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法国文学参考书目(十九世纪)

[复制链接]

0

精华

7

帖子

21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发表于 2008-3-12 03:21 | 显示全部楼层

建议

司汤达建议加上他那篇名文《拉辛与莎士比亚》
梅里美要加上《费德里哥》《马铁奥.法尔科内》《双重误会》
左拉可以加上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的那本《妇女乐园》写的不错
人间喜剧不用去读全集吧,可以列出其中重点的几部 以便新人开始读,我认为有《邦斯舅舅》《幻灭》《贝姨》《欧也妮.葛朗台》《高老头》《驴皮记》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8

帖子

59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8-3-12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提供些资料

两本书
1、十九世纪法国名家名作选(法国)爱•梅尼阿勒选编,冯汉津等译
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1987年6月第1版
其中的《作家简介》(郑立德译)

奥诺雷•德•巴尔扎克(1799-1850)
法国十九世纪最有影响的小说家。1833年至1850年期间创作了96部小说,定名为《人间喜剧》,这是一整套长篇社会小说,全面地反映了各个时期各种环境、社会各界和各种社会职能;私人生活、外省生话、巴黎生活、乡村生话、政治生活和军旅生活等各种生活场景尽收其内。
阿尔贝•巴拉蒂埃(1864-1917)
生于军人世家,战争中在香槟地区为法国而捐躯,时为少将军衔。根据同辈人的证明,“他的生和死都是为了使法国更趋伟大。”他的军人和探险家的双重生涯都完全奉献给了这一理想。自1891年起,他参加了讨伐苏丹君主萨毛里的远征。1896年至1898年,在从大西洋横穿非洲到红海的著名军事行动中,他是指挥官马尔尚的主要助手,当时为上尉军衔。他的《非洲史诗》、《在刚果》、《马尔尚使命回忆录》等著作,详尽地描述了他非洲之行的所见所闻。
勒内•巴赞(1853-1932)
勒内•巴赞反对自然主义流派极端的创作方法。他的小说《死去的大地》、《长出的小麦》、《多纳西安娜》、《奥贝雷一家》,揭示了城乡最下层人民日常生活的细微情节,反映了利益和感情的冲突,字里行间充满着对精神生活和社会道德的深切关注。
勒内•布瓦勒斯弗(1867-1926)
勒内•布瓦勒斯弗既有诗人细腻的表现艺术,又善于对人们在生活中的形形色色的抱负和失意作敏锐的观察,虽是冷眼旁观,却不乏宽容之情。《喂吃的食物》、《克拉克小姐》(1899)、《倚靠栏杆的孩子》均根据回忆写成,这些引人入胜的速写展现了外省的风俗,极富有诗情画意,人们很难分清哪些是幻想,哪些是现实。
弗朗索瓦•勒内•德•夏多布里盎(1768-1848)
夏多布里盎以其思想和才华跻身于法国最伟大的作家之列,对浪漫主义文学有着深刻的影响。著有《基俗教真谛》、《阿达拉》、《勒内》、《殉教者》,而在《墓外回忆录》中所叙述的他的生活经历(其中不无虚构之处),就是他这几部伟大作品的最好注释。
维克多•谢尔比里埃(1829-1899)
用法语写作的瑞士作苏。尽管他的作品中往往富有浪漫的想象力,这位多产作家仍然是一个求知欲旺盛的博学者,吸收了古典文化的人道主义者;他还是一位旅行家,对国外人民的思想和艺术的各种表现形式有着浓厚的兴趣。《柯斯梯亚伯爵》(1863),《保罗•梅雷》、《斯达尼斯拉•保尔斯基奇遇》、《吉兰伯爵的使命》是他小说中的杰作。
弗朗索瓦•科佩(1842-1908)
诗人和短篇小说家。整个一生在巴黎度过,是个真正的巴黎人。他的诗句和散文表明他是一位平民历史学家,他热情而又细致地观察小资产阶缓和巴黎人民。在《寻常的故事》中,他用市镇和郊区的人物、背景和场面构成了整整一卷亲切的史诗。
夏尔•德•科斯奉(1827-1879)
他是作家,又是教授和语言学家,对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历史知识和语言学知识极为丰富。他吸取了中世纪弗朗德勒韵文故事中的主题,用古老法语,写出了《弗朗德勒传奇》。他的传播最广的著作是《梯埃尔•于朗斯比杰尔传奇》(1867)。
阿尔封斯•都德(1840-1897)
生于普罗旺斯省,寄居在巴黎。他的小说有《磨房书简》(1869)、《达拉斯贡城的达达兰》、《小弗劳孟和大黎斯勒》、《星期一的故事》(1873)、《富豪》(1877)等。在这些作品中,都德发挥了富了诗意的想象力,尽情表达了他那对人生一切痛苦、对人生中所遭受的一切冷酷嘲弄所具有的一触即发的同情心。他杜撰得少而观察得多。他以准确而灵活的技巧记述现实的各个方面,如实地加以反映,有时他甚至能够看透现实生话中隐秘的一面。
亚历山大•仲马(1802-1870)
法国浪漫主义文学最杰出的代表人物之一,擅长撰写剧本和历史小说。他的想象力极为丰富,小说象讲故事一样,有声有色,叫人百读不厌,百听不烦,因而为世人所瞩目。他曾与历史学家奥占斯特•马凯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合作,马凯为他提供作品的主题、故事梗概和素材,而他则以永不枯竭的创造力来撰写长篇小说,这些作品成了大众专栏的真正原型,当时的几家大报争相刊载。在《三个火枪手》、《二十年后》、《基度山伯爵》(1844)、《蒙梭罗夫人》中,历史的真实和小说的虚构融合成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
埃尔克芒•夏特里昂-埃米尔•埃尔克芒(1822-1899)和亚历山大•夏特里昂(1826-1890)
两个洛林作家,在文学创作中密切合作。他们讲述的故事,多取材于莱茵河地区的传奇、历史和风俗,他们还撰写了关于革命战争和帝国战争的民族小说,如《泰雷兹夫人》(1863),其背景仍然是莱茵河地区的历史画面。他们的杰作《德国朋友》(1864)展示了十九世纪初期巴伐利亚州古朴的风俗。
乔治•达斯巴莱斯(1864-?)
他热衷于拿破仑史诗,这是他文学创作灵感的主要源泉。其小说的主题多为军事生活,即昔日的赫赫战功,无论是《雄鹰传奇》或是《花边战争》(1896),均体现这一特点。这位优秀的散文家具有史诗诗人的灵感和热烈而宽容的精神。
费尔迪南•法布尔(1827-1898)
塞文山地区小说家。其作品有两个重要特征:一是他从故乡的土地上获得创作灵感,用细腻的笔触描绘了故乡的山水、农民和风俗,二是他长于描述教会界,手法娴熟,功力深厚。他的代表作《库贝松人》、《牧羊人》、《约翰先生》(1886)完全地体现了上述两条特征。
让-享利•法布尔(1823-1915)
他是阿韦龙省一个普通农民的儿子,自学成才成。过人的聪颖和坚强的意志把他造就成为法国十九世纪伟大的博物学家。他毕生活致力于研究、观察昆虫,了解昆虫的本能及其生活习惯。他的《昆虫学回忆录》(1879-1889)读起来就象是最动人的小说一样。
克洛德•法雷尔(1876-1957)
克洛德•法雷尔和作家皮埃尔•洛希一样,也是个海军军官。他围绕着戏剧般的情节,以粗犷的笔触,明朗的线条,描画出东方和远东极为奇丽的景象。然而,《文明人》、《杀人犯》、《战斗》(l909)等并不仅仅是引人遐想的罕见而迷人的画册,作家还在其中展现了古代文明与现代精神的接触与交锋,并试图揭示法兰西民族不同的其他民族的隐秘。
居斯塔夫•福楼拜(1821-1880)
法国小说界最伟人的人物之一,《包法刊夫人》(1816)、《萨朗波》(1862)、《情感教育》、《三个故事》和《布瓦尔与佩居榭》等,他在这些作品中倾注了一个真正艺术家的理想。他的一生都献给了艺术。作为一个审慎的现实生活的观察者,他对任何资料、信息的细微末节都要寻根究底。写一本书所用的素材,福楼拜一向视它只是一块粗布,他要在上面绣满精美的图案。他毕生追求风格的雅致和形式的完美,为了选取一个精当的词汇、一个富于表现力的形象和一个抑扬顿挫的句子,他总是苦心推敲,务求达到预期的效果。
阿纳托尔•法朗士(1844-1925)
原名阿纳托尔•弗朗索瓦•蒂博。他常被比作伏尔泰——那位撰写长篇小说和短篇小说的伏尔泰。他有着坚贞不渝的人道主义精神,受过希猎和拉丁文化的深刻熏陶,他的这种人文主义修养使他所写的一切都具有一种自然之美。他长于以短篇小说娓娓动听地叙述日常生活中的琐事和历史上的伟大时刻。《螺钿盒》(1892)、《厨房小伙计雅克》(1908)或《友人之书》(1885)中的人物回忆,都是完美的典范作品,在这些作品中,最精妙的艺术和最个性化的感受以一种亲切而常是戏谑的形式表现出来。
欧仁•弗罗芒坦(1820-1876)
画家、作家、旅行家和艾艺批评家。他只写过一部小说,名为《多米尼克》(1863),这是法国自传小说的一部杰作。他写的另两本书——《撒哈拉的夏天》(1847)和《在撤赫勒尔的一年》(1869),有他游历阿尔及利亚的笔记和印象。作为画家,他热爱东方的艳丽色彩和高贵形式,正是这种兴趣使他到了阿尔及利亚。
泰奥菲尔•戈蒂耶(1811-1872)
他对周围世界有着广泛的兴趣,人机智灵活,因而能驾驭多种艺术形式。在很多体裁中,他都显示了他丰富的个性。作为充满激情的浪慢派作家,醉心于运用独特艺术形式的诗人和不知疲倦的旅行家戈蒂耶总是执着地追寻美好的境界和回忆。回顾历史的长篇小说《木乃伊传奇》以及浪漫幻想小说《弗拉卡斯上尉》(1861),都体现了戈蒂耶的特色。
埃德味•德•龚古尔(1822-1896)
埃德蒙•德•龚古尔与其弟于勒•德,龚古尔(1830-1870)同为法国自然主义的重要代表人物,思想和志趣上的一致性把兄弟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他们合写的长篇小说,以及爱德荣•德•龚古尔个人写的小说——《桑加诺兄弟》,《亲爱的》(1884),都是根据直接观察或耐心收集到的真实材料写成的,是研究当时社会习俗和社会环境的理想文献。龚古尔兄弟力图通过艺术上新颖独到的探索,表达出生活的活跃气息以及在观察事物中连续积累起来的印象。
维克多•雨果(1802-1885)
维克多•雨果是伟大的法兰西民族诗人,浪漫主义无可争议的领袖,在文学的各个领域显示了世所罕见的才华。雨果洞察力极强,联想力无与伦比,不论是在长篇小说中,还是在诗歌、戏剧中,他总是着意描画一个时代、一种文明、一种社会环境,或者显示一个社会中思想扣感情的冲突。雨果有着丰富的想象力,能使这个环境或这个社会中有特征性的典型,甚至一种思想、一种象征长久地活跃在人们的记忆中。《巴黎圣母院》(1831)、《悲参世界》(1862)、《海上劳工》(1866)、《九三年》(1873)是他几部最伟大的小说。
阿尔封斯•德•拉马丁(1790-1869)
他是诗人,连他的小说都富有诗意。《葛拉齐拉》、《拉斐尔》中的情节都取自现实生活,只是通过他的想象而变成了诗歌和小说。《衷肠集》(1819)是小说形式的自传之作,对他的抒情诗和小说作出了最精确的注释。
欧内斯特•拉维斯(1842-1922)
历史学家和教授,在法国近代教育界曾起重大作用,对历史研究方法的革新有着深刻的影响,他的《回忆录》(1912)讲的是他崇高的一生中热情献身于冒险开发的经历。
儒勒•勒梅特(1853-1914)
教授,文学批评家,剧作家和小家。他的长、短篇小说,就其表面的纯朴、词语的辛辣、思想的精妙而言,很有阿纳托尔•法朗士的风格,《塞雷呢斯》、《米拉》、尤其是《古籍余话录》(1905),是巧妙而可爱的模仿作品,在这位精通优雅而渊深的古典文化的作家笔下,前几个世纪的智慧和经验又重新发出光辉。
卡米耶•勒莫尼埃(1845-1913)
自然主义学派作家。作为文艺批评家和长、短篇小说家,他在《弗朗德勒和瓦隆故事集》、《一个男人》、《贪婪之人》、《凉爽的密林深处》、《小神人》(1903)等作品中,以特有的虔诚,描绘了他的国家和民族的各种风貌及特性。
欧仁•勒•鲁瓦(1836-1907)
欧仁•勒•鲁瓦是自学成才的,没有受过其它方式的教育。他凭了个人广泛的,有时是痛苦获得的经验,成为杰出的地方主义小说家的典型。他的所有著作都离不开贝里戈的人和物,他本人就是在这些人和物中出生、成长并终其天年。《费罗的磨幼》、《乡巴佬雅库》(1899)是对农村生话的回忆与印象。
皮埃尔•洛蒂(1850-1923)
真名朱利安•维奥,曾任海军军官。其名著都记述旅游的。从《阿齐亚德》中的土耳其到《洛蒂的婚姻》(1880)中的塔希提岛,从《一个骑兵的故事》中的塞内加尔到《菊子夫人》中的日本,异国的见闻激发了他的创作灵感。他在这些书中记下了一个水兵和旅游者的印象,从而也造就他成了作家。书中自述和忏悔颇多,涉及其生命中的不同时代。《一个孩子的故事》(1890)讲述了他的想象力和敏感性的形成。
莫里斯•梅特林克(1862-1949)
作家、诗人和哲学家。写得较多的是剧本和哲学论文。在作品中,他以最富有人情味的爱,力图揭示现实生活中最平凡的表象下所掩藏着的可怕的秘密。《智慧与命运》、《蜜蜂的生活》、《卑贱者的宝藏》、《花的智慧》(1897),对受到各种生活方式引诱和折磨的心灵进行了思考与观察。
居伊•德•莫泊桑(1850-1893)
法国伟大的小说家,四十三岁时死于一种可怕的疾病,这种疾病曾使他丧失力量和理智。他留给后人的,是在整个自然主义派文学中最为充满生气和健康力量的作品。著名的长篇小说有《一生》、《比埃尔和让》、《如死一般强》,此外还有大量的中、短篇小说。他的写作才能令人惊叹,其小说选集是法国文学的杰作。他从故乡的土地上获取了丰富的灵感,在很多故事中都提到诺曼底的风光和特征。
普罗斯佩•梅里美(1803-1870)
梅里美出生的时期把他和浪漫派的一代人联系在一起,然而他不同于浪漫主义一代,这表现在他性格冷静,反对激情而喜欢嘲讽。他学识渊博,学过历史、考古、美术、外国语言和文学。多方面的学习满足了他天生的好奇心。他长于写中篇小说,著有《马泰奥•法尔科内》(1883),《攻占梭堡》、《高龙巴》、《嘉尔曼》,写法简练,文刚劲,具有极强的表现力,是法语体裁的一种典范。
于勒•米什莱(1798-1874)
“使昔日复活”是他的一句名言,他曾终身致力于其历史著作中实现这一豪言壮语。所著《法兰西历史》一书,是法国文学界的一座丰碑。米什莱来自人民,热爱人民了解民间疾苦,与人民群众优乐与共,息息相通。他使人民的精神在历史的长河中得以再现。他在作品中,尤其是在《人民》(1846)一书中,多次提到了艰难、劳累而又值得骄傲的童年。《昆虫》、《鸟》、《山》、《海》都是歌颂大自然的散文式的抒情诗篇。
弗留德里克•米斯特拉尔(1830-1914)
普罗旺斯人,菲列布里什派的创始人,诗人。他的全部著作都是用其祖先的语言写成的,毕生致力于保持或恢复他所在省的地方传统。诗歌《米瑞伊》是他的杰作,1859年拉马丁称该诗为神的启示。《我的出身》(1906)既是其诗集的精确评论,又是普罗旺斯乡间生话的一幅动人图画。
热拉尔•德•内尔瓦尔(1808-1855)
原名热拉尔•拉布吕里,后改名为热拉尔•德•内尔瓦功。尔内尔瓦尔是一块小小的祖传地产,位于法兰西岛心脏地区的瓦卢瓦,在那里他度过了富有诗意的童年,在文学上他使内尔瓦尔名闻遐尔。他的童年生活是幸福而又宁静的,后来就陷入了不幸与精神错乱之中。长篇小说有《风流的浪人》、《火的女儿》,《森林》(1864)等,在这些作品中,他以荡气回肠的感人笔触描绘了故乡的风光、面貌和传统。
夏尔•诺迪埃(1780-1844)
夏尔•诺迪埃是浪漫主义的前驱、朋友和捍卫者。他曾任阿尔瑟纳勒图书馆的管理员,在图书馆里他有一个著名的沙龙,在那儿,他优雅而亲切地接待当时的作家和艺术家。接待客人的最大魅力就是诺迪埃所讲的故事。作为讲故事的高手,他具有丰富的经验和更加丰富的想象力,大量的长篇、中篇、短篇小说和传奇作品显示了他卓越的才华。在《斯玛拉》、《特里勒比》、《面包屑仙女》、《于尔吕布娄》、《蚕豆宝》、《豌豆花》(1833)等作品中,最精明的观察与最神奇的想象都融合成一体了。
埃米尔,普维荣(1840-1907)
普维荣是地方文学作家,毕生扎根于培养其作家才能的土地上,著有《塞瑟特》(1881)、《让•德•贝纳》、《昂蒂贝尔》。这些小说描写了鲁尔格和盖榭农村的风光与习俗,散发着浓郁的、沁人肺腑的野花香气。
朱尔•勒纳尔(1864-1910)
朱尔•勒纳尔是一位现实主义的、精明的、而常常是审慎的观察家,他对现实有着准确透彻、常常是尖锐的看法,他广为流传的作品《胡萝卜须》(1891)写的是一个命运悲惨的儿童,其中多处揉合了他对自己童年时代的回忆。《牧歌》、《自然史》、《菲力蒲》、《葡萄园里的种植者》、《我们的野蛮兄弟》、《拉哥特》,显示了他对农村生活的深刻了解和对卑贱者的兄弟般的同情
罗曼•罗兰(1868-1944)
他同时是一位艺术史家,酷爱音乐,创作了一部系列小说,总名为《约翰•克利斯朵夫》(1904-1912),这部巨著层次分明地叙述了一个伟大音乐家悲惨而光荣的经历,他塑造的这位音乐家的形象体现了贝多芬的一些特点。
乔洽•桑(1804-1876)
乔洽•桑是十九世纪法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在她创作的许多部小说中,有关故土的乡村小说如《魔沼》(1846)、《小法岱特》、《弃儿弗朗索瓦》,《敲钟师傅》等应另归一类。她原名叫奥罗尔•杜邦,后改名为乔治•桑,并以此名在文学界大放光芒。她在贝里地区沙特尔附近诺昂村的祖母家度过了童年。她以杰出的才华和对农村自然景色的热爱,生动地描述了故乡的风光、农民、风俗以及传奇故事。她对事物的理想主义的观察并未有损于她的艺术特色。
孔特•德•塞居尔(1780-1873)
塞居尔是第一帝国的将军,拿破仑的副官,1873年发表了《回忆录》,描述1800至1812年的战争、俄罗斯战场以及拿破仑皇帝的垮台。
斯汤达(1783-1842)
《红与黑》、《巴尔玛修道院》(1839)的作者。他对十九世纪的法国小说产生了重大而持久的影响,在这方面可与巴尔扎克相媲美。他原名叫亨利•贝尔,在文学作品中使用笔名斯汤达。他善于回顾自己,富于情感,热爱生活,在他所有的著作中,他或多或少地都加进了自身的经历。在自己目击或根据别人的见闻而重新组织的历史场景中充满了他多虑的个性,他时时关心着自己在其中应起的作用以及产生的效果。
热罗姆•塔罗(1874-1953)和让•塔罗(1877-1952)
热罗姆•塔罗和让•塔罗是两兄弟,他们在著作中(其中一部分是小说),通过社会,研究了当代人的种种面目,种族冲突、秘密力量的角逐、左右人们日常活动的利益、信仰以及传统。《阿拉伯的节日》、《十字架的阴影》、《上帝的王国》、《马拉盖克或阿特拉斯山的老爷们》(1920)都是涉及面很广的报道,在这些报道中,他把对资料精确的分析与严谨而细腻的艺术风格紧密结合起来了。
安德烈•特利埃(1833-1907)
他是擅长写外省生活的作家。在大多数中、长篇小说中,都以深情的笔触描绘了洛林地区的自然风光。他童年的回忆总是萦绕在这块土地上。他是个多产作家,有一些作品是守林人的单纯感受与印象,如《在树林中》或《森林奇观》(1881)。
罗多尔失•托埃普费尔(1799-1846)
著有《日内瓦新闻》、《曲折的旅行》、《我伯父的书橱》(1832)。他在所有的著作中都关心道德品质,他生性宽厚,谑而不虐,因而他的关心中没有任何令人生畏的东西。他的故事经常述及日内瓦的旧貌。日内瓦是他深深眷恋着的故乡。
维里埃•德•里勒-阿当(1840-1888)
他是象征派最杰出的作家之一,剧本和散文多于诗作。在《严酷的故事》(1883),《未来的夏娃》等著作中,他宣称“要用理想的光辉来扫除世俗偏见的黑暗”,事实上,甚至在他根据历史事实或直接观察而编写的故事中,他也表现出一种超乎寻常的想象力。
2、十九世纪法国文学史
[法]皮埃尔•布吕奈尔 伊沃纳•贝朗瑞,达尼埃尔•库蒂,非利普•塞利埃,米歇尔•特昌菲,让皮埃尔•占尔多著,郑克鲁、何敬业、黄慧珍、谢军瑞译,郑克鲁校,上海人民出版社1997年11月第1版
目次
绪论 危机和面向现代世界
第一章  19世纪上半叶的思想运动
第二章  浪漫主义:从理论到作品
第一节  文学的内战
第二节  浪漫主义精神
第三节  全面戏剧的尝试
第四节  小说世纪
第五节  诗歌的复兴
第六节  浪漫主义走到尽头?离开一下?还是刚刚开场
第三章  夏多布里昂(1768-1848)
第一节  “处于两个世纪之间,就像在两条河流的汇合处那样
第二节  基督教和世纪病
第三节   “我只不过是时间”:《朗塞传》
第四节  叙述一生的作品〈墓外回忆录〉
第五节  第一个现代小说家
第四章  拉马丁(1790-1869)
第一节  “我生来是行动的”
第二节  拉马丁的抒情
第五章  维克多雨果(1802-1885)
第一节  面目多种多样
第二节  丰富的才能
第三节  语言丰富
第六章  维尼(1797-1863)
第七章  缪塞(1810-1857)
第一节  “尽管他生命短暂…”
第二节  戏剧家
第三节  抒情诗人
第八章  奈瓦尔(1808-1855)
第一节  多病的生涯
第二节  理想的创造
第三节  天才和疯狂梦的诗艺
第四节  奈瓦尔的后世声名
第九童  米什莱和浪漫派史学家
第一节  革新的气息
第二节  奥古斯丹蒂埃里(1811-1856)和“叙述的杰作”
第三节  托克维尔(1805-1859)
第四节  米什莱(1797-1874)和“完整生命的复活”
第十童  巴尔扎克(1799-1850)
第一节  不屈不烧地相信未来
第二节  小说史诗《人间喜剧》
第三节  小说技巧
第四节  巴尔扎克的人物典型和个体
第五节  幻想家巴尔扎克
第六节  有争议的文笔,受赞赏的作家
第十一章  司汤达(1783-1842)
第一节  追求幸福
第二节  “我到底是怎样的人?”或司汤达的传记作品
第三节  从散文家到小说家
第四节  “真实,严酷的真实” :《红与黑》
第五节  浪漫激情和扣人心弦的总和:《巴马修道院》
第六节  丰富的独创性
第十二章  浪漫主义面面观
第一节  诺迪埃(1780-1844)和间歇死亡
第二节  梅里美(1803-1870)和精品散文的讽刺
第三节  乔治桑(1804-1876)和浪漫的理想主义
第四节  卷轶浩繁的小说
第五节  弗罗芒丹(1820-1876)或节制的浪漫主义
第十三章  波德莱尔(1821-1867)
第一节  “典型的一生”
第二节  创造性的努力
第三节  诗与灵性
第十四章  1850年的现实主义
第一节  历史条件
第二节  知识氛围
第三节  艺术氛围
第四节  现实主义文学的开端
第十五章  福楼拜(1821-1880)
第一节  忍受苦难的拯救者幽居
第二节  讽刺与抒情《包法利失人》
第三节  史诗的两张面孔
第四节  福楼拜与小说从行动到感受
第十六章  戏剧与现实主义
第一节  政治与社会时事
第二节  俗套的胜利
第十七章  帕尔纳斯派诗欲
第一节  泰奥菲尔•戈蒂埃(1811-1872)与“为艺术而艺术”
第二节  勒孔特德李勒(1818-1894)
第二节  《当代帕尔纳斯》
第十八章  自然主义
第一节  茹尔(1830-1870)和埃德蒙(1822-1896)•德龚古尔
第二节  左拉(1840-1902)
第三节  莫泊桑(1840-1893)
第四节  戏剧中的自然主义
第五节  自然主义的危机
第十九章  超自然的小说家
第一节  巴尔贝多尔维利(1808-1889)
第二节  维利埃德利斯尔-亚当(1838-1889)
第三节  莱昂布卢瓦(1846-1917)
第二十章  洛特留亚艘(1846-1870)
第一节  《玛尔陀萝之歌》
第二节  《诗歌集》之谜
第二十一章  兰波(1854-1891)
第一节  亚瑟兰波的童年时代
第二节  《地狱的一季》
第三节  进入“光辉灿烂的城市”
第四节  兰波的沉默
第五节  阅读兰波作品
第二十二章  魏尔伦(1844-1896)
第一节  《可怜的莱利昂》
第二节  魏尔伦的花环
第二十三章  颓废文学
第一节  颓废文学的起点类比
第二节  颓废主义的开端
第三节  颓废主义的冤家戈比诺(1816-1882)
第四节  时尚
第五节  斗争
第六节  颓废派的启示
第二十四章  拉福格(1860-1887)
第一节  不同流派的影响
第二节  诗的旅程
第二十五章  马拉美(1842-1898)
第一节  “有堡垒保护”的生活
第二节  诗学
第二十六章  象征主义
第一节  象征主义的诞生
第二节  伟大的教士和异端分子
第三节  象征主义的弱点
第四节  象征主义诗歌的终结与残存
第二十七章  象征主义与戏剧
第一节  戏剧理论
第二节  剧院
第三节  剧作家梅特林克
第四节  阿尔弗雷德•雅里(1873-1907)和《乌布王》系列
第二十八章  克洛岱尔(1869-1955)
第一节  爆发
第二节  正午激情
第三节  成熟的把握
第四节  沉思

文例:
维尼(1797-1863)
1814年,他当上了红色火枪手的少尉,几年的军人生活,使他发表了一部历史小说《散-马尔斯》和《古今诗集》。《散-马尔斯》叙述一桩反对红衣主教黎世留的阴谋。《古今诗集》收有反映维尼的艺术和思想的最有意义的几首诗(《摩西》、《埃洛亚》)。后来他转向了戏剧创作。
他的诗歌有广泛的题材:暴虐的题材(《旺达》)、殖民的题材(《女蛮子》)、议会制题材(《神谕》)、性别之战的题材(《参孙的愤怒》)、地位不平等的题材(《笛子》),伴随着对孤独之勇(《狼之死》)、神的沉默(《橄榄树峰》)、命运(《命运》)、精神永恒的确信(《大海浮瓶》、《纯粹精神》)和几乎包括所有这些题材的梦想——歌唱爱情与诗歌的《牧人之家》,进行更为广泛的思索。
他最后的创作是11首诗,而且是最优秀的创作。诗人死后,它们才结集出版,由路易•德•拉蒂斯博纳分门别类;也许是按照维尼的遗愿,书名为《命运集》,副标题是《哲理诗》。
缪塞(1810-1857)
戏剧家,抒情诗人。他建立了一种痛苦的诗艺:
没有什么比巨痛更使人高尚。……
最绝望的歌才是最优美的歌,
我所知不朽的歌是呜咽痛彻。
大仲马小说 PDF格式 http://chinaax.blog.sohu.com/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1

帖子

33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8-3-25 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雨果的不全
加 克伦威尔序   莱茵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71

帖子

278

积分

candidate

乱世浮生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08-5-7 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拉辛(Racine,Jean;1639~1699)

  法国剧作家、诗人。1639年12月21日生于法国北部拉费泰米隆,卒于1699年4月21日。3岁成为孤儿,由冉森教派的外祖母抚养,就读于冉森派教会学校,学习古希腊文学。1658年写颂诗得到国王赏识。早期悲剧《忒拜依特》、《亚历山大大帝》已显露个人风格,并使他与反对文艺创作的冉森派关系宣告破裂。1667~1677年这10年间是他创作的旺盛时期,写有7部悲剧:《安德罗玛克》、《布里塔尼居斯》、《贝蕾妮丝》、《巴雅泽》、《米特里达特》、《依菲草涅亚》、《淮德拉》和一出喜剧《讼棍》。《安德罗玛克》和《淮德拉》为拉辛的代表作,都是5幕韵文悲剧,均取材于希腊故事,写的全是宫廷情杀丑闻,揭露了王公贵族及宫廷贵妇所过的淫乱生活,具有反封建的民主思想。但作者所写剧中人物往往受到情欲支配,丧失理性,命定走上自我毁灭之路,遭到天神惩罚,反映了冉森教派的宿命论观点。这些古典主义悲剧利用了三一律,剧情紧凑,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安德罗玛克》上演的成功,使拉辛于1673年入选为法兰西学院院士。但《淮德拉》演出后,一小撮反动贵族变本加厉进行攻击,迫使拉辛搁笔达12年之久。停笔后,他同冉森派和解了。路易十四企图控制他,于1677年封他为史官。1678、1683和1687年他3次随从路易十四出征,搜集战史资料。但他并未为国王写出战史,相反,他利用曼特侬夫人请他为贵族孤儿学校写剧的机会,写出两个涉及国王宗教政策的悲剧《以斯帖》和《亚他利雅》,宣扬反抗暴政的思想。晚年他同国王越来越疏远,死前路易十四禁止他进入宫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精华

1995

帖子

6085

积分

版主

向往飞翔

发表于 2008-5-7 20:59 | 显示全部楼层
上面回帖的各位,请看清主题,是19世纪的作家!哈哈!
苦难对于天才是一块垫脚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6

帖子

12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8-6-27 22:3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fkyc911 于 2007-8-8 13:11 发表
马丁.杜加尔的《蒂博一家》也很不错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

請幫幫忙,“马丁.杜加尔”是法國二十世紀作家,而這裡討論的,則是《十九世紀法國文學》。十九世紀法國文學,係整個法國文學史,非常輝煌的一個時代,文學思潮變化多端,作家太多太多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6

帖子

12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8-6-27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到目前為止,想要把《十九世紀法國文學書目》完整列出,非常困難,因為那是一件苦差事!做得到?可以,但不太容易。敝人所研究的範圍,以“法國文學與中國現代文學之關係”為主,就是從書目方面著手,慚愧, 三十年了,仍然是一事無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6

帖子

12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8-6-27 22:5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竹傲风 于 2007-2-23 11:11 发表
貌似梅里美的《卡门》和《嘉尔曼》是一本书吧。

沒錯,是同一本書,譯名不同而已,已經有許多名家翻譯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6

帖子

12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8-6-27 2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Hermes 于 2007-2-23 12:08 发表
哪个出版社出的?

《莫班小姐》,其中譯本有兩種:─為書名《馬斑小姐》,林微音譯,1935年、上海中華書局初版,敝人私人收藏有1929再版;二為書名《馬班小姐》,艾珉譯,2008年1月、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36

帖子

127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08-6-27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牧场看守人 于 2006-10-31 21:08 发表
十九世纪法国文学参考书目

芦笛文学论坛独家整理   请勿转载

以下列出的作品基本都是值得大家用心欣赏的,也算为感兴趣的朋友们提供一下参考吧。
其中标灰色的是暂时还没有中文译本的书目。
大家还有什么感 ...


『标灰色的』,看起來實在是有一點吃力,建議:能否改為其他顏色?或是用其他方式﹝如引號、底下標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23 14:02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