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qu6925

连载:续侠隐记(二十年后)伍光建译(已发完)

[复制链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四回  达特安能辩

  再说,达特安晓得凡事须有预先的布置,立刻就打发人先在善特理地方预备驿马,以免路上耽搁。但是有一层,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安稳无虞的,忽然要去见王后,难免无危险。心里想道:阿托士这个人,慷慨得没道理;颇图斯是容易受人运动;阿拉密是最诡秘的,令人难测。我走了,他们不晓得弄出什么事来?或者让马萨林逃走了,也是难说的。倘若果然逃走了,岂不是把二十年的辛苦,一旦付之东流么?于是快要动身的时候,对阿拉密说道:“我拿你当做掷石党的代表,我劝你不要专依靠阿托士。他不是个办事人,全不管事体可行不可行的,他是向来不计自己个人的利害的。颇图斯看伯爵如天神一样,只要阿托士想释放主教,颇图斯是答应的。主教只要谎了伯爵,就可以劝伯爵放他走。”阿拉密微笑,说道:“请你放心罢,我自有办法。凡是替我们党里出过力的人,我总要办个公道还他们,我却不是专是为己的。”
  达特安想道:这个人不会乱做的,我可以相信他。于是同阿拉密分手,去找颇图斯,说道:“我的好朋友,我同你同过多少患难,费了多少力求功名富贵。我现在要同你暂别了,我却要先招呼你,你不要受阿拉密的运动。他为人诡谲,为己的时候多。我又要劝你,不要全听阿托士的话。他虽然是个极高洁极慷慨的人,但是他早已厌倦世情,久无大志,不会替别人着想的。譬如他们两个人之中,有一个要释放马萨林,你怎么样呢?”颇图斯说道:“我就说,我们不晓得费了多少事才把主教捉来,不能容易放他走的。”达特安道:“颇图斯,是的,你说得好。你要晓得,那个男爵算是到了手的,你不要放弃了;况且马萨林一旦逃走了,他第一个先要问你一个狡罪。”颇图斯道:“你看他真会这样么?”达特安道:“我看是一定的。”颇图斯道:“既然这样,我宁可先杀了他,不让他逃走。”达特安道:“这是不错的。你还要记得,我们费了许多力,不独是为自己的前程,也是帮掷石党的忙,但是掷石党的人,有许多不明白现在政界的情形,不如我们老军人明白。”颇图斯道:“他们是不明白的。我送你几步,等到看你不见我才走开。你走过之后,我就在玻璃门外把守,我看管着马萨林,只要看见马萨林有什么可疑的举动,我登时把他杀了。”
  达特安想道:好了,他总逃不出颇图斯的手。于是同杜威朗很亲热的抓了手,走去找阿托士,说道:“阿托士,我要动身了,只有两句话同你说。你晓得法国王后的脾气,我的性命全靠你们看管好马萨林,不让他逃走。倘若你把他放走了,我的性命不保。”阿托士道:“达特安,我原是不肯当管监的,不过现在事体重大,我不能勉强一当。我有言在先,你回来的时候,保你主教还在这里。”达特安想道:“有这一句话,比王上的御笔还靠得住,有他一句话,我可以放心了。”达特安就单人匹马走了,身上带了剑同主教的一封信,在路上跑了六点钟到了圣遮猛。
  且说,马萨林被掳不知下落的话,那时还有许多人不晓得。法国王后是晓得的,却一句也不响,连最亲信的人也不告诉。监房里两个瑞士兵,后来有人看见,立刻松了绑。他们只晓得被囚犯捉进房里,剥了号衣,捆绑起来。以后的事,他们一概说不出。两个犯人哪里去了,他们也不知道。惟有白那英略为猜着点情形,因为他那天晚上,等到十二点钟。主人还不回来,他就到橙子园去找,看见有许多椅子、桌子堵住门,他就犯了疑心。他不想去惊动别人,只好一个人走进去,看见门都开了,连阿托士所住的房门同进大园的门,都是开的。于是走进大园,看见雪上许多足迹印,一直就寻到园墙边,到了墙外又是足迹印。再走几步,看见许多马蹄印,晓得来的人不少。他才晓得主人是被那三个犯人掳走了,于是赶快跑到圣遮猛去报信。王后分付白那英不要声张,自己把事体告诉了康狄王爷。王爷就派了五、六百名马队四处找寻,遇有面生可疑军人打扮者,捉来听令。
  且说达特安是一个人从披理方走到圣遮猛,路上并无人拦阻,走到堡寨的大院子,可巧头一个碰见的就是白那英。白那英原在那里等候马萨林的消息,忽然看见达特安进来,十分诧异。达特安立刻跳下马来,把马缰交给马夫,跑到白那英跟前,点头微笑。白那英喊道:“达特安么?”达特安道:“是的。白那英,我叫达特安。”白那英道:“你干什么?”达特安道:“我特为来报告主教的消息,我报告的还是最后的消息。”白那英道:“主教现在怎么样?”达特安道:“主教平安无事。”白那英道:“主教并没碰见什么危险么?”达特安道:“并没碰着危险。主教因为有要事,到了法兰岛,分付德拉费伯爵、杜威朗同我三个人护送他。我们不能不去,只好立刻动身,我现在回来了。”白那英道:“原来如此。”达特安道:“主教有封信给王后,因为是一件极要紧、极秘密的信,故此叫我送到圣遮猛。请你告诉王后,说我来了。”白那英起初,还是半信半疑,后来一想,只有达特安一个人晓得主教的下落,只好去报王后,果然立刻传见。
  达特安一见了王后,一条腿跪下,把信送上去。这一封信,不过是封介绍信,并没说什么话。王后一见,认得是马萨林的笔迹,不过笔画不整齐,好象写信的时候,那只手很在那里打战。王后问主教何以忽然不见的详情,达特安一一二二的告诉王后。王后越听越诧异:世界上居然有这种胆大妄为的人,去做这样的事,做完了还来当面说那详细情形,一点也不隐讳。达特安说完了,王后很生气,说道:“难道你做了这种无法无天的事体,还有胆子来告诉我么?”达特安道:“陛下恕罪,大约是我并未解说清楚,陛下因此误会了,其实我并没做什么犯法的事。马萨林派我同杜威朗到英国,其意难道叫我们袖手旁观么?英王查理第一是我们法国先王的妹婿,英王查理第一之妻就是陛下的姊妹行,现时在法国作客。英王查理临刑的时候,我们能够旁观不救么?马萨林无故把我们关了监,我们以为其中一定有点误会,故此要同主教当面辩白,因为恐怕有人打岔,故此把主教请到我们朋友的堡寨里商量。好在现时什么事都商量妥当了,原来我们当初所疑的果然实有其事,果然有误会之处。马萨林疑我们是帮那反叛克林维勒的忙,不是帮查理第一。如果是实,我们还、能算是个人么?岂不令主教同法国朝廷丢脸么?我们同主教面谈的时候,把我们效忠的凭据给了主教,英后还可以替我们做证,解说明白。这几个人替国家出了多少力,不独无赏,还要受罚,未免太不公道,故此主教派我来请陛下设法酌量奖励这几个人才是。”
  王后听了说道:“你这个人,胆大妄为到了极点了,连我也不能不称赞你。”达特安道:“我恐怕陛下起初也误会了,同主教一样的。”王后道:“不是的,这一趟却是你误会了,现在的情形我看明白了,十分钟内我就把你拿下来,一点钟内我自己带兵去救主教职工。”达特安神色自若的答道:“我还是劝陛下不要轻举妄动。陛下带兵去一点用处也没有,陛下未救出来之先,主教早被他们杀了。主教很明白这一层道理,分付我劝陛下千万不必去救他。”王后道:“既然这样,我只好先把你拿下去。”达特安道:“拿了我是很无谓的,他们早已把这一层商量好了的。我们原约好一个时候,只要到了明天约定的时候我不回去,他们后天就要把主教送到巴黎去。”王后道:“听你说的话,现在的情形你全不知道,不然你总该知道主教到过巴黎五、六趟了。他见着波孚公爵、布伊朗公爵、笛拉波公爵、帮主教干狄。他们并没捉拿主教的意思。”达特安道:“我怎么不晓得!陛下刚才所说的那几个人,全是顾私利的,受了主教的贿赂。我们不把主教交给他们,我们交给议员。主教自然是要贿买几位议员的,不过主教钱虽多,不能个个能买到。”
  王后露出深恨的意思,喊道:“我是你们的王后,你们王上的母亲,你胆敢来恐吓我么?”达特安道:“即使我用恐吓手段,我亦是出于不得已。我若是说得太过分,也是势逼处此。但是,陛下要晓得,若是说起忠心为国,我看没有别人比得过我的。我的性命,我朋友的性命,都肯舍了替陛下出力。我们替陛下不晓得冒了多少险,我们出了多少力,并没得着什么好处。我们这些年来替陛下办的秘密事,同陛下的名誉极有相关,我们从来不同外人说一句,陛下还不该怜惜这几个人么?陛下要明白,我不过是个小武官,既无财产,又无前程,凡事都靠陛下喜怒。我的朋友里头,那德拉费伯爵是什么都不要的,因为同自己的王后反对,其实不过是同主教反对,他什么也不望得。还有一个杜威朗,是个义勇无双的人,他等他应得的好处,足等了二十年了。我还要替百姓们说句话,那些百姓们哪一个不是忠于陛下的呢?现在被困挨饿,十分凄惨。只要陛下说句话,危局立刻就可以平定了,哪里还曾有流血的事?”
  王后听了达特安这番话,十分惊奇,说道:“你为什么不先来告诉我,就用强硬手段做出这种事体来。”达特安道:“因为我们要陛下晓得我们还有气,还有胆,只算这一层,陛下就该体恤我们。”王后说道:“你们的胆,你们的气,办什么都够用了。”达特安道:“我们是最喜欢冒险的,以后还是可以冒险的。”王后道:“假使我今日不答应你们,你们自然是有胆有气,把我也捉了去,献给掷石党是不是?”达特安道:“我们却从来没有这个意思。但是我们倘若以为这是可办之事,我们是要照办的。”
  王后自言自语道:“我该晓得的,这班人是不顾性命的。”达特安叹口气道:“可惜陛下现在才知道我们我们的好处。”王后道:“我现在知道你们的好处,该怎么样呢?”达特安道:“陛下既然知道我们的好处,一定是办点公道还我们,好好的看待。我奉命同陛下商议要事的,陛下要当我是个钦差。”
王后问道:“条约在哪里?”达特安道:“在我这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五回  王后签约

  再说,王后从达特安手上把条约接过来,看一看说道:“这上头说的,都是大概情形,普通的条款。波孚公爵、布伊朗公爵、笛拉波公爵、帮主教,这几个人的利益都说遍了,惟有你们几位,一句未有提。”达特安道:“我们自己知道我们的分际,故此不同王族诸位列名。”王后道:“虽然这样说,你们难道就不要了么?”达特安道:“陛下是最有权力的,那几个人将来把主教平安无事的送回圣遮猛,难道陛下不赏他们的功么?”王后道:“我却没得这个意思。你只管说罢!”达特安道:“那一个来议赎回主教的人,应该统带火枪手。”王后道:“你说的是特拉维当过的那个统领缺,是不是?”达特安道:“是的,特拉维告退有一年了,他的缺现在还没补人。”王后道:“但是,这是王上手下第一个武官缺。”达特安道:“特拉维也不过是个喀士刚人,同我是一样的,他居然当了统领二十年。”王后道:“你辩驳的话,来得真快。”说完,取出一张官照来,填好了,签了字,交给达特安。
  达特安接达来,鞠躬说道:“我谢谢陛下,但是世界上的事,没有一定的,倘若一旦王后不喜欢我,我的官随时都可以做不成的。”王后晓得他用意,问道:“你还要什么?”达特安道:“我只要陛下给我一个凭据,说明革我官的那一天,我可以支领十万个利华。”王后听了这句话,很迟疑。达特安又说道:“这几个钱不算什么,前两天议院出了一个赏格:凡有人能交出主教,不问生死赏钱六十万利华。议院若是得着活的主教,是要拿来绞死了;若是得着死的,要摔在沟里。”王后道:“你要的钱,不过是议院所赏的六分之一,也还算公道。”于是写了一张支票给达特安,问道:“还有什么?”
  达特安道:“我的朋友杜威朗是有钱的,不要钱,但是好象主教已经应许过他,封他一个男爵。”王后道:“他并不是个贵族出身,不怕人笑么?”达特安道:“那也难说,不过人家当他面笑他一趟的,断不敢笑第二趟。”王后道:“既然这样,我就给他。”说完,签了字,把文凭交给达特安。
  达特安说道:“还有一个德博理。”王后道:“大约他要做小主教?”达特安道:“不是的,他要的是很不相干的。”王后道:“他要什么?”达特安道:“他要王上做朗维勒夫人儿子的义父。”王后冷笑。达特安道:“陛下,朗维勒公爵原是王族。”王后说道:“公爵是王族,但是他的儿子却不是……”达特安道:“若是父亲是王族,儿子自然也是王族。”王后道:“你的朋友还替朗维勒夫人求什么?”达特安道:“他不求什么了,但是王上既然肯做义父,自然要送五十万个利华给那义子之母,把那曼狄省给公爵作采地。”王后道:“那个采地我倒有法子想,只有那五十万利华,恐怕有点为难。主教已经告诉我说,国库空虚得很。”达特安道:“我看那五十万利华,总可以想法找出来。”
王后问道:“还有什么?”达特安道:“没得什么了。”王后道:“我记得你们共总四个人。”达特安道:“是的,还有德拉费伯爵。”王后道:“他要什么?”达特安道:“他什么都不要。”王后道:“什么都不要么?”达特安道:“是的,什么都不要!”王后道:“可以要的时候还不要,世界上有这种人么?”达特安道:“德拉费伯爵是个非常人。”王后道:“他到底是个什么?”达特安道:“他是个神人。”王后道:“我记得他有个儿子或是侄子,甘明遇对我说过,这个少年将来是个很出色的人物。伦斯报捷,还是他陪沙提朗来送旗的。”达特安道:“是的,他很照应一个少年,名叫波拉治子爵。”王后道:“倘若我派他带一营兵,他的保父说什么?”达特安道:“陛下若是先问伯爵,我看也许答应的。”王后道:“这个人倒奇怪,我将来或者问他。你现在满意了么?”达特安道:“我满意了,但是还有一张公文,陛下尚未签字。”王后道:“哪一件公文?”达特安道:“我说的是条约。”王后道:“现在可不必了,我明早签字。”达特安道:“我老实说,这个条款今天若是不签字,明天恐怕来不及了,我还是求陛下今天签字罢。这一行说的是,巴黎代表所拟条款,我愿照办,原是主教亲笔写的,请陛下就在那底下签字罢!”王后到了这个时候无可如何,只好签了字,但是气愤不过。
  王后签了字,大哭起来。达特安看见王后如此难过,心里也十分难受,跪下说道:“请陛下听我说,我自己可以相信我自己,相信我的朋友,我也很想相信王后。我要做出来给陛下看,我肯先把马萨林送回来。陛下所许的功名富贵,先不算数。这都是陛下签过字的公文,请陛下先收回去,都可以不算数的,如同没签字一样。”达特安慷慨激昂的把公文都送还王后。他费了多少气力、费了多少唇舌才一样一样的向王后手上夺来;到了这个时候,他一样都不要了。说到王后,原是个很有心计的人,不料倒被达特安这一番慷慨的举动感动了良心。至于达特安,他到底是果真慷慨性情发现,抑或他深晓人情,那就难说了。
  且说王后见达特安如此慷慨,说道:“你说得不错,我误会了。公文你仍复收去,是我情愿给你的。你去赶快把主教送来罢。”达特安道:“二十年前,我曾亲过陛下一只手。”王后道:“我再拿那一只手给你亲。”又从手上脱下一个金钢钻戒指来,交给达特安,说道:“我右手慷慨过,左手也要慷慨,请你收了这个戒指做个记念。”达特安道:“我没得别的话说,我只能说我永远要替陛下出力。”说完,站起来,走出去。王后想道:“我从前不留这班人在我身边,叫他们替我办事,原是我的大错。现在再用他们,已经太迟了,再过一年,王上成丁了。”
  再说,达特安走后,不过十五点钟,达特安同颇图斯两个人,果然把主教送回来。王后派达特安当了火枪营的统领,封了颇图斯做男爵。王后问道:“你们都满意了么?”达特安点头。惟有颇图斯,把封爵的文凭夹在指上转,两眼看着马萨林。马萨林问道:“你要说什么?”颇图斯道:“我要的是勋章。”主教道:“你要明白,不是贵族不能得勋章。”颇图斯道:“我要的蓝带子,原不是为我自己的。”主教道:“你替谁请?”颇图斯道:“我要给德拉费伯爵。”王后道:“既上给伯爵的,那自然可以。”颇图斯道:“可以么?”王后道:“可以之至。”
  于是当天,那巴黎条约签了字。外边人都传说,主教有三天闭门不出,为的是斟酌条款,有许多人也就不疑心这件事。
  再说巴黎和约画了押之后,有许多人得了好处。康太王爷得了某处地方作采地。他原是个好将官,仍复带兵,不做主教了。有人上条陈,劝他娶马萨林的侄女当老婆,王爷倒很愿意。他不娶亲则已,若是娶亲的话,他倒不甚考究娶谁做老婆。波孚公爵仍旧出入宫廷,还得了许多赔偿。凡是从前帮他越狱的人,都赦了罪。他的父亲现在当海军大臣,将来死了,是波孚补缺。从前把他的堡寨毁了,现在拿钱赔他。布伊朗公爵改封了王爵,另得采地。朗维勒公爵,做了某处巡抚。他的夫人,得了五十万利华。王上当了他儿子的义父。当他儿子行洗礼的那一天,阿拉密叫巴星去帮忙,那天的酒席是巴兰舒承办。笛拉波公爵得了一票钱。他的长子得了十万利华,其余三个儿子,每人得二万五。惟有帮主教一个什么也得不着。王后同马萨林都应许他,替他同主教商量,派他一个红衣主教;但是他晓得,这两个人应许的话是不能算数的。他既然红衣主教还没到手,只好还在营里。故此巴黎城里预备迎接王上回去,人人都十分高兴。只有帮主教一个人不得意。他每逢不得意的时候,总要找两个人来商量,一个是卢时伏伯爵,一个就是那个花子头。这两个人来了,同干狄商量了大半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20: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六回  回銮

  再说,达特安同颇图斯两个人,护送马萨林回圣遮猛的时候,阿托士同阿拉密两个,同达特安他们在圣丹尼地方分手以后,就向巴黎而来。到了以后,分头去探望朋友。
  阿拉密换了衣裳,去找朗维勒夫人。他听了已经讲和,十分生气。因为自从王后逃出巴黎以后,朗维勒夫人在巴黎城里,就仿佛是个王后。一旦讲和,王后回来,他就要让位,故此听了讲和的话,非常的生气。他说一定不和,还要照旧打仗。阿托士把和约的利益告诉他,又说在那曼狄地方做个巡抚的夫人,比在这里安稳,况且另外还有五十万个利华,又有王上替他的儿子做义父。朗维勒夫人起先不过是对阿拉密撒娇,听了有这些好处,也就答应了。阿拉密也明知是这样,故意的劝他,说道:“你一定要同康狄王爷反对。你也晓得,他是当今的名将,但是有本事的女人,立定了主意要做一件事,往往是做得到的。现在康狄王爷总算是败了,他再要反对也反对不来。我们现在要敷衍他,运动他到我们这边来。他同王后好是假的,他心里看不起马萨林。我们的掷石党也不过是唱戏,只有你想点法子,把王爷运动过来,我们的势力就增长,自然就好对付马萨林。”朗维勒夫人自己晓得相貌生得最美,又有运动的手段,自己可以把康狄王爷运动过来,也就答应了。
  当下阿托士在王宫,同阿拉密分手以后,去探望施华洛夫人。这位夫人也是个掷石党,阿托士要运动他,因为和约里头并未提起他,颇难下手。施华洛公爵没得总督做,施华洛夫人之子,也没得王上当义父,措词自然是为难的。当下施华洛夫人听见阿托士来见他,先就满肚子不高兴。阿托士说了许多话,也说不拢。后来阿托士说道:“夫人,你是晓得的,这件事,除了你同帮主教之外,是没得人再想往下干的,人人都愿意讲和。现在的世界,反对政府原是极为难的事。你也不必替巴黎哭,糟蹋了这双美目。你不必管宫廷在巴黎或是在别外,你总是王后的了。”施华洛夫人道:“我自然不能一个人打仗,但是王后同马萨林,我是不能饶的。我有一天,总要报仇。”阿托士道:“我只求你不要害了洛奥尔的前程。他虽是年轻,已经很有进步,王爷待他很好,请你不要因为自己的私怨,阻挠他的进步。我说的话,你许不愿意听,却不要见怪。凡人到了我的年纪,自己虽然无大志,却很盼望儿子出头。”施华洛夫人微笑,说道:“我恐怕你受了宫廷的运动,或者得了一条蓝带子。”阿托士道:“不错的,我得了一条蓝带子,却是查理第一未死以前数天赐我的。”阿托士说这个话的时候,却不晓得颇图斯在法国王后面前替他求过。施华洛夫人道:“我现在只好认老的了。”阿托士亲他的手。夫人说道:“伯爵,你那波拉治地方总有很好的房子,你是个雅人,园林花木一定有的。”说完叹一口气,一只手托住头。阿托士道:“你刚才说什么?我老实告诉你,你现在还是很少年的。”施华洛夫人摇头,说道:“洛奥尔久住巴黎么?”阿托士道:“你要怎么样呢?”夫人道:“你把他交给我。”阿托士道:“我不以为然。”施华洛夫人道:“我倒想到波拉治地方住一个月。”阿托士道:“你不怕你的朋友们吃醋么?”施华洛夫人道:“我隐姓埋名的去,我改名米桑。”阿托士道:“好极了,我很愿意你来。”夫人道:“却不要洛奥尔来。”阿托士道:“这是何故?”夫人道:“因为他有了爱情。”阿托士道:“他不过是个小孩子。”夫人道:“他恋爱的也是个小孩子。”阿托士低头想,说道:“是的,他恋爱这个七岁的女孩,将来恐怕不好。好在现下法兰德地方有军务,倒不如叫他随着大军去。”夫人道:“很好,等他再回来的时候,你打发他来见我,我给他一副铁甲,抵挡爱情。”阿托士道:“夫人,可惜现在的爱情,同打仗一样的,有了铁甲,也没得用处。”说到这里,刚好洛奥尔走进来,特为报告,说是摩吉堂说的,明天王上、王后、主教进城。
  原来翌日早上,宫廷的人预备一切要进城。早一天晚上,王后传见达特安,说道:“听说城里现在还是不甚太平,我很替王上担心。你骑马保护王上,就在右手靠住王上的马车走。”达特安道:“请陛下放心,我可以保驾。”说完出来,碰见白那英。白那英说是主教请他,有要事商量。达就跟去见主教。主教说道:“我恐怕进城的时候,有乱民闹事。我同王上坐一车,我坐在王上的左边,恨我的人多,一定是要先下我的手,我要你在我的左边保护我。”达特安道:“请大人放心,没得一个人敢动大人一根头发的。”达特安出来的时候,想道:“这却有点为难了,我一个人不能同时在右边,又在左边。我只好保护王上,叫颇图斯保护主教。果然这样分排,两边都喜欢。王后是极相信达特安的,主教见颇图斯身躯粗壮,自己曾经受过一点阅历的,十分喜欢。
  起程回巴黎的次序,吉利模、甘明则带领卫队先行,后头是王上坐在马车,右有达特安,左有颇图斯,后头是达特安所带的火枪营。入城的时候,百姓欢呼,都喊王上万岁,王后万岁。还有几个喊主教万岁的,却没得几个人听见。这一群的兵,拥着王上,向大教堂而来。那教堂唱报天歌,欢迎王上入城。路上看热闹的人,十分拥挤。王上所走的路上,两旁都有瑞士兵。不过所走的路太长了,不是接连都有兵;有些地方是没得兵,有时只得一排。故此看热闹的人,常常跑到街上来,倒不容易弹压。有时人聚得多了,王后两只眼只看达特安,很有点放心不下的神气。达特安只是微笑。
  原来马萨林花了有一千个利华,特为买出许多不相干的人喊主教万岁,后来只听见不过有限的几个人喊,至多也不过值二十个利华,他觉得不妥当,常常的看颇图斯。颇图斯只好安慰他,说道:“请大人放心罢,不要紧的。‘走到王宫之前,看见聚拢的人更多。快到的时候,听见许多人喊王上、王后万岁,喊得实在热闹。马萨林伸出头来,是要人喊他万岁,谁知只有三四个人喊主教万岁,随后就有许多人跟着诅骂。主教赶快把头缩回去。颇图斯看见,很不高兴,嘴里咕唧了一会。达特安看见,只是捋胡子。
  王后低头对王上附耳说道:“你要敷衍那个喀士刚人,说句恭维他的话。”路易第十四果然伸头出来,说道:“达特安,你好呀,我等到这个时候,才找着机会同你说话。我还记得那天晚上我睡着了,百姓们要见我,还是你站在我的床后。”达特安道:“只要王上许我上肖,到了有危险的时候,我总在王上的身边的。”
  马萨林问颇图斯道:“万一百姓们要攻过来,价钱怎么样呢?”颇图斯道:“我只好杀他们,杀多少是多少。”马萨林道:“你只管杀是杀不完的,你又拦不住他们不许他们不许前来。”颇图斯站在马镫上,四围一看,说道:“大人说得不错,人是真不少。”马萨林往车背一靠,想道:还是那一边的人好些。
  到了这个时候,情形却有点不对。看热闹的人,虽然是欢迎王上、王后,是很恭敬的,但是人越聚越多,有许多人口出怨言。凡是大风初起的时候,来势原是不甚凶的。现在巴黎百姓的情形,很象是又要闹事的意思。达特安看出这点情形,回头对手下的火枪兵装手势,火枪兵都会意。看热闹的人,却没留心。火枪兵凑紧起来,再走不远,都停住了。甘明则回转来,保护王后。王后对达特安使眼色,王后说道:“我们前进罢。”甘明则又到前面,费了许多事,开出一条路来。百姓们很不高兴,说了些不中听的话,有骂王上的,有骂主教的。达特安喊道:“向前进。”颇图斯亦接口道:“向前进。”这一句话不说还罢了,一说以后,百姓们登时鼓噪起来,四围都有人大喊道:“推倒马萨林,打死主教!”同时有许多乱民,从各街口冲进来,你冲我碰,冲到达特安、颇图斯跟前。这随后冲来的人情形可怕,大约都是手上有兵器的多,可知不是临时起事,一定是有为首的人号召好了,预先埋伏的。这趟乱民约分两大支,每支都有一个首领。这一支为首领的,象是个乞丐;那一支为首领的,是个上等人改了装的。冲过来的时候,震动了马车里头的人,忽然大喊一声,听见放了两三枪。达特安喊道:“火枪手,先把马车围住。”那火枪兵登时分做两队,一队绕到马车右边,一队绕到左边,于是就乱打起来,打得十分可怕。相打的人,也不晓得是谁同谁打,也不晓得为什么事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七回  劫驾

  再说,乱民同官兵这一闹,闹得十分厉害。那班火枪兵,因为无用武之地,不甚得手,不到一会,被人冲散了。
  达特安正要把车帘挂起来,路易第十四说道:“达特安,可以不必,我要看看。”达特安立即拉转马头,直攻那乱民的首领。那个首领,一手拿剑,一手拿小枪,正从两个火枪手之间走向御车。达特安喊道:“走开,走开!”那为首的听见这个声音,抬头来看,已被达特安刺了一剑。达特安认得这个人,已是来不及了,喊道:“伯爵,你干什么?”原来这个首领,就是卢时伏伯爵。他倒在地上说道:“这是天意。你从前刺过我三趟,我都不死;这一刺,我恐怕逃不脱了。”达特安很难过的说道:“我刺你的时候,不知道是你,我望你不要仇恨我。”卢时伏伸出一只手来,达特安抓住他的手。伯爵还要说话,血涌上来不能说,举起手,登时死了。达特安道:“你们这群恶狗,你们还不退,你们的首领死了,还不快散。”原来这一支乱民,果然是卢时伏统带的。卢时伏死了,那班人也就散去。达特安带了二十名火枪手,追赶上前,把乱民追散。乱民纷纷逃避。
  达特安回转来,去帮颇图斯。颇图斯已经把左边一支乱民打走了,马萨林才把车帘撇下来。达特安道:“颇图斯,你为什么愁眉不展的?”颇图斯道:“达特安,你脸上也不好看。”达特安道:“你不晓得,我刚才杀了一个老朋友。”颇图斯道:“有这会事么?你杀的是谁?”达特安道:“就是卢时伏伯爵。”颇图斯道:“我杀的,恐怕也是个熟人,我好象见过他,可惜我打他的头,登时他满面都是鲜血。”达特安道:“他倒地的时候说些什么?”颇图斯道:“他只喊了一声呜呼。”达特安微笑 ,说道:“如果死者只喊了这一句,却看不出他是谁。”
  王后问道:“怎么样?”达特安道:“道路已经清楚了,请陛下走罢。”于是向前走,走到大教堂,帮主教带领各教士在外迎接。他们进了教堂。行礼念经快完的时候,有个小孩子跑到一间更衣房,换了一身唱祈祷歌人的衣服,从人队走过跑到巴星身边。那时巴星穿了蓝袍子,手上拿了一要镶银的短棍,在瑞士兵面前站着。巴星觉得有人拉他的袍子,低头一看,晓得是法拉克那个小孩子。巴星问道:“经还没念完,你为什么来搅扰我?”法拉克道:“巴星,你可晓得梅拉,他就是圣夭特教堂的乞丐头。”巴星道:“他怎么样了?”乱民闹事的时候,他头上中了一剑,那一剑就是站在那边穿了绣花衣服那个大汉动手的。‘巴星道:“既然这样,他一定不好过。”法拉克道:“他快死了,他要帮主教替他忏悔。”巴星道:“难道他要帮主教这个时候离开大教堂,去他那里么?”法拉克道:“是的,帮主教从前应许过他,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梅拉请他,他立刻就去。”巴星道:“这是谁告诉你的?”法拉克道:“就是梅拉告诉我的。”巴星道:“你看见他么?”法拉克道:“他倒地的时候,我刚好在他身边。”巴星问道:“你在那里做什么?”法拉克道:“我在那里喊推倒马萨林,杀了马萨林。绞死这个意大利人。这不是你教我喊的么?”巴星道:“呆子,不要多说话。”法拉克道:“梅拉同我说道:法拉克,你请帮主教来,你果然请得他来,我把家产传给你。巴星,你想想看,我做了圣夭特教堂施圣水的乞丐的承产人,我从此以后,一辈子不要动,就有饭吃了。但是不管怎的,我很愿意替他出点力。你看这件事,可以办得到么?”巴星道:“我去告诉帮主教。”于是慢慢的走去,在帮主教耳边说了几句话。帮主教点头,巴星慢慢走到自己的地方,对法拉克说道:“你告诉那快死的人叫他先耐烦的等,再过一点钟,主教就来。”法拉克道:“好极了,我的财运来了。”巴星问道:“梅拉在那里?”法拉克道:“他们把他抬到圣则克高楼上。”
  法拉克看见居然把事办到了,十分高兴,长袍子也不脱,从大教堂走出来,就极力的向圣则克高楼而来。等到大教堂念完了经,帮主教仍穿教袍,立刻也到高楼来。来得正是时候,梅拉虽然弱到动不得,却还没死,帮主教进房去看他。过了一会,法拉克拿了一个皮袋走出来,把房门关了,打开皮袋一看,原来满袋都是金钱,十分诧异,果然梅拉并没失信,当真把财产传了给法拉克。法拉克欢喜到要疯了,大喊道:“母亲,母亲!”喊完了,同疯子一样向家里跑,一进了巴留士的门,就倒在地上,散得满地都是金钱。他的母亲先把金钱一个一个的拾起来,随后把法拉克也扶起来。
  且说,达特安等保护着王后、王上到了王宫,路易第十四对王后说道:“母亲,达特安是个有勇之人。”王后说道:“是的。他从前还替你的父亲办了许多事。我要你将来不要忘记他,好好的待他。”王上从马车出来的时候,对达特安说道:“达特安,王后分咐约你同杜威朗两个人,同我们吃饭。”两个人听了,十分高兴。颇图斯是乐得受不得。但是吃饭的时候,颇图斯觉得很不舒服。达特安看见他这样,等到两个人同下楼的时候,问道:“男爵,你怎么样了?吃饭的时候,为什么总不舒服?”颇图斯道:“我今天打死的那个乞丐,好象是个熟人,我心里部属丢他不下。”达特安道:“你记不起他么?”颇图斯道:“记不起了。”达特安道:“你试记记看,等到价钱记起来的时候,你务必告诉我。”颇图斯道:“我记起来自然告诉你。”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16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十八回  四侠分散

  再说达特安同颇图斯两个人回到客寓,看见阿托士来了一封信,信上说的是请他们两位明早去大查理客寓相会。当天晚上,两个人一早就去睡,却睡不着。凡人都是这样的,平常所最想望的事体一旦到了手,当天晚上总是睡不着的。
  且说第二天早上,两个人到了大查理客寓,走入阿托士的房间,看见阿托士、阿拉密两个人,已经穿上旅行的衣服。颇图斯说道:“看来我们个个都要走了,我今早也把衣包拾好了。”阿拉密道:“是的,掷石党算是散了,可以不必在巴黎逗留了。朗维勒夫人请我到那曼狄住几天,又分咐我到某处看替他预备的房子弄好了没有,等他儿子行过洗礼之后,他就要到那个地方去。我先到某处替他办这件事,此后我就没得事了,只好到诺塞庙,闭门谢客过日子了。”阿托士道:“我要回去波拉治堡。达特安,你晓得的,我喜欢过安静的日子。况且洛奥尔还有许多事情要靠我,他的产业我还要替他经理。”达特安道:“洛奥尔怎么样安置?”阿托士道:“我不是交给你。法兰德地方还有仗打,我要你带他去。孛洛阿地方恐怕同他不相宜。我请你带在身边,教他学忠学勇,将来他可以同你一样。”达特安道:“你既然不能同我们在一块,我倒极愿意留那个小孩子在身边。他虽然还是个小孩子,我一见他,就想起你来;我见了他,就如同你还在我身边教我、帮我一样。”于是四个人分手,后会不知何时,觉得十分难过。
  达特安同颇图斯回去客寓。颇图斯在路上,还是想着他杀死之人,总也想不出。到了客寓,摩吉堂早已把马备好,在门外等。颇图斯道:“达特安,我劝你同我同住,我有三处的堡寨,随便你喜欢住那里。我们终天谈谈旧事,谈谈我们的旧友,就很可以过日子了。”达特安道:“多谢了,不久就要打仗,我还要到前敌去,还可以望升官。”颇图斯道:“你还要什么呢?”达特安道:“我想将来作到法国大将。”颇图斯想不到达特安兴致这样好,听了十分诧异。达特安道:“颇图斯,你不如也在这里同我办事,不必回去了,我可以替你弄个公爵。”颇图斯道:“多谢你,我不干了,摩吉堂也不喜欢打仗。况且我回去,我们的人要大举欢迎我,我的邻舍看见要妒忌死了。”达特安晓得是无可再劝的,说道:“暂别,暂别,我们再会罢!”颇图斯道:“但愿早日再会。你无论何时到我的男爵采地上来,我都是欢迎你的。”达特安道:“多谢你,打完仗之后,我一定来探望你。”两个人抓手告别。
  颇图斯出了店门,达特安站在门外,依依不舍的看他走。颇图斯走不到二十玛远,忽然伸出手来打自己的额,勒过马头回来对达特安说道:“我忽然想起我昨天杀的那个人是谁?”达特安道:“是么,究竟是谁?”颇图斯道:“就是邦那素。”颇图斯说过了之后,心才放下,拍马走了。
  达特安站在门外追想前事,回过头来看见米狄林站在门口,听见说达特安升官的喜信,有点胆怯含羞。达特安道:“米狄林,我现在升了官,当了火枪营的统领,你要把第一层楼上的好房间给了我。但是,我从前住的那间小房,你还同我留着。现在世界多变,将来怎么样,是不能预料的。”

                     全文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1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错了,是脚字.
还有些错的地方,等我有时间再慢慢校对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260

帖子

800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楼主| 发表于 2006-12-21 13:15 |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小隆格维尔公爵的父亲另有其人,就是那位追捕阿拉密的马西拉王爵(马尔西亚克亲王,又称拉罗什福科公爵,写过有名的箴言录的).

隆格维尔家族毕竟是法国有名的贵族,而阿拉密只是虚构的人物,黄易敢把项少龙说成是项羽的父亲,大仲马还没有这么大胆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5

帖子

15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17 19:41 | 显示全部楼层
辛苦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22

帖子

66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1-27 10: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有个问题                伍建光是哪个时代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0

帖子

30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3-7 1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这个要保存下来细细品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2-1-28 13:19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