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324|回复: 12

四次雪山捷径的探寻(多图)

[复制链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17-1-23 13: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大雪山我一共上去过三次了,但都是意犹未尽。它的魅力还不止于此。它对我的吸引是缘于澜沧江的之行。层层叠叠的大峡谷像是难解的谜一样,逐一展陈,无穷无尽。它既有熟悉的气息,又有许多秘密,这样,我的期待也就没有停止。但是,它总会有一个固定的印象,但我说不出来,总之,是某种神圣的形象和气质吧!

总而言之,远处的大雪山非常巍峨,充满想象力,你不能对它加以解释。它像是停靠在天边的一个巨大标志物,又像是悬于空中的未知天体。但是,随着我们车辆的持续前进,相似的感受力并没有减弱多少,它们给人的各种印象慢慢沉积下来,汇聚成一个词——草甸!一大片军绿色的草甸。草甸不是什么地方都有,那是高海拔地方的面貌。后来看了照片和地图,终于知道我们沿着澜沧江走,整个保山坝、隆阳区,正好走了一个圆圈。也就是说,我所看到的,其实都是一座山,我们并没有脱离它的势力范围,或者说脱离它的视野。

再后来,我就锁定了这座山,并开始了解它。它的海拔有3700米,雄峙于澜沧江畔,经常积雪,终年云雾缭绕。从澜沧江对岸远看,它像集云的宙斯,远离列坐两边的众神,端坐在奥林波斯山的最高岭上。也难怪我会有之前的印象。它也是有很多传说的,据说山顶有一个道人修行,功德圆满之后,在一个月圆之夜,被八仙接走了,山顶的正中央就是他羽化登仙之处。当地还有一些吓人的传说,说迷路后饿死冻死过很多人,单枪匹马没人敢去。我是非常想去走一遭。这个愿望一天比一天强烈。终于,我成行了,有两个当地的向导,花了我不少钱,我还给他们买了装备(背包睡袋),我们都快成了半专业的登山者了。关于旅途的情形以及山顶的印象,我就不说了。我要说的是从我去过了以后才开始。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后来我有一个朋友也想去,看了我的图片以后,他非常激动,甚至花了钱,买了比我的还好的装备。他那个意大利睡袋,零下四十二度,已经是珠峰级别的了。为了谨慎起见,我们先去城郊附近的小山坡去“拉练”了一下,睡了几个晚上,但更大的兴趣对他而言,可能还是各种风味的户外食品。每次说到雪山,他都慎之又慎。这可能是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他属于政界人物,公务繁忙,抽不开身;这也是他多次爽约,导致向导也很生气的原因了。其二,他对自己的体力非常的没有信心。他做过两次手术,体质下降也是事实,而到雪山顶要走七八个小时的山路,这也不是随便开玩笑的。所以,尽管说了那么多次,最终都是没有成行。而作为我而言,也不喜欢走那么远的路,也想走捷径。于是,才开始了我之前的主题——探寻。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0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出行的计划,可以说是一拖再拖,已经快大半年了。直到一个周末,天气也不错,终于下定决心,出发了。

我要到的地方和我想到的地方,是我曾经远远地观察过的一些风景。当然,我的主要目的在于寻找捷径,所以就隐忍着各种兴趣,把目标集中在这单纯的方向。路上,我又看到了熟悉的澜沧江,总会有一丝伤感和气愤难消。它已不是昨日的样子,大家都晓得,它变得不像江水,倒像是一潭死水,黑沉沉的,臭气熏天,漫无边际。上面堆积成山的垃圾也成了某种讽刺和丑陋的象征,不过,现在,每个人都麻木了,习惯了,而且也无能为力。这趟旅程,我也是带着其他的目的的。要说,别人也有过如此行走,也有过特别的感受,如果看到的只是重复,或者能想象得到的东西,生活中如果也是如此,那就如一个在森林里迷路的人在努力地寻找出路,可是每次都碰到之前到过的地方,那真是又焦急又绝望,如果我的感受也是如此,那就得要寻找突破了,决不能重复别人。

沿途,我也试着去看雪山的捷径,也大体知道它的方位和位置,但是它太广大了,在它脚下,我想我甚至看不到它的下巴,重点部位更是难以估计,但雪山河流出来的水还是能确定的——既汹涌又清澈,而且每经过一个山沟,就会看到这源源不绝的溪流,这大自然的馈赠有的变成了小水电站了,它也终止了它可能是自古以来的常态,被这些并不进步,科技含量也不高的工业所统治。它怎么会一点反抗的意思都没有?真是大感失望。其实它也有过。据后来听当地人说,建小水电站和凿钻山顶时,连带雨季遭遇的泥石流,总共掩埋掉三百多人了,多是外地的民工,老板又不吝惜封口费,所以这事也就没闹大,但后来当地的乡镇府和县分管国土的领导,也逐渐被一锅端了。这已经算是少有的比较让人欣慰的消息了,但还是远远盖不住压抑心头的焦虑和愤怒,就觉得,这些草芥之辈,即使是死了,比起完整而美好的大自然来说,真的是轻如鸿毛,他们的生与死,又有什么重要呢?

我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太低了,距离接近,也不过是帮助了镜头的焦距,但无法看到更清晰的全貌。从功果村那条不太靠谱的陌生山路知难而退的撤回来,我又到公路边问当地人另外的路径。有两个路边等车的妇女回答我说,风电的路离大雪山很近,这我也知道,因为我在照片上看过对面那巨大的风车,就像远古时代的巨人,我不明白这有什么预示。此外,我也不知道风车的施工道路在哪儿。她们指给了我,我差不多跑了两个多小时的公路,按她们的描述,上了那条兰坪方向的老公路,车子感觉爬升了很久很久,总算到了垭口,这时,我又觉得大雪山真的是很高的,爬了这么久,依然还是比它矮了好多,我如果从山脚徒步,那可能要走一天都不止吧,想想也是太可怕了。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3 22:56 | 显示全部楼层
风电的施工道路由人社卡,说是要证件,见我拿着单反,还有文联的身份,他们本能地警惕起来,打了电话,说什么也不给进去。我软磨硬泡,给了很多保证,说是不走远,只是看看风景,没有恶意,有一个当地的老头才给开了门,并限定我不超过半个小时。由于风电的施工道路差不多有三十多公路,我也走不远,加之路太难走,当我远远地看到了那巨大的风车,由于我内心里对它是没有好感的,就不想再走近了,折了回来。

在设卡处跟那老头聊了几句。他说,这的山、水,都被这家大公司给买断了,就包括他自己,也是这家公司的人。这句话,表面上听起来很正常,仔细一想,就觉得荒谬无比,止不住叹息。这些人跟刚果河流域的那些黑人已没有区别,所不同的是,东印度公司是做真正的生意,虽然也连蒙带骗,不择手段,但至少他们需要的是实实在在的象牙,真正的买卖;而这家公司则是不计较成本的,只管挥霍,资源、能源和钞票也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不需要节制,花得越多越快,摧毁得越彻底,业绩也就越突出,老板也就越高兴,支持也就更多。

第一次探路就到此为止了,我回来已经很冷了,心情也是跟以前差不多的,真的不想说什么了。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垭口风电的设卡处,自称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个大公司的那个老人说,往风电的施工道路前去,其实并不可取。自己也是当地人,对大雪山也不是不认识。首先,这里离雪山顶差不多已经有50公里了,即使赶到那儿,你也只能遥遥相望——要从一座大山去到另一座大山,你需要从波峰下到波谷在上升到波峰,这个距离至少是三四个小时的路程,可况,那儿并没有路,全是悬崖绝壁……

我当时对这个消息感到非常悲观。不过老人又说,中和那儿上来有一条当地村民自己开的路可以免走好多路,由于他们开路在前,尽管也是属于公司的范围,公司也没有过多干涉。

这个消息可以作为我下一波计划的起点的理论支撑。中和在国道228上,也就是金六公路,怒江的入口的公路上,那是一条令人愉快的公路,能走在那儿,自己都会感觉的自己能被过去、被这里的自然接受了一部分了。我很快就去探那条路了,而且这次条件好了很多,属于政界的那位朋友也想亲自来看看,找到了一辆皮卡和一位同伴。我们到了中和的路口,可是当地人却说中和上去走不了多远就要脚走了,不如走铁厂近些。

这都是些什么地方呀!如果不是因为这个爱好,这些地方都是闻所未闻的,但我们还是就这样兴冲冲的去了。我们边走边问路,终于到了铁厂。这是一个比较闭塞的深山里的小乡村,有普通的小村子应有的一般面貌,生活松散,街上有人在吃凉粉,小卖铺里也有红牛,有打麻将的,有很多的摩托,低音炮音乐节奏强劲,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打扮入时但也夸张,但在这儿就觉得也还是挺的。这是一个相对独立而又跟外部衔接不算困难的乡村小环境,这在全国各地的哪儿,应该都是这个样子吧!但一些旧有设施又让人感到这里曾经相当地热闹过,有点像云台山林业局的各个伐木林场,如今却逐渐沉寂下来。有明显的大干工业时代留下的痕迹——废弃的厂房和生活区,应该已经坚持了三四十年的样子了,里面有斑驳的青苔痕迹覆盖的砖砌厂房,有车间和篮球场台阶状的观众坐席——那肯定相应的也曾经有王子般的篮球选手,众多秋波暗羡的时尚青年女子,可如今一切已归为沉寂,只留下美好的回想。墙上还有那个时代的宣传标语,现在依然醒目,黑板上的粉笔字写的通知证明了那是八零年代,被无意间的一种尊重,很好的保留下来。它们竟会没有受到时间的影响?我们在厂区呆了一会儿,充分的享受这份奇妙的感觉,充分地发挥各自的想象。慢慢的,我们就发现,里面还是有人的,几个老弱病残的外省人,在车间的餐厅里,在条件极为有限的当下,充分地享受一位瘸腿的矮小女子为他们烹饪的一桌饭菜。我们一进去,他们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我们加入进来喝两杯。但这里的就餐环境及酒菜的味道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不太好,更不用说会跟他们一样如此昏醉一宿了。我们只是随便询问了几位老者一番。结果当然是白问,他们是请来守厂房的外地人,那儿也不去,每天有人负责做饭,这种生活不得不说也很凄凉。我们在几条道路之间穿梭了好久,也走了好多冤枉路,我们发现这儿的老人家都非常嗜酒,路上我们就遇到过几个,根本没办法交谈,幸好遇到一个年轻的妇女,说到上雪山的路和她接孩子回家的路刚好顺路,我们就邀她和两个她的刚从学校接回来的孩子一起坐车,终于离开了那片魔区。远远地,可以望见那特殊的植被了,更远处还有一排排风车。但是路并不好走,坡度太大不说,那种黑色的生泥,特别容易打滑,有一点坡度就上不去了。送走了那娘三人,我们一路上非常费力,那种路看来不是专为机动车而开辟的,而是非常的荒僻陡峭,走在这种路上不用说也很荒谬。我们竟然还在如此荒凉的大山深处发现了一户人家,但他们肯定不是世外高人,他们在这儿养猪养羊,承受着生活的寂寞,连我们在经过时都替他们感到难受。我们只是看见一位年老的妇女,在我们的车经过时,对我们深沉的凝望。果然,我们没走多远就抛锚啦!有两只轮子已经悬空,根本借不到里,但即使借到力,也无法再爬上那极为陡峭的放羊小道了。

年老的妇女赶来帮忙,她说上面已经没有什么路了,摩托倒是勉强还行。上面唯一还有她的一个侄子,只有一个人。我不明白他们怎么如此喜欢单人独户的,也许其本身也曾有过什么特别的波折吧。至于说到大雪山,她说她也没有去过。老人七十多岁了,我不知她是不是从小就生活在这儿,但从来没有去过,足见那儿肯定还有很远,我一时间又感到这条路线估计也是行不通的。

垫好了路——一个巨大的工程——一小段石头砌成的古道模样的精致路面,我们对自己的创造都还是很满意的,但车子是没有再继续上去了。

我显然对这一次失败心有不甘,何况,我也需要更多的体验。我骑着一辆摩托车再次来到铁厂,这一次,我发现了捷径,从一个岔口,更快地看到了那位依然在道路边凝望的老人。我飞快地——以一种试图不让她看清我的速度——掠过她,但我也忘不了欣赏了一眼我们一个星期前那颇具匠心的杰作,它确实具有这个时代所难得见到的美感以及工程质量。接上了那段我们的未竟之路,感觉竟然非常的好,只不过黑色的油泥确实容易打滑,一路上有封山养林的告示牌,也有一些路段还有铁丝网,坡度已经没法上去了。但是,我已经看到了雪山脚那特殊的植被,也看到了山崖对面巨大的风车了,而且,我还听见一种怪响,我本以为又是有什么企业在偷着开工,但仔细地看却又不是,而是风车转动时发出的巨大的怪响。在一个岔口看到了一户人家,应该就是老妇人所说的她的侄子家了,远远地就听见了狗叫。我径直去到了他家,屋门大开着,里面堆着一堆长形的松球,旁边摆着几只南瓜,竹楼上挂着几串玉米。很快,一个老者(或者说看起来显得苍老的男人)进来了,还说远远地就看见我了。也就是说,我还在岔路口,离他有五六百米,他就把我看得一清二楚了,幸好他不是狙击手!

老人在堂屋边坐下,随便拨弄了一下火塘,放上几根枯树枝,马上就烟雾弥漫,他用嘴稍稍一吹,大火就隆隆燃烧起来,他理所当然地认为我对此也一定会感到愉快的。喝了几杯苦涩的烤茶,老人才问了我的来意。知道我要去雪山,他说得有十个小时左右,从他这儿出发,两头擦黑。更好的路径,老人其实已经给出了权威的答案,说我原来走过的那儿才是上雪山的最理想的路径,既然去过了干嘛还反复地要去呢?而从松坡、庄房那条路上去,也是差不多,稍远一点,但更平缓。

离开了老人,一路回去,我竟然再次迷路了,反复穿梭了四五次,还是没有找到印象中的出口。最后我横下一条心:条条大路通罗马!跟着一辆微型车,越走越陌生,也没有回头的必要了,沿途问人,才知道能下去的,只是路不好走,差不多花了一个多小时,我终于摆脱了大山的羁绊,到了出口,见到了金六公路,但我也看到了,原来这儿竟然就是中和。我又倒绕回去,路上,我遇到了一个赶牲口的,他说,这儿确实可以去到雪山顶。但它最远能骑行到哪儿呢?那人说,就到林管所。这时,我全明白了,这是跟我汇集成一模一样的路。我以前上大雪山,就是从林管所开始起脚的。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27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楼贴图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等到第三次探寻时,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说很长其实并不算长,只是中间又发生了很多的事,原因是我的工作岗位又发生了变化,七七八八……很多不想提的事,所以一直处于“潜伏期”。但是,要实施类似的计划也不是说不可以,就是人变懒了,还有就是你对事情价值的判断也有一些变化,总而言之,要回到过去的某一状态,也是挣扎和努力了好久。终于等到了这一天,我像雨过天晴一般的长舒了一口气:出发!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22:01 | 显示全部楼层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52

帖子

3283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1-31 2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到了我在网上查到的一个地方,叫花鱼洞,据说那儿才可以很近的看到雪山。走了几步,到底还是心里没底,就停下来,看见路边有一个凉粉摊,一对小夫妻在吃凉粉。我就去问路,并说我想顺便寻点野蜜。那个小伙子很热心,跟我说了很多,他看起来还认识很多的人,特别是采岩蜂蜜的高老二他爹。我一听就非常高兴,就坐下来,也吃起了凉粉,但主要是为了跟他继续攀谈。后来我帮他们夫妻的钱也付掉了。这个人就马上非常高兴,差不多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样子。他表示可以跟我走一段路,把我领到可以看到目的地的观测点去拍照。我们还相互留了电话。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7-9-23 01:08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