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11|回复: 5

忽悠派诗歌《旅人》、《茶道》、《第三种角度》等

[复制链接]

0

精华

276

帖子

1419

积分

baron

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5-12-8 19: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渔郎 于 2015-12-13 22:49 编辑

1、旅人


路过自己
与路过镜子不同
镀银的空间没有温度
手握着的刀
除了割破自己
伤不了任何人

但这仍旧是极度危险的
他站在我背后
让我瞬间一贫如洗
且少有生趣
我妄想从几个方向闪避
始终无路可逃

转回身时
是喧嚣的城市
而那些镜子
埋伏在各地
鱼缸不锈钢车站陌生人的瞳孔
或一枚金属纽扣


2、茶道


不在于茶壶茶杯
不在于何处水
一生罪过先放一放
在脑子里抠出酒虫
挖坑深埋
在林子放一炮
方圆五里都给我安静了

然后绝食三天
散尽家资割袍断义
遣返各方孽缘
写好辞职报告
告诉老板世界很大
我想去看看

再准备三天
绝水
有了对花花草草的敬畏
不认识七大姑八大姨
只看到彼岸花鲜红似血
再无人间任何拖累
然后一蹬腿
可以开始


3、第三种角度


去往欧洲的途中
一只鞋被遗弃
被人提起总是惊魂不定
或充满悲伤

它完全可以跟定主人
踩在波恩的林荫道上
也许能听到默克尔大婶的演讲
哪怕蜷缩在墙角
收拢起来
听一听主人的鼾声

作为鞋子的悲伤
不在于荒草埋没
而是怀念另一只鞋子
因为它的掉队
而悲伤



4、黑雪


黑夜的黑退去
白雪的白升起
清晨,真相大白
就像过冬的鸟在春天鸣叫
说明歌声与寒冷无关

但是黑雪举证了铁案的铁
一场宏大的工业从天而降
以掠过的鸣笛倾泻的烟尘方式
抵达了结晶的时间深处

记住故乡
也许源自一场雾
忘记故乡
也许依旧源自一场雾
偶然想起
依稀的咳声
又与这场雾无关

5、从北方回来的路上,遇到一株松树的绿


有松树的地方
就有北方的风俗
有时深入南方腹地
这种情致依然未了
只是雪的味道淡了一些
针叶上的蜡质略微薄了几分

当回来的途中相遇
那种绿中有南方少有的墨色
因此我知道还没有走出北方
于是我把呼吸深陷于松香
细细地搜索
马上就找到了雪窝中的炭火
和缠绕于窗棂上的风声

谁说莽苍之间唯有荒凉
凛冽的冬季风像皮鞭驱赶生命
粗糙里有细腻
厚重下藏温暖
冰层中凝固的气泡
素色的窗花
被移动的灯光演绎
如梦似幻


6、黄昏里,我站在楼顶,想着什么


我被光明与生命又侵占一天
我的长度又缩短一尺
你延长的每一个刻度
都意味着我的终结时间缩短一分
我如此安静
并要最终将大安静交付给你
悄无声息
陪你回归原本属于你的世界

哭吧 人类
仿佛一切是那么值得挽留
好像你有意识以来就与我结下仇恨
当你偶然瞥见我
总是万分惊恐
生怕我收走你的所爱

其实我是真正的爱你
我总是站在楼顶上俯视
用疼痛和惧怕烘托你的幸福
哭吧 人类
一天就要结束
当光明永远熄灭
你会看清我温柔的脸庞

该忘记的都忘记吧
那本不属于你的东西和情缘
都是你来过的道具和剧本
当你入定
我会把所有属于你的安静交给你
无论什么样的爱恨情仇
再与你无关

7、潮湿的沧桑

在你走后第八个年头
我看见你住在一间低矮的房子里
房子很小
除了你睡觉的地方
几乎没有摆放其它生活的空间

雨水很大
淹没了你所有出行的道路
出行
是啊,还有同样的房子
同样人在想这个问题

我就是那场无休无止的雨
不由自主地泼水
满世界泛滥着罪恶

8、我要好好地慢下来


那家饭店
小伙子低头啃烧鸡
旁边是半碗散啤
那种碗是粗瓷的
白底儿上可见杂质
头上螺旋桨一样的风扇抖得很厉害


他向外看
瞥见经过的银灰色公务车
副驾坐着一个老者
从公文包里取出几张纸
又塞回去
一脸疲惫

两个场景
其实是一个人
而此时我正在读一本捡来的日记
这应该是他的后人随手扔掉的
里边都是心跳
和跃动的身影

9、潜在最后的空白


他给了我电话号
说,称我刘臭棋就行
不妥吧
七十七岁的老人了
把时间慷慨地交给我

他的时间很廉价
翻过来是车马炮
再翻过去是将士相
外带几个小卒子
分布在方格子里
发出啪啪的响声

刘臭棋不但棋臭
而且脾气臭
就像炸弹一样活在别人的记忆中
生活中爆炸工作上爆炸战场上爆炸
他七十七年历史就是火药库的历史
对于耳膜对于受伤的骨肉
不会想到没有火药的火药库后来的故事

10、奔跑和静止


后仓库
成排的储酒罐蒙着灰尘
而蒸馏容器所在的厂房空无一人
灶膛口外立着一把板锹
如果有一锹煤开始
整个造酒的工艺过程将被激活

这是三白酒坊
位于乌镇河岸
潮汐一样的人群
不断覆盖这个古老的地方
一群人消失
一群人出现
顺着凡是可以通过的路径
反复冲刷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三白酒坊每天总是开门迎客
发黑的木头门两旁一闪
曲尺柜台以及大号的算盘
仿佛千古不变

静止是奔跑者的风景
奔跑是静止者的心绪
有时乌镇成为旅者的坐标
有时旅者成为乌镇的表情
我操起板锹铲起一锹煤
刷的一声引来喝问

我稍微一愣
刹那被乌镇困在储酒罐中

0

精华

276

帖子

1419

积分

baron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4 12:08 | 显示全部楼层
10、奔跑和静止


后仓库
成排的储酒罐蒙着灰尘
而蒸馏容器所在的厂房空无一人
灶膛口外立着一把板锹
如果有一锹煤开始
整个造酒的工艺过程将被激活


这是三白酒坊
位于乌镇河岸
潮汐一样的人群
不断覆盖这个古老的地方
一群人消失
一群人出现
顺着凡是可以通过的路径
反复冲刷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三白酒坊每天总是开门迎客
发黑的木头门两旁一闪
曲尺柜台以及大号的算盘
仿佛千古不变


静止是奔跑者的风景
奔跑是静止者的心绪
有时乌镇成为旅者的坐标
有时旅者成为乌镇的表情
我操起板锹铲起一锹煤
刷的一声引来喝问

我稍微一愣
刹那被乌镇困在储酒罐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276

帖子

1419

积分

baron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5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11、时间的针眼


时间是一条虚线
均匀的针脚从每个人的眼前经过
如果说这条线很直
那是因为眼睛太贴近这条线

要知道这条线怎么走
最好的方式是把自己捻成一根线
仔细地穿过每一个针眼
一针又一针
直到老

时间是一条线
你穿过的这一段就不再是虚线
血红色的线走下去
谁能保证不与时间分离

走着走着
有人会原地踏步
围着小小的范围绣出一朵梅花
但总会有一天再也拿不出一毫米的线
你会发现时间的针眼
每一个都是巨大的空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276

帖子

1419

积分

baron

Rank: 6Rank: 6

 楼主| 发表于 2015-12-19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12、走醒一场雪


一场游戏就这样开始
蹿房越脊
踏月无痕
不知金盆里有水
水被风吹干
金盆被盗


风湿入骨
皮肉有伤
只觉着山高林密
到处虎狼
记忆里有家
故国千里之外


我们从海洋来
从南方来
晶莹剔透温润如玉
一头扎进酷寒里
不由得收缩
炸裂


我们还活着
却享受浩大的葬礼
纸钱漫天
哀乐从树梢上飘起
再上面是蓝天
空空荡荡
既无人关心也无人负责
更无人凄凄惨惨悲悲切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83

帖子

794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6-3-28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问候!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9

帖子

27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5-26 13: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4-24 20:2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