟》的最后一场(“云中鹁鸪国”的创立者珀斯忒泰洛斯和巴亚洛亚的婚礼),通过汉莫尼亚的狂歌幻想,形容诗人与女神的婚礼的盛况,所有这个庸俗社会中的头面人物都走来祝贺。但最后书报检查官也来了,他用剪刀狠狠地向诗人的肉里一扎,完全打散了这个幻想的婚礼。
①卡罗鲁斯•麦努斯,即查理曼大帝,见第三章注。查理曼大帝在九世纪初在易北河畔建立了城堡。
②洛特希尔(1743-1812),德国大银行家他的儿子们在伦敦、巴黎、维也纳十设有分行。洛特希尔家族在十九世纪完全掌握国家信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
③指德意志联邦的三十六个封建领域,参看第十一章注。
④圣•鞠斯特(1767-1794),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时期的政治家,属于雅各宾派。雅各宾派掌握政权时(1793-1794),公安委员会是最高的行政机构。
⑤以下三节在发表时删去,这是根据手稿补上的,屠勒是北欧传说中最北方的一个岛国。这三节中的第一节的也见于歌德《浮士德第一部•傍晚》一场。作者在这里用屠勒国王指普鲁士国王。
⑥历史学家,指当时是在伯林以萨维尼(1779-1861)和爱西霍恩(1781-1854)为代表的法学派别,这学派与十八世纪的启蒙思想相对抗,被复古的反动势力所欢迎。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里说:“有个学派以昨天的卑鄙行为来为今天的卑鄙行为进行辩护,……这个法的历史学派本身如果不是德国历史的产物,那它就是杜撰了德国的历史”(《马克思恩格斯全集》1卷,454页)。



第二十七章

后来在那离奇的夜里
有什么事继续发生,
等到在温暖的夏日
我再一次说给你们听。

伪善的老一代在消逝。
如今啊,要谢谢上帝,
它渐渐地沉入坟墓,
它害着说谎病死去。

新的一代正在生长,
完全没有矫饰和罪孽,
有自由思想,自由的快乐——
我要向它宣告一切。

那样的青年已经萌芽,
他们了解诗人的豪情善意,
从诗人的心头取得温暖,
从诗人太阳般的情绪。

我的心像光一样地爱,
像火一样地净洁纯真,
最高责的优美女神①
给我的琴弦调好了音。

这是我的师父在当年
弹奏过的同样一张琴,
师父是文艺女神的宠儿,
是已故的阿里斯托芬。

就是那张琴,他弹奏着
歌唱珀斯忒泰洛斯,
歌唱他向巴西勒亚求婚,
他和她向高空飞去。②

在前一章我曾经尝试
模仿一下《鸟》的最后一幕,
《鸟》在师父的戏剧中
的确是最好的一部。

《蛙》那部戏也很出色。
如今在柏林的舞台
用德文的译本上演
供国王取乐称快。③

国王爱这部戏。这证明
他有良好的古典嗜好;
老国王却更加爱听
现代的蛙的聒噪。④

国王爱这部戏,可是
倘若作者还在人世,
我就不会劝告他
亲身去到普鲁士。

现实的阿里斯托芬,
这可怜的人就要受罪,
我们将要立即看见
陪伴他的是宪兵合唱队。⑤

流氓们立即得到准许,
对他不是奉承,却是谩骂;
警察们也接受命令,
把这高责的人追拿。

啊国王!我对你抱有善意,
我要给你一个建议:
死去的诗人,要尊敬,
可是活着的,也要爱惜。

不要得罪活着的诗人,
他们有武器和烈火,
比天神的闪电还凶猛,
天神闪电本是诗人的创作。

可以得罪新的神、旧的神,
得罪奥林普斯的匪群,
再加上最崇高的耶和华——⑥
只不要得罪诗人!

神对于人间的罪行,
自然有严厉的惩罚,
地狱的火是相当地热,
那里人们必须炖,必须炸——

可是有些圣者从烈火中
拯救罪人,衷心祷告;
通过教堂布施、追忆弥撒,
也取得一种神效。

在世界末日基督降临,
他打破地狱的门口;
他纵使进行严厉的审判,
也会有一些家伙溜走。

可是有些地狱,不可能
从它们拘禁中得到解放;
祈祷没有用,救世主宽赦
在这里也没有力量。

难道你不知但丁的地狱,⑦
那令人悚惧的叁行诗体?
再也没有神能把他救出,
他若被诗人关了进去——

从来没有神,没有救世主
把他从歌唱的烈火解救!
你要当心,不要使我们
把你向这样的地狱诅咒。


【说明与注释】
这最后的一章与开始的第一章呼应,作者表达了他的信念,虚伪是旧时代就要消逝,新的一但就要兴起。这新的一但将能理解诗人的诅咒和歌颂。作者表明,他的批判和讽刺是以阿里斯托芬为师,因为阿里斯托芬讽刺但是社会,批判现实政治,是古希腊杰出的喜剧作家。最后作者对迫害进步诗人的普鲁士国王推出警告,各种各样的神都不足畏,最可怕的是诗人“歌唱的烈火”,如果这些当权者被诗人的笔打入地狱,便永远得不到解救。必须指出,海涅在这里过分地抬高了诗人的地位,夸大了诗的作用,而忽视了反动统治者必然会受到历史的审判和人民的惩罚。并且他所谓的“新的一代”,只是抽象的想望,而没有意识到无产阶级将要登上历史舞台。
 ①三个优美女神在罗马神话中称为格拉琴。
②阿里斯托芬的喜剧《鸟》的最后一场歌颂了“云中鹁鸪国”的创立者珀斯忒泰洛斯与宙斯的女儿巴西勒亚的婚礼。
③《蛙》是阿里斯托芬的另一部喜剧。在1843-1844的冬季曾在柏林上演。
④“老国王”指普鲁士国王的父亲威廉三世。
⑤古希腊的悲剧和喜剧一般在表演过程中都穿插有合唱队的合唱。这里指的是被普鲁士的宪兵逮捕。
⑥奥林普斯是希腊神话中群神居住的山名。耶和华,参看笋二十二章注⑥。
⑦指意大利诗人但丁(1265-1321)名著《神曲》第一部《地狱篇》。《神曲》全诗韵脚都以三行交错,故称三行诗体。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

精华

4474

帖子

1万

积分

超级版主

La Piémontoise

发表于 2014-5-30 17:22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但能不能汇到一个帖子里,这样子破坏版面整洁啊。。。
   Yet, Freedom, yet, thy banner, torn but flying,
  Streams like a thunder-storm against the wind.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8-16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终于全部传完。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57

帖子

208

积分

candidate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8-24 22:42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路过!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9-18 21:0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