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311|回复: 4

《贺拉斯诗选拉中对照详注本》出版

[复制链接]

0

精华

5

帖子

27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发表于 2015-3-30 12: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ingshidao 于 2015-4-7 16:08 编辑

《贺拉斯诗选拉中对照详注本》已于近日由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书号9787515331973),预计一个月内将在全国实体书店和网上书店开始销售。这是重庆大学外国语学院李永毅教授继2008年《卡图卢斯歌集拉中对照译注本》之后推出的又一本古罗马诗集。全书700余页,定价78元,采用拉中对照的形式,精选了贺拉斯的46首诗,共计4000余行,内容覆盖了他的所有诗集:四部《颂诗集》、《世纪之歌》、《长短句集》、两部《讽刺诗集》和两部《书信集》(含《诗艺》的第一个完整诗体汉译)。为了体现贺拉斯在韵律方面的成就,译诗自创了十余种汉诗格律,分别与不同的格律对应。和一般的诗选不同,本书格外重视长诗,近一半选目都是百行以上的作品。该书的一大特色是根据拉丁文原文译出,并参考了西方学术界几百年的研究成果,每首诗都逐行注释,注释总字数超过四十万字,是译诗字数的七倍,体现了“深度翻译”的理念。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0

精华

5

帖子

27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贺拉斯(Quintus Horatius Flaccus,公元前65年-前8年)和维吉尔、奥维德同为古罗马奥古斯都时期的顶级诗人,对后世的诗歌和诗学有深远影响。他对17-18世纪的欧洲新古典主义诗歌尤其有塑造之功,几乎所有诗人都阅读他、翻译他、模仿他,他的《诗艺》也成为仅次于亚里士多德《诗学》的古典诗论著作。现代主义兴起之时,美国诗人庞德曾经抱怨:“既不单纯也不热情,只有在品味食物和语言时才具备感觉,比青铜更恒久,贺拉斯,秃脑袋,大肚子,粗鲁庸俗,奴颜媚骨,比其他任何文学大师都缺乏诗意,占据了大英博物馆整整一卷目录,英语诗歌中近一半的劣作都是拜他所赐。” 但具有反讽意味的是,这段极富色彩的描写无论是句法还是笔调都非常接近贺拉斯《讽刺诗集》的风格,而且在贺拉斯的拥护者看来,“比青铜更恒久”之类的挖苦几乎是无可奈何地承认了这位古罗马大师压倒性的影响力。不可否认,20世纪以来,至少在诗人圈中,贺拉斯的重要性已经逊于他的前辈卡图卢斯,但在崇尚技艺的作家眼里,他仍是一座高峰,例如现代主义巨匠奥登在1973年的《文学自传》一诗中将贺拉斯和歌德并列为他晚年的“导师”,称他“诗艺最纯熟”。

贺拉斯的著作在古罗马时期就已确立经典地位,有阿克隆(Helenius Acron)和波皮里昂(Pomponius Porphyrion)为他作注。经过几个世纪的文化黑暗期,他作品的一些抄本在公元9世纪重新出现,并在1470年出版。自那以来,关于他的校勘、注释、评论和翻译已经成为西方古典学的一门产业,各国出版的重要注本不下四十种,译本更难以计数。而在中国,除了杨周翰先生翻译的《诗艺》以及王焕生先生、飞白先生翻译的一些零星短诗外,还未出现一本有规模的贺拉斯作品选,更无全集,对贺拉斯的研究几乎完全集中在《诗艺》上,这无疑与贺拉斯的地位是不相称的。这本书知难而上,力图填补这个空白。译者精选了贺拉斯的46首诗,共计四千余行,覆盖了他的所有诗集(四部《颂诗集》、《长短句集》、两部《讽刺诗集》和两部《书信集》),以拉汉对照的方式呈现给读者。为了更准确地理解贺拉斯的原作,在翻译之前,我阅读了数百篇国外学术界的论文和一些专著,并参考了十余部国外注本和多个英译本。这些前期准备工作的笔记和翻译过程中的想法都浓缩在本书四十万字的逐行详注中。为了方便读者全面了解贺拉斯,我在引言部分介绍了贺拉斯的生平、作品和所用的格律,在附录部分添加了人物列表、版本简介和参考文献。由于国内拉丁文资料较少,为了方便拉丁语学习者,我在注释中顺带解释了贺拉斯作品中出现的绝大部分词语,并对所有的语法难点都做了分析。所以,除了用于文学研究外,本书也可作为拉丁语学习的阅读材料。

贺拉斯以诗艺高超和音律完美著称,为了体现出这样的特点,我认为,必须以格律诗的方式来翻译,并且要创造出不同的汉语格律诗形式与原作的各种格律配合。贺拉斯作品中出现的格律约二十种(详见后面的格律简介),针对每一种,我都通过事先设计每行的顿数和不同的韵式来与之对应,所以是典型地“戴着镣铐跳舞”。此外,贺拉斯不同诗集的语体风格也差别很大,概略而言,《颂诗集》庄重凝练,《讽刺诗集》诙谐灵动,《书信集》平易亲切,我在汉语的措辞上也做了相应的调整。由于译诗需要综合考虑音韵、节奏和语言效果,为了让读者知悉拉丁原文的确切意义,注释中的散文体翻译尽可能地直译(有时会有生硬之感)。出于节奏的考虑,除了神话和历史中的著名人物外,书中的人名都没有严格按照发音来翻译,而是力求简短。

生平简介

贺拉斯于公元前65年12月8日出生于意大利阿普里亚地区的维努西亚(Venusia)。从《书信集》第1部第20首我们可知他出生的年月,苏埃托尼乌斯为他撰写的传记则点明了日期。他的父亲是一位获释奴隶,职业是税吏,收入应该不错,至少他尽其所能将贺拉斯送到了罗马的学校,并亲自监督他的学习。贺拉斯对父亲充满感激,因为他很有生活智慧,在道德方面也对贺拉斯有很多引导。《讽刺诗集》第1部第6首中贺拉斯深情地回忆了父亲对自己性情的塑造。

从十岁到二十岁,贺拉斯一直在罗马学习,他的老师是严苛的奥比留(Orbilius)。他对古罗马前辈的作品不以为然,但对读到的《伊利亚特》和其他古希腊作品却很痴迷,终其一生,他都是古希腊文学乃至文化的坚定传播者。大约在二十岁的时候,他远赴雅典学习。在那里,他接触到了伊壁鸠鲁派、斯多葛派、学园派等各种希腊哲学,伊壁鸠鲁派似乎最契合他的气质,但他并不是任何派别的拥趸。身处希腊,他广泛阅读了古希腊的文学作品,后来对他影响最大的是阿尔凯奥斯(Alcaeus)和萨福(Sappho),其次是阿齐洛科斯(Archilochus)、品达(Pindar)和阿那克里翁(Anacreon)等人。
公元前44年,恺撒的刺杀者布鲁图斯到了雅典,被当地人视为解放者,受到热烈欢迎,贺拉斯也欣然加入了他领导的共和派军队。毫无军事经验的他竟被任命为军政官(tribunus militum,军团级别的指挥官),很让世人诧异。然而,好景不长,两年之后,共和派军队在腓立比战役中惨败,贺拉斯侥幸逃生,尝到了命运之无常,从此放弃了一切政治抱负,安心做一位诗人了。
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对深陷内战漩涡的罗马国家深感忧虑,但在公元前31年的阿克提翁战役后,他确信屋大维才是天命所归的人物,完全认同了他的统治。然而,值得一提的是,贺拉斯从未后悔当初参加共和派的军队,也未否定共和的理想,他接受屋大维主要是因为民族至上观念的影响。在他眼中,内战是罪恶的,罗马的敌人不在内部,而在外族。

腓立比战役之后,屋大维为了显示自己宽宏大量,宣布了大赦,贺拉斯得以在公元前41年回到罗马。他的诗才很快引起了注意,并为他赢得了维吉尔和瓦里乌斯的友谊。在他们的引荐下,贺拉斯结识了屋大维的权臣麦凯纳斯(Gaius Maecenas)。麦凯纳斯领会了屋大维以文学巩固帝国秩序的意图,极力奖掖文艺,成为一大批诗人的恩主。贺拉斯也于公元前38年正式加入了这个圈子,从此衣食无忧。大约在公元前33年,麦凯纳斯赠给贺拉斯一处在萨宾的农场,后来这个风景优美、远离尘嚣的地方成为贺拉斯最喜欢的隐居地。麦凯纳斯为人谦逊,很有文学鉴赏力,对他身边的文人也极少束缚干预,所以贺拉斯和他虽是门客和恩主的关系,但也不乏真正的友谊。

贺拉斯的文学生涯大体分为三个时期:公元前41年-前29年,这个阶段贺拉斯发表了两部《讽刺诗集》和《长短句集》;公元前29年-前19年,这是贺拉斯创造力的高峰,他发表了前三部《颂诗集》(公元前23年)和第一部《书信集》(公元前20年);公元前19年-前8年,这期间他发表了《世纪之歌》(公元前17年)、《颂诗集》第四部(晚于公元前13年)和《书信集》第二部。

贺拉斯卒于公元前8年11月27日,他终生未婚,没有留下任何后代,但他的作品已确保了他的不朽地位。

作品简介

贺拉斯开始创作时,古罗马诗坛的许多领域都已被占领,哲学思辨的诗歌有卢克莱修,爱情诗有卡图卢斯,史诗有瓦里乌斯(《埃涅阿斯记》发表后才被维吉尔超越),田园诗有维吉尔,相对而言,只有讽刺诗的发展余地较大。一个世纪以前的卢基里乌斯虽专攻讽刺诗,也取得了相当成就,但在贺拉斯看来,他的诗艺尚显粗疏,而且他那种个人攻击式的讽刺诗已经过时。贺拉斯天然适合创作讽刺诗,首先他具备小说家那种对生活敏锐的观察力,其次他的生活哲学不趋于极端,比较有包容性,再次他的语言风格和维吉尔不同,比较贴近日常世界。由于有这些优势,他一试笔讽刺诗,就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准。后世的主流观点认为,贺拉斯的颂诗(抒情诗)成就最高,但我倾向于认为,他的讽刺诗兼具了诗歌、小说、戏剧之长,思想也更丰富,似乎胜过他的抒情诗。

在格律和语言方面,他的《讽刺诗集》(Sermones)远比卢基里乌斯的作品精巧,但贺拉斯从未把它们称为诗歌(carmina或者poemata),而只把它们叫做“闲谈”(sermones),并且说除了格律之外,它们和散文没有区别。一方面,这是他一贯以退为进的策略,另一方面“诗歌”的概念本就是浮动的,至少今日没人认为他的这些作品不属于诗的范围。贺拉斯的讽刺诗既是古罗马的浮世绘,也探讨了一些有永恒趣味的哲学问题。它们分成两部发表,第一部大约在公元前35年或前34年发表,第二部发表于公元前30年。英语学术界习惯把它们称为Satires。

在写作讽刺诗的同时,贺拉斯决定把一种新的诗体引入拉丁语,这种诗体就是《长短句集》(Epodes)的主流格律。epode(希腊语epōdos)原是古希腊抒情诗节(ode,希腊语ōidē)的一部分。完整的ode包含strophe(希腊语strophē)、antistrophe(希腊语antistrophē)和epode三部分。公元前7世纪的希腊诗人阿齐洛科斯以epode为基础,创造了一种短长格的格律,它由两行诗构成,第一行是短长格三音步(实际是六音步,即十二个音节),第二行是短长格二音步(实际是四音步,即八个音节)。阿齐洛科斯主要用这种诗来攻击自己的私敌。因此,贺拉斯把自己这些模仿阿齐洛科斯的作品称为iambi(短长格)。但实际上在《长短句集》的17首诗中,只有10首遵循了短长格的格律,但另外7首中,只有1首不符合双行长短句的模式,所以后来人们就把这部诗集称为Epodes。这些作品中,有7首没有继承阿齐洛科斯的攻击风格,而更偏向抒情诗。《长短句集》创作于公元前40年到公元前31年之间。

贺拉斯的抒情诗主要集中在他的《颂诗集》(Carmina)中,其中前三部是他本人最为看重的。在著名的《纪念碑》诗(《颂诗集》第3部第30首)中,他声称自己最大的成就是把阿尔凯奥斯和萨福的传统引入了罗马诗歌中。这三部诗集共有88首诗,其中最早的一首作于公元前30年(以埃及女王克里奥帕特拉之死为题材),但大部分作于他的巅峰期(公元前29年-前19年)。此前的卡图卢斯已经是抒情诗的巨擘,但他最主要的成就是爱情诗,而且采用的主要格律是哀歌体和十一音节体,只有两首用了萨福诗节。而贺拉斯的抒情诗题材更为广阔,尤其是首创了古罗马的政治抒情诗,在音律方面,他也更纯熟。在诗作的排列上,贺拉斯颇下了功夫。第一部的前十一首诗分别代表了三部诗集的十一种格律,只有第二部的第十八首和第三部第十二首的格律超出其范围。就内容而言,第一首致恩主麦凯纳斯,第二首致屋大维,第三首致好友维吉尔,也是有意安排的。第三部前六首构成了一组,是所谓的“罗马颂诗”,都用了阿尔凯奥斯诗节,体现了贺拉斯以民族诗人自命的雄心。三部颂诗的侧重点各有不同,第一部希腊色彩最浓,比较偏向纯粹的情感;第二部更具哲学色彩,偏于沉思;第三部政治意味最突出,突出了公共主题。

前三部《颂诗集》发表后,有一段时间贺拉斯觉得自己已无写抒情诗的必要,对哲学兴趣日浓的他重新转向了闲谈式的诗歌,只不过采用了书信体。虽然他自己把这些新作仍称为sermones,后世却给它们冠上了《书信集》(拉丁语Epistulae,英语Epistles)之名。这些诗大都表达了贺拉斯对生活和诗歌的感悟,有20首在公元前20年结集发表,即《书信集》第一部。
公元前19年维吉尔去世后,贺拉斯成为罗马无可争议的第一诗人。公元前17年,屋大维指定他创作《世纪之歌》(Carmen Saeculare),并在国家的庆典上由合唱队朗诵,此后又多次要求他为一些政治场合写抒情诗。这些作品和他私下写的一些抒情诗于公元前13年结集发表,成为第四部《颂诗集》。

很快,他的第二部《书信集》也问世了,这部诗集只包含了三首诗,但都比较长。第一首致屋大维,主要讨论当时的文学风尚,此前屋大维曾责备贺拉斯不曾为他写过书信体诗作。第二首致弗洛鲁,解释自己为何拒绝继续写抒情诗。第三首致庇索父子,即后世所称的《诗艺》,创作时间可能早于前两首。

贺拉斯作品实际发表的顺序应该是:《讽刺诗集》第一部、《长短句集》、《讽刺诗集》第二部、《颂诗集》前三部、《书信集》第一部、《世纪之歌》、《颂诗集》第四部和《书信集》第二部。这本诗选的顺序则是后世贺拉斯全集一般遵循的顺序,依次是《颂诗集》、《世纪之歌》、《长短句集》、《讽刺诗集》和《书信集》。

格律简介

    贺拉斯的作品共有18种格律,这里只介绍在本书中出现的格律,我主要参考了Chase(1881年)的概括,格律顺序以本书所选诗作中出现的顺序为准。其中 ˅ 代表一个短音节,— 代表一个长音节,+ 代表一个可长可短的音节,X 代表一个长音节或者两个短音节可以互换,| 代表小节奏单元的分界( | 代表可分可不分),|| 代表大节奏单元的分界。

(1)The Lesser Asclepiad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1首;第3部第30首;第4第8首),这种诗节每行的格律都是:
— — | — ˅  ˅ —  ||  — ˅  ˅  — |  ˅  +
(2)The Sapph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2首;第1部第20首;第1部第22首;第2部第2首;《世纪之歌》),这种诗节前三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第四行的格律是:
— ˅  ˅  |  —  +
(3)The First Asclepiad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3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4)The Fourth Archilochian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4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X  | — X  | — ||  X  | — ˅  ˅  | — ˅  | — ˅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
(5)The Third Asclepiad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5首;第1部第14首;第1部第23首),这种诗节一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第三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第四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6)The Second Asclepiad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6首;第4部第5首;第4部第12首),这种诗节前三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第四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7)The Alcmanian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7首;第1部第28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X  | — X  | — ||  X  | — X  | — X  | — +
双行的格律是:
— X  | — X  | — X  | — +
(8)The Greater Sapph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8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  ˅  | —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  — +
(9)The Alca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9首;第1部第17首;第1部第34首;第1部第37首;第2部第20首;第3部第4首),这种诗节一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第三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第四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10)The Greater Asclepiadic Strophe(《颂诗集》第1部第11首),这种诗节每行的格律都是:
— — | — ˅  ˅ —  ||  — ˅  ˅  — ||  — ˅  ˅  — |  ˅  +
(11)The Iambic Strophe(《长短句集》第2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12)The Second Archilochian Strophe(《长短句集》第13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X  | — X  | — ||  X  | — X  | — X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 ˅  ˅  |  +
(13)The Second Pythiambic Strophe(《长短句集》第16首),这种诗节单行的格律是:
— X  | — X  | — ||  X  | — X  | — X  | — +
双行的格律是:
˅ — |  ˅ — |  ˅  ||  — |  ˅ — |  ˅ — |  ˅  +

这项工作从2007年启动,时至今日方才完成,此中甘苦自知,至于效果如何,需待读者检验。由于我随后还会撰写一部贺拉斯的研究专著,在这篇引言中就不长篇大论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5

帖子

27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15-3-30 12:30 | 显示全部楼层
《颂诗集》第一部第九首(致塔里阿科)

你可看见,茫茫深雪里,索拉科特峰
怎样矗立?树木不堪肩上的沉重
    仿佛即将倾颓,江河已凝滞,
        深陷于严酷寒冰的囚笼?

不断添入柴火,且让炉膛的温暖
融化寒气,搬出你的双耳老坛,
    塔里阿科啊,别吝惜萨宾的
        佳酿,把朋友的杯斟满。

余下的都交给众神:一旦他们驱散
狂风,在怒涛肆虐的海上停止争战,
    无论柏树,还是古旧的橡树,
        立刻不再无助地震颤。

别问明天如何,怎样的日子让时运
给了你,就怎样将它计入你的收成,
    青年人,不要鄙薄甜美的爱,
        也不要拒绝舞蹈的音韵,

只要阴郁的霜痕还没有侵凌那方
葱茏之地。现在当去原野和广场,
    当在约定的时刻沉入暮色,
        沉入温柔絮语的梦乡。

现在当追踪女孩摇荡心魄的笑声,
它在隐秘角落背叛了藏身的主人,
    你当劫走臂上或手间的信物,
        她只会假意不肯放行。

Vides ut alta stet nive candidum
Soracte, nec iam sustineant onus
  silvae laborantes geluque
    flumina constiterint acuto?

5    Dissolve frigus ligna super foco
large reponens atque benignius
  deprome quadrimum Sabina,
    o Thaliarche, merum diota.

Permitte divis cetera; qui simul
10   stravere ventos aequore fervido
       deproeliantes, nec cupressi
         nec veteres agitantur orni.

Quid sit futurum cras fuge quaerere, et
quem fors dierum cumque dabit lucro
15     adpone, nec dulces amores
         sperne puer neque tu choreas,

donec virenti canities abest
morosa.  Nunc et Campus et areae
  lenesque sub noctem susurri
20       composita repetantur hora;

     nunc et latentis proditor intimo
gratus puellae risus ab angulo
pignusque dereptum lacertis
aut digito male pertinaci.

这首诗是贺拉斯最脍炙人口的抒情诗之一,写给一位名叫塔里阿科(Thaliarchus)的青年男子。塔里阿科很可能是杜撰的名字,其对应的希腊语意为“宴会之王”,与他在此诗中扮演的角色相吻合。不少评论家相信,作品的前两节模仿了古希腊诗人阿尔凯奥斯(Fr. 34),但阿尔凯奥斯的那六行诗描绘的是一场冬季风暴,贺拉斯笔下的却是一幅安静的冬日雪景。Moore认为这首诗大概不是应景诗,而是贺拉斯年轻时的一篇习作,但技巧成熟,不逊于巅峰时期的诗作。此诗优美的文笔自古以来便吸引了大批读者,但令评论家们困惑的一点是:这篇作品是否有统一的结构?从第18行开始,贺拉斯描写的显然不是冬天,这部分与前面是什么关系?Fraenkel抱怨道,此诗不能称为完美,因为诗中的异质因素没能最终融为一个和谐的整体。但贺拉斯的许多辩护者对此提出了异议。他们普遍认为,诗中的各种元素都可统一到carpe diem的主题下。Wilkinson认为,第一节中的雪景象征着老年,第三节描绘的则是生命的风暴和死亡的宁静。Highet提出,诗作的思路非常清楚,六节的内容依次是“雪景——冬天——一年的死亡——抵抗死亡——享受生活——享受爱情”。Campbell觉得,第三节从冬到春的安排是有意的,为后面的人生训诫做了铺垫。Sullivan相信,作品中存在冬季、春季、夏季的更替,而且作品的统一性就系于这种更替。第一、三、五节分别描绘了三个季节,二、四、六节分别影射了与该季节相配合的一种活动。Cunningham概括道,贺拉斯传递给我们的核心信息就是:季节的节奏和生命的节奏是不同的,自然可以从冬天进入春天和夏天,人却只能从春天走向冬天。他还特别提醒我们,阅读古代抒情诗不应忘记贺拉斯等诗人所接受的文学传统教育。在他们对写作艺术(ars grammatica)的理解中,意象和陈述出现的次序远不如诗歌叙述构成的整体(enarratio poetarum)重要,因此我们解读古代抒情诗时,不仅要按照前文的指引理解后文,也不能忘记按照后文的暗示理解前文,并且要始终注意阐释的一致性。以这首诗为例,主题并不寓居于任何部分,而是被全诗的意象与陈述共同暗示出来的。Poschls在诗中发现了两种相反的运动,一是从自然的世界过渡到人的世界,一是从悲伤过渡到安慰。Catlow认为作品体现了一个完整的心理过程和诗歌想象的力量。作品开头的雪景触发了人世无常的联想,诗人试图以哲学的智慧开导饮酒的年轻同伴,却在此过程中陷入了关于自己青春的回忆。第一节的描写暗藏玄机,为后文内与外、现实与想象、自然与人世的交融奠定了基础。carpe diem仅仅只表达了主题的一半,对于年轻的塔里阿科来说,尚有现在可以享受,对于人已中年的贺拉斯,只有回忆才是庇护所。Witke指出,贺拉斯此诗的真正源头或许是罗马本土传统中的瓦罗(M. Terentius Varro),后者的六首残篇(Frgs. 460, 466, 467, 471, 472, 481)或许都给了贺拉斯灵感。Moore特别提到,19世纪英国诗人丁尼生《悼念集》(In Memoriam)第107首明显以此诗为蓝本。我认为,从句法上说,这首诗统一于第二人称,第一节的vides,二、三、四节的命令式和最后两节的表示劝诫的虚拟语气全部汇聚到诗中的“你”(塔里阿科)身上。本诗格律是The Alcaic Strophe(参考引言的格律简介)。译文四行一节,采用1-2行六顿、3行五顿、4行四顿模仿原诗节奏,以AABA的格式押韵。

第1行 vides(你看见)的“你”指下文出现的塔里阿科。ut此处相当于how。alta…nive(深雪)是夺格,与现在时虚拟式动词stet搭配,Chase认为stet指从周围环境中兀立出来,Wheeler理解为“鲜明地呈现在视野中”,Wickham认为此处它着意突出积雪的深厚与坚实。candidum(白色)修饰山名Soracte,形容白雪皑皑的样子。
第2行 Soracte,索拉科特峰,现名S. Silvestro或者S. Oreste,在古代的埃特鲁里亚境内,今日的坎帕尼亚地区。sustineant(支撑)的主语是silvae laborantes(艰难承受的树林)。
第3行 gelu受acuto修饰,“严酷的冰冻”,是表示原因的夺格,acuto强调了严寒的穿透力和给人的疼痛感,参考维吉尔《农事诗》(G. I. 93)中的penetrabile frigus。
第4行 constiterint,指河流(flumina)封冻、停滞。Witke认为河流封冻的意象可能受到了瓦罗(Fr. 467)的影响。Nisbet-Hubbard讥笑贺拉斯此节描写无创意,如同圣诞卡图片。Catlow反驳道,这一节不是简单模仿阿尔凯奥斯,而是别有深意,突出了三点:一是索拉科特峰在景色中的中心地位,二是树木不堪积雪的重负,三是河流被冰封住,三个意象在后面的主题变奏中都起到了线索的作用。Cunningham指出,从感觉上说,这里的冬景表层突出了白色和寒冷,被掩盖的里层是绿色,与第17行形成了对照。
第5行 命令式动词dissolve(驱散)的主语仍是塔里阿科。ligna(柴火)是下一行现在分词reponens(不停放置、添加)的宾语。foco(主格focus)指壁炉、火炉,在古罗马时代,通常位于客厅(atrium)的中央。
第6行 large,副词,“大量地”。reponens=reponendo,功能相当于动名词夺格。benignius,意思基本与large相同,比较级形式此处仅表示强调。
第7行 命令式动词deprome的主语仍是塔里阿科,Wickham指出,deprome既可表示从储藏地拿出(Odes 1.37.5),也可表示从容器中倒出(Epodes 2.47),此处后一种意思更合适。quadrimum修饰merum(纯酒),意为“贮藏四年的”,但Moore援引忒奥克里特斯(Theocritus)的作品(7.147, 14.15)证明,用“四年”形容酒是传统。Sabina(萨宾的)修饰diota(酒坛),此处“萨宾”其实不是指酒坛的产地,而是指酒的产地。萨宾酒是普通的酒,并不名贵。diota是一种希腊式酒坛,因为有两个把手而得名(字面义为“两只耳朵”),Wheeler指出其容积约有27夸脱(约30升)。
第8行 Thaliarche,Thaliarchus(塔里阿科)的呼格,直到这里才出现招待贺拉斯的主人的名字。在这节里,贺拉斯再次改变了希腊传统,把众人参加的宴饮改成了两位朋友的私下对饮。
第9行 命令式动词permitte的主语仍是塔里阿科,permitte divis cetera字面意思是“把其余的留给神”,Catlow指出,在此诗的语境中,这句话有双重意味,既戏谑,又严肃,既是与朋友开玩笑,“其他的事让神去操心,你照顾好我就行了”,但与下文相联系,也是在告诫朋友,人只能做人所能掌控的事,神的力量是我们无法企及的。Moore提醒我们参考贺拉斯《长短句集》(Epodes 13.7-8)和赫希俄德《神谱》(Theogony 1047-1048)。simul=simul ac(一……就……),“一”指向qui引导的定语从句,“就”则指向11-12行的主句。
第10行 stravere=straverunt,“驱散”,它的完成时表明神的这个动作先完成,然后才有第12行nec agitantur(不再摇晃)的状态。ventos(风)既是stravere的宾语,也被deproeliantes(争斗到决出胜负,这个词在拉丁语中仅见于此)修饰。这里对风的描绘与前面《颂诗集》第3首12-13行很相似。aequore fervido(狂暴的海洋)的夺格表示地点。
第11行 cupressi,“柏树”,Moore认为是庭院植物的代表,与下一行野生植物orni(橡树)相对。贺拉斯提到柏树,或许也因为它是常见的装饰坟墓的植物。
第12行 veteres(年老的)修饰orni,Cunningham相信,此处的橡树代表老年,柏树(绿色)代表青年,贺拉斯的讯息是,无论老年人还是青年人,都可能受到神的打击,这种打击完全是理性无法预见或解释的。Catlow认为,第一节中的景色是塔里阿科家外面的实景,第三节中的景色却是贺拉斯的想象,他为了举例说明众神的力量,自然想到了这些,因此第一节的宁静和第三节的动荡并不矛盾,而且第一节“艰难承受的树林”已经为这里树的意象做了铺垫。Sullivan认为,这一节描绘的不是冬天,而是春天,因为这里的动荡已经是过去时(stravere和nec agitantur暗示了这一点),而且贺拉斯的描写与卡图卢斯《歌集》中对春天的描写(Carmina 46.1-3)非常接近。
第13行 quid…cras这个从句作quaerere(追问)的宾语,quaerere本身受命令式动词fuge(逃避、避免,此处=noli)的管辖。Wheeler指出,语意可以参考忒奥克里特斯(8.5),Wickham指出,fuge的用法可以参考《颂诗集》(Odes 2.4.22)。Moore评论道,第13行以后的劝诫体现了典型的伊壁鸠鲁式人生观。
第14行 quem fors cumque是插词法(tmesis),quemcumque(无论怎样的)是一个词,quemcumque dierum fors dabit这个从句充当命令式动词adpone(记录)的宾语,lucro adpone是财务用语,意为“在账簿中作为利润记录下来”,Moore举出了奥维德《哀歌》(Tristia 1.3.68)的例子。fors(=fortuna),“时运”,此处拟人化了,与fatum(命运)不同,fors强调的是偶然性和不可预测,fatum突出的是必然性和不可避免。
第15行 dulces amores(甜蜜的爱)作命令式动词sperne(鄙视)的宾语。按照通常的用法,nec应该替换为neve(neu),“也不要”,表示禁止或否定式的祈愿。
第16行 puer(男孩)作tu(你)的同位语,两个词共同作sperne的主语,choreas(舞蹈)和上一行的amores共同作sperne的宾语。puer一词点明了塔里阿科的年龄,暗示读者这里是贺拉斯以长者身份对后辈的告诫,也让人生阶段的概念成为诗歌的主题。Sullivan指出,这一节中提到的舞蹈明显是适合春天的活动,他提到,贺拉斯另外两首描写季节更替的诗都包含了舞蹈的意象(Odes 1.4和4.7)。Witke在对比了贺拉斯和瓦罗诗作之后,认定这里的舞蹈是献给缪斯的舞蹈,换言之,贺拉斯向塔里阿科推荐的享受青春的活动是爱情和文学。
第17行 donec(只要……还)表示时间上两个过程的并行。virenti,动词vireo(保持绿色,保持青春活力)的现在分词的夺格(表示分开)或者与格(表示影响对象),与abest(远离)搭配。贺拉斯避开直接使用名词,而使用了名词化的分词,巧妙地保存了这个词的暧昧,它既可指自然界的绿色(呼应前面的植物),也可指人的青春(指向塔里阿科),从而让诗歌的两条线索交织在一起。canities(灰白色)与此类似,贺拉斯没有点名颜色从属的对象,所以它既可影射前面的白雪,也可指人的老年。Cunningham指出,与第一节的雪景相反,这里关于人的描写突出了外在的绿色和青春的暖意,但潜藏的却是死亡的白色。
第18行 morosa(难以取悦的)修饰上一行的canities。Cunningham在阐释Nunc(现在)一词时说,从这里开始,诗的重点从自然界转移到了人世间,它不是指此时的冬天,而是指puer所代表的青春。诗歌开篇的冬天实景也逐渐变成了象征式的虚景。Campus指战神广场,areae指没有建筑物的公共空间、广场,古罗马恋人喜欢约会的地方。
第19行 lenes…susurri(温柔的低语)和Campus、areae一起作下一行动词repetantur(寻求)的主语。sub noctem,“在夜幕降临之时”。
第20行 composita…hora,“在约好的时间”,夺格。repetantur,虚拟语气表示劝诫。Sullivan指出,直到今天,本节所描绘的景象在意大利南部的夏季仍很常见。
第21行 上一节的动词repetantur同样管辖这一节(省略了repetatur),nunc强化了句法上的联系。latentis(躲藏的)修饰puellae(女孩),两个属格词语共同修饰gratus…risus(可爱的笑)。proditor(叛徒)作risus的同位语,因为笑声暴露了女孩的藏身处。intimo(最深的)修饰angulo(角落),两个夺格词共同受介词ab(从)管辖。
第22行 这两行的写法极其精致,无懈可击,词语仿佛恋人,也在做捉迷藏的游戏。Porphyrion让我们参考维吉尔《牧歌》(E. 3.63)。
第23行 pignus(信物)被dereptum(夺走)修饰。lacertis(手臂)与digito(手指)并列。
第24行 male pertinaci(执拗)共同修饰digito,male此处传达的是一种较弱的否定语气(假意抵抗),透露了女孩的真实想法,参考卡图卢斯《歌集》第2首对Atalanta神话的解读。Catlow相信,最后两节的描写中可以找到贺拉斯自己青年时代回忆的影子。对朋友的劝诫和过去的片断融为一体了。

点评

这帖子很好的,的确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6-5-6 09:40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5

帖子

27

积分

见习中

Rank: 1

 楼主| 发表于 2015-4-15 1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4

帖子

12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16-5-6 09:40 | 显示全部楼层
lingshidao 发表于 2015-3-30 12:30
《颂诗集》第一部第九首(致塔里阿科)

你可看见,茫茫深雪里,索拉科特峰

这帖子很好的,的确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7-6-24 15:0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