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0516|回复: 24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

[复制链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发表于 2014-4-2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海涅 著  冯至 译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是德国诗人最著名的代表作。这部讽刺长诗是俺一个字一个字在键盘上敲打出来的。希望大家喜欢。此诗总共27章,我会逐一上传,敬请期待。




第一章  

在凄凉的十一月,

日子变得更阴郁,

风吹树叶纷纷落,

我旅行到德国去。



当我来到边界上,

我觉得我的胸怀里,

跳动得更为强烈,

泪水也开始往下滴。



听到德国的语言,

我有了奇异的感觉;

我觉得我的心脏

好像在舒适地溢血。



一个弹竖琴的女孩,

用真感情和假嗓音

曼声歌唱,她的弹唱

深深感动了我的心。



她歌唱爱和爱的痛苦,

她歌唱牺牲,歌唱重逢,

重逢在更美好的天上,

一切苦难都无影无踪。



她歌唱人间的苦海,

歌唱瞬息即逝的欢乐,

歌唱彼岸,解脱的灵魂

沉醉于永恒的喜悦。



她歌唱古老的断念歌,①

歌唱天上的催眼曲,

用这把哀泣的人民,

当作蠢汉催眠入睡。



我熟悉那些歌调与歌词,

也熟悉歌的作者都是谁;

他们暗地里享受美酒,

公开却教导人们喝白水。



一首新的歌,更好的歌,

啊朋友,我要为你们制作!

我们已经要在大地上

建立起天上的王国。



我们要在地上幸福生活,

我们再也不要挨饿;

绝不让懒肚皮消耗

双手勤劳的成果。



为了世上的众生

大地上有足够的面包,

玫瑰,常春藤,美和欢乐,

甜豌豆也不缺少。



人人都能得到甜豌豆,

只要豆荚一爆裂!

天堂,我们把它交给

那些天使和麻雀。



死后若是长出翅膀,

我们就去拜访你们,

在天上跟你们同享

极乐的蛋糕和点心。



一首新的歌,更好的歌!

像琴笛合奏,声调悠扬!

忏悔的赞诗消逝了,

丧钟也默不作响。



欧罗巴姑娘已经

跟美丽的自由神订婚,

他们拥抱在一起,

沉醉于初次的接吻。



虽没有牧师的祝福,

也不失为有效的婚姻——

新郎和新娘万岁,

万岁,他们的后代子孙!



我的更好的、新的歌,

是一首新婚的歌曲!

最崇高的庆祝的星火

是我的灵魂里升起——



兴奋的星火热烈燃烧,

熔解为火焰的渓流——

我觉得我无比坚强,

我能够折断栎树!



自从我走上德国的土地,

全身流遍了灵液神浆——

巨人又接触到他的地母,②

他重新增长了力量。





〖说明与注释〗

这首长诗的第一章,表达了作者经过了十二年的生活又踏上祖国土地时所感到的内心的激动。诗中提到两种截然不同的歌,一种是弹竖琴的女孩弹唱的“断念歌”和“催眠曲”,一种是作者所要制作的更好的、新的歌。前一种歌的作者指的是当时一些反动的浪漫主义诗人们,他们与教会合流,用虚伪的爱情和宗教,麻痹人民,脱离现实,为封建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后一首歌则充满信心和热情,宣传早期社会主义思想,在世界上消除剥削。在《序言》中提到的“另一部书”即《关于德国的通信》里,有一段话和诗里的精神是一致的:“消灭对天堂的信仰,不仅具有道德的重要性,原有政治的重要性:人民群众不再以基督教的忍耐承受他们尘世上的苦难,而是渴望地上的幸福。共产主义是这转变了的世界观的自然的结果,并且遍及全德国。”



①宗教上麻醉劳苦人民乐天知命、不要起来反抗的歌曲。

②“巨人”,指希腊神话中的安泰。安泰的父亲是海神,母亲是地神。安泰在和敌人战斗时,只要一接触他的母亲大地,他便有不可战胜的新的力量。

郑其荣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4-2 1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二章)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二章)  

海涅 著  冯至 译

第二章



当小女孩边弹边唱,

弹唱着天堂的快乐,

普鲁士的税关人员

把我的箱子检查搜索。



他们搜查箱里的一切,

翻乱手帕、裤子和衬衣;

他们寻找花边,寻找珠宝,

也寻找违禁的书籍。



你们翻腾箱子,你们蠢人!

你们什么也不能找到!

我随身带来的私货,

都在我头脑里藏着。



我有花边,比布鲁塞尔、

麦雪恩的产品更精细,①

一旦打开我针织的花边,

它的锋芒便向你们刺去。



我的头脑里藏有珠宝,

有未来的王冠钻石,

有新的神庙中的珍品,

伟大的新神还无人认识。



我的头脑里有许多新书,

我可以向你们担保,

该没收的书籍在头脑里

构成鸣啭的鸟巢。



相信我吧,在恶魔的书库

都没有比这更坏的著作,

它们比法莱斯勒本的

霍夫曼的诗歌危险更多。②



一个旅客站在我的身边,

他告诉我说,如今我面前

是普鲁士的关税同盟,

那巨大的税关锁链。



“这税关同盟”—他说—

“将为我们的民族奠基,

将要把四分五裂的祖国

联结成一个整体。



在所谓物质方面

它给我们外部的统一;

书报检查却给我们

精神的思想的统一—



它给我们内部的统一,

统一的思想和意志;

统一的德国十分必要,

向内向外都要一致。”



〖说明与注释〗

作者进入德国国境,受到普鲁士税关人员的检查,但是作者认为,自己头脑里的革命是任何反动势力所不能禁止和没收的。在这章诗里的后四节,作者借用一个旅伴对于以普鲁士为首的德意志各邦的关税同盟的“称赞”、讽刺了关税同盟和书报检查令。当时由于德国工业逐渐发展,德国资产阶级提出关税统一和政治的要求,普鲁士政府于1834年发起关税同盟,除奥地利外,德意志各邦大多数都参加了。关税同盟对于德国经济的发展,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但它也为普鲁士在经济上的领导地位掉下基础。海涅为德国的民主统一而斗争;可是由于痛恨反动的普鲁士在在德意志各邦称霸,他也就全盘否定关税同盟,这是带有片面性的。至于书报检查令,则完全是反动的。它肇端于1819年德意志同盟议会通过的“卡尔巴特决议”,这决议对德国人民的进步活动从各方面进行迫害;1841年,普鲁士政府又颁布“新书报检查令”,扼杀进步思想的传播。海涅是书报检查的受害者,他的著作经常受到检查官的删除涂改。

①布鲁塞尔是比利时的首都,麦雪恩是比利时北部的城市;两地都以制造精巧的花边闻名。

②法莱斯勒本的霍夫曼(1798-1874),姓霍夫曼,出生在法莱斯勒本,资产阶级自由主义诗人。由于德国人中姓霍夫曼的比较多,故附加地名,以示区别。1840年—1841年,他先后出版两卷《非政治的诗歌》,诗歌中有肤浅的自由思想,被普鲁士政府撤销他在布累斯劳大学的教授职位。但与此同时,霍夫曼为了争取德国统一,写出《德国人之歌》,该诗以“德国,德国超越一切……”开端,后被沙文主义的德国用作国歌。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4-2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三章)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


第三章

在亚琛古老的教堂

埋葬卡罗鲁斯·麦努斯①──

(不要错让是卡尔·麦耶尔,

麦耶尔住在史瓦本地区。)②



我不愿作为皇帝死去

埋葬在亚琛的教堂里;

我宁愿当个渺小的诗人

在涅卡河畔斯图克特市。③



亚琛街上,狗都感到无聊,

它们请求,做出婢膝奴颜:

“啊外乡人,踢我一脚吧,

这也许给我们一些消遣。”



在这无聊的巢穴

一个小时我就绕遍。

又看到普鲁士军人,

他们没有多少改变。



仍旧是红色的高领,

仍旧是灰色的大氅──

(“红色意味法国人的血”

当年克尔纳这样歌唱。)④



仍旧是那呆板的队伍,

他们的每个动转

仍旧是形成直角,

脸上是冷冰冰的傲慢。



迈步仍旧象踩着高跷,

全身象蜡烛般地笔直,

曾经鞭打过他们的军棍,

他们好像吞在肚子里。



是的,严格训斥从未消逝,长的

他们如今还记在心内;

亲切的“你“却仍旧使人

想起古老的“他”的称谓。⑤



长的髭须只不过是

辫子发展的新阶段:

辫子,它攻垂在脑后,⑥

如今垂在鼻子下端。



骑兵的新装我觉得不错,

我必须加以称赞,

特别时那尖顶盔,

盔的钢尖顶指向苍天。⑦



这种骑士风度使人想起──

远古的美好的浪漫谛克,

城堡夫人约翰·封·梦浮康,

以及福格男爵、乌兰、蒂克。⑧



想起中世纪这样美好,

想起那些武士和扈从,

他们背后有一个族徽,

他们的心里一片忠诚。



想起十字架和骑士竞技,

对女主人的爱恋和奉侍,

想起那信仰的时代,

没有印刷,也没有报纸。



是的,我喜欢那顶军盔,

它证明这机智最高明!

它是一种国王的奇想!

画龙不用点睛,那个尖顶!



我担心,一旦暴风雨发作,

这样一个尖顶就很容易

把天上最现代的闪电

导引到你们浪漫的头里!──



(如果战争爆发,你们必须

购买更为轻便的小帽;

因为中世纪的重盔

使你们不便于逃跑。──)⑨



我又看见那只鸟,

在亚琛驿站的招牌上,

它毒狠狠地俯视着我,

仇恨充满我的胸膛。



一旦你落在我的手中,

你这丑恶的凶鸟,

我就揪去你的羽毛,

还切断你的利爪。



把你系在一根长竿上,

长竿在旷远的高空竖立,

唤来莱茵区的射鸟能手,

来一番痛快的射击。



谁要是把鸟射下来,

我就把王冠和权杖

授给这个勇敢的人!

向他鼓吹欢呼:“万岁,国王!”







〖说明与注释〗

作者在这一章里抒发了他对普鲁士反动政府的仇恨,通过关于普鲁士军人的服装和举止行动的描述,反映了普鲁士军队的顽固和愚昧。并指出,德国反动的浪漫主义诗人与普鲁士国王威廉四世沆瀣一气,从文武两方面美化中世纪,维护封建制度。作者最后号召莱茵区的人民对准普鲁士国徽上的鹰鸟进行射击,直到把它射下。莱茵区虽属于普鲁士,但是莱茵区的人民长期受到法国资产阶级革命的影响,思想进步,反普鲁士统治的势力较大。



①亚琛是德国边界毗邻比利时的一座古城,查理曼大帝(742-814)埋葬在亚琛的教堂里。卡罗鲁斯·麦努斯是查理曼大帝的拉丁名字。

②史瓦本是德意志民族的一个支族,居住在德国南部,这个地区也叫史瓦本。史瓦本诗派的诗人思想保守,写些歌颂自然和民族主义的诗歌,海涅常批评和讽刺他们。卡尔·麦耶尔(1786-1870)是史瓦本诗派中的一个诗人。海涅在《史瓦本镜鉴》中写道:“卡尔·麦耶尔先生,他的拉丁名字叫做卡罗题斯·麦努斯,……他是一个无力的苍蝇,歌唱金甲虫。”

③史瓦本诗派的诗人们大都聚集在涅卡河畔的斯图加特,史瓦本的方言把它叫做斯图克特。

④克尔纳(1794-1813),德国反拿破仑的民族主义诗人。“红色意味法国人的血”,是克尔纳的诗句。

⑤十八世纪末以前,德国习惯上级对下级讲话,不称“你”,而称:“他”。

⑥在十八世纪,普鲁士的士兵都拖着辫子,十九世纪初才废止。

⑦威廉四世在1842年给普鲁士军队颁布新服装,头戴尖顶盔。

⑧约翰·封·梦浮康是柯兹培(1761年─1819)在1800年发表的与之同名的一部剧本的女主角,剧本取材于十四世纪,福格男爵(1777-1843)、乌兰(1787-1862)、蒂克(1773-1853),都是当时闻名的浪漫主义作家,他们的诗歌和小说多取材于中世纪。这里海涅故意用乌兰、蒂克与浪漫谛克协韵。“浪漫谛克”是浪漫主义的音译。

⑨这一节在发表时删去,是根据手稿补上的。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4-2 17:56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四章)

第四章



夜晚我到了科隆,

听着莱茵河水在响,

德国的空气吹拂着我,

我感受到它的影响──



它影响我的胃口。

我吃着火腿煎鸡蛋,

还必须喝莱茵葡萄酒,

因为菜的味道太咸。



莱茵酒仍旧是金黄灿烂,

在碧绿的高脚杯中,

要是更多地饮了几杯,

酒香就向鼻子里冲。



酒香这样刺激鼻子,

我欢喜得不能自持!

它驱使我走向颜色朦胧,

走入有回声的街巷里。



石砌的房屋凝视着我,

它们好像要向我讲起

荒远的古代的传说,

这圣城科隆的历史。



在这里那些僧侣教徒

曾经卖弄他们的虔诚,

乌利希·封·胡腾描写过,

蒙昧人曾经统治全城。①





在这里尼姑和僧侣

跳过中世纪的堪堪舞,②

霍赫特拉顿,科隆的门采尔,

在这里写过毒狠的告密书。③



这里火刑场上的火焰,

把书籍和人都吞没;

同时敲起了钟声,

唱起“圣主怜悯”歌。



这里,象街头的野狗一般,

愚蠢和恶意献媚争宠;

如今从他们的宗教仇恨,

还让得出他们的子孙孽种。──



看啊,那个庞大的家伙

在那儿显现在月光里!

那是科隆的大教堂,

阴森森地高高耸起。



它是精神的巴士底狱,④

狡狯的罗马信徒曾设想:

德国人的理性将要

在这大监牢里凋丧!



可是来了马丁?路德,⑤

他大声喊出“停住!”——

从那天起就中断了

这座大教堂的建筑。



它没有完成——这很好。

因为正是这半途而废,

使它成为德国力量

和新教使命的纪念碑。



你们教堂协会的无赖汉,⑥

要继续这中断的工程,

你们要用软弱的双手

把这专制的古堡完成!



真是愚蠢的妄想!你们徒然

摇晃着教堂的募捐袋,

甚至向异端和犹太人求乞,

但是都没有结果而失败。



伟大的弗兰茨·李斯特

徒然为教堂的工程奏乐,⑦

一个才华横溢的国王

徒然为它发表演说!⑧



科隆的教堂不能完成,

虽然有史瓦本的愚人

为了教堂的继续建筑,

把一整船的石头输运。⑨



它不能完成,虽然有乌鸦

和猫头鹰尽量叫喊,

他们思想顽固,愿意在

高高的教堂塔顶上盘旋。



甚至那时代将要到来,

任命不再把它完成,

却把教堂的内部

当作一个马圈使用。



“要是教堂成为马圈,

那么我们将要怎么办,

怎样对待那三个圣王,

他们安息在里边的神龛?”⑩



我这样听人问,在我们时代

难道我们还要难以为情?

三个圣王来自东方,

他们可以另找居停。



听从我的建议,把他们

装进那三只铁笼里,

铁笼悬在明斯特的塔上,

塔名叫圣拉姆贝尔蒂。⑾



裁缝王坐在那里⑿

和他的两个同行,

但是我们现在却要用铁笼

装另外的三个国王。



巴塔萨尔先生挂在右方,

梅尔希奥先生悬在左边,

卡斯巴先生在中央──天晓得,

他三人当年怎样活在人间。



这个东方的神圣联盟,⒀

如今被宣告称为神圣,

他们的行为也许

不总是美好而虔诚。



巴塔萨尔和梅尔希奥

也许是两个无赖汉,

他们被迫向他们国家

许下了制定宪法的诺言,⒁



可是后来都不守常用。──

卡斯巴先生,黑人的国王,

也许用忘恩负义的黑心,

把他的百姓当作愚氓。





〖说明与注释〗

象前章对于普鲁士反动政府一样,作者在莱茵河畔最大的城市科隆,面对着科隆大教堂,抒发了他对于封建制度的精神支柱教会、尤其是天主教教会的憎恨。这座大教堂兴建于1248年,到了十六世纪,因宗教改革停止建筑,有三百年之久。1842年,又继续修建,直到1880年才全部完成。作者把这座大教堂看作是锢闭人民精神的牢狱。他在回顾天主教教会在中世纪所犯下的罪行的同时,他认为这次继续修建的活动,是当时德国反动势力猖狂的一种表现。他希望,这个建筑不要完成,就是已完成的教堂内部,将来也只会被当作一座马圈使用。最后,作者用基督教会关于三个圣王的传说,影射“神圣同盟” 三个主要国家普鲁士、奥地利、沙皇俄国的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和欺骗。



①乌利希·封·胡腾(1488-1523),宗教改革时代的人文主义者,参与《蒙昧人书札》(1515-1517)的写作,讽刺当时的僧侣,称僧侣为蒙昧人。

②堪堪舞是1830年后流行于西欧的一种热狂放荡的舞蹈,作者用以指教会僧侣的热狂行动。

③哈赫特拉顿(1454-1527),科隆神学者,人文主义者的首要敌人,海涅称他为“科隆的门采尔”。门采尔(1798-1873),反动作家,在1835年建议德国政府,查禁“青年德意志”派进步作家的著作,其中包括海涅的著作。

④巴士底狱,法国专制政府犹豫钻研人民的牢狱,1789年大革命时被起义的人民摧毁。

⑤马丁·路德(1483-1546)德国宗教改革的领袖。

⑥教堂协会,1842年在科隆成立,目的是完成科隆大教堂的建筑。

⑦弗朗茨·李斯特(1811-1886),匈牙利音乐家,1842年九月教堂继续修建开始时,他公开演奏,募集资金。

⑧普鲁士国王威廉四世也为教堂继续修建做过演说。

⑨教堂协会在斯图加特的分会,为了教堂修建,运来一船石头。

⑩《新约·马太福音》里记载,基督诞生时,有三个东方的博士来朝拜。后来在传说中这三个博士演变为三个国王。这三个圣王的名字叫作:巴塔萨尔、梅尔希奥、卡斯巴,其中卡斯巴是黑人的国王。1169年,他们的遗骨移到科隆,随后就供在大教堂的神龛内。

⑾圣拉姆贝尔蒂教堂在明斯特。在农民战争时期,有三个再洗礼派的领袖被杀害,他们的尸体装在三个铁笼里,悬挂在这个教堂的塔顶上示众。这三人都是裁缝出身。

⑿以下五节是在单行本里增添的;最初在《新诗》里发表时,只有这样一节,这节在单行本里删去了:

三个统治中如果少一个,

就取来另外一个人,

用西方的一个统治者

代替那东方的国君。



这里所说的“西方的一个统治者”,系指普鲁士国王。

⒀指普、奥、俄三国在1815年结成的神圣同盟。同盟的目的是为了维护维也纳会议的决议,镇压革命运动。

⒁普鲁士国王威廉三世在1813年自全国宣布,将制定宪法,但他后来背弃了这个诺言,他的儿子威廉四世也没有实现。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633

帖子

2046

积分

viscount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2 19:0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分感謝您。向您致敬。
谦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4-7 08:4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没几个人喜欢这部长诗,也没加精,剩下的23章俺也不想上传了。唉。

点评

先生若能完整發表,對論壇是一大貢獻,所以請別中止,若嫌眼累,不妨從容發表,不需過急;至於加精,是遲早的事,這一點我很肯定,蓋論壇已有之拜倫、普希金等長詩,都已加精。 我在此代論壇全體,向您再一次致敬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4-9 21:51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633

帖子

2046

积分

viscount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4-4-9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feirong888 发表于 2014-4-7 08:43
看来没几个人喜欢这部长诗,也没加精,剩下的23章俺也不想上传了。唉。

先生若能完整發表,對論壇是一大貢獻,所以請別中止,若嫌眼累,不妨從容發表,不需過急;至於加精,是遲早的事,這一點我很肯定,蓋論壇已有之拜倫、普希金等長詩,都已加精。

我在此代論壇全體,向您再一次致敬,致謝。
谦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0:36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五章)

当我来到莱茵桥头,
在港口堡垒的附近,
看见在寂静的月光中
流动着莱茵父亲。

“你好,我的莱茵父亲,
你一向过得怎样?
我常常思念着你
怀着渴想和热望。”

我这样说,我听见水深处
发出奇异的怨恨的声音,
像一个老年人的轻咳,
一种低语和软弱的呻吟:

“欢迎,我的孩子,我很高兴,
你不曾把我忘记;
我不见你已经十三年,
这中间我很不如意。

在碧贝利西我吞下石头
石头的滋味真不好过!①
可是在我胃里更沉重的
是尼克拉•贝克尔的诗歌。②

他歌颂了我,好像我
还是最纯贞的少女,
她不让任何一个人
把她荣誉的花冠夺去。

我如果听到这愚蠢的歌,
我就要尽量拔去
我的白胡须,我真要亲自
在我的河水里淹死!

法国人知道得更清楚,
我不是一个纯贞的少女,
他们这些胜利者的尿水
常常掺合在我的水里。

愚蠢的歌,愚蠢的家伙!
他使我可耻地丢脸,
他使我在政治上
也有几分感到难堪。

因为法国人如果回来,
我必定在他们面前脸红,
我常常祈求他们回来,
含着眼泪仰望天空。

我永远那样喜爱
那些可爱的小法兰西——
他们可还是穿着白裤子?
又唱又跳一如往昔?

我愿意再看见他们,
可是我怕受到调侃,
为了那该诅咒的诗歌,
为了我会当场丢脸。

顽皮少年阿弗烈•德•缪塞③
在他们的前面率领,
他也许充当鼓手,
把恶意的讽刺敲给我听。”

可怜的莱茵父亲哀诉,
他如此愤愤不平,
我向他说些慰藉的话,
来振奋他的心情。

“我的莱茵父亲,不要怕
那些法国人的嘲笑;
他们不是当年的法国人,
裤子也换了另外一套。

红裤子代替了白裤子,
钮扣也改变了花样,
他们再也不又唱又跳,
却低着头沉思默想。

他们如今想着哲学,
谈论康德、费希特、黑格尔,
他们吸烟,喝啤酒,
有些人也玩九柱戏。④

他们像我们都成为市侩,
最后还胜过我们一筹;
再也不是伏尔泰的弟子,
却成为亨腾贝格的门徒。⑤

不错,他还是个顽皮少年,
那个阿弗烈•德•缪塞,
可是不要怕,我们能钳住
他那可耻的刻薄的口舌。

他若把恶意的讽刺敲给你听,
我们就向他说出更恶意的讽刺,
说说他跟些漂亮女人们
搞了些什么风流事。

你满足吧,莱茵父亲,
不要去想那些恶劣的诗篇,
你不久会听到更好的歌——
好好生活吧,我们再见。”


【说明与注释】
海涅把莱茵河比作一个久经事变的老人,把它叫作“莱茵父亲”。海涅少年时期,莱茵区被拿破仑率领的法国军队占领,受到法国资产阶级革命思想的影响,人民享有较多的自由,这是在德国任何其他地区所没有的;拿破仑失败后,莱茵区由普鲁士统治,许多方面又恢复旧观,海涅对此深致不满。作者在与“莱茵父亲”对话中,表示了他对那个时期的怀念,嘲讽了德国狭隘的民族主义,也描述了法国的现状,完全不是革命时期那种朝气蓬勃的景象了。最后作者预示,他在第一章里所提到的“更好的歌”,不久将要代替那种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恶劣的诗篇”。
①纳骚公国和黑森公国因河运问题发生争执。黑森政府于1840年2月在碧贝利希附近的莱茵河里沉下一百零三艘船的石头,阻挡纳骚公国的通航。
②尼克拉•贝克尔(1810-1845),当时一首流行的《莱茵歌》的作者。这首歌作于1840年,首句是“他们不应占有自由的、德国的莱茵河”。
③阿弗烈•德•缪塞(1810-1857),法国诗人,他写了一首诗《德国的莱茵河》,给贝克尔的《莱茵歌》以尖锐的讽刺。
④九柱戏是一种赌赛的游戏。一端摆上九根棒形的圆柱,赌赛者从另一端用木球向圆柱抛去,以撞倒圆柱多少定胜负。
⑤伏尔泰(1694-1778),法国启蒙运动的思想家。享腾贝格(1802-1869),一个反动的柏林大学神学教授。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0: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六章)

第六章

  有一个护身的精灵,
  永远陪伴着帕格尼尼,
  有时是条狗,有时是
    死去的乔治•哈利的形体。①

  拿破仑每逄重大的事件,
  总是看到一个红衣人。
  苏格拉底有他的神灵,
    这不是头脑里的成品。②

  我自己,要是坐在书桌旁,
  夜里我就有时看见,
  一个乔装假面的客人
    阴森森站在我的后边。

  他斗篷里有件东西闪烁,
  他暗地里在手中握牢,
  一旦它显露出来,
    我觉得是一把刑刀。

  他显得体格矮胖,
  眼睛像两颗明星,
  他从不搅扰我的写作,
    他站在远处安安静静。

  我不见这个奇异的伙伴,
  已经有许多的岁月。
  我忽然又在这里遇见他,
    在科隆幽静的月夜。

  我沿着街道沉思漫步,
  我见他跟在我的后边,
  他好像是我的身影,
    我站住了,他也停止不前。

  他停住了,好像有所期待,
  我若迈开脚步,他又紧跟,
  我们就这样走到
    教堂广场的中心。

  我忍不住了,转过身来说,
  “现在请你向我讲一讲,
  你为什么在这荒凉深夜
    跟随我走遍大街小巷?

  我总在这样时刻遇见你,
  每逄关怀世界的情感
  在我的怀里萌芽,每逢
    头脑里射出精神的闪电。

  你这样死死地凝视我——
  在这斗篷里隐约闪烁,
  请说明,你暗藏什么东西?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可是他回答,语调生硬,
  他甚至有些迟钝:
  “不要把我当作妖魔驱除,
    我请求你,不要兴奋。

  我不是过去时代的鬼魂,
  也不是坟里跳出的草帚,
  我并不很懂得哲学,
    也不是修辞学的朋友。

  我具有实践的天性,
  我永远安详而沉默,
  要知道:你精神里设想的,
    我就去实行,我就去做。

  纵使许多年月过去了,
  我不休息,直到事业完成——
  我把你所想的变为实际,
    你想,可是我却要实行。

  你是法官,我是刑吏,
  我以仆役应有的服从
  执行你所作的判决,
    哪怕这判决并不公正。

  罗马古代的执政官,
  有人扛着刑刀在他身前。
  你也有你的差役,
    却握着刑刀跟在你后边。

  我是你的差役,我跟在
  你的身后永不离叛,
  紧握着明晃晃的刑刀——
    我是你的思想的实践。”


【说明与注释】
这章诗表达了海涅的一个重要的观点,即思想必须见诸于行动。海涅在《论德国宗教和哲学的历史》中说,我们的思想“使我们不得安宁,直到我们赋予它以形体,促使它成为感性的现象为止。思想要成为行动,语言要成为肉体”。他还说,罗伯斯庇尔的革命行动就是卢骚的思想的实践。作者在这里把自己分为两个人:一个是思想者,一个是法官,一个是刑吏。后者紧紧跟在前者的后边,带有几分恐怖气氛,迫切地要求思想要行动,判决要执行。

①帕格尼尼(1782-1840),意大利提琴演奏家。乔治•哈利(1780-1838),德国作家,有一段时间陪伴帕格尼尼作演奏旅行。
②古希腊唯心主义哲学家苏格拉底认为人的身内有一个神灵,人能听到神灵的声音,按照声音的指使行动。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精华

40

帖子

305

积分

candidate

百夫长

Rank: 4Rank: 4

 楼主| 发表于 2014-5-30 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一个冬天的童话(第七章)

第七章
   

我回到屋里睡眠,
好像天使们催我入睡,
躺在德国床上这样柔软,
因为铺着羽毛的褥被。

我多么经常渴望
祖国的床褥的甜美,
每当我躺在硬的席褥上
在流亡中长夜不能成寐。

在我们羽毛被褥里,
睡的很香,做梦也甜,
德国人灵魂觉得在这里
解脱了一切尘世的锁链。

它觉得自由,振翼高扬
冲向最高的天空。
德国人的灵魂,你多么骄傲,
翱翔在你的夜梦中!

当你飞近了群神,
群神都黯然失色!
你一路上振动你的翅膀,
甚至把些小星星都扫落!

大陆属于法国人俄国人,
海洋属于不列颠,
但是在梦里的空中王国
我们有统治权不容争辩。

我们在这里不被分裂,
我们在这里行使主权;
其他国家的人民
却在平坦的地上发展──

当我入睡后,我梦见
我又在古老的科隆,
沿着有回声的街巷
漫步在明亮的月光中。

在我的身后又走来
我的黑衣乔装的伴侣。
我这样剖疲乏,双膝欲折,
可是我们仍然走下去。

我们走下去。我的心脏
在胸怀里砉然割裂,
从心脏的伤口处
流出滴滴的鲜血。

我屡次用手指蘸血,①
我屡次这样去做,
用血涂抹房屋的门框,
当我从房屋门前走过。

每当我把一座房屋
用这种方式涂上标记,
远处就响起一声丧钟,
如泣如诉,哀婉而轻细。

天上的月亮黯然失色,
它变得越来越阴沉;
乌云从它身边涌过
有如黑色的骏马驰奔。

可是那阴暗的形体
仍然跟在我的后边,
他暗藏刑刀──我们这样
漫游大约有一段时间。

我们走着走着,最后
我们又走到教堂广场;
那里教堂的大门敞开,
我们走进了教堂。

死亡、黑夜和沉默,
管领着这巨大的空间;
几盏吊灯疏疏落落,
恰好衬托着黑暗。

我信步走了很久
沿着教堂内的高柱,
只听见我的伴侣的足音
在我身后一步跟着一步。

  我们最后走到一个地方,
  那里蜡烛熠熠发光,
  还有黄金和宝玉闪烁,
这是三个圣王的圣堂。

  可是这三个圣王,
  一向在那里静静躺卧,
  奇怪啊,他们如今
却在他们的石棺上端坐。

  三架骷髅,离奇打扮,
  寒伧的蜡黄的头颅上
  人人戴着一顶王冠,
枯骨的手里也握着权杖。

  他们久已枯死的骸骨
  木偶一般地动作;
  他们使人嗅到霉气,
同时也嗅到香火。

  其中一个甚至张开嘴,
  做了一段冗长的演讲;
  他反复地向我解说,
为什么要求我对他敬仰。

  首先因为他是个死人,
  第二因为他是个国王,
  第三因为他是个圣者——
这一切对我毫无影响。

  我高声朗笑回答他:
  “你不要徒劳费力!
  我看,无论在哪一方面
你都是属于过去。

  滚开!从这里滚开!
  坟墓是你们自然的归宿。
  现实生活如今就要
没收这个圣堂的宝物。

  未来的快乐的骑兵
  将要在这里的教堂居住,
  你们不让开,我就用暴力,
用棍棒把你们清除。”

我这样说,我转过身来,
我看见默不作声的伴侣,
可怕的刑刀可怕地闪光──
他懂得我的示意。

他走过来,举起刑刀,
把可怜的迷信残骸
砍得粉碎,他毫无怜悯,
把他们打倒在尘埃。

所有的圆屋顶都响起
这一击的回声,使人震惊!
我胸怀里喷出血浆,
我也就忽然惊醒。


【说明与注释】
这一章是前章的继续。作者通过一个梦叙述那个“黑衣乔装的伴侣”怎样实践他的革命思想。作者再一次用他在第四章里已经提到过的三个圣王来比喻旧时代陈腐的事物。这三个残骸早就应该把圣堂让给“未来的快乐的骑兵”居住,但他们盘踞在那里,不肯退出。其中一个甚至说,因为他是“死人”、“国王”、“圣者”,所以有理由在这里受人尊敬。最后只有用暴力把他们打倒。在描写这个梦以前,作者对于德国人满足于只在思想中寻求自由的落后状态给以讽刺。诗人席勒在1801年写过《新世纪的开端》一诗,其中提到法国人主宰陆地,英国人占领海洋,德国人则走向内心,“自由只在梦国里存在,美只在诗歌中繁荣。”可见这种逃避现实的唯心主义思想在落后的德国是相当普遍的,甚至席勒对此都不以为耻,而加以颂扬。
①作者在这里运用了《旧约•出埃及记》第十二章犹太人在门框上涂抹羊血作为标志的故事。不过意义正相反,犹太人涂抹羊血是为了免于灾难,诗里的主人公在人家的门框上涂抹了他的心血,是对这家的惩罚;立即响起一声丧钟,这意味着他的伴侣将执行他的判决。


郑其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7-6-22 22:20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