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21004|回复: 11

枕草子的夏,情人的幽会

[复制链接]

2

精华

934

帖子

2812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6-6-6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什么才是有意思的事?炎热的夏,机械的风旋转,电脑面前,这样的问题会得到太多城市化的答案。而我的脑海里会偶尔跳出清少纳言式的语言,在最平凡的细节之后,加上一句“这是很有意思的事”。几乎这样的句式本身就成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若是放在现在讲,别人恐怕当你白痴。不信你试试。但这是真实的,在几百年前的日本,一个会书写的无名女子记下生活点滴,令人不得不记挂着四季之美的变迁、山川花草鸟兽之趣、服侍礼仪、情爱忠贞以及主仆责任等等等等,是很好看的流水账。
  炎热的夏,看《枕草子》这样的古代随笔是极其消夏的。首先,不用动脑,因为全是琐细平常之物,即便有很多鸟名、官衔、花名也许不太熟悉,但这也可以是无所谓的。清淡之极,令间或跳出的亮丽色彩尤其深刻,会让很多敏感的女生一下子就展开了联想。我时常惋惜,这是多么淳朴的文风,古代日本的第一本随笔集,如此物质的民间,五颜六色,色香味俱全,情色缤纷,美与德都在分寸之间,并无刻意执着的,现在却不见了,没有人再当这样的东西是文学了。那就当古董看吧,但看起来这古董实在很风趣,绝对不服老。

  我非常喜欢她写“秘密去会见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天就亮了……”表面看起来好像还在留恋缱绻,实际却是害怕被人看去了秘密,因为夏天的房间因通风而四面敞开,所以必须深夜来、清晨走的男子便很辛苦。

  因为她写高雅的东西里居然包括“鸭蛋”。所以你可以发出完全不会心的大笑。

  而她笔下的乌鸦们,经常是非常搞笑的。“常绿树多的地方,乌鸦在那里栖宿……有的睡相很坏,就跌了下来,从这树飞到那树,用了睡迷糊的声音叫喊起来,这与白天里所看见的那种讨厌样子全不相同,觉得很是好笑的。”

  日本古代情人交往很是放肆,也很是周密,书信往来最推崇熏了香的彩色信纸、用好看的书法写了好看的情诗,再封束好,绑在带着露珠的花草树枝上差人送去刚刚过夜的女朋友。所以过于风流之后,也有很多趣事发生。这在《源氏物语》里更是多见、并详细,包括如何作弊写情书的典故。想当年,有那么多附庸风雅的男女享受不受道德束缚的情爱,甚至还上升到了审美的程度。现代人看着实在是觉得有趣滑稽,还说什么一夜情嘛,还以为是时髦,早就是老土,说不定还缺少风雅的道具和技巧,定被清少纳言写入“可憎的事”或是“可笑的事”中去。

  随笔这东西一旦万古长青,便真是“很有意思的事”了。所以,《枕草子》这样的书是儿童都能看懂的那么朴素,但其中的七情六欲加上时光荏苒,便可以年复一年地读,每次都会在不同的字句里看到可爱之处,甚至可以仿照一下。

  尤其在这里提示那些每日都要“博”一下的人(BLOG群众),不妨也尝试罗列一些诸如“稀有的事”、“不相配的东西”、“衣服的名称”、“前途遥远的事”、“近而远的东西”、“大得好的东西”、“短得好的东西”……这样幽默简洁的命题随笔,也许会有自己编排一本时代手册的乐趣也未可知呢。

转自:http://www.why.com.cn/eastday/no ... t1ai544768.html####

2

精华

934

帖子

2812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楼主| 发表于 2006-6-6 1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周作人译《枕草子》两章

四时的情趣

春天是破晓的时候最好。渐渐发白的山顶,有点亮了起来,紫色的云彩微细地飘横在那里,这是很有意思的。
夏天是夜里最好。有月亮的时候,不必说了,就是暗夜里,许多萤火虫到处飞着,或只有一两个发出微光点点,也是很有趣味的。飞着流萤的夜晚连下雨也有意思。
秋天是傍晚最好。夕阳辉煌地照着,到了很接近了山边的时候,乌鸦都要归巢去了,三四只一起,两三只一起急匆匆地飞去,这也是很有意思的。而且更有大雁排成行列飞去,随后越看去变得越小了,也真是有趣。到了日没以后,风的声响以及虫类的鸣声,不消说也都是特别有意思的。
冬天是早晨最好。在下了雪的时候可以不必说了,有时只是雪白地下了霜,或者就是没有霜雪但也觉得很冷的天气,赶快生起火来,拿了炭到处分送,很有点冬天的模样。但是到了中午暖了起来,寒气减退了,所有地炉以及火盆里的火,都因为没有人管了,以至容易变成白色的灰,这是不大好看的。

树木的花

树木的花是梅花,不论是浓的淡的,红梅最好。樱花是花瓣大,叶色浓,树枝细,开着花很有意思。藤花是花房长垂,颜色美丽的,怒放着为佳。水晶花的品格比较低,没有什么可取,但开的时节很是好玩,而且也许有子规鸟躲在树阴里,所以很有意思。在贺茂祭的归途,紫野附近一带贫陋的民家,杂木茂生的墙边,看见有一片水晶花在雪白地开着,很是有趣。好像是青色里衣上面,穿着白色单袭的样子,那正像青朽叶(青朽叶是一种织物的颜色,这里乃是用作譬喻,是说在青的篱笆上,盖一层嫩黄的叶子。)的衣裳,非常有意思。

从四月末到五月初旬的时节,橘树的叶子浓青,花色纯白地开着,早晨刚下着雨,这个景致真是世间无可比拟了。从花里边,果实像黄金的球似的非常鲜艳地显露出来,这样子并不下于为朝露所湿的樱花。而且橘花又说是与子规鸟有关,不必进一步称赞了。

梨花是很扫兴的东西,近在眼前,平常也没有把它附在信里寄去的,所以人家看见有些没有一点妩媚的颜面,便拿这花相比,的确是从花叶的颜色来说,是没有趣味的。但是在唐土却将它当作了不得的好,做了好些诗文来讲它,那么这也必有道理吧。勉强注意看去,在那花瓣的尖端,有一点有趣的颜色,若有若无地存在着。说杨贵妃对着玄宗皇帝的使者哭时的脸庞是“梨花一枝春带雨”,似乎不是随便说的。那么这也是很好的花,是别的花木所不能比拟的吧。

梧桐开着紫色的花,也是很有意思的,那叶子很大而宽,样子不很好看,但这是不能与其他树木并论的。在唐土说是有特别出名的凤凰,要来停在这树上面,所以这也是与众不同。况且又可以做琴,弹出各种声音来,像世间那样只说它有意思,实在不够,还应该说是极好的。楝树的样子虽然很难看,楝树的花却是很有意思的。像是枯槁了似的,开着很别致的花,而且一定开在端午节前后,这也是很有意思的事。

关于爱情三段

秘密去会见情人的时候,夏天是特别有情趣。非常短的夜间,真是一下子就亮了,连一睡也没有睡。无论什么地方,白天里都开放着,就是睡着也很风凉地看得见四面。话也还是有想说的,彼此说着话儿,正这么坐着,只听见前面有乌鸦高声叫着飞了过去,觉得自己还是清清楚楚地给看了去了,这很有意思。还有,在冬天很冷的夜里,同了情人深深缩在被窝里,听撞钟声,仿佛是从什么东西底下传来的响声似的,觉得很有趣。鸡声叫了起来,起初也是把嘴藏在羽毛中间啼的,所以声音闷着,像是很深远的样子,到了第二次第三次啼叫,便似乎近起来了,这也是很有意思的。

黎明的时候忽而看见了男人所忘在枕边的笛子,也是很有意思的。等他后来差人来取,包了给他,简直是同普通的一封信一样。

在月光非常明亮的晚上,极其鲜明的红色的纸上面,只写道‘并无别事’,叫使者送来,放在廊下,映着月光看时,实在觉得很有趣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精华

143

帖子

449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6-6-8 21:33 | 显示全部楼层
唉,我真的很喜欢周作人的译作,尤其日语译过来的,简直太搭调了。
May the force be with me.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68

帖子

504

积分

knight

Rank: 5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06-8-18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期的译作很多是这样精彩的
这和他们的文化素养不无关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精华

2498

帖子

8147

积分

牧场主

狂生醉侠

发表于 2006-9-7 20:4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天看日本散文真的很惬意.
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 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 ,海运则将徙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生鸟亦四种,化生之鸟力制其余。湿生之龙不具胎鸟屈伏之势,例此以明。且沧海无涯,群龙游泳。将喙也鼓其羽翅扇波涛,水为涸流,龙无头寄恣其食不遑度宁。所以然者,一以鸟形环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47

帖子

3333

积分

viscount

不自由,求自在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7-4-17 12:52 | 显示全部楼层
情趣有了, 却耽误了不少事情!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7

帖子

51

积分

newbie

Rank: 2Rank: 2

发表于 2007-7-9 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可惜我看的是插图版的,好象不是周作人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精华

168

帖子

539

积分

荣誉居民

まくらのそうし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08-2-28 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读过一点林文月译的《枕草子》,感觉译得更好呢。可惜没办法读到全文,一直也没买到。
下面是林文月译《枕草子》的几段节录。

春曙为最

  春,曙为最。逐渐转白的山顶,开始稍露光明,泛紫的细云轻飘其上。
  夏则夜。有月的时候自不待言,无月的闇夜,也有羣萤交飞。若是下场雨甚么的,那就更有情味了。
  秋则黄昏。夕日照耀,近映山际,乌鸦反巢,三只、四只、两只地飞过,平添感伤。又有时见雁影小小,列队飞过远空,尤饶风情。而况,日入以后,尚有风声虫鸣。
  冬则晨朝。降雪时不消说,有时霜色皑皑,即使无雪亦无霜,寒气凛冽,连忙生一盆火,搬运炭火跑过走廊,也挺合时宜;只可惜响午时分,火盆里头炭木渐蒙白灰,便无甚可赏了。

时节

  时节以正月、三月、四、五月、七、八月、九、十一月、十二月为佳。
  实则,各季各节都有特色,一年到头皆极可翫赏。

正月初一

    正月初一,天色尤其可喜,霞雾弥漫,世人莫不刻意妆扮,旣祝福君上,又为自身祈福,这景象有别于往常,实多乐趣。
  七日,在雪地间采撷嫩草青青,连平时不惯于接近此类青草的贵人们,也都兴致勃勃,热闹异常。为着争睹白马,退居于自宅的人,则又无不将车辆装饰得美轮美奂。牛车通过待贤门的门坎时,车身摇晃,大伙儿头碰着头,致梳栉脱落,甚或折断啦甚么的,尴尬又可笑。建春门外南侧的左卫门阵,聚着许多殿上人,故意逗弄舍人们的马取笑。从牛车的帷幕望出去,见到院内版障之外,有主殿司、女官等人来来去去,可真有趣。究竟是何等幸运之人,得以如此在九重城阙内任意走动啊!有时不免这般遐想;实则此处乃宫中小小一隅而已,至于那些舍人脸上的粉往往已褪落,白粉不及之处,斑斑驳驳,一如黑土之上的残雪,真个难看极了。马匹跃腾,骇人至极,连忙抽身入车厢内,便也无法看个透澈。
  八日,人人为答礼奔走忙碌。车声喧嚣,较平时为甚,十分有趣。
  十五日为望粥之节日。旣进粥于主上,大伙儿偷偷藏着煮粥的薪木,家中无论公主或年轻女官,人人伺机,又提防后头挨打,小心翼翼的样子,挺有意思。不知怎的,打着人的,高兴得笑声连连,热闹极了;那挨了打的,则娇嗔埋怨,便也难怪她们。
  去年才新婚的夫婿,不知何时方至。害公主们等待得焦虑万分。那些自恃伶俐的老资格女官们,躲在里头偷窥着。伺候公主跟前的,不禁会心莞尔,却又被连忙制止:“嘘,小声!”女主人倒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样子,仍端庄地坐着。有人借口:“让我来收拾收拾这儿。”遂趁机靠近,拍了女主人的腰便逃走,引起举坐之人哄笑。男主人只是微微地笑着,倒也没有甚么特别吃惊的样子,面庞泛红,别有风情。大伙儿互相打来打去,竟也打起男士来。这究竟是甚么心境呢?于是又哭又生气,咒骂那打的人,连不吉的话都说出来,倒也挺有趣。像宫中这种尊贵之处,今天大家也都乱哄哄,不顶讲究礼节了。

语言有别

  语言似同,实则有别:和尚的话。男人与女人的话。至于下层贱者的话,总嫌其絮聒多余。

爱儿  

   让爱儿出家去当和尚,实在是够狠心。可怜天下父母心,总是寄予厚望的,但世人却视若木屑,概不予以重视。精进修身,吃的是粗陋的斋素,连睡个觉都遭人议论。年轻和尚嘛,难免有些好奇心甚么的,对于女人的住所,岂能回避而不偷窥一下呢?如是,则少不得又要遭到非难了。至于那想当法师者,可就更苦了,得走遍御岳、熊野等人迹罕到的深山,经历种种可怕的事情;一旦而修行得道见灵验,自然有了名气后,则又到处有人延请,愈受世人重视便愈不得安宁。对着病重的人降妖制邪,困倦至极,稍一打盹儿,别人就会责备:“一天到晚只会睡觉。”真个烦恼,本人不知怎么想法?不过,这都是过去的事情;时下当和尚的,看来是好过多了。

宫中饲养的猫        
      
  宫中饲养的猫,得蒙赐五位之头衔,又赐名“命妇之君”。猫儿生得乖巧,备受宠爱。一次,那猫儿跑到廊外去,负责照顾的马命妇叱道:“真不乖,进来进来。”但牠全然不顾,径自在那儿晒太阳睡懒觉。那马命妇想要吓唬吓唬牠,便谎称:“翁丸呀,在哪儿啊?来咬命妇之君哦!”怎知道那笨狗竟当真,直冲了过去。害猫儿吓得不知所措,躲进帘内去。正值皇上在餐厅,见此情形,也大吃ㄧ惊。他把猫儿搋进怀哩,传令殿上男子们上来。藏人忠隆应命而至。皇上乃命令:“替我把这翁丸痛打一顿,流放到犬岛去!”于是众人卽刻围拢过来;忙乱追逐一阵。



  渊以畏渊为佳。究竟是看穿了甚么样的心底而取名若此呢?颇耐人寻味。莫入渊,则又不知是何人教谁不要进入的?至于青色渊,才更有趣,彷佛藏人之辈要穿上身似的。另有稻渊、隐渊、窥渊、玉渊,亦佳。
望着明亮的月光,怀念远方的人
回想过去的事,感觉到,这样的时候是再也没有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精华

1047

帖子

3333

积分

viscount

不自由,求自在

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08-3-13 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所以各自随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精华

1070

帖子

3544

积分

荣誉居民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3-8-6 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貌似我看的那本是 林文月的    还是想看看周作人翻译的  周作人的气质与枕草子还是挺搭的
淡极始知花更艳  
适合夏天坐在树荫下  一杯白茶    慢慢读
若是晓珠明又定,一生长对水晶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移动版|Archiver|芦笛

GMT+8, 2018-6-19 03:24

Powered by Discuz! X3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