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莱蒙托夫诗全集》(附年谱)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27 | 显示全部楼层
竖琴

当青草掩盖住遗骸,
当我诀别短暂一生,
变成你言谈中符号,
变成你想象中阴影;
年轻朋友欢宴时分,
莫用美酒把我追荐;
愿你拿起古朴竖琴——
我魂绕梦牵的伙伴。
将琴挂在对窗墙上,
以便秋风把它弹拨,
它用往日歌声余音,
与那飒飒风声伴和。
这琴弦曾何其悦耳,
纤手拂弄时却变哑,
只因向你唱情歌者,
从此长眠不再醒来。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尘世与天国

岂不爱尘世胜天堂?
天堂幸福虚无渺茫,
尘世幸福渺小百倍,
却知道它是何模样。
世人有一神秘爱好—
—回味以往期望苦恼。
期望落空使人不快,
苦恼短暂令人发笑。
遥远归宿不可推测,
现时心灵为之忐忑。
人人乐意天国享福,
又不愿与尘世告别。
我们喜爱手中东西,
虽然有时亦寻他物。
丧命与灵魂本孪生,
临终之时方看清楚。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0 | 显示全部楼层
别离

莫走,年轻的列兹金人!
你为何急着赶回故乡?
马还疲乏,山间雾浓,
而这里有你的休憩与安宁,
还有我的爱情!
难道一片朝霞刚刚升起,
便扫走两夜绝妙的记忆?
贫穷的我无可馈赠,
但我的心本是上帝赐予,
与你相通息息。
那天风雨交加你来这里,
面色愁苦,披风全湿;
如今的阳光多么灿烂,
难道你真要使这个日子,
变得惨淡楚凄?
看,四周青山叠翠苍苍,
像雄伟的巨人成队成行,
彩霞和林木是它们衣装。
这里的人们自由又善良,
为何你向往他乡?
相信我,爱我们之地才是祖国!
家乡山谷中并无欢颜迎候,
这话你曾亲口说过。
再跟我待上一日一时吧,
听着,哪怕只一刻!
—— 我无祖国,亦无朋友,
除钢刀与战马一无所有;
我因你的爱而尝到幸福,
但是纵然你的泪水横流,
却无法将我挽留。
血誓无时不压在心头,
多年来我四处飘游,
迄今尚不曾使仇敌淌血,
对任何人爱字无法张口,
原谅我以此相酬。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波 罗 金 诺①

大叔,你说那可是当真?
熊熊大火焚烧了莫斯科,
却没便宜法国人?
不是打过好几场硬仗吗?
据说当时激烈得不得了,
难怪我们整个俄罗斯,
把波罗金诺记牢!
是的,我们那个时候的人,
全不是如今这辈人模样,
是好汉—— 不像你们!
我们碰上了艰难命运,
从战场没有回来多少人。
若不是上帝有那样意旨,
怎能放弃莫斯科城?
我们默默地撤退很久,
心中焦急,一直等待战斗;
军中老兵发牢骚:
这是在干啥?撤回冬营睡觉?
难道指挥官个个这样胆小,
惟恐我们俄国兵的刺刀,
戳穿鬼子军帽?
找到了一大片开阔田野,
这地方大打一番挺好!
我们就筑起碉堡。
我们侧耳听动静,没睡觉。
清晨的曙光刚刚照亮大炮,
照亮丛林上方青青树梢,
法国佬就来到。
我把火药满满填进大炮,
盘算着好好款待朋友,
法国先生们,等着瞧!
快开火吧,还玩什么花招!
我们奋勇直前,筑起墙一道,
根本不吝惜自己的脑袋—— 为把祖国保!
双方对打了整整两天,
这种小把戏不值一谈,
我们等着第三天。
到处可以听到人们议论,
真该再弄来一些霰弹!
这时夜幕也徐徐落下,
在血战的原野。
我在炮架旁打了个盹,
可以听到法国佬狂呼乱叫,
一直喊到拂晓。
我们营地却一片寂静,
有人洗刷满是弹洞的军帽,
有人咬着胡子磨刺刀,
怒气冲冲地唠叨。
天空刚刚显出一点光明,
战场上突然一片冲杀声,
闪出一队队士兵。
我们团长天生是一位好汉,
忠于沙皇,爱兵如父兄;
可惜他竟在刀下丧命,
地下长眠不醒。
当时他目光炯炯地说道:
弟兄们,莫斯科就在身后边,
死就死在城下,
像那些牺牲的伙伴一般!
我们都宣誓血战到底,
只忠实地履行了自己誓言,
在波罗金诺之战。
那一日天气甭提有多好!
法国佬穿过弥漫硝烟,
乌云般压向碉堡。
只见枪骑兵手挥花旗,
还有龙骑兵戴着马尾帽,
纷纷从我们眼前掠过,
一窝蜂全来到。
你们没见过这样的激战,
旌旗像阴影蔽日遮天,
火光伴着浓烟。
刀剑响叮当,霰弹在呼啸,
战士的手臂砍杀得发酸,
血淋淋的死尸堆成山,
挡住疾飞炮弹。
那一天敌人着实领教,
俄罗斯战士不屈不挠,
肉搏战的味道。
大地和着我们胸膛震颤,
人马搅在一起,不可开交。
几千门大炮齐声轰鸣,
汇成漫长怒嗥……
黄昏时分大家都准备好,
明天早上打响一场新战斗,
坚持到最后一秒……
这时咚咚鼓声忽然响起——
那些邪教徒正向后逃跑。
此时我们才查看伤亡,
看伙伴剩多少。
是的,我们那个时候的人,
全不是如今这辈人模样,
是好汉—— 不像你们!
我们碰上了艰难命运,
从战场没有回来多少人。
若不是上帝有那样意旨,
怎能放弃莫斯科城?


①1812年,拿破仑亲率大军东征俄国。俄军在莫斯科西面的波罗金诺镇顽强抗敌,重创法军;随后坚壁清野,放弃莫斯科城,与敌军周旋。法军求速战不成,力不能支,被迫败退。波罗金诺战役作为1812年卫国战争的胜利象征,被俄国人民永远纪念。本诗即写于该战役的25周年纪念日。它借一位退伍老兵之口追述当年激战场面,颂扬了爱国主义精神,其语言极其质朴、生动。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2 | 显示全部楼层
诗 人 之 死①

诗人遇害,死而荣光!
他倒下了,为流言所伤;
高傲的头颅低垂下来,
胸中有铅弹和复仇渴望!
诗人的心灵已不堪忍受,
种种琐碎无聊的诽谤,
奋起对抗世俗舆论,
依旧孤独,终于身亡!
既然杀死他,何必哭泣?
何必把空洞的颂歌齐唱?
何必呐呐地剖陈懊悔?
命运的判官自有主张!
扼杀他自由勇敢的天赋,
再把他强压的怒火煽旺,
以便自己从中开心解闷,
难道不正是你们这一帮?!
好了,这下你们称心如意了,
他也不再把末日苦难饱尝。
壮丽华冠从此凋谢飘零,
旷世奇才熄灭如炬光。
凶手无情地射出子弹,
此刻悲剧已不可避免:
那颗愚昧的心跳动如常,
手中的枪竟然毫不抖颤!
其实这又何足为怪?
难逃的劫数抛来这个坏蛋,
千里迢迢赴此地追名逐利,
恰如那些亡命徒一般。
他放肆地嘲讽又蔑视,
异国的风俗和语言,
怎能珍惜我们引为自豪者?!
在那血腥的刹那间,
他怎知是对谁扳动机关?!
诗人被杀了,被坟墓攫走;
犹如那么可爱的无名歌手——
诗人曾为其铺展奇妙诗篇①。
亦如那个妒火难熄的牺牲品,
在冷酷的手中命归黄泉!
为何他抛弃纯朴友爱与安恬。
跨入妒贤嫉能的上流社会门槛,
窒息澎湃激情和想象力火焰?
既然自年幼便洞悉人情冷暖,
为何还与散布流言的小人握手,
为何听信虚情假意和巧语花言?
那些人摘去他从前的花环,
给他戴上插满月桂枝的荆冠;
桂冠中暗藏着无数棘刺,
伤害了他那美好的容颜。
那些搬弄事非的愚妄之徒,
用流言诋毁他直至最后一天。
他死了,空怀雪耻心愿!
带着希望落空后难言的遗憾。
奇妙的歌声从此消寂,
不再像从前声震云天:
诗人的蜷身处阴森狭小,
永恒的封印已烙在嘴边。
啊,不愧有臭名昭著的先人,
你们这些傲慢无耻的孽种!
践踏受命运戏弄的世族,
用你们这些奴才的脚踵。
挤在王位左右的贪婪之徒,
你们扼杀自由、天才与光荣!
你们藏在合法的荫庇之下,
法庭和正义皆噤口无声。
但是毕竟还有神的审判,
严厉判官等着荒淫的嬖佞!
他不会被金钱的声响打动,
早已洞悉你们的心思和行径!
那时你们求助谤言也是枉然,
流言蜚语再也不起作用。
即使倾尽你们的全部污血,
不能把正义血痕涤刷干净!


①1837年1月,受沙皇和一些贵族怂恿的法国流亡者丹特士在决斗中杀死俄国杰出诗人普希金。消息传来,震怒的莱蒙托夫写出此诗,立即在社会上被广泛传抄。普希金下葬数日后,莱蒙托夫闻听上流社会中某些人替凶手辩解,并多方诬蔑已故诗人,激忿中又添写了最后的16行。莱蒙托夫因这首诗而遭沙皇专制政府逮捕,并流放到高加索。但也因这首诗,俄国人民将莱蒙托夫视为普希金未竟事业的继承者,开始将二者并称为俄国最伟大的诗人。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囚徒

快给我把牢门打开,
给我放入白昼光辉,
领进那黑眼睛少女,
再把那黑鬃马牵来!
先让我甜甜地亲吻,
我那位妙龄的美人,
再跨上我那匹骏马,
像阵风向旷野飞奔。
但牢房窗高不可攀,
铁锁挂在厚重门上,
黑眸少女离我很远,
守着她的华美闺房。
骏马没有套着缰绳,
在绿原上自由驰骋,
快乐又调皮地撒欢,
展开尾巴任风拂动。
孤单的我无以慰安,
四面是光秃秃高墙,
圣像前灯若明若暗,
漫散着将熄的幽光。
我只听得牢房外边,
那位看守默不作声,
踏着有节奏的步点,
在夜阑人静时踱行。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祈祷①

圣母啊,如今我向你祈祷,
面对着你的圣容和光环,
不求获救,不在战前,
不图忏悔,不是还愿。
不为我自己空寂的灵魂,
不为我这个尘世的孤独过客,
惟愿将一位纯真无邪的少女,
托付给冷漠世界的慈悲者。
求你赐福受之无愧的生灵,
让体贴入微的人伴她一生,
让她青春欢乐晚年平静,
让温和善良的她心想事成。
待辞别人寰的时刻来临,
在寂静夜晚或喧闹清晨,
求你派去最圣洁的天使,
病榻前接引无瑕的灵魂。


①莱蒙托夫有数首题为“祈祷”的抒情诗,此诗乃其中之一,写作于1837年春。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短剑

我爱你,精钢铸成的短剑,
我爱你,寒光闪闪的挚友。
阴郁的格鲁吉亚人造你为复仇,
自由的契尔克斯人磨你为战斗。
一只纤纤细手将你赠给我,
作为临终之时的纪念物;
利刃上破例未流淌鲜血,
却是晶莹的眼泪—— 痛苦的珍珠。
一对乌黑的眼睛将我凝视,
眸中饱含难以言表的哀愁,
恰如你的钢锋在摇曳灯下,
时而光亮烁烁,时而冷影幽幽。
无言的爱情信物带在身边,
游子把你当作益友良师:
像你一样,我的钢铁伙伴,
我毅力坚强,不变矢志。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你甜美清脆的欢声笑语,
只要一在我的耳畔响起,
我的心便不禁怦怦跳动,
像活泼的小鸟关在笼里。
你满含深情的蓝色眼睛,
只要一进入了我的视线,
我的心便猛然跃出胸膛,
迎上前去恳求你的哀怜。
我不知该如何表达喜悦,
于是就要哭得痛快淋漓;
我多么想径直扑上前去,
将你紧紧地拥抱在怀里。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34 | 显示全部楼层
沉思

我们这一代人实堪悲叹!
前途不是渺茫即是暗淡,
求知与怀疑重负压肩头,
一事无成而衰老日渐。
离摇篮日便满怀父亲的谬误,
还有事后跚珊而来的真知灼见;
生活于我们如无目标漫漫长旅,
又似置身于陌生人的庆宴。
无羞无耻,不辨善恶,
与世无争,退而独善;
危难关头常畏首畏尾,
强权面前却自甘卑贱。
恰如成熟过早的干瘪果实,
既不悦目,也不香甜;
挂在繁花间如零丁异客,
萎落时正值鲜花烂漫。
我们为无用的学识心劳神伤,
隐藏高昂声音和美好期望;
一切亲朋好友不敢信任,
惧怕遭受无端嘲笑诽谤。
我们嘴唇靠近享乐之杯,
却不懂节省青春力量;
虽然欢娱时担心超过限度,
每每饮尽销魂的琼浆。
艺术的匠心,诗歌的幻境,
醉心喜悦不能令我们激动;
我们竭力保存残余情感,
把一堆无益之物留在心中。
我们有时倒也爱也恨,
为之却什么都不愿牺牲;
当似火激情在血液中燃烧,
莫名其妙的寒气却笼罩心灵。
我们厌烦了先人热情洋溢,
厌烦他们质朴的放浪骸形;
匆匆奔向墓地仍回头讥笑,
其实从未体验幸福与光荣。
生时忧郁,死后即刻被忘,
这群人无声无臭走尘世一场;
未给后代遗留一点睿智深思,
也未留下一页闪光的篇章。
后人将鄙夷地责骂我们尸骨,
像公民和判官一样不讲情面。
如同在遗产上一无所得的儿子,
尖刻地嘲讽父亲倾家荡产。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9-21 20:2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