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73|回复: 5

[牧场1周年] 2016夏 芦笛理解与思考活动:俄耳甫斯的冥府寻妻

 关闭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16-6-15 05: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又是一年炎炎夏日(芦笛纪年的第11个年头),久违的“理解与思考”活动开始了。

这次的主题是古希腊神话中的名篇:俄耳甫斯的冥府寻妻。



讨论的主题来自下面的这篇文章,俄耳甫斯神话的四个版本——维吉尔、奥维德、里尔克和米沃什
http://www.reeds.com.cn/forum.php?mod=viewthread&tid=49469

对不了解神话内容的朋友,大概的故事情节是这样的:

我们不知道俄耳甫斯是如何遇见欧律狄刻的,也不知道他们恋爱的任何细枝末节,只知道俄耳甫斯命中注定要以歌声向欧律狄刻求爱。欧律狄刻是个仙女,她和姐妹们居于山林和洞穴之中。仙女们是原野上一群自由的精灵,是大地母亲的孩子。她们随狄安娜外出狩猎,和狄俄倪索斯一起宴饮,到凡间游玩,偶尔有嫁与凡人者。

俄耳甫斯与欧律狄刻没机会享受伉俪之乐。新婚后不久的一天,欧律狄刻正欲穿过草地,不巧遇见了阿波罗的另一个儿子,好色的阿里斯泰俄斯。他一见欧律狄刻就扑了上去。欧律狄刻仓皇挣脱逃走,一不留神踩在一条正在路中间晒太阳的蛇尾上。那条蛇扬起头对准她的脚踝就是一口,这一口要了她的命。数小时以后,俄耳甫斯找到她时发现她躺在草地上死了。伤心欲绝的他决心到地府去寻找他的新娘。传说泰纳龙有一地穴通往冥界,他抱着里拉上了路。那是一段令人生畏的路程,可是他又不想永远失去自己的爱人。他知道他的音乐是一件威力无比的安抚武器,世上没有什么可以抵御它。他对自己说:

我要用歌声
迷惑得墨忒耳的女儿,
迷惑冥府的大王,
用凄美的旋律动摇他们,
让我把她带离永夜的国度。

他进入地穴,越往下走,弹奏的乐曲就越凄凉,越美妙。这可是他以心为砧板锤炼出来的音乐啊!洞穴的精灵可怜他,放过了他。一个泪汪汪的卡戎把他渡过了冥河。就连凶恶的冥府看门狗-一身蛇毛的三头狗怪刻耳柏洛斯也都躺下放他过去。俄耳甫斯凭着他那伤感的歌声,打通了通往冥府的道路。他唱啊唱,直到地里充满了歌声,死人拍手称快,受了惩罚而心怀怨恨者得到一天假期,以便能够听他弹奏的小夜曲。冥王和王后听了他哀怨的挽歌,一时昏了头,动了恻隐之心。他用歌声劝说他们,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全新感受,不容他们思考,原本的铁石心肠便化作了流沙一般。冥王于是恩准了俄耳甫斯的请求,这可是此前从来没有给过其他任何凡人的礼遇-他可以带他的新娘回到光明世界去。不过他得接受一个条件。

"记住,"冥王哈得斯警告说,"千万不能回头。她会在后面跟着你回到阳间。在你们俩还没有完全走进光明之前,你要是回头看了,哪怕只有一次,你也将永远失去她。"俄耳甫斯欣然同意了,于是欧律狄刻被叫了出来。俄耳甫斯领着她循原路返回,一边走一边唱着胜利与希望之歌。他再次顺利地通过了三头狗怪看守的大门,渡过冥河,到达地穴。他开始沿着陡峭的岩壁往上爬,由于山石光滑,担心欧律狄刻失足,他便为她在石缝间摸索出一条最好走的路径。快到穴口时,他的歌声变得越发喜悦和奔放。终于,他爬出穴口,跳进白晃晃的日光中。他兴奋极了,不禁回过头去,结果他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欧律狄刻这时在穴口处刚要抬脚朝外跨。他连忙冲过去拽她,但是太晚了,欧律狄刻转眼间跌入死亡的深渊。她对俄耳甫斯喊了一声"永别了",便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俄耳甫斯绝望到了极点,一纵身,跟着跳了下去。他来到卡戎面前,求他再一次把他渡过冥河,并说这一去就不再回来了,他要和他的新娘一起赴死。但是卡戎拒绝了他。他好说歹说都没用,那个船夫就是不肯渡他过河。俄耳甫斯坐在冥河岸哭了整整一星期,浑身沾满了污泥,身体因饥饿而日渐消瘦。不得已,他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回到色雷斯,此后的3年里他独自一人四处流浪,想要彻底远离女色的烦忧。后来他成为一名修士,在乡下一座小寺院里做一些简单的工作,过着清心寡欲的生活,闲时对着花虫鸟兽弹弹琴。

他的歌声一如既往,陶醉了山林,感动了大自然。只有狄俄倪索斯的女祭司们不喜欢他。她们是酒神狂热的追随者,头发蓬乱、目露凶光。她们恨他的理由很多,最主要的是他拒绝了和她们一起作乐的邀请,拒绝了所有女人的献媚。其实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理由。她们是一群鬅客,性子暴烈,举止粗野,动不动就发脾气。俄耳甫斯的音乐在她们听来就像岩盐,扫了她们的兴,搅得她们心神不安。一天早上,这群赤裸上身的女杀手们埋伏在寺院门外,一见他都红了眼,用长矛和石块袭击他,然后挥舞双手撕扯他。她们把他的两条胳膊拽下来,扔进草丛里。两条腿也快被撕断了,地上洒满了他的鲜血。最后,她们把他的头拧下来,把它连同他的里拉一起丢进河里。他的下场大概就是这样。


(选自黛安娜·阿克曼《爱的自然史》)

这则神话最后的结局是:

这批杀人的女人们刚刚离开,一群鸟儿扑扇着翅膀飞了过来。它们悲伤地盘旋在青石板的上空。此外还有许多动物、溪水和树木女仙们都急忙赶了过来。仙女们一律穿着黑衫。她们悲痛地哀悼俄耳甫斯,然后又一起动手,埋葬了他那伤痕累累的尸体。河神赫伯罗斯急忙升腾海水,接过了俄耳甫斯的头和竖琴。汹涌的波涛在呜咽声中把头和竖琴直送大海,送到列斯堡岛的滩涂。那里的居民虔诚地从水中捞上这两件东西,埋葬了俄耳甫斯的头,把竖琴挂在一座神庙里。因此,那座岛上出了许多有名的诗人和歌手。他们在坟前追悼神仙般的俄耳甫斯,甚至连岛上夜莺的鸣啭也比其它地方的更为悦耳动听。他的灵魂飘扬着进入了阴间世界,俄耳甫斯在那里重新找到了日夜思恋的亲人。他们永生永世再不分离。


(选自古斯塔夫·斯威布《希腊古典神话》)


讨论内容:

围绕俄耳甫斯神话的四个版本——维吉尔、奥维德、里尔克和米沃什这篇文章,以及维吉尔、奥维德、里尔克和米沃什的四个版本,写出你对这则神话的理解与感想。

简单的几个切入点,只作为抛砖引玉:

神话:
在你看来,俄耳甫斯回头的原因是?
俄耳甫斯所对抗的是?
冥王为何给凡人俄耳甫斯带走妻子的机会?
俄耳甫斯的音乐,使他获得又失去了欧律狄刻,在神话里有何象征?
神话的结局中俄耳甫斯被女祭司杀死,寓意是什么?
神话叙述的哪些地方令你印象深刻?

诗歌:
四位诗人如何描写回头的一瞥?
奥维德与维吉尔对待这则神话的态度有何不同?
两位现代诗人与两位古典诗人的表现方式有何差别?
里尔克着重描写了欧律狄刻,有何寓意?
米沃什略带诙谐的倒数两段如何理解?
读完这篇文章,你是否有不同意作者之处?
你会怎样诠释或改写这则神话?

活动时间:2016年6月15日-8月26日
发表方式:在本帖回帖即可,每人不限帖数
欢迎大家踊跃发言,活动最后会评选出几位感想精彩的朋友,发放礼物+获得牧场主权限!


2016.6 - 2016.8
芦笛 Reeds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6-9-2 07:05 | 显示全部楼层
由于本次活动只有Giorgio参赛,对每一问都做出了细致的回答,回复质量很高,不知是否启发了读贴的朋友?
按大赛程序,现提升Giorgio为芦笛第9位牧场主。奖品暂定为一本原版画册,会在本月邮寄给获奖者。

谢谢支持!也希望下次活动会有更多的朋友来参加!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7

精华

4008

帖子

1万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牧场荣誉勋章

发表于 2016-6-17 14:02 | 显示全部楼层
顶一下,回头仔细看看。牧人还好吗?
所有不安,厌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5

帖子

120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16-8-17 16:3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题目可否选的有点多了?不过还是支持一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60

帖子

3322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16-8-26 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来支持牧人的帖子。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60

帖子

3322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16-8-26 03: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一、神话:

1. 在你看来,俄耳甫斯回头的原因是?
不自信,信心动摇。因为在一个人孤独的内心里,不管是命运的允诺还是妻子的忠诚,对他来说都是未知的,人甚至不熟悉自己;即使是感情真挚如此的夫妻也是如此。也许是因为两人之间没有经历过必要的苦难,本质上双方其实仍是独立、陌生甚至是敌对的,根本不可能完全把握住对方,更不可能真正走入对方的内心最深处。
另一个原因可以理解为好奇。因为这个时刻,他才有机会窥视对方隐藏的巨大秘密。

2. 俄耳甫斯所对抗的是?
命运。因为他自信他的艺术才华可以让他获得命运女神的青睐,事实也确实如此。

3. 冥王为何给凡人俄耳甫斯带走妻子的机会?
主要是艺术的力量。因为冥后已经感动得流下了眼泪,而复仇女神也是第一次流泪,也就是说,在维吉尔的主题中,复仇女神从愤怒到止怒也是一个关键,而且这个细节被模糊虚化了,用来增加故事的延展——欧律狄刻到底是因何被寻仇?故事可吸引人探索下去,树型发展,产生更多的可能性。
俄耳甫斯的悲伤感动了地狱的神灵,意志又是如此的坚决,加之自己也身世不凡,既是强大的阿波罗的儿子,也等于是比冥王权力更大的宙斯的孙子,冥王也要考虑到这一点。于是也就顺应形势,并博得了一个怜悯的美名。

4. 俄耳甫斯的音乐,使他获得又失去了欧律狄刻,在神话里有何象征?
艺术升华的最大奇迹是能够夺得生命,但同时艺术也能毁灭生命。也许艺术和生命就是矛盾和不可共融的,关键时刻需要有所取舍。

5. 神话的结局中俄耳甫斯被女祭司杀死,寓意是什么?
苦难与享乐的对抗;苦难才是艺术的源泉,纵情只会毁灭美、灵感以及艺术。
另有说法是俄耳甫斯后来逐渐沉湎于男色之中,并无视酒神的女祭司的美貌引起了激烈的报复。第三种理解则是说他一直保持着对死了两次的妻子的思念,并以此为题材创作了很优秀的诗歌,深一点讲,他的妻子已不幸成为了他不断追求的灵感和荣誉一件可利用的工具,从而造成了他感情上的不完美,荣誉是第一位的(爱的是自己),思念是第二位的,这种倾向遭到了狂热的女权主义者强烈的愤慨。

6. 神话叙述的哪些地方令你印象深刻?
还是里尔克。关于地狱的描写,像“隐秘的银脉”、桥“横跨虚空”、“还有那阴郁的灰色大湖,悬在不可测度的深渊上,犹如雨天低覆的黑云。穿过驯顺的荒野,一条小径苍白蜿蜒……” 暗部的描写非常的凝练、幽邃。其次是关于欧律迪克内心感受的描写,像自己的再生的感受,像个新生的婴儿,“她的手已远远不习惯于婚姻,”赫尔墨斯牵着她的手都让她不舒服,像一个“可憎的吻,”这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说明了失去的就不可能再得回的道理。“她是源头,她是根……”这些精湛的句子在里尔克的其他作品中也出现过,这种描写方式可能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和启发性。

二、诗歌:

1. 四位诗人如何描写回头的一瞥?
维吉尔:
他竟然忘了!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
微光里的欧律狄刻,他生命的生命!
——所有的努力顿时殒灭,地府的约定
岂容违背?阿佛纳斯山谷响起三声雷霆。
奥维德:
已经离地面不远了:这时候
俄耳甫斯怕她会改变心意,急切地
回头看了她一眼——她立刻倒飞而去。
里尔克:
他站在那儿,
看见荒野间的那绺小径上,
神的信使黯然地转了身,
跟在那个小小的身影后面。
她已经开始往回走,
拖曳的尸衣迟滞了她的脚步,
她迷茫,轻柔,出奇地安静。
米沃什:
结局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他回头。
后面的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2. 奥维德与维吉尔对待这则神话的态度有何不同?
维吉尔的神话基本保留了希腊神话最古朴的原貌,这是史诗的价值体现。按照诗中的叙述,俄耳甫斯只是忘了不能回头,古希腊神话也是很同情自然的人性,而且认为这“本可饶恕”。他将这对夫妻的命运归结于神的怒气,按他的思想是需要“赎罪”以及将问题都交给神灵来解决的原本的宗教思想,与《埃涅阿斯纪》的主旨是一致的。
奥维德也强调神的权利的强大,无法对抗。但他和维吉尔最大的不同在于强调说理性。想要和神在辩论上抢占上风,按说是不可能的,但他的逻辑思辨能力在他的文章里成了他的特点,是他那个时代的成果的展示。同时,这里面还有一些怀疑主义的成分则是非常可贵的,除了但丁有明显的继承外,只有处于十九、二十世纪之间的康拉德的作品里才有较大的进步和发展,如《诺斯托罗莫》、《黑暗之心》的主人公和《间谍》里面的维罗克夫人,最后都被剥夺掉神圣的外衣。

3. 两位现代诗人与两位古典诗人的表现方式有何差别?
古典诗人在这个主题中强调的其实是写实,叙述上符合感官的真实,在场景的渲染上也善于用现实生活中的事物作比喻,因而显得生动活泼。维吉尔的在地狱里的神仙被感动的场面的描写也花了很大功夫,不遗余力,属精彩的部分,但在神仙如何被感动这方面却没有力度,有点像但丁对于天堂的盛大场面“不能描述亲眼所见之万一”,表达缺乏力度,修饰就显得空洞,“美到无法形容”、“难以言状的神秘”之类的措辞本身就是一种写作上的不良习惯;
而在这方面,奥维德也同样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不能真实的罗列出一点:他的音乐和歌声,既是不能感动神灵,可他该如何感动正在阅读的读者呢?我们知道,读者的情绪本来是能够被调动起来的。
里尔克跟其他三位最大的不同其实就是描写的视觉,他是以欧律狄刻的视觉在描写这次失败的旅行的。他的凝练的内心感受力对我们大家都是一种启示,比如,神灵的感动,可不可以用某些令人感动的、凄凉惆怅、无望的挣扎、不幸的场景,以及内心的强烈感受来表达呢?
米沃什在吟唱上弥补了古典诗人的缺陷,尽管这些赞美不一定能感动冥后,或者读者。从笔法的洗练程度上看,能胜任这项描写的我认为是维吉尔和里尔克。

4. 里尔克着重描写了欧律狄刻,有何寓意?
熟悉里尔克的人可能知道,里尔克的诗作多善于探究死亡的主题,他迫切想要亲近、接近死亡,研究应该如何更好的“走向死亡”,如何准备,以此来获得另一种“新生”。
臧棣说,写作于里尔克而言是“为了获得骄傲的能力”。据说他的《杜伊诺哀歌》中的杜伊诺是但丁创作《神曲》的地方,里尔克可能希望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比肩这位文学上的至尊,就像奥维德之于维吉尔,他想在前辈的基础上有所突破,但丁的地上乐园、天堂之旅,贝蒂丽彩的形象基本上还是写实,容貌如昨,没有打破自己的预期想象,也没有陌生感以及缺憾(要知道缺憾的结局是现代主义作品更愿意采用的),或者说没有变,里尔克在这里也是刻意求变,得承认他这样做是取得了成功的。
此外,里尔克的这种描写其实也是一种返璞归真,传统的继承。因为,在《奥德赛》中,奥德修斯为了到地府探问泰瑞西阿斯自己未来的归程,他也见到了自己的母亲,但亡魂是没有记忆的,除非让她喝到黑色的羊血;还有埃涅阿斯想要拥抱父亲,父亲三次躲过,像一阵风。也许是这些地狱场景的真实描写也启示了里尔克(从而也说明真正的首创是很难的)。

5. 米沃什略带诙谐的倒数两段如何理解?
一种对时代的反讽。苦难中的辉煌梦想,抵御不了现实的享受的诱惑,诸神早已离我们远去,预示不会再来的悲观情绪。

6. 读完这篇文章,你是否有不同意作者之处?
对这则神话的结局,还是感到不太满意之处,因为这和最大众的“有情人终成眷属”最终是如出一辙的,是否可以选用一种有残缺美的情节安排,比如像阿芙洛狄特和阿多尼斯,丰饶女神德墨忒尔和她的女儿珀尔塞福涅,期待更令人憧憬。

7. 你会怎样诠释或改写这则神话?
神话本身就像一块天然的宝玉,是神的杰作,不可复制,任何的改动都会破坏她原有的美,过度的诠释也是如此。但神话应该延续,在符合它的主旨的前提下,也许死过两次的欧律狄刻还没有死够,可以再死一两次,故事不应该结束。俄耳甫斯也可以采用“偷”的方式,通过刺激的冒险,恢复了两人的人间夫妻生活。然后,两人并没有预想中那么样的感受到幸福,渐生隔阂,欧律狄刻选择了第三次死,让俄耳甫斯追悔莫及……不幸更能吸引人。最后,每年有一个固定而短暂的时刻,为了让亡灵在空中经过并俯视他,向他祝福,瞬间的一瞥,他需要艰难的做非常多、非常多的祈祷和准备。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9-25 21:45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