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qu6925

连载:续侠隐记(二十年后)伍光建译(已发完)

[复制链接]

2

精华

31

帖子

113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11-8-7 18:0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四回 冤家路窄

  再说那个和尚心里原是很不愿意去替人忏悔、只因吉士同跟人们强逼他,他不得不来。他进了房门,就跑到受伤人床边。刽子手很着急的要忏悔,看见和尚来了,很留心着,说道:“神父,你的年纪很轻。”和尚答道:“做和尚的不论年纪。”刽子手说道:“神父,可怜我,我快死的人,你同我和平点罢。”和尚道:“你很痛楚么?”刽子手说道:“我心痛比身体利害。”和尚道:“你不要怕你的灵魂。人家说你是比东的刽子手,是不是?”刽子手说道:“我原是比东的刽子手,不干这个行业有十五年了,后来不过是挂名的,我并不动手。”和尚问道;”我看你现在觉得刽子手的行业很不好。”刽子手道:“若是公堂定了罪的,我去杀他,我倒没什么后悔,心安理得,睡得着的。但是有一天晚上,我因为报仇杀了一个人……”刽子手一面说,一面摇头。

  和尚坐下说道;“你只管说。”刽子手道:“从此以后,我懊悔得很,专做善事求免罪过。我还有几回拚命的救人。我积蓄下来的钱拿去济贫,诚心奉教。从前别人看见我,都要躲开的,后来都同我亲近。有几个人同我很要好。我只怕上帝还不能饶我。那天晚上我做的事,还牵挂在心头。晚上总梦见那个女鬼。”和尚喊道:“你杀的是个女人么?”刽子手道:“你也说杀,不说正法?”和尚道:“我看你是杀的,不是按准规矩正法的。”刽子手闭着眼呻吟,和尚恐怕他死了,打听不出细情,催着说道:“你赶快说罢,说完了,上帝同我就可以判断。”刽子手还是闭了眼,说道:“我每逢晚上过河,我就害怕,觉得手上很重,象是拿着杀人刀,河里流的不是水,全是血。”和尚说道:“这不过是脑病。”刽子手忽然睁大眼,瞪着和尚,抓住他的手,说道:“脑病,你说是脑病么?不是脑病!我那天晚上把那女人的尸身摔在河里的时候,说了两句话。后来每逢听见树叶声、水流声,好象总听见那两句话。”

  和尚道:“你把那天晚上细情告诉我。”刽子手道:“有一天晚上,有一个人给我一张公文看,我只好跟着他去办。后来有四个人赔着我,我戴了面具。当下我原打算,如果他们干的事不公道,我就不帮忙。我们走了许多路,一言不发。后来我们走到一间小房子,从窗子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女人。他们说道:“你要杀这个女人。”和尚道:“真可怕!你答应的么?”刽子手道:“我答应的。我也晓得这个女人罪恶贯盈,他毒死了第二个丈夫,又想法子去谋死夫兄。不过前几天,他还毒死一个无辜女人。他在英国的时候,叫人刺死英国大臣。”和尚喊道:“是巴金汗么?”刽子手说道:“是的。”和尚道:“这个女人是英国人么?”刽子手道,“不是的,他是法国女人,嫁了英国人。”

  和尚脸上变了死白色,走下来把房门关了。刽子手恐怕他跑了,在床上喊。和尚道:“你不要怕,我不走。你只管讲,这几个人是谁?”刽子手道:“一个是英国人,四个是法国人,穿了火枪营的号衣。”和尚问道:“你记得他们的名字么?”刽子手道:“我不记得。我只记得那四个法国人称呼那英国人叫爵爷。”和尚道:“那个女人长得美么?”刽子手道:“相貌很美,年纪又轻。我还记得,当时他跪在我脚下抬头求饶。我现在想起来,当时我怎么有那样狠心,把那个绝色女人杀了。”和尚听了,神色慌乱,浑身发抖,很想问一句话,又不敢问。后来禁不住了,问道:“那女人叫什么名字?”刽子手道:“我不晓得。我刚才说过,他嫁了两次,第一次在法国,第二次在英国。”和尚道:“你不是说他年纪还轻么?”刽子手道:“有二十五岁。”和尚问道:“长得好么?”刽子手道:“好极的了。”和尚道:“头发作银白色的么?”刽子手道:“是的。”和尚问道:“头发很长而拳曲,垂在后头,是不是?”刽子手答道:“是的。”和尚问道:“两眼极流动么?”刽子手答道:“十分流动。”和尚问道:“声音很脆的?”刽子手诧异,拿手支起头来,问道:“你为什么晓得这样清楚?”和尚说道:“你把他杀了,你受了那几个人的利用,他们不敢动手,叫你替他们动手。”刽子手道:“神父,你不晓得,这个女人虽然貌美,但是他无恶不作,是死有余辜的。我记起他从前害我,同我的……”

  和尚道:“他为什么害你?你告诉我。”刽子手道:“我的兄弟是个教士,被这个女人骗了。女人从尼姑庙逃走,同我兄弟一起逃的。”和尚道:“同你的兄弟么?”刽子手道:“我的兄弟,是这个女人的第一个相好,后来女人负心,把他害死。神父,你不要这样生气看我,难道我是罪大恶极,不能忏悔的么?”和尚的脸色放和平了,说道:“还可以忏悔的。不过你要把细情全告诉我。”刽子手说道:“我都告诉你。”和尚问道:“你不是说女人骗你的兄弟么?”刽子手说道:“是的。”和尚问道:“你又说是他害你的兄弟?”刽子手道:“是的。”和尚问道:“那女人未嫁时候,叫什么名字,你是晓得的。”刽子手喊道:“上帝可怜!神父,你替我忏悔罢!”和尚说道:“你把女人的名字先告诉我。”刽子手昏迷发抖,倒在床上,说道:“他叫……” 和尚爬在刽子手身上,说道;“赶快说!不然,我是不替你忏悔了。”刽子手说道:“那个女人叫做安勃勒。”和尚听了,跳在地上,拳了两手,喊道:“安勃勒!那个女人当真叫做安勃勒么?”刽子手道:“是的,是的。忏悔,忏悔!我快死了!”和尚冷笑,说道:“你以为我可以替你忏悔么?我不是个教士。”刽子手说道:“你不是个教士,是个什么人?”和尚道:“我就要告诉你。”刽子手说道:“上帝可怜!”和尚说道:“我是威脱约翰。”刽子手道:“我不认得你。”和尚道:“我讲把你听,我是威脱约翰,那个女人是……”刽子手道:“是什么?”和尚道:“是我的母亲!”刽子手听了,大喊一声,说道:“饶了我罢!饶了我罢!”和尚道:“饶了你么?上帝才能饶你,我是万万不能饶你的!”刽子手伸出两手,哀求说道:“可怜我罢!”和尚道:“你既不怜人,我也不怜你。你死罢,你永远坠落地狱罢!”说完了,拔出小刀插入刽子手胸口,说道:“这就算忏悔!”

  刽子手大喊一声,倒在床上。和尚跑到窗口,开了窗,跳在草地上,悄悄的解了骡子:牵出后门,躲在小树林里,从衣包里取出一套壮士的衣服换上了,走到一个村子弄了一匹马,骑马直奔巴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31

帖子

113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11-8-7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五回 吉利模开口

  再说吉利模一个人陪着刽子手。过了一会,刽子手睁开眼,声音很微的说道:“救命呀,救命呀!既然没人救我活,难道也没人叫我快死么?”说完,用力拿手摸胸口,摸着小刀的柄,好象忽然明白了的,喊了一声。吉利模道:“不要怕,他们去找医生了。”刽子手很留心看吉利模,问道:“你是谁?”吉利模道:“是个老朋友。”刽子手想不出来,问道:“我们从前在那里见过?”吉利模道:“二十年前有一天晚上,我们会过。我的主人到比东找你,你陪他到阿们特①地方。”刽子手道:“我记起了,你是个跟人。”吉利模说道:“是的。”刽子手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吉利模道:“我打这里经过,入店歇歇。店主人告诉我,说是比东的刽子手受伤快死。我们听见你大喊,故此打开门进来。”刽子手道:“和尚那里去了?你看见他么?”吉利模道:“什么和尚?”刽子手道:“同我在房里的和尚。”吉利模道:“我们进来没看见他,他一定是从窗口逃走了。是他拿小刀子刺你的么?”刽子手道:“是的。”吉利模向房门走。刽子手道:“你往那里去?”吉利模道:“我要追赶他。”刽子手道:“你要小心。”吉利模道:“为什么?”刽子手道:“他已经报了仇,报得也公道。我的罪恶是洗情了,上帝饶我了。”吉利模道:“你这句话怎么讲?”刽子手道:“你主人叫我杀的那个女人……”吉利模道:“你说的是密李狄么?”刽子手道:“是的。”吉利模道:“和尚同这个女人有什么相干?”刽子手道;“密李狄是和尚的母亲。”吉利模道:“他的母亲么?”刽子手道:“是的。”吉利模道:“他什么细情都知道了?”刽子手道:“我当他是个和尚,我都告诉他了。”

  吉利模听了,知道后来还不晓得要惹出多少事,怕到头发都竖起来、喊道:“你这个人,我盼望你没告诉他各人的名字!”刽子手说道:“我全不知道他们的名字,我没告诉他。我只知道他母亲未嫁时的名字,我告诉他的时候,他才晓得是他的母亲。但是他现在晓得从前定罪的时候他的叔父也在场。”说完了,刽子手支不住,又倒下了。吉利模要帮个忙,伸手要去拔小刀子。刽子手道:“你不要拔,一拔出来我就死。”吉利模拿手打头说道:“倘若那个人晓得那几个定罪的人名字,我的主人要死在他手上。”刽子手道:“你的主人如果还未死,你赶快去报信。你还要去告诉他的朋友,不要耽搁。我告诉你,他把我刺死了还不算数。”吉利模道:”你们碰见和尚时候,他向那里走?”刽子手道:”他往巴黎走。”吉利模道:“谁拦阻他的?”刽子手道:“两个少年壮士,要到大营去的。我听见内中称呼那一个少年叫波拉治子爵。”吉利模问道:“领和尚来的就是这位少年么?”刽子手说道:“是的。”吉利模向天长叹说道:“这是天意了。”刽子手道:“是的。”吉利模道:“这件事真令人害怕。然而那个女人的确是死有余辜的,你现在应该也还是这样想。”刽子手道:“将死的人,看别人的罪过是看得很轻的。”说完闭了眼。

  吉利模正在盘算,是陪着刽子手等他死了,抑或先去通信给阿托士。正在盘算间,听见有脚步响。过了一会,医生走进房来。原来这桩事情早已传播出去,有许多人跟来看。医生走到床边,看见受伤的人闭了眼,医生摇摇头,说道:“第一件是先拔出小刀来。”吉利模记得刽子手刚才说的话,转过头不去看。医生把衣裳挪开,露出胸口,拿着刀柄拔出小刀子。刽子手很害怕的睁大眼,刀子一出来,刽子手口吐鲜血,伤口亦喷出血来。刽子手两眼看着吉利模,众人听见刽子手喉咙有点响声,气快断了。吉利模拾起小刀子,打手势叫店主跟他出来,很慷慨付了店钱,上马走了。

  他原想先回巴黎,后来想起洛奥尔久等他不来心里不安,现在只相离不过二十里路,不如先去把话告诉他。于是拍马上前,过了一会,到了客店下马。那时洛奥尔正同吉士,代明则在店里吃饭,这三个人因为早上遇见的事体不佳,都不甚高兴。忽然门开了,吉利模跑进来,神色慌张,浑身是土,还带血迹。洛奥尔先喊道:“吉利模,吉利模,你来了!诸位不要见怪,这个老家人我看待同朋友一样。”洛奥尔站起来,走上前问道;“伯爵好么?他不想我么?你赶快答。我也有许多话告诉你,我们路上遇着好些事。你脸色全变了,为什么事?那里来的血?”吉士跳起来说道,“是的,你身上有血,你受了伤么?”吉利模道:“不是的。这不是我的血。”洛奥尔道:“是谁的血?”吉利模道:“是你们安置在客店那个人的血,他死在我身上的。”洛奥尔问道:“你认得他么?”吉利模道:“认得。他是比东的刽子手。”洛奥尔道:“你认得他?”吉利模道:“我从前会过他一趟。”洛奥尔道:“他死了么?”吉利模道:“是的。”两个少年听了,面面相向。

  代明则说道:“凡人都是要死的,就是刽子手也不免一死。我一看见他的伤,我早料到要致命的了。他自已也知道,故此要找和尚。”吉利模听了“和尚”两个字,脸色又变了。代明则说道:“来罢,我们吃饭罢。”洛奥尔道:“很好。吉利模,你去找点东西吃;吃过了,我们再谈。”吉利模道:“我不能等,我立刻就要回巴黎去,一刻都是不能耽搁的。”洛奥尔道:“回巴黎去么?你弄错了。奥利文回巴黎去。”吉利模道:“不是的。奥利文跟随你,我回巴黎去。我特为来告诉你这句话。”洛奥尔道:“为什么忽然变卦?”吉利模道:“我不能告诉你。”洛奥尔道:“这是怎么讲?”吉利模道:“我也不能讲。”洛奥尔道:“德拉费伯爵告诉我说,是你跟随我,奥利文回巴黎去。伯爵这样分付,我是要照样办的。”吉利模道:“现在不能照办。”洛奥尔道:“难道你不听我的分付么?”吉利模道:“事体太要紧,不能听你的分付。”洛奥尔道:“你一定要走?”吉利模鞠鞠躬,向房门走,说道:“我一定要走。”

  洛奥尔因他不听分付,很着急,把吉利模拦住,说道,“吉利模,我不许你走。”吉利模回转头,还要走,说道:“你要我任他伯爵去送死么?假使我不立刻去送信,伯爵就要被人谋死。”洛奥尔道:“吉利模,且慢.你说什么?你赶快讲!不要让我等。”说完,倒在椅子上浑身打战。吉利模道:“其中的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要先招呼你,你不是在路上碰见一个和尚么?”两个少年都答道:“遇着的。”吉利模问道:“你们把和尚送到病人房里,是不是?”两人答道:“是的。”吉利模道:“你们很看了他一会?”两人答道:“是的。”吉利模道:“你们再碰见这个和尚,还认得他么?”洛奥尔道:“我认得。”吉士道:“我也认得。”吉利模道:“那么好了,倘若你们再遇见这个和尚,无论他在大路或是在小路上.或是在教堂里,你们只管把他杀了,同杀毒蛇一样把他打死为止。如果这个人活在世上,几个人的性命都是危险的。”说完了,吉利模跑出去了。

  两个少年说不出话来。洛奥尔后来说道:“伯爵,我不是告诉过你,我看见那个和尚,就同看见毒蛇一般。”过一分钟,听见马蹄响,洛奥尔跑到窗口,看见吉利模向巴黎走了,看见洛奥尔,脱帽为礼,转过弯.看不见了。吉利模一路走,想起两件事来,一件是跑得太快,跑不到一百里那匹马就动不得了,一件是身上没得钱。但是吉利模是很有思想的,到了一处把马卖了,沿路租马回巴黎。

  ① 阿们特〔Armentieres),今译阿尔茨蒂埃尔,法国诺尔省小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

精华

31

帖子

113

积分

habitant

Rank: 3

发表于 2011-8-7 18:0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十六回 洛奥尔初见王爷

  再说洛奥尔睡得正熟,店主人忽然来喊醒他,说道:“西斑牙人来了!西班牙人来了!”起来一问,才晓得敌人从胡丁①向比东进发。当下代明则分付备马,两个少年跑到最高一层楼,从楼窗往外望。向伦斯②地方望,看见有马队步队向前而来。细看就晓得是敌人的前军。只好听代明则的条陈,退后躲避。下楼一看,代明则已经上了马,奥利文牵着缰,伯爵的跟人管住那个西班牙俘虏。原来他们买了一匹马,把俘虏捆在马上,两只手绑在背后。这一群人向金波连进发去找王爷。

  谁料王爷前晚走了,退到巴西③地方,后来又改了,把人马驻扎在华利沙与拉文太④之间,同格兰蒙大将度过地势之后,便把兵官请了来,听他们的报告,却听不着什么消息。只知道末后这两天敌军全退了,却不晓得退往那里。大凡敌军忽然全不见了,总是离的不远就要来攻的。王爷很着急,坐着不响,后来有人来报,说是有人要见格兰蒙大将。格兰蒙公爵同王爷告辞了出来。公爵出来的时候,王爷拿眼送他,后来两眼看着门。因为王爷在那里很用心想,别人都不敢响。忽然听见有隆隆之声,王爷认得是炮声,登时跳起来,各人也站起来。同时有人开门,格兰蒙满脸得意之色,走进来说道:“王爷,我的儿子吉士伯爵同他的朋友波拉治子爵到了。王爷如果准他们,他们都可以把敌军的情形略说一二。”王爷说道:“请他们立刻进来。我很要听听。”

  公爵引见过了,王爷说道:“两位,你们先要报告消息,最要紧的是敌军驻扎何处,作何举动。”吉士年长,从前见过王爷的,自然是他先说,就把在客店看见的情形报告了。洛奥尔在那里很留心看这位有名的大将,原来康狄王爵自从父亲死过之后,人家都称他作王爷,这是当时的风俗。这位王爷年纪不过二十七岁,一双鹰眼,一个钩鼻子,拳曲的长头发,中等身材。这位有名大将眼光最利,最有决断,胆子又是极大。他不独深谙韬略,就是一切应酬交际、周旋应对,无一不是极周到的。那时的风气让他一个人移转过来。听了吉士的报告同炮声的方向,他立刻就猜着敌军的举动。他猜的是敌军在某处渡力斯河,要据伦斯地方截了法兵的后路。他听见的炮声,是伦斯放大炮抵拒西班牙同罗连⑤之兵。但是还不晓得敌军的人数,是否敌军的大队,抑或一小支声东击西,掩人耳目。

  王爷问吉士,吉士不能答。洛奥尔晓得王爷要打听这一层,他就大着胆上前说道:“王爷,如果许我说两句话,我看有法子可以打听出来。”王爷回过头来微笑,说道:“你有什么高见,尽可讲。”洛奥尔脸上微红。说道:“我要说,王爷问问那个西班牙俘虏,或者可以打听出来。”王爷说道:“你们捉了一个西班牙兵么?”吉士说道:“王爷,是的。我刚才忘记了。”洛奥尔道:“那是自然,为的这个俘虏是你亲手捉的。”公爵听了,向洛奥尔点头,谢他恭维儿子。王爷说道:“这个少年说的不错.把西班牙浮虏带上来!”

  当下王爷把吉士拉在一边,问他怎样捉着俘虏,又问他的少年同伴是谁。王爷回头同洛奥尔说道:“我听说你拿了一封我的亲戚朗维勒夫人的介绍信来,但是你已经自己先介绍了,还替我出了好主意。”洛奥尔道:“我原想把信呈上来,因为王爷同吉士伯爵说话,我不好打岔。”王爷说道:“你往后再给我罢。他们把俘虏带来了,我只好先去问问他。”果然俘虏领进来,王爷见了,很犯疑,问道:“你是那国人?”俘虏说了几句外国话。王爷说道:“我看他是个西班牙人。公爵,你会说西班牙话么?”公爵说道:“王爷,我不过会说几句。”王爷笑了,说道:“我一句都不会说。”回头对众人说道:“你们那一位会说西班牙话?当做翻译,看他说什么。”洛奥尔说道:“王爷,我会说。”王爷说道:“你会说西班牙话?”洛奥尔道:“勉强可以够当翻译。”

  当下俘虏站在那里,神色不变,仿佛一点都不理会。洛奥尔说西班牙话问道:“王爷问你是那国人?”俘虏说德国话答。王爷问道;“他现在说的什么?”洛奥尔道:“他说是个德国人。我恐怕他是说谎,他的口音很不对,不是德国口音。”王爷问道:“你也会说德国话么?”洛奥尔道:“会说。”王爷道:“能问他的话么?”洛奥尔道:“能。”王爷说道:“你就说德国话问他。”洛奥尔说德国话问,俘虏不能答,也许是装不能答的。他答的话,又是法兰德话,又有阿尔塞话。虽然这个人说出拉拉杂杂的话来,要躲过了不叫他们问,洛奥尔却听出他的口音,知道他是那国人,对他说了几句意大利话。俘虏听了,身子一跳。王爷说道:“这种话我倒懂,他既是个意大利人,让我自己问他罢。子爵,我谢谢你。”又笑说道:“自此以后,你就算是我的总翻译罢。”

  谁知俘虏总是不答。他的意思是不管你问他什么,他总是个老不答。他说什么都不知道,敌兵有多少,主将什么人,有什么举动,他一概推做不知。王爷说道:“也好,我们会想法子。好在他是当抢劫杀人的时候你们捉住他的,如果他愿意说,我们原可饶他一命。他现在既然不愿意,我们只好带他出去,开枪打死他。”两个兵捉住他的手拖到门口,他睑上变了色。王爷同公爵闲谈,俘虏走到门口,有点迟疑。两个兵只管推他,俘虏说法国话道:“等等,王爷,我愿说了。”王爷说道:“很好,我要人开口的法子倒还不错。我的少年朋友,将来你们当了大将的时候不可不学我这个法子。”俘虏说道:“只要饶了我的命,我就说。”王爷说上:“我饶了你。”俘虏道:“请你问。”王爷问道:“敌军在什么地方渡力斯河?”俘虏道:“在某某两处之间。”王爷问道:“谁当统带?”俘虏道:“方沙勒伯爵、比克将军,还有大公爵。”王爷问道:“有多少人?”答道:“一万八千人,三十六尊炮。”王爷问道:“往什么地方去?”答道:“向伦斯地方。”

  王爷回过头来,很得意的对公爵及各将官说道:“诸位听见么?”公爵说道:“王爷料敌的本事真了不得。”王爷说道:“告诉某某等三位将官,立刻退回来。所有力斯河这边的兵,也立刻退。今晚就要预备进兵,明天恐怕要开仗。”公爵道:“王爷要记得,我们收合起来,顶多不到一万三千人。”王爷说道:“兵用得少,才能大胜。”回头对兵士说道:“把俘虏先带出去,小心看守。他的死活全靠他的说话何如。如果他说的是实话,饶他一命;若还说的不实,我们开枪打死他。”兵士把俘虏带走了。

  王爷说道:“吉士伯爵,你好久没看见你的父亲,你就同你的父亲在一起罢。”回头对洛奥尔说道:“你若是不很乏的话,跟我走。”洛奥尔道:“我遵命。”王爷说道:“来罢,我知道你有好条陈,明天要看看你当军人的本事。”公爵问道:“我办什么?”王爷道:“你留在这里等大军回来,我回来统带。不然,我打发人告诉你把兵送到什么地方去。我现在只要二十名亲兵,骑上好马跟我走。”公爵道,“人不太少么?”王爷道:“很够了。波拉治,你有好马么?”洛奥尔道:“我的马今早打死了,我现在骑了跟人的马。”王爷说道:“你到我的马房去拣一匹,你喜欢那一匹,就拣那一匹,不要客气。你今晚不用好马,明天是一定要用的。”洛奥尔知道同上司不好客气的,就走到马房拣一匹好马,自己把鞍勒一切都配好。原是阿托士教他的,遇着要紧的时候,是要自己动手的。安排好了,又到王爷身边。王爷正上了马,说道:“你把介绍信给我。”洛奥尔交上信,王爷说道:“你不要离开我身边。”王爷拍马,把缰挂在鞍上,双手拆开朗维勒夫人的介绍信,向伦斯地方跑。洛奥尔陪在身边,卫队跟在后头。同时,送号令的已走了。

  王爷一面跑,一面读信。读完.叠好了,对洛奥尔说道:“他们很恭维你。我老实告诉你,我见了你虽不久,我恭维你的意思比信上说的还要重得多。”洛奥尔鞠躬。过了一会,跑近伦斯地方,炮声甚响,后来越近越响。离战场不过十里。转过弯来,看见奥尼村子。乡下人离战场太近,很害怕。凡西班牙兵所到的地方、掳掠一空。村中的女人早已跑到别处,只剩不多的几个男人,看见王爷来了,赶快跑上前说道:“请王爷快把西班牙强盗轰走了。”王爷说道:“那是一定,不过你要领路。”乡下人道:“王爷要往那里去?”王爷说道:“我要到一个高地方,四围的看看。”乡下人道:“我晓得一个高地方。”王爷道:“很好。不过我怎样能够相信你?”乡下人道:“我从前跟王爷在洛克罗打过仗,王爷给我一口袋钱,说道:‘这是赏你跟我打仗之功。’”王爷道:“你骑马还是步行?”乡下人道:“王爷,我步行罢。我从前当的是步兵,况且我们还要走小路,骑马不甚便。”王爷道:“走罢,不要耽搁了时候。”

  于是乡下人在王爷马前走。走过一百码,转入一条小路,进了树林。走了好几里,炮声近极了,敌人枪子可以够得着。后来走到十字路,到了一个山脚。王爷下了马,分付洛奥尔同一个护卫兵也下了马,余人在山脚等,留心把守,就跟着乡下人上山。走了十分钟,到了山顶上的一个破堡。到了这里,四围的形势看得很清楚。眼前不过几里,就是伦斯,被敌军围住了。王爷四面一看,登时就有了对敌的主意,从袋里取出小本子来,撕了一页,拿笔写道:

  “我的公爵,不过一点钟,伦斯必定失守。请将全军向万亭⑥进发,我在彼相候,布置进攻。明天我要把敌军击退,收复伦斯。”

  回头对洛奥尔说道:“你拿这封信赶快送给格兰蒙。”洛奥尔拿了信跑到山下,上马跑了:不过一刻钟光景,他把信送给格兰蒙。那时大军慢慢的齐集起来,公爵带了已到的炮队、马队、步兵向万亭进发,分付沙提朗公爵带领余军随后进发。到了晚上七点钟,王爷才见着格兰蒙。果然洛奥尔走开送信之后不久,伦斯失守,炮声停止。到了天快黑的时候,大兵陆续前来。王爷预先分付偃旗息鼓,不许声张。晚上九点钟,天很黑,王爷带了兵悄悄的前进,过了奥尼,看见伦斯,看见城里火烧房屋未灭,听见敌军入城之声。于是王爷布置军队:格兰蒙带左军,沙提朗带中军,王爷带右军,这是预备明日的。到十点钟时候,各军驻扎好了,王爷亲巡一遍,再把几句要紧的事分付了各军统帅:第一层是步兵、马兵相离须有一定之远;第二层是发号令前进之后,前进的速率须有一定;第三层是让敌军先放第一排枪。又分付波拉治在自己身边,吉士伯爵去帮他父亲的忙。但是这两个少年要请假,准他们今晚上两个人还在一起。王爷准了。

  于是离格兰蒙不远,支了一座营帐给他们两个人。虽说是那天他们两个人走了许多路,办了许多事,疲倦极了,然而还是睡不着。大凡要开仗的早一天,就是老于行军的人,心里总觉得与平时不同,况且这两个少年是初次临阵。打仗的前一天,有多少早已忘记的事忽然都想起来,生人变了朋友,朋友变了兄弟。若是心里原有爱情的,到了这个时候爱情自然是更浓。这两个少年都有这种爱情,一到了营帐,就拿出信纸来,摆在膝盖上写信,写得很长,一会功夫写满四张纸。常常的你看我,我看你,微微含笑。写完了,用双层信封封好了,于是彼此互换。如果两人中有一个阵亡,那信还可以寄到,安排好了,披了罩袍,睡得很着。

  ① 胡丁(Houdain),法国加来海峡省小镇。
  ② 伦斯(Lens),法国加来海峡省城镇。
  ③ 巴西(Bassee),今译巴塞,法国诺尔省小镇.距贝顿十三公里。
  ④ 华利沙(Vieille-Chapile),此处似为音译。意译为古老的小教堂。拉文太(la Venthie),法国加来海峡省小镇.距阿尔?蒂埃尔十三公里。
  ⑤ 罗连(Lorraine),今译洛?,法国东北部旧行省名,公爵领地。
  ⑥ 万亭(Vendin),法国加来海峡省小镇。距伦斯六公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2-1-28 13:2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