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389|回复: 0

途中(习作之三)

[复制链接]

1

精华

1082

帖子

3424

积分

牧场主

发表于 2024-5-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还在想怎样回城,毕竟不能保证绝对不受滋扰。
可以设想插入人群的好处,但此路不走可谓久矣!
知道理智的从不犯错,就抱着必然的好奇
一探究竟。

新景目不暇接,逝而又至,一个龇着黄牙的褐色圆脸
带着打鹰山吹来的汗岑岑的殷勤味。
荒僻的国中之国,屠象剽牛的记忆,更为恣肆的挥霍;
还有难以理解的快乐——厚积的浮土成了竞技的海洋,
骑士劈波斩浪而来,冲破雄狮脑袋爆炸中分的水路,
再成功跃过砂石路障的围堵,想到曾在此扑过了一场火。

“不会再见到那朵黄昏中的矢车菊了;
在攀登大弯山时我才感到孤独地想到,
只有它跟那只走失的小羊有一缕微弱联系了,
凭借那种相互感染的接近性关系,
它就是那座唯一的桥,却空自搭着
而我,尚欠那另外一半的灵透。”

“是否太过感伤了些?它们其实远没有那般脆弱。”

一巨灵神掌拍下,就能捞起一个伊大加。
现代的忙碌填补着空虚,持续的震响
抖落烟熏火燎的祖先遗下的几根肋骨,吵得
被睡魔掳走的光棍也不得安息。
众生的期望、信仰、保证——从砂土中汩汩地冒出。
在集中的区域,层出的麻烦像鱼鳞一样被麻利地处置着。
空气中弥漫着强制的味道。

脚下不自禁地点起,突然就把自己显现在聚光灯下。
现在仍有时间再去思索。
想起昨日(或几小时前)的自己,像翻阅保存着的照片
能看出那些明显年轻的特征:
骑个摩托,从玉泉树到小兔窝,蕉园到冒水处
自傲、热情,有一点焦虑,偶尔也胡来一气。

竟自失去了,像忘了穿母亲送的外套的伊尼阿斯。
急切的盲目啊!妻子泡的那杯茶也忘在了桌上,
窗帘遮蔽的阴凉里还留着隐约的温馨。
印象在远离,此心已膨胀——
当那个橘红色背影将逝之际,一个大胆疯狂的念头
突然冲破脑壳,大有一发不可收拾之势。
可已经进退维谷,茫然无助——
被长蛇吞噬,并尝到胆的苦味,想起
祖父走马贩布的那一次,耳鼓叮咚,仰天闭眼
似也要放任这一切——铃声叮当
听从前面传来吆喝的点名,挨一擦二
过博南山?
……——自然已让人乏味,但风景中的你,却让我回味不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24-5-25 15:43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