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楼主: mu

《莱蒙托夫诗全集》(附年谱)

[复制链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别了,涤荡不净的俄罗斯,
你是奴才和老爷们的国土!
别了,委身于权贵的人们,
还有宪兵们的天蓝色制服。
也许在高加索山岭的那边,
我可以逃避开你们的长官,
躲开他们无所不闻的耳朵,
避开他们无所不见的毒眼。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正午烈日下的达格斯坦谷地,
我胸口带着铅弹倒地不动;
深深的创伤犹散发着热气,
鲜血流淌着,滴滴殷红。
四周的山岭叠嶂层峦,
我孤零零横卧在山谷沙上;
似火骄阳灼烤黄色峰巅,
也灼烤我—— 却已入死亡梦乡。
梦中隐约看到了家园故土,
那里正举办灯火辉煌的晚宴;
淑女云集,花团锦簇,
兴致勃勃地把我议谈。
一位女郎未介入愉快的议论,
独坐一旁沉思,默不出声;
上帝知道她作何遐想,
年轻的心灵沉入悲伤梦境。
她隐约看到达格斯坦谷地,
熟识人的尸体横陈山谷中;
胸口伤口已发青,犹散热气,
鲜血还在滴淌,却渐渐变冷。



神秘离奇的梦境是莱蒙托夫诗作的重要题材之一。本诗创作于1841年。约在10年前,莱蒙托夫还曾写过另一首同名诗。在1841年的《梦》中,作者运用了三个梦层层相套的艺术构思,可谓是独具匠心。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先知

自从那位永恒的裁判,
赋予我先知的洞察力,
我便能从人们的双眼,
识别出邪与恶的痕迹。
于是我开始高声宣称,
挚爱与正义的真谛,
但所有的好友亲朋,
却向我疯狂地投石。
我不由得心灰意冷,
乞丐般从城中逃出,
似鸟儿生活于荒野中,
依赖上帝恩赐的食物。
众生灵顺从上帝意愿,
在那里向我表示恭敬,
天上星辰倾听我言,
闪烁着欢快的光明。
当我穿过城市喧闹,
脚下步子急急匆匆,
老人面带自得的微笑,
如此训饬身旁稚童:
看哪,这是你们的前鉴!
他从不合群,太高傲。
这傻瓜要我们相信,
上帝借他之口传道。
孩子们,仔细瞧瞧,
他是多么憔悴晦气!
看他何其穷困潦倒,
看众人如何将他鄙弃!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题



不,我如此热恋的并不是你,
你的芳姿对于我失去了魅力;
我在你身上爱我往昔的惆怅,
和我那早已消逝的韶华时期。

有时当我看着你的面庞,
盯着你的眼睛久久凝望:
此刻我是在进行秘密交谈,
然而并不是向你倾诉衷肠。
我是在同年轻时的女友倾谈,
在你容颜上寻觅另一副容颜,
在健谈的嘴上发现沉默的嘴,
在如火目光中探找黯淡的眼。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2 | 显示全部楼层
悬崖上的十字架

高加索峡谷中有座悬崖,
只有草原雄鹰才能飞达,
一个木十字架隐约可见,
歪斜的朽身任风雨吹打。
自从它被竖在这峭岩上,
不知逝去多少如水时光;
它一直向天空高举双手,
仿佛在与那行云捉迷藏。
假如我攀登上这个境地,
该如何祈祷,痛哭流涕?
我定要抛去尘世的锁链,
与暴风骤雨结成好兄弟。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黑眼睛
夏夜天空中有无数星,
为何你只有两只眼睛?
南国的眼睛,黑眼睛,
在患难时刻我们相逢。
谁说惟有夜星闪闪亮,
讲述天堂的美好景象?
在你宛如灿星明眸里,
我知悉心灵地狱天堂。
南国的眼睛,黑眼睛,
你们让我看到了爱情。
白昼的星,黑夜的星,
你们从此与我伴终生!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3 | 显示全部楼层
[寓言诗]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轶事

大海边坐着一位美丽女郎,
抚爱着情人,对他这样讲:
“快跳进海去捞一串项链!
今天它不巧落入了深渊。
“这方能证明你对我的爱!”
小伙子满腔热血沸腾起来。
只见他不由得心急如火燃,
纵身跃入浪花飞溅的深渊。
从海底翻腾出无数小水泡,
前浪刚落下,后浪又涌到。
当巨浪又一次拍击海岸,
诚心的情人被卷到崖边。
真幸运,他活着攀上峭壁,
手持项链,虽然脸色青紫。
疲惫的双腿已不听使唤,
淌水的鬈发散披在双肩。
“你说我是不是真心爱你,
为这串美珠我性命都不惜!
“只为一句话,就投身幽暗的海底,
在珊瑚的洞穴中将它寻觅—— 给你!”
他抬起那令人怜悯的目光,
望着比生命更珍贵的姑娘。
回答是:“噢,我的好小伙儿,
采来珍贵的珊瑚才是真爱我!”
这位年轻的勇士别无选择,
入海找珊瑚或找生命的完结。
从海底又翻腾出无数小水泡,
前浪刚落下,后浪又涌到。
当巨浪又一次拍击海岸,
诚心的情人未被卷到崖边。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4 | 显示全部楼层
勿忘我

(一个故事)

古时候的那些人们,
与我们今天全然不同:
彼此诚心诚意相爱——
倘若世上真有爱情。
关于古风淳厚的佳话,
诸位必定有所耳闻;
只是在那些传说之中,
一切事实都变了形。
有一个故事千真万确,
我想讲给诸位听听。
沼泽地边溪水清凉,
一位骑士品德高尚,
携情人来到小溪旁,
促膝坐在椴树蔽荫下,
不怕招来妒嫉目光。
妙龄佳丽轻舒臂膀,
款款搂住意中情郎;
轻声曼语如汩汩流水,
带着天真无邪模样。
“不必这么起誓发愿,
亲爱的,我相信你所言。
你的爱心纯净又鲜艳,
恰似脚边溪水潺潺,
又如头顶朗朗蓝天。
只是我还不很了解,
你心中的爱有多坚。
那边有一棵石竹花,
不,不是这雍容的石竹,
稍远处那棵蓝色花朵,
像你一样忧郁凄然。
亲爱的,帮我把它采来!
为了爱,它并不太远。”
听罢她的纯真话语,
我们的骑士一跃而起,
像一只离弦的飞箭,
纵身越过那条小溪。
他伸手去摘珍贵花朵,
情人心愿满足在即……
这里发生了糟糕局面
脚下泥土突然变软!
愈陷愈深,不能自拔,
把美人吓得瞪大双眼。
骑士目光仍充满情焰:
“别了,切勿忘记我!”
不幸的青年高声呼喊。
绝望中犹伸出一只手,
一把采到那致命的小花,
将它抛给妩媚的女郎,
证明自己的爱心不变。
从此这令人伤感的小花,
成为珍贵的爱情花朵;
见到它不禁怦然心动,
因此得名叫“勿忘我”。
它似乎害怕被人触摸,
总是宁愿离群索居,
开放在阴湿的沼泽。
我的故事至此讲完了,
诸位自己去分辨真假。
至于那位女郎有无过错,
我想她的良心会讲实话。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1

精华

9511

帖子

2万

积分

牧场主

 楼主| 发表于 2006-1-14 15:45 | 显示全部楼层
魔 王 之 宴

(讽刺诗)

今宵本是食人恶魔的节日,
一群小鬼和亡灵来赴宴席。
厨师们正忙碌着准备菜肴,
宫廷侍卫官们在大厅恭立。
看,来宾按头衔依次就座,
看,仆役端上马铃薯一批——
我们的魔王本是德国血统,
马铃薯是他最喜爱的东西。
魔王左首嘉宾是沙皇保罗,
在右首坐着伟大的浮士德——
这个创制典章的饱学之士,
替我们构想出了万全之策,

为的是把傻瓜的臆想传播。
落座的众人忽闻脚步橐橐,
房门开启处走入三个恶魔,
边施礼边将礼物呈上宝座。
(第一个恶魔说:)
“这是颗诡计多端的妇人心,
她的事情连上天都被瞒过。
她曾把这颗心许给很多人,
却从未把它交给任何一个。
她唯独没有祈愿自己倒霉,
她所忠贞不渝者只有邪恶。
万望您不拒绝寒伧的贡品,
尽管这小小东西实在微薄。”
“你太客气了!”魔王高声道,
威严的脸上漾出轻蔑微笑。
“你的礼物本属于上乘珍品,
只是当今女皇有更多花招。
为何不给我讲讲开心轶闻?
最近发生的事情就不算少。
那些说不尽的不贞与欺骗,
我想无耳的大墙也会听到。”


(第二个恶魔说:)
“我为您餐桌带来自由美酒,
不过谁都不能用它来解渴;
只因世上的人们喝得太多,
帝王的冠冕于是开始打破。
何奈之?社会时尚无法阻止;
难道我们能从此不再作恶?
请收下这饮品,我的主宰,
尘世唯一的君王和统治者!”
在场的君主不禁大发脾气,
手端着盘子从座位上跳起——
害怕小鬼们喝上这种饮品,
也把他们从这里出门扫地。
宫廷侍卫官默默左顾右盼,
盘算着最好瞅空溜之大吉。
还是魔王真有大丈夫气概,
一下把甜蜜琼浆泼洒在地。
(第三个恶魔说:)
“霍乱病在莫斯科城内蔓延,
医生们立即为此手忙脚乱;
他们也治病,也要人的命,
治死的比治好的要多万千。
在下曾服侍过的一位大夫,


不失时机地想起我们这边,
于是硬让某人服下麻醉剂,
打发这条壮汉来面见祖先。”
说完献上那个致命的药瓶,
小心翼翼的双手颤抖不停。
原来是个可笑可泣的家什,
真是医生学识的绝妙证明。
“多谢了!虽然来自偏远北国,
众多礼品中它最叫人心疼。”
魔王满面笑容地做出评价,
随后盛大的晚宴照常进行。
Tout ce qui est vrai est démontrabl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9-21 19:27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